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我非痴愚實乃純良免費閱讀(張景恆是誰)小說

我非痴愚實乃純良免費閱讀(張景恆是誰)小說

時間:2022-04-07 18:19作者:張恆 標籤: 軍事歷史 張恆 鄧景榮

  ——「我叫王笑,不是開玩笑的玩笑」   社稷傾覆,危亡之際,三萬鐵騎入遼東   山河破碎,天下五分,肯使神州竟陸沉?...
第4章 擀麵杖

  王家人口眾多,府邸佔地面積頗大。王笑由纓兒牽着,轉得暈頭轉向才回到自己的小院。

  院子不大,勝在乾淨雅緻,牆角栽着些榆葉梅,院牆上爬着藤蔓。

  堂屋坐北朝南,窗明几淨,格局方正——用王笑的話來形容便是『兩室一廳、一廚一衛』。

  伺候王笑的除了纓兒,另還有一個粗使丫環名叫『刀子』。

  因王家是做酒水生意,府中丫環多以酒為名,別的丫環大多是『秋露、潭香、玉瀝、桑落』之類的雅名,到了她這裡卻只有『燒刀子』這個名字。

  後來大家嫌『燒刀子』叫起來拗口,便喚她刀子。王笑昨日聽纓兒喚她名字,還以為這是個女護衛。

  纓兒是貼身丫環,相貌品性都是一等。刀子則是個粗使丫環,容貌普通,力氣雖大卻絕不會武藝,算是『徒有虛名』。

  王笑與纓兒回來時,刀子已從大廚房端了飯菜擺在桌上,接着又燒火打水。

  兩個丫頭一通忙活,纓兒便讓王笑伸手在盆里,她給他搓着洗了,又細心擦乾。這種行為讓王笑很有種重回幼兒園的感覺。

  待他在桌前坐了,兩個丫環侍立在身後,他便更覺得不自在起來。

  昨天是『初來乍到』他不敢多言,所以如傻子般被擺弄了一天。今天他卻是掌握了些許技巧——自己是『五歲孩童』的智商,說起來不好把握,但正常人的既定印象中自己是個痴呆,偶然有些驚奇之語卻也不會太被人在意。

