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白首同眷不得見免費閱讀(老太君禹安昌)小說

白首同眷不得見免費閱讀(老太君禹安昌)小說

時間:2022-04-07 18:03作者:老太君 標籤: 武俠修真 禹安昌 老太君

黎萱草以為自己遇到了良人,不顧門第,一頭栽進去後來她知道了,再深的感情也只是空中樓閣她愛屋及烏,禹安昌恨屋及烏,終至一句一傷,無話可講的地步...
第3章 待價而沽

  黎萱草踉踉蹌蹌再次來到定國將軍府。

  這次門房得了吩咐,爽快放她進去。

  看到一臉嘲諷的禹安昌,她眼底一片空茫:「是你吧,那點錢對你而言不算什麼,為何要做得這麼絕?」

  「是不算什麼,但憑什麼便宜你?」禹安昌冷笑:「親人受難的滋味,有多痛,你終於嘗到了。」

  無情的話像是冰水,將黎萱草潑了身心寒涼,她瞬間淚如雨下,冷至透骨。

  實在沒辦法,她只能回家試着跟娘商量,將住着的青磚小院給賣了。

  黎母一聽就怒了,強烈反對:「這裡是我們一家三口最後的回憶,不能賣!」

  「娘,你的命要緊!以後我會努力賺錢,將它買回來……」

  「買回來也不一樣了!」黎母喘着粗氣咆哮,又抬起手狂躁地打黎萱草:「你爹在那看着你!你這個不孝女!我不吃藥了,我這輩子就是死,也要死在家裡!」

  黎萱草一把抱住她,強忍着心酸,像是哄孩子似的,不停說著:「好,好,我會想辦法弄到錢的,保證不賣咱家的房子……」

  前段時間娘老說自己在家裡能看到爹,她還以為是太過思念。

  現在才明白,是腦中的異物讓她記憶錯亂了。

  娘是愛她的,娘是因為生病才這麼暴躁。

  酒肆。

  黎萱草在這裡充當賣酒女,目標很明確,就是最短時間賺到最多的錢。

  頂着個濃得看不出一絲原本清麗面容的妝,她深吸一口氣,走向那些客人。

  目光巡視一圈,黎萱草選了一個穿着綾羅綢緞,粗短手指戴了七八個戒指的肥胖男人走去……

  禹安昌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濃妝艷抹的女人笑得殷勤,滿是討好陪別的男人喝酒。

  這比聽侍衛稟告的衝擊力大了無數倍,分不清是怒火還是妒火,在心中騰騰燃燒!

  胖男人很吃這一套,豪爽揮手:「好,這些酒我都買下了,再給你額外獎勵……」

  「謝、謝謝。」黎萱草儘力保持清醒。

  來之前她吃了自己配置的解酒湯,也有些撐不住了。

  胖男人掏出一片金葉子,黎萱草正要去接,猝不及防被徑直塞入了胸口的衣襟里。

  黎萱草正要發怒,想到還等着買好葯的娘,她只能勉強一笑,為了錢,忍吧!

  禹安昌見黎萱草被吃了豆腐還巧笑倩兮,暗恨她沒有廉恥。

  他大步走過去,強硬拽着她出了酒肆。

  黎萱草感覺自己手腕都要被捏斷了,皺眉喊道:「放開我!」

  禹安昌將她推到馬車裡,按着她將那枚金葉子抽了出來,咬牙露出一絲獰笑:「你還挺值錢。」

  「不關你的事!還給我!」黎萱草撲過去搶。

  禹安昌大掌收攏,三兩下將金葉子碾成齏粉,往馬車外一拋,金色粉末在夜空飄散。

  黎萱草的手獃滯停留在半空,什麼都來不及抓住。

  她瀕臨崩潰,抬手就朝禹安昌打去。

  「你非要把事情做得這麼絕嗎?為什麼不肯放過我?」

  禹安昌輕易抓住她的手,頃身壓住。

  身體忽如其來的緊密相貼,讓兩個人都怔住了,不約而同心跳加速。

  禹安昌先回過神,極力掩掉眼裡那絲狼狽,厭惡地鬆開黎萱草,帶着幾分輕視打量着她全身。

  「急什麼?本將軍給你介紹比賣酒來錢更快的事。」

  他戴上面具,把黎萱草帶到一個隱蔽的深巷。

  屋子裡,幾個男人蘸筆磨墨,眼光猥瑣不加掩飾,看她像是估量一件貨品,滿意點頭。

  黎萱草有了不好的預感:「這是何意?」

白首同眷不得見

白首同眷不得見

作者:老太君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黎萱草以為自己遇到了良人,不顧門第,一頭栽進去
後來她知道了,再深的感情也只是空中樓閣
她愛屋及烏,禹安昌恨屋及烏,終至一句一傷,無話可講的地步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