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戲精娘子總想毒死我免費閱讀(設置上沒有)小說

戲精娘子總想毒死我免費閱讀(設置上沒有)小說

時間:2022-04-07 18:08作者:暫未設置 標籤: 暫未設置 武俠修真

上輩子搶個壓寨夫君,助他得天下坐龍庭,本想白頭到老,舉案齊眉,渣男卻朝她舉起了刀…… 再世為人,夏文錦防火防盜防美男,誓要活出個別樣人生 夏家老爹愁白了頭,女兒戲精、貪財、嘴毒、無賴、不要臉……整個南夏無人能及這以後怎麼嫁得出去? 後來夏文錦拐走了南夏最俊的皇…
第7章 幫凶

  皇甫景宸:「……」

  這麼義正言辭嚴肅認真,她是怎麼能面不改色地說出這番話的?

  敢情不是自己的銀子不心疼,她哪來的臉?

  幾千兩銀子皇甫景宸倒真沒放在心裏,更多的是少年意氣咽不下那口氣,皇甫景宸怒目:「你要不要臉?」

  不要,臉能換銀子嗎?

  夏文錦眨了眨眼睛,眼神真誠:「黃錚,你難道不知道,事有輕重緩急,我和你的事,不過是銀子的事,可那些殺手要的是我的命,要是我因為你被那些殺手殺了,你以後的日子能安生嗎?你做夢的時候難道不會夢見血淋淋的我嗎?我這也是為你以後的身心健康着想。咱們現在一致對外,等安全了,我再還你銀子,你覺得怎麼樣?」

  皇甫景宸自動腦補她血淋淋的樣子,不禁一陣惡寒,板著臉:「我能信你嗎?」

  夏文錦表情嚴肅:「信我,你就是個好人,不信我,你就是殺手的幫凶,善惡只在你一念之間。再說以你的本事,我還能逃出你的手掌心嗎?」

  總感覺這小子在狡辯,可他沒證據!不過,最後一句話取悅了皇甫景宸,算這小子識相。

  皇甫景宸哼了一聲,算是接受了夏文錦的提議。

  他們沒有馬,只能靠兩條腿。

  那六個殺手被一隻披着錦袍的羊引走,但最多兩刻鐘,他們就會發現上當,一定會尾隨追來。皇甫景宸看着那似乎並不怎麼擔心的少年,心情很複雜。

  他追蹤到夏文錦的時間,自然不是林外的阻截,而是比那更早了小半個時辰。也親眼見到夏文錦的狼狽。他本來可以解氣地任由那六個殺手把夏文錦殺了,但想到黑臉少年在酒樓里逸韻高致的模樣,談吐雅趣的話語,覺得區區幾千兩銀子就盼人去死,也未免格調太低了。

  還有,得罪他的人只有他能處置,怎麼能讓那小子死在別人手中?

  皇甫景宸覺得自己是手賤。他就該袖手旁觀才對。

  但當時,他心中只有救人的念頭,而且十分冷靜地分析了,以一敵六迎面而上不太明確,正好,他看見一個牧羊人趕着十幾隻羊經過。

  當了玉扳指買了衣服,他手中還剩下幾兩銀子,便換了這群羊。

  叫一群吃草動物去偌大的林子里衝撞殺人的隊伍,這個有點難度,不過對皇甫景宸來說,卻也不難。

  他給這群羊吃了點東西,這群羊立刻就像瘋牛一樣衝進林子,而且目標明確地直衝有人的地方去了。皇甫景宸預測夏文錦可能出來的位置,在那裡等待,把她等個正着。當然,他是絕對不會說自己一時好心做的放羊這種傻事的。

  皇甫景宸見她雖是在跑,卻如閑庭信步一般,終於忍不住問道:「若是再被追上,你可就跑不掉了!」

  夏文錦側眸一笑,道:「這不有你嗎?你肯定不會見死不救的吧?」

  皇甫景宸冷笑:「你憑什麼以為我會救一個偷我錢財的小賊?」

  夏文錦笑得露出兩顆牙,那模樣,調皮中透着機靈,戲謔中帶着狡黠,滿不在乎地道:「那我就告訴他們我們是一夥的!黃泉路上有黃兄做伴,想想也很不錯!」

  皇甫景宸:「……」

  無恥就無恥了,還把自己的無恥這麼光明正大地說出來,也是沒誰了。誰要跟你做伴?

