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隱秘的犯人免費閱讀(白楊蔣君超)小說

隱秘的犯人免費閱讀(白楊蔣君超)小說

時間:2022-04-07 18:05作者:周廣年 標籤: 周廣年 懸疑驚悚 白楊

高智商犯罪,你看不到的犯人…做局者,坐井能觀天;破局者,滴水可穿石...

隱秘的犯人

推薦指數:10分

《隱秘的犯人》在線閱讀

第5章 不速客

  船廠大院,前海市最後一個里院式小區,也是前海市市中心區域唯一一個尚未改造的老小區。十棟七層半高的磚混樓,一前一後南四北四的排列,構成一個簡略的船型。老人們常說,船廠大院是前海市的魂,前海市靠海起家,不知多少人常年漂泊海上,在市中心留下這麼一個老地方,就是為了能護佑那些漂泊人的平安。

  而對於有些人而言,漂泊到前海,住進這大限將至的船廠大院,大抵也是圖個心安。說來奇怪,有些地方,總是能讓客居他鄉的人好眠。

  一覺到天明,安安穩穩的連個夢都沒有,起身看了一眼時間,白楊這才發現自己睡了足足兩天,今天已經是葬禮過後的第三天了,手機屏幕提示了十幾通未接來電,未讀信息也多達三十幾條。

  白楊點開未讀消息掃了一眼,三十幾條消息竟都來自同一個人——「不知深淺」。而這位「不知深淺」洋洋洒洒三十條消息無非就只說了一個事,省公安廳對新警員的分配結果出來了,白楊被分到了前海市千島分局。

  「謝謝。」白楊回復。

  「你猜我被分到哪了?」對方秒回。

  「不想知道。」

  「你——你不想知道就算了。」對方態度強硬。

  三秒鐘後,強硬者妥協。

  「我也被分到前海了,草湖派出所。」

  「好。」白楊輕笑。這算是老白死後,第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了。

  「你醒了?」清冷的聲音從客廳傳來。

  白楊陡然一怔,隨即翻身下床,側身走到卧室門口。

  「風警官?」

  「不用那麼客氣,以後就是同事了。」

  「同事?」白楊腦速飛轉,這才想起,周廣年說過,風平是千島大隊的。

  「歡迎加入千島分局刑偵大隊,我是隊長風平。」風平和白楊簡單握了手,將一本警官證交到白楊手中。

  千島區刑偵大隊。看了一眼手中警官證,白楊不免疑惑。一般來說,新警員分配,通常都是先去基層派出所歷練一段時間才會被正式委派崗位,尤其是非警校畢業生,很少有一上來就被分配到刑偵大隊這種單位的。自己怎麼就這麼優秀,不但一上來就被分到刑偵大隊,還剛好分到了風平的手底下。難道這真的是巧合?

  「千島大隊才成立不久,人手不足,所以我才從局裡直接把你要過來了。」見白楊一臉疑惑,風平解釋,「案件緊急,也來不及準備入職儀式了,犯罪嫌疑人醒了,吃了飯,我們得立刻去一趟第一醫院。」

  「飯好了沒有。」不等白楊反應,風平又沖廚房喊了一聲。

  不多一會兒,一個身穿牛仔布襯衫的青年人滿臉堆笑,端着一盤包子從廚房走了出來。

  「初次見面,我是錢墨,以後就是你的同事了。」青年人放下包子沖白楊伸手。

  白楊勉強笑笑,和對方握了手,心說這二位倒真沒把自己當外人,還在這裡吃上早飯了。

  「包子是樓下買的,應該合你胃口,趁熱吃,我們五分鐘後出發。」見白楊愣着,風平招呼了一聲。

  「好。」不知是不是被風平的氣場感染,白楊下意識應了一聲。

  五分鐘後,白楊稀里糊塗的上了風平的車,跟他去醫院。他甚至忘了問,這二位究竟是如何進入他家裡的。

  去醫院的路上,風平把案卷資料給了白楊,白楊掃了一眼卷宗,果然,還是殯儀館的女屍案。

  殯儀館女屍案調查了兩天,陳強雖然承認了自己曾打開過十三號棺盜取戒指,但堅稱自己與女屍掉包無關,而且據他回憶,自己盜取戒指的時候屍體已經被掉包了。隨後警方調查了當晚值班的工作人員,也確定了陳強也沒有作案的條件。白楊還特別注意到,在陳強的口供中,完全沒有提及老白的那枚銀色戒指。

  另一邊,屍檢報告顯示,十三號棺內女屍的死亡時間在十五號晚上十點至十二點之間,這與麵粉廠爆炸時間相吻合,但該死者年齡三十上下,與康謠不符。最關鍵的,從女屍身上提取的DNA樣本與康老漢的DNA初步比對結果顯示,二人無親緣關係,女屍絕非康謠。

  「有什麼想法?」見白楊看得入神,風平問。

  「死亡時間如此巧合,無名女屍很可能與麵粉廠爆炸有關,甚至和康謠一樣,也是爆炸案中的死者。」白楊仔細分析道,「爆炸事故肯定要追責,也許麵粉廠為了大事化小、逃避責任,虛報了死亡人數」。