  演痴呆的關鍵,還是在於扮可愛啊……唔,可惜在唐芊芊那演砸了,演技還要多加煅練才是。

  此時他卻已熟悉了環境,沒那麼怕生,便招呼兩個丫環坐下來一起吃。纓兒與刀子卻只是搖頭不肯,於是王笑如傻子一樣撒潑賣乖起來。

  終於,兩個丫環無奈,端着碗筷一左一右地坐了。

  「都是伐木累,以後一起吃。」——仗着自己是個痴呆,他一時興起,便決定用一個老梗來表達心中滿意。

  刀子不由小聲對纓兒嘟囔了一句:「少爺這兩天好像更傻了。」

  王笑:「……」

  「才沒有。少爺本就愛說奇怪的話。」纓兒向來對王笑很有些溺愛,處處維護。還夾了一筷子菜到他碗里……

  這樣一起吃飯,自然比有人站在身後看着吃得香些,用過飯後,兩個丫環很有默契地再次分工,刀子負責洗碗收拾,纓兒則負責喂王笑果脯點心吃。

  看着眼前的蜜餞,王笑頗為抗拒,搖了搖頭,還往後仰了仰。

  這東西糖份高,吃多了容易發胖,還容易得糖尿病。拒絕。

  「少爺,你又不聽話了。」

  纓兒似乎有些無奈,將手收了回去。

  王笑鬆了口氣。

  下一刻,卻見小姑娘貝齒輕咬,將蜜餞咬開,頗為細心地將裏面的核剝了,又送到王笑嘴裏。

  王笑:「……」

  這樣不衛生誒姐姐。

  看着王笑又在搖頭,纓兒臉上便有些疑惑起來。

  「少爺,你今天好奇怪誒,平時最喜歡吃果脯的。」

  王笑只好張開嘴。

  「少爺真乖。」

  待完成了這項投喂活動,纓兒又想到一件事,頗為緊張地對王笑道:「少爺,你把玉佩收在哪裡了?拿出來吧。」

  「玉佩,收得很好。」

  他心中暗道:「看來要儘快弄些錢,把這玉佩贖回來。」

  纓兒卻依然有些不放心,好言好語地勸了幾句讓王笑拿出玉佩,王笑卻只是搖頭。

  過了一會,她只見自家少爺往床底下一爬,卻是拿出一根擀麵杖來。

  這擀麵杖她昨天就見過,當時只道是男孩子好動,喜歡耍這些棍棒。

  下一刻,王笑卻說出一句讓她大驚失色的話來——「昨天,有人用這個,敲我的頭。」

  燭光下,主僕兩人對望了一眼,心中所想各不相同。

  王笑是考慮了一整天才決定將事情告訴纓兒。

  一方面,他需要纓兒告訴自己事發之前發生了什麼;另一方面,他心中雖是相信這個丫頭,但還是想看看她的反應。

  纓兒卻是真的嚇了一大跳。

  昨天西府二夫人把自己叫了過去,說是選了些花樣給自己做衣裳,以備少爺成親時穿,自己回來時便覺得少爺有些不對,居然是發生了這種事!

  王笑微微眯起眼看去,只見眼前的小丫頭已經是淚花閃閃。

  接着,纓兒一臉心疼地便將他攬在了懷裡。

  「少爺……嗚嗚……」

  纓兒的手微微還有些抖,小心翼翼地往王笑後腦勺摸過去。

  當她碰到一個很大的包的時候,便再也忍不住,眼淚長流下來。

  「少爺……嗚……都是纓兒不好,不該不在少爺身邊……」

  王笑只覺得如下雨一般,他在纓兒背上拍了拍,道:「我沒事,但想不起來,是誰打的呢。」

  「這些壞東西……」纓兒抽泣道。

  「可是,是誰呢?」王笑疑惑道。

  刀子推門進來。

  見纓兒抱着王笑哭得厲害,刀子嚇了一跳,三兩步跑上前攬着纓兒,問道:「姐姐怎麼了?」

  纓兒一邊抽泣一邊哭訴起來:「昨日個西府二夫人來喚我,我便帶了少爺過去,到了那邊,堂少爺說他來領少爺……可是……嗚嗚……可是我回來時卻只有少爺自己睡在花園裡,堂少爺卻和一幫朋友在聚會,也不知那些人當中哪個爛了心肝的……拿這棍子……拿這棍子打了我們少爺……」

  刀子聽了亦是大驚失色,抱着纓兒哭作一團。

  屋中頓時一片哭啼。

  王笑卻算是了解了大概情況。

  他昨天醒來時便在一個花園裡,腦袋痛得厲害,再一看地上的擀麵杖,他便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只一眼,他就知道自己是被這根棍子給打死了。

  接着名叫纓兒的古代女子就牽着自己,穿過各種曲徑通幽、亭台樓閣……經過一夜的心理建設,他接受了眼前的事實。

  此時看纓兒並沒向家主告狀的意思,顯然這三少爺在家中果然沒什麼地位。王笑倒是自嘲地想到《權游》里一句台詞,唔,痴呆兒在父親眼裡也許還不如私生子。

  總之暫時來說還不宜曝露『如今的我不是痴呆』這個大秘密,當務之急是找出那個一棍子打死自己的兇手。

  對了,也許要順手搞點錢把玉佩贖回來。

  目前嫌疑最大的應該便是這位『堂少爺』了。

  於是王笑向纓兒問道:「打我的人,堂少爺?」

  纓兒哭着道:「堂少爺怎麼會打少爺你呢,一定是他那些朋友中有人……」

  她本想說『有人壞了心肝』,但她又不想讓自家少爺面對人世間的醜惡,便抹了抹眼淚,道:「許是那些人中,有人和少爺開玩笑失了手呢。」

  王笑頗有些無語。

  開玩笑?那傢伙可是把我幹掉了誒。

  但他又不好明言自己已經被打死了。

  少年在心裏嘆了口氣——前天讓人敲了一悶棍,今天又讓人摔了一巴掌,還真是好欺負。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堂少爺有哪些朋友呢?」他問道。

  纓兒雖也覺得委屈,卻還是拉着王笑的雙手,道:「少爺怎麼能叫『堂少爺』,那是你的堂兄呢。」

  好吧。

  「堂兄有哪些朋友呢?」

  纓兒搖了搖頭:「那些人纓兒哪會認得呢,我們以後不與他們玩了,好不好?」

  王笑鼓了鼓腮幫子,還是「哦」了一聲。

  這世道有人要殺自己,哪是不與他玩就能解決的呢?