  有心反諷幾句,但又覺得跟一個小賊一般有失風度。他只是想追回自己的銀子,可不想吃一肚子的氣!

  也不知道是他們的運氣好,還是夏文錦選的路可以避開了那些人的追蹤,他們竟然很順利的到了下一個小鎮。

  夏文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五兩銀子買了一套衣服,當然,皇甫景宸的那一身錦衣,也不會奢侈的扔掉,皇甫景宸以為他要還給自己,結果夏文錦一轉頭就往當鋪里去了。

  皇甫景宸攔住他道:「你想幹什麼?」

  夏文錦看了他一眼,眼神怪異,皇甫景宸明明白白從他眼裡看到了鄙視,還沒等他說話,夏文錦便道:「當然是當了它呀!」

  「這是我的衣服!誰准你當了它?」

  「你要留着引殺手嗎?」

  皇甫景宸一怔,那些殺手追殺夏文錦,也許真的是因為這身衣服和那匹馬。就這麼一愣神的功夫,夏文錦已經麻利地從店鋪裏面換出了十兩銀子。

  她拋着手中的十兩銀錠,得意地道:「看,銀子到手了!」

  皇甫景宸臉色黑沉,再一次拉住她:「你就當了十兩?」他現在身上的這套都沒有這麼好,只不過別人穿過他不想再穿罷了。

  「嗯,不少了,夠咱們大吃一頓了!」

  皇甫景宸不想說話,他那身衣服,做工都要一百兩,這小子不識貨有眼無珠鼠目寸光。

  全然不知自己已經被面前這人腹誹得一無是處的夏文錦神情歡快:「走,本公子請你吃好的去!」

  「你請我?這到底當的誰的衣服?」

  夏文錦在他肩上重重一拍,笑道:「咱倆誰跟誰呀,你的還不就是我的?」因為個子矮了一頭,這拍肩的動作很怪異。

  皇甫景宸卸了卸肩,把她的手讓開,冷着臉:「抱歉,我們沒有這麼熟!」

  「一回生兩回熟,咱們這都見了兩回了,還同生死共患難,你怎麼一轉頭就翻臉不認人呢?」夏文錦目光閃亮,眼神真誠,笑嘻嘻地勾住他的肩,大方又隨意。

  雖然皇甫景宸比她高,這動作欠缺了點什麼,她也毫不在意。

  皇甫景宸再次把她掀開,夏文錦伸出的手停在半空,臉上慢慢現出一抹受傷,幽幽地道:「黃兄,咱們也算情志相投,意趣相仿,還記得前夜,我們坦誠相待,言談甚歡,傾情快活。這才過了一夜,你……你竟然這樣對我?」

  皇甫景宸:「……」

  這話也太容易引人遐想了,什麼叫坦誠相待,傾情快活?不過是兩人聊天聊得有點晚,被他這麼一說,好像他是個始亂終棄的混蛋一樣!

  再說,他一男的,把話題帶得這樣歪,是何居心?

  他漲紅了臉,怒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夏文錦眉梢微動,臉上帶了幾分委屈,語氣里滿是譴責:「黃兄莫非想不認賬?」

戲精娘子總想毒死我

戲精娘子總想毒死我

作者:暫未設置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上輩子搶個壓寨夫君,助他得天下坐龍庭,本想白頭到老,舉案齊眉,渣男卻朝她舉起了刀…… 再世為人,夏文錦防火防盜防美男,誓要活出個別樣人生
夏家老爹愁白了頭,女兒戲精、貪財、嘴毒、無賴、不要臉……整個南夏無人能及
這以後怎麼嫁得出去? 後來夏文錦拐走了南夏最俊的皇孫,每天在京城大街招搖過市
南夏眾臣見識了她的粗魯不要臉,在被...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