  「麵粉廠老闆宋士孝堅稱,爆炸案只有一名死者,就是他老婆——康謠。錢墨也調查了麵粉廠的工人,他們證實,爆炸案中,除了老闆娘康謠,沒有其他人傷亡。相關部門的事故調查報告也顯示,爆炸發生的時間,工人已經下班,廠里只有保衛室有人。」

  「那康謠呢,那個時間,她為什麼會在廠里?」白楊問。

  「據宋士孝回憶,當天是他讓康謠回廠里找一份財務報表,所以康謠才回去的。」

  「這麼巧,那爆炸原因是?」

  「線路老化引發明火,進而導致爆炸。」風平轉過頭來看了一眼白楊,「你懷疑宋士孝?」

  「就是覺得太巧了。」白楊合上卷宗,突然意識到自己說得太多。

  「英雄所見略同啊,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錢墨從後排座探出身子來,摸了摸下吧,「麵粉廠的人都說這家人是女強男弱,廠里的大小事務都是康謠說了算,既然是康謠主事,那宋士孝能有什麼急事非得讓康謠半夜回廠取文件呢,就算要回,也應該宋士孝回去才對,怎麼偏偏就指使了康謠回去呢?依我看,這很可能就是宋士孝一早設計好的。」

  「作案動機。」風平冷冷地拋出四個字。

  「動機,無非是為財或者為情唄。昨天調查宋士孝的經濟狀況,不是說他在外面欠了上千萬的賭債么,很可能是康謠坐視不管,宋士孝狗急跳牆,殺妻奪權。而且,宋士孝這人嗜賭成性,好酒如命,在外面免不了招惹什麼花花草草,沒準宋士孝就是受夠了康謠的強勢,想要翻身做主。」錢墨越說越篤定,「我看,麵粉廠爆炸絕對是宋士孝策劃好的,而昨天的車禍,很有可能就是宋士孝的債主對他的報復,估計是宋士孝還沒來得及還錢,所以那些賭徒給他個警告。」

  「康謠的屍體呢?」

  「扔了唄,對她恨到極致,不希望她入土為安。」

  「那棺材裏現在的那具女屍怎麼解釋?」

  「這——」

  「還要胡說嗎?」風平淡淡地看了一眼錢墨。錢墨瞬間縮回了腦袋,手動閉嘴。

  「你們一直盯着康謠的死因,那怎麼就不想想,康謠死後,一切已經蓋棺定論,為什麼還有人冒着風險掉包屍體呢?兇手拿到康謠的屍體,有什麼用呢?」

  「就是說,案件的重點不在於康謠為什麼會死,而在於屍體為什麼會被掉包。」白楊看向風平。

  風平點點頭,「掉包的屍體與康謠死因相同,身形相似,這顯然是刻意挑選過。這說明兇手跟康謠很熟悉,而且是早有預謀。對方一早的計劃就是奔着康謠的屍體去的。」

  「奔着屍體去的,要屍體能有什麼用,鞭屍?詛咒?難不成這兇手是個變態的戀屍癖,所以才動的手?」錢墨怯怯自語。

  「暫且不說你混亂的邏輯,我就問你,如果兇手真是戀屍癖,為什麼非康謠不可?為什麼非得要換出康謠的屍體呢?」

  「掉包屍體,這說明康謠的屍體有其他屍體沒有的功用,這會不會跟那些配陰婚的講究的生辰有關?也許康謠的生日剛好符合他們的要求,所以才非康謠不可。不是也有那些對某人情有獨鐘的戀屍癖患者么,他們甚至會在意中人死後將其屍骨放在家裡,慢慢欣賞。」

  「如果對康謠情有獨鍾,偷走屍體就可以了,為什麼還要再放一個進去?用你的技術腦袋好好想想,偷屍跟掉包,哪一個更容易些?」

  「當然是偷屍了,掉包不還得再找一個替換么……」錢墨又走進了死胡同。

  「所以說,就算是戀屍癖也只是有偷的理由卻沒有掉包的理由。」白楊點點頭。

  「不過,那些戀屍癖精神病又不是正常人,他們不會按常人的思維考慮問題呢,也許他們就有某種必須要掉包的理由呢?」錢墨又問。

  「制定了縝密的掉包計劃,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如果不是陳強偷戒指導致家屬提高警惕,兇手的掉包計劃已經完美的完成了,你認為這樣的一個精神病患者,他的思維真的不正常嗎?戀屍癖的不正常在於他們戀屍,可並不代表他們的日常行為和思維方式都是瘋狂混亂的。退一萬步說,即便對方真的是一個瘋狂的戀屍癖患者,那宋士孝呢,他為什麼又要對付宋士孝?」

  「宋士孝在外欠了賭債,很有可能是債主對他的警告。」

  「昨天的車禍現場我去看過了,車駕駛室完全變形,左側車門幾乎被撞斷,如果真是警告,未免太激進了。」

  「那,是意外?」

  「現場有二次撞擊跡象,是蓄意謀殺。兇手跟他們兩人,仇深似海。」

隱秘的犯人

隱秘的犯人

作者:周廣年類型:懸疑驚悚狀態:連載中

高智商犯罪,你看不到的犯人…做局者,坐井能觀天;破局者,滴水可穿石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