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免費閱讀(白笙笙白程煜)小說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免費閱讀(白笙笙白程煜)小說

時間:2022-04-07 18:02作者:司笙 標籤: 司笙 程姐 都市小說

  新文【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已更新,一個大魔王將天才們按在地上摩擦的故事   簡介:   【現代江湖文,蘇爽打臉腹黑傲嬌男主VS隱藏大佬女主久別重逢,甜掉牙】   自己眼裡的司笙:末流攝影師,三流演員,二流漫畫家,一流探險家   親朋眼裡的司笙:美若天仙,好…
第003章 虎口謀食啊,大哥

  這冷冰冰的冬日裏,零點剛過,網上就倏地炸開一條熱搜新聞,眾網友們捧着瓜子,隔着屏幕歡聚一團,進行友好慰問。

  有關「世恆集團副總王強性醜聞」的新聞,短短兩個小時,就榮登榜首。

  網友們熬夜吃瓜,小視頻和照片滿天飛。

  這是寒涼冬夜少見的善意與溫存。

  狂歡的一夜結束,黎明到來,網友們本以為事情告一段落。沒想同一主人公就以「涉嫌刑事犯罪,現已被警察帶走調查」的新聞再次席捲吃瓜狂潮。

  一瓜接一瓜,全國各地飽受生活困難折磨的網友們,從資本家那裡感覺到過年的氣息。

  當然——

  網絡上的狂歡,絲毫沒影響到始作俑者,以及掀起這浪潮的某當事人。

  *

  雪下了一整夜,城市銀裝素裹,積雪厚重,目之所及皚皚一片。

  城川醫院,住院部。

  司笙帶着一身風雪走上五樓,輕車熟路地抵達病房門口。

  剛停駐,就聽得病房裡傳來的說話聲,年邁蒼老的聲音和低緩有力的聲音,高低交錯,斷斷續續,在這吵鬧而繁忙的醫院裏,透着幾分寧靜安和。

  ?

