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盛世暖婚之夫人超大牌免費閱讀(孟晚舟)小說

盛世暖婚之夫人超大牌免費閱讀(孟晚舟)小說

時間:2022-04-07 18:04作者:孟淺 標籤: 孟淺 霸道總裁 馬洪波

  孟淺,孟家養女   二十歲前,她覺得自己活的連條狗都不如   直到遇見了傅焱宸,她才發現自己漸漸活的像個人   *   傅焱宸,傅家三少   出生權貴,清冷矜貴,有權有勢有地位,站在金字塔的最頂端   即便被貼上:高冷傲嬌,腹黑悶騷,強勢霸道……的標籤,依…
001章:她這是被人打了么?

精彩節選

  位於寧京市高檔地段的一家高檔餐廳里。

  「怎麼樣孟小姐,考慮的如何?」

  一個滿臉肥油,留着地中海髮型的男人眯眼望着坐在對面的孟淺。

  孟淺靜靜的坐在一旁,聞言,不緩不慢的抬眸。

  極為清冷的目光淡淡掃了肥油男一眼,隨後低眸不語。

  考慮的如何?

  呵!

  別說是陪這個男人睡一晚,得個網絡劇的女二號了;就是多看他一眼得個女主角,她都嫌噁心。

  見孟淺低眉垂眸着不吭聲,經紀人馬洪波有些不淡定了。「孟淺你怎麼回事?萬總在問你的話,發什麼愣?」

  隨後,孟淺眼眸悠悠一轉,對上馬洪波不悅的眼神,淡淡的說:「馬哥,我不是來賣身的。」

  「你……」聞言,馬洪波臉色微變。

  他轉眼看了看肥油男萬大軍,後又急忙呵斥着孟淺。「萬總看上你可是你的造化,可別不識抬舉。」

  眼前這個萬大軍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不過是個以靠煤炭發家的暴發戶罷了。

  可即便他只是個沒權沒勢的暴發戶,那又怎麼樣呢?人家有錢啊。

  只要給他豐厚的報酬,讓孟淺陪他睡一覺又如何?

  與他來說,沒有任何壞處。

  這年頭,誰還會跟錢過不去呢?

  只是,孟淺這丫頭……

  別看她平時悶不吭聲,其實脾氣擰得很,似乎不是那麼好掌控的。

  但願這丫頭不要壞了自己的好事,否則……他保證讓她沒好果子吃。

  這邊。

  孟淺在聽到馬洪波的話後,嘴角微不可見的冷冷一勾,心中一陣冷笑。

  不識抬舉?

  不陪這個萬大軍睡覺,就是她孟淺不識抬舉?

  呵!

  這就是她的經紀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想要將她送到萬大軍的床,簡直卑鄙齷齪到了極點。

  早知道這個圈子如此的骯髒不堪,當初說什麼也不會簽經紀公司,更不會踏進這個圈子半步。

  如今……該怎麼辦呢?

  包廂里,氣氛壓抑的沉悶。

  空氣中,似乎還充斥着一股讓她作嘔的味道。

  加上還有兩個心懷不軌的男人虎視眈眈的看着她……孟淺真的一秒鐘也不想再待下去。

  正準備起身離開,卻聽馬洪波呵斥道。「我說孟淺你還真是上臉了是吧?真把自己當一朵純潔的白蓮花了?你別給臉不要臉……」

  話未說完,便聽孟淺冷然道:「除非我死,否則誰也別想勉強我。」

  說完,她倏然起身,抬步朝着門口走去。

  剛走出幾步,一陣暈眩襲來,身子差點沒穩住。

  馬洪波起身,望着孟淺冷笑一聲。「你倒是繼續跑啊。」

  孟淺扶着牆壁,原本就冰涼漆黑的眼眸越發的冷了。「你們……下藥了?」

  「呵。今天你既然來了,就由不得你願不願意。」說著,馬洪波闊步上前,一把抓住孟淺纖細的手臂。

  手臂被馬洪波捏的有些疼,孟淺抬起清冷漆黑的雙眼,冷冷的望着馬洪波。

  那眼中的冰冷,竟讓馬洪波有一瞬間的怔住了。

  她一個不過剛滿二十歲的小丫頭,怎麼會有這麼冰冷凜然的眼神?

  簡直像一把……閃着戾光的鋒利刀刃。

  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不用想,孟淺也知道。

  可她……寧死也不會如了他們的願。

  趁馬洪波出神之際,一咬牙,孟淺便朝着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

  手臂傳來的疼將馬洪波的思緒拉回。

  他看了看被咬出血的手臂,徹底怒了。

  瞪着一雙閃着凶光的眼睛看着孟淺,隨後……

  『啪』的一聲。

  他抬起右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她白皙的臉上。

  孟淺的身子本就不穩,加上這一巴掌馬洪波又使了不少力,所以她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賤—人。」馬洪波狠狠的啐了一口。

  然後,他走到孟淺面前蹲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咬牙道:「簽約兩個多月了,除了拍了一支廣告,一分錢也沒給老子掙着,還敢咬我?」

