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御膳房宮女升職記免費閱讀(胡媽媽沐秋)小說

御膳房宮女升職記免費閱讀(胡媽媽沐秋)小說

時間:2022-04-07 18:04作者:胡媽媽 標籤: 其他小說 沐秋 胡媽媽

罪臣之女充入皇城,進了勞累的御膳房,遇到陰險的小人,命運無非是九死一生,做幾道菜就能改變命運,簡直是痴人說夢,不過,誰說夢想永遠不會來呢?...
第2章 梨樹

  「碧柔,我們是罪臣之女。」沐秋咬緊蒼白的櫻唇,苦澀的笑一笑,「忍一忍吧,我再去提點水。」

  沐秋向井邊小跑,每一步都那麼僵硬,碧柔看着沐秋的背影,再看看一雙白嫩的手兒布滿了青紫血絲,終於默默垂下眼淚。

  罪臣之女的命運,或許只配與苦難同行。

  一個時辰過去了,沐秋和碧柔已被凍的毫無血色,身體僵硬的不聽使喚,才僅僅剝洗凈了七捆蔥而已。

  胡媽媽卻不會因為小姑娘挨了凍而同情,沐秋和碧柔依然遭受着最屈辱的訓斥和責罵。

  忙過了這一清晨,終於能吃到一口飯了。

  其他人聚在火爐旁,吃着熱氣騰騰的包子和米粥,而沐秋和碧柔,只能站在角落裡,喝着昨天剩下的冷米湯。

  胡媽媽給了沐秋和碧柔不敢不聽從的理由,「誰進來都得被殺殺銳氣,只要你們足夠聽話,早晚有一天能我們吃一樣的。」

  沐秋和碧柔默默無言,心裏卻都明白,如果每天都是這樣的過活,恐怕會活不到早晚那一天。

  早飯過後,其他人可以小睡片刻,沐秋和碧柔卻要留下來剝蒜。

  或許是怕蒜皮在風裡亂飛,胡媽媽居然安排沐秋和碧柔在屋子裡剝蒜。

  總算比在屋外受凍好的多。

  趁着其他人不在,沐秋和碧柔說了幾句悄悄話。

  碧柔似乎對皇城後宮的每座殿都稍微知曉,當然也略知御膳房。

  御膳房裡有六間閣子,凈水閣是摘菜洗菜切菜的地方,做的都是下等勞力,每天累死累活卻被其他閣子看不起。

  漸漸緩凍的雙手開始鑽心的疼,指頭腫的像凍透的胡蘿蔔。

  蒜汁辣了指尖,疼痛更入骨髓,哪怕勾一勾手指,也如撕心裂肺。

  碧柔凄然流淚,輕輕說著委屈,「我們被分在後宮裡最累的御膳房,又進了最低下的凈水閣,我們的命好苦。」

  的確很苦,卻苦不過與家人的生離死別。

  沐秋放下蒜頭,用手背輕輕抹去碧柔的珠淚,勉強露出一絲笑容,「我幫你搓搓手,一會兒就不疼了。」

  曾經衣食無憂的官家小姐,終於在今天,初識了受凍挨餓的滋味。

  御膳房裡並不是每個閣子都很忙碌,凈水閣卻總是不清閑,其他人從寢房回到閣子里,又開始忙碌午膳的應用了。

  也許是怕新進來的宮娥被凍爛了雙手,胡媽媽雖然沒有將沐秋和碧柔趕出門外,卻分給了兩人最勞累的削洗馬鈴薯的活兒。

  像小山一樣成堆的馬鈴薯,要先洗凈泥水,再削去外皮,最後用清水沖洗乾淨。

  先不說這些細緻活兒,僅僅將馬鈴薯搬來搬去,就把沐秋和碧柔累得全身酸軟無力。

  下午是削蘿蔔皮,過程和削馬鈴薯沒有任何區別,一樣的繁瑣和艱難。

  全身的力氣都耗盡了,還要伴隨着閣子里其他人的白眼和訓斥。

  總算熬到夜幕降臨,可是等着沐秋和碧柔的,還有無數個同樣的今天。

  閣子里的其他人回寢房休息了,沐秋和碧柔本以為撐過了今天,卻又被胡媽媽留下來,「把蒜頭剝完。」

  只需要這短短几個字,就可以奪走沐秋和碧柔的睡眠。

  昨夜要準備入宮,幾乎一夜沒睡,今天挨餓受凍,耗盡全身氣力。

  瘦弱的姑娘已從蒼白變作蠟黃,卻依然不能入眠。

  如果這是命中注定,究竟是誰的安排?

  皇城裡的夜色並沒有什麼不一樣,今夜看不到半點星。

  閣子里早已熄了火,餘溫散盡了,屋裡屋外同樣冰冷。

  蒜汁辣指尖,也嗆了眼睛,分不清此刻的眼淚,是因為蒜汁還是悲傷。

  好在沒有其他人的時候,沐秋和碧柔可以放肆的說許多話。

  半夜之後,她們已是這座深宮裡,彼此唯一的患難姐妹。

  忙了不知多久,終於剝完了所有蒜頭,驀然望向窗欞外,才見到淡淡飄雪。

  碧柔擦凈了手,勉強的苦中作樂,「沐秋,御膳房門前有一株大梨樹,我們去樹下賞雪吧。」

  絨雪漫漫飄搖,梨樹下說著女兒的知心話。

  碧柔比沐秋大了半歲,想想先前的眼淚,竟然有一點扭捏,「沐秋,我是你的姐姐,以後再也不當著你的面哭了,丟死人了。」

  沐秋低眉一笑,微嘆如蘭,「在井邊打水的時候,我也哭了,只不過沒被你看到。」

  看着沐秋未乾的衣褲,碧柔心疼的鼻子泛酸,強忍着眼淚,莞爾一笑,「沐秋,我給你唱一曲家鄉小調吧。」

  皇城的夜晚很肅靜,碧柔不敢放開嗓音,只能輕輕哼着歌謠。

  碧柔的歌聲很美,像山裡清亮的泉水。

  曲調雖淡,卻是唱不盡的思鄉情愁。

  沐秋伸出手兒,看着雪花落入掌心慢慢消融。

  如同生命一樣,驚艷而短促。

御膳房宮女升職記

御膳房宮女升職記

作者:胡媽媽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罪臣之女充入皇城,進了勞累的御膳房,遇到陰險的小人,命運無非是九死一生,做幾道菜就能改變命運,簡直是痴人說夢,不過,誰說夢想永遠不會來呢?...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