  懷揣着某種疑惑,司笙將門給推開。

  VIP病房,單人間,不算大,一眼可見全貌。

  病床上躺着個老人,年過七旬,頭髮花白、稀少,因長期病痛折磨愈顯蒼老憔悴,今日卻少見的有幾分精神。

  一旁站着個男人,背對着門的方向,肩寬體闊,身形頎長,着一件黑色長大衣,衣服平平整整的,一道道線條筆直往下劃落,灑落凌厲氣息。

  聽到推門動靜,兩人皆是抬眼看過來。

  司笙眼瞼掀起,本是隨意一瞥,目光卻定在男人身上。

  他微偏着頭,額前碎發打在眉骨,有陰影垂在眼眸里,眸光細細碎碎的,卻藏着涌動暗流。

  眉目如畫,挺鼻薄唇,輪廓深邃。同多年前的記憶相比,他的模樣愈發成熟硬朗,歲月沉澱賦予他別樣的魅力,氣場往裡收着,沉穩而內斂。

  依稀透着熟悉。

  「你怎麼在這兒?」司笙將心中疑惑脫口而出。

  望向她的眸色一深,凌西澤面不改色,「探望你外公。」

  「……」

  任憑司笙腦洞再大,也無法理解他的腦迴路。

  就算有舊情,過去那麼多年,揉巴揉巴的,早就稀碎了。

  無端想起昨日的熱飲和暖手帖,司笙輕輕皺了下眉,往裡走了半步,順手關上門。

  易中正半躺在床上,看看凌西澤,又看看司笙,彷彿瞧出些許端倪來,他便出聲打破這病房寧靜:「你朋友?」

  「……嗯。」

  司笙隨口應着,走過來,把手中的兩支非洲菊給塞花瓶里了。

  給易中正請了護工,病房裡的花是定期換的。今兒個的百合花剛換上,花苞和盛開的花各摻半,擺得漂亮好看。她這一手往裡塞,生生破壞其美感。

  易中正:「……」

  凌西澤:「……」

  「好端端的,你買什麼花兒?」易中正眉心皺得緊緊的,為外孫女的審美能力發愁。

  「挺好看的,順手買了兩支。」

  易中正一愣,意識到什麼,「坐地鐵來的?」

  地鐵口到醫院的那一段路上,倒是有一家花店。平時司笙開車來的話,是直接開進醫院的,只有坐地鐵才會路過花店。

  「雪太大,車不好開。」

  司笙往後退了一步,瞧了幾眼不美觀的花瓶,沒太在意,轉頭問易中正,「吃早餐了嗎?」

  「我用不着你操心。」易中正板起臉來,憂心忡忡的,「倒是你,吃了嗎?」

  「吃了。」

  司笙答得從容自在,卻避開了易中正的視線。她往旁一看,瞧見一個大果籃,以及椅子上的好幾袋補品。

  拿起一個蘋果,司笙側過頭,同站一旁的凌西澤問:「你買的?」

  蘋果遞到嘴邊,她張口就咬。

  這一咬,卻落了個空,兩排牙齒砸了下,震得慌。

  凌西澤面無表情地將她手中的蘋果給抄走了,動作迅速利落,她慢了一秒才察覺。

  司笙挑着眉看他:「……」虎口謀食啊,大哥。

  微垂下眼瞼,凌西澤打量着她。

  不似昨晚般狼狽敷衍,她今日穿着黑色呢大衣,裏面是一件白色高領毛衣,腳踩高跟長皮靴,身材高挑,氣質懶散而優雅。

  頭髮用皮圈紮起,不緊實,鬆鬆垮垮的。化了點淡妝,本就精緻漂亮的面容,更添生動點綴,艷麗不俗,足以驚艷這一場冬日初雪。

  因為吃癟,眼角眉梢染上些微挑釁,襯得整個人鮮活而明亮。

  日光燈的光線傾瀉在眼裡,眸底的光浮動流淌,雙目攝人。凌西澤不動聲色,淡聲說:「洗了再吃。」

  「對,要麼洗了再吃,要麼就直接削皮吃。」

  易中正附和着凌西澤的話,同時教訓着司笙,「你這糊弄自己的性子也該改改了。白長這麼大,連照顧好自己都不會。」

  「行行行,我削。」

  司笙點頭應聲,不跟重病在床的老人家計較這些小事兒。

  不過,從凌西澤手中奪回蘋果時,力道有些重,別有深意地睇了他一眼。

  凌西澤泰然處之。

  *

  病房氣氛融洽。

  司笙坐在椅子上低頭削蘋果,四指握住刀柄,拇指抵在刀刃一側,蘋果皮自然流暢地剝落,一圈一圈的。

  凌西澤在陪易中正聊天。

  這個少言寡語的男人,在易中正跟前,話題倒是不少。一個接一個地拋,從病情、醫生打開話匣子,之後天南地北的話題,什麼都能聊。

  易中正也難得有這麼多話。

  司笙搭不上幾句,也懶得多說。

  整張蘋果皮剝落,司笙手中紅彤彤的蘋果只剩果肉,白凈圓整。

  她剛想吃,就聽得易中正說:「給西澤削一個。」

  司笙:「……」

  「她先吃。」

  簡簡單單三個字,倒是顯得他的寬厚和修養。

  司笙暗自磨牙,沖他揚眉一笑,把手中的蘋果遞過去,「得嘞,您吃着。」

  有一縷髮絲垂落下來,司笙抬手將其往耳後撥弄了下,蔥白如玉的手指,骨節分明,在瑩潤白皙的左耳上划過,有一種淡淡的撩人風情。

  凌西澤看得頓了兩秒,才將蘋果接了過去,道謝時,唇角的弧度彎了彎,似是愉悅滿足。

  司笙沒注意到,又拿了個蘋果。免得被說厚此薄彼,這次是給易中正削的,她還特地將果肉切成小塊放盤裡,插上牙籤。

  到第三個,才給自己。

  這一番功夫下來,餓都餓飽了,司笙小口吃着,偶爾聽他們說幾句話。聽到病情時,司笙眼瞼微微垂着,有點心不在焉。

  她自幼同易中正相依為命,就這一個親人。長大後走南闖北的,同易中正相處時間不多。直至這兩年易中正生病,才時常待在封城照顧他。

  兩年時間一晃而過,易中正的病情反覆,這段時日有惡化傾向。

  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不過偶爾提及,心裏多少會不舒服。

  不知過了多久,司笙的手機鈴聲接二連三地響起,她幾番摁掉,最後不耐煩地瞥了眼消息,還是站起身來,「我得走了。」

  「又去做什麼?」易中正語氣倏地沉下來。

  「工作。」

  「我跟你說,別去做那種打打殺殺的事,我送你去習武,是讓你防身自保的,不是讓你謀生路的——」

  手指一摁眉心,司笙打斷道:「我知道。」

  易中正蹙眉,還想再說幾句,便聽得凌西澤說:「她現在的工作很安全。」

  出乎意料的,有凌西澤的保證,易中正倒是放下心來。

  司笙意外地看了凌西澤一眼。

  這時,凌西澤視線掃過腕錶指針,也表示該走了,並承諾下次再來看易中正。

  易中正對他很滿意,笑着應了。

  凌西澤一側身,便自然而然地同司笙說道:「走吧,我送你。」

  「不……」

  司笙剛想拒絕,卻感覺到易中正威脅的視線看過來,微微一頓,她識趣地把話給咽了。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作者:司笙類型:都市小說狀態:連載中

  新文【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已更新,一個大魔王將天才們按在地上摩擦的故事
  簡介:   【現代江湖文,蘇爽打臉
腹黑傲嬌男主VS隱藏大佬女主
久別重逢,甜掉牙
】   自己眼裡的司笙:末流攝影師,三流演員,二流漫畫家,一流探險家
  親朋眼裡的司笙:美若天仙,好吃懶做,一事無成,信仰自由
  粉絲眼裡的司笙:漫畫圈的頂流鬼才;娛樂圈的綜藝女王;機關圈的隱世大佬;某大佬寵着慣着的祖宗……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