  但眼前只是個很關心自己卻不知事由的小姑娘,王笑便伸手擦了擦她臉上的淚花,輕聲道:「纓兒不哭,我沒事。」

  「纓兒沒哭呢,只是眼裡進了砂子。」

  似乎怕王笑不信,她又輕聲道:「少爺幫纓兒吹一吹好不好?」

  「哦。」

  王笑覺得這種幼兒般的對話很傻氣,但他還是無奈地朝纓兒眼裡吹了口氣。

  卻見少女眼裡閃着晶瑩的淚花。

  他能看到那裏面有真真切切的關心與愛護……

  「這個擀麵杖,要不要還回去?」王笑揮了揮手裡的棍子,問道。

  他自認為這是個黑色幽默——就好比,自己握住了兇手刺來的水果刀,還反問一句「需要我給你削個梨嗎?」

  「少爺你又在說傻話了,我們留着擀麵多好呀。」

  纓兒卻是摸着他的頭說道,語氣像是一個——幼兒園老師。

  而這件事王笑能從纓兒嘴裏問到的情況也只有這些了,接下來他只能自己一點一點去探明白。

  先從了解這個陌生的環境開始……

  這個時代的夜晚沒有燈紅酒綠、十里洋場,三人便圍在放着燭火的桌前,刀子做些刺繡,纓兒捧着書給王笑讀。

  王笑聽着那些半懂不懂的文言文,發現纓兒雖總是說『少爺又在說傻話』心中卻沒把自己當成一個痴呆。

  她讀的是《左傳》,但她自己也只是識字而已,斷句卻斷得一榻糊塗。

  王笑心中好笑,才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便問道:「我們,哪個朝代?」

  「少爺你又忘啦,我們國號『楚』呀。」

  楚國?

  王笑頗有些疑惑。

  「大楚興,陳勝王?」他開玩笑般乍呼了一句。

  纓兒拿書在他頭上輕輕一敲,道:「少爺你別說胡話了,陳勝都過了一千八百多年啦。」

  哦,那大概是平行世界吧——王笑心想。

  他本想再多問幾句,刀子看了看天色,起身去端水。

  這兩個丫頭都是抬頭一看就能知道時辰,對這個技能王笑頗為嘆服。

  纓兒給王笑擦了臉,拿掉外套,她卻在床頭坐下來,讓他枕在自己腿上。

  昨天王笑渾渾噩噩沒有在意這些,今天卻頗有些抗拒。

  纓兒便道:「少爺你這兩天好奇怪哦。」

  「哪有。」王笑只好乖乖躺下。

  纓兒抿嘴一笑,頗有些自得。她發現,自家少爺越發有些不聽話,但只要說『好奇怪』,他就會乖些。

  她輕輕給王笑按着頭,問道:「後腦勺的傷還痛不痛?」

  「不痛。」

  「少爺以後會嫌棄纓兒嗎?所以不想枕着纓兒了。」

  王笑道:「這樣,你不舒服,腿麻。」

  纓兒愣了愣。

  她才發現他似乎在收着力,腦袋壓下來也沒有往常那麼重。

  這個一向傻不愣登的少爺似乎真的懂事了一點。

  「少爺,你知道嗎?所有人都說你傻。但纓兒覺得,你只是長大得慢些,總有一天,你也能慢慢懂事,慢慢變聰明呢。」

  ——名叫纓兒丫環心裏這般想着。

  過了一會,她看王笑閉上眼睡著了,才小心翼翼地站起來。

  聽到門關上的聲音,王笑緩緩睜開眼,看着床頂上的帷幔,自言自語道:「這輩子,也該好好活啊……」

我非痴愚實乃純良

我非痴愚實乃純良

作者:張恆類型:軍事歷史狀態:連載中

  ——「我叫王笑,不是開玩笑的玩笑
」   社稷傾覆,危亡之際,三萬鐵騎入遼東
  山河破碎,天下五分,肯使神州竟陸沉?...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