  說著,他再次低頭看了看被咬傷的手臂,越發氣惱。

  抬起左手,馬洪波反手又在孟淺的臉上揮了一巴掌。

  「老子警告你,入了這個圈子,你就得給老子遵循這個圈子的規則,否則趁早給老子滾回鄉下種田。」說著,馬洪波捏住孟淺的臉頰,狠狠一推。

  孟淺反手撐在地毯上,相當平靜的望着還蹲在她面前的馬洪波。

  只是,那雙漆黑的眼睛已經不能用冰冷來形容。

  顧不得臉上火辣辣的疼,她猛然起身。

  抬腳,那雙馬洪波幫她租的尖頭高跟鞋,直接踹向了他的襠部。

  隨着馬洪波的一聲慘叫,孟淺轉身,拔腿便朝着包廂門口跑去。

  空中,散發著清冷凜然的氣息。

  夜色,濃稠的宛如化不開的濃墨,那麼的漆黑。

  豆大的雨滴傾瀉而下,在地上砸出小小的雨花。

  孟淺拼出身上最後的力氣衝出了餐廳,逃離了那讓人作嘔的包廂。

  雨水,無情的打在她單薄瘦弱的身上,濕透了衣衫,更是涼了心。

  恍惚間,她似乎聽到了身後馬洪波惱羞成怒的聲音。

  她不敢回頭,不敢再耽擱一秒,更不能被馬洪波抓住……就算是死。

  反正,她孟淺的人生左右也不過是場笑話罷了。

  於其這麼卑微低賤的苟延殘喘……倒不如一死,也算徹底解脫。

  正好面前幾米處,是一條馬路;馬路對面,便是京都河。

  若是實在沒法逃脫……跳了那京都河又何妨?

  這麼想着,她笑了笑,朝着馬路奔去。

  可腳下似乎有千斤重一般,似乎一步都走不動了。

  她身體本就不好,加上剛剛被下了葯,力氣已然是所剩無幾。

  然而身後,又傳來了馬大軍的聲音,想來已經追到餐廳門口了。

  如果被他抓住……

  孟淺實在不敢想下去,拼出最後一絲力氣,拔腿奔向了路邊,衝進了馬路。

  『吱』。

  汽車緊急剎車的聲音,在這雨夜裡顯得那般的突兀刺耳。

  孟淺緩緩側臉,朝那離自己不足一米的豪車裡望了一眼。

  然後……終於還是倒在了這個雨夜裡。

  因為突然的緊急剎車,豪車后座的男人身子突然向前,差點撞到前座座椅。

  他本就清冷淡漠的臉,此刻越發顯得冷然,宛若冰霜浮面。

  「怎麼回事?」他問。

  與他清冷淡漠的臉一樣,他的語氣更是沒有絲毫的溫度。

  副駕駛的沈昀珩說:「三哥,好像……撞到人了。」

  聞言,傅焱宸本就擰起的濃眉更是蹙到一起,顯然相當不悅。

  駕駛座的司機程睿已經下車查看詳情,沈昀珩也連忙推門下車。

  不一會兒,他回到副駕駛。說:「三哥,那姑娘暈過去了。要不,我現在打120……」

  「馬上送醫院。」傅焱宸說。

  沈昀珩一聽,有些猶豫了。

  眾所周知,他們家三哥一向是最愛乾淨的。

  不論是公司的辦公室,還是家裡的客廳,書房,包括所有座駕……均是一塵不染。

  可眼下這姑娘渾身濕透不說,又倒在了馬路上沾了泥漬……

  「你還愣着做什麼?」傅焱宸低沉的嗓音再次冷然響起。

  沈昀珩點頭,連忙又推門下車。

  將已經昏迷的孟淺抱起,然後放在了傅焱宸身邊的位置。

  程睿上車後,垂眸思索片刻,道。「少爺,我剛剛仔細看過,這姑娘並沒有受外傷……」

  而且他很確認,自己是在離她大約一米遠的地方剎住了車,沒有撞到她。

  可這姑娘……怎麼就倒了呢?

  垂眸思量了下,沈昀珩說。「三哥,你說她……不會是碰瓷兒的吧?」

  「這還真是有可能。」程睿說。

  本來他就沒有撞到她,可這姑娘偏偏就倒在他們車前,不是碰瓷兒是什麼?

  「也或者……」沈昀珩眼珠一轉,拍了拍腦門。「她是想借這種手段來接近三哥。」

  也不怪沈昀珩會這麼想,畢竟依照傅焱宸的各項條件……對他趨之若鶩的女人簡直宛如過江之鯽。

  出生有權有勢的高門世家,又是身價千億不止的集團總裁……

  再加上他那英俊非凡的臉龐,高貴儒雅的氣質,再配上一米八八的個子……可不讓那些女人爭前恐後的用盡手段?

  不過……自從發生那件事後,他對女人似乎失去了興趣。

  想起傅焱宸的初戀女友,沈昀珩在心裏一陣感慨。

  后座,傅焱宸並沒有理會前排兩人的各種猜測,而是將清冷的目光落在了孟淺的身上。

  此刻,她軟弱無骨的靠在座椅上,雙目緊閉,雙眉緊蹙,沒有血色的雙唇也是緊緊抿着。

  昏黃色的燈光籠罩下,可見她那五官輪廓深邃分明而又精緻豐滿,面部線條弧度流暢而均勻。

  即便她此刻面色憔悴,容顏狼狽,卻也能看出這姑娘生的……很美。

  不同於現在流行的錐子臉,她的五官精緻飽滿又大氣,讓人一眼便能記住。

  只是,那臉蛋此刻看起來慘白一片,並且……似乎臉頰兩邊,還隱約可見有紅腫的指印。

  她這是被人打了么?

  等等……她有沒有被打,跟他傅焱宸有關係么?

盛世暖婚之夫人超大牌

盛世暖婚之夫人超大牌

作者:孟淺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孟淺,孟家養女
  二十歲前,她覺得自己活的連條狗都不如
  直到遇見了傅焱宸,她才發現自己漸漸活的像個人
  *   傅焱宸,傅家三少
  出生權貴,清冷矜貴,有權有勢有地位,站在金字塔的最頂端
  即便被貼上:高冷傲嬌,腹黑悶騷,強勢霸道……的標籤,依舊讓一眾女人瘋狂的前仆後繼
  他冷漠的不給那些女人一個餘光,卻獨獨願意撐起孟淺頭頂那片晦暗的天
  *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