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重生九零做團寵免費閱讀(顧悠然季川)小說

重生九零做團寵免費閱讀(顧悠然季川)小說

時間:2022-04-07 18:02作者:季悠然 標籤: 季悠然 季長樂 都市小說

 一場空難讓季悠然回到九零年代,   家徒四壁,無父無母,只有年邁的爺爺和年幼的妹妹相依為命   季悠然無奈一嘆,活着已經是她最大的幸運了   既然活着,季悠然就要活出自我,活的精彩   她創業,炒股,買房...   憑藉著一手醫術,在這九零年代混的風生水起 …
一、重生

精彩節選

  秋雨淅淅瀝瀝的下着,打在窗戶上發出噼噼啪啪的清脆響聲,猶如在彈奏着一首動聽的舞曲。

  光線昏暗的屋裡,沉睡中的瘦弱少女睫毛微微輕顫,許久,她緩緩睜開眼睛。

  季悠然剛睜開眼睛,腦袋就是一陣眩暈,她難受的皺了皺眉,閉上眼睛緩了一會兒,才再次睜開眼睛看向四周,看到屋裡簡陋的陳設,她的眼中滿是疑惑之色。難道飛機沒有墜毀?

  她這次受邀回國,替厲氏總裁治病,飛機剛起飛沒多久,就遇到了強氣流出了故障,沒想到她竟然還能活着。

  目光掃過屋裡的陳設,季悠然眼中的疑惑更深,破舊的木桌椅,桌上放着一隻紅色印有牡丹花的熱水瓶,和一隻白色的搪瓷杯。

  離桌椅不遠,是一隻老式的古舊五斗櫥,目光向上,只見五斗櫥上放着一面小圓鏡,這樣的小圓鏡現在已經很少見到了。

  小圓鏡後面的牆上,貼着幾張明星海報,還掛着一本小日曆。季悠然淡淡的勾了勾唇角,這些東西她小時候在外婆家見過,沒想到現在還能看到。

  當季悠然的目光掃到日曆上的日期,她整個人都呆住了,1990年,6月3號,這怎麼可能?是她眼花了嗎?

  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季悠然回過神,循聲看去,只見一名七八歲,長得又黑又瘦的小女孩端着一隻青花瓷碗走進來。

  看到季悠然醒着,季長樂臉上立即露出了喜色,加快腳步來到床邊,「姐,你醒了?我幫你煮了葯,你快喝了,喝了葯病就好了。」說話間,她已經將手中的碗遞到了季悠然的面前。

  季悠然看向女孩手中的碗,伸手接過,仰起頭將葯一口喝了下去。她從小接觸草藥,自然一下子就能聞出碗里裝的是什麼葯。

  季長樂驚訝的看着季悠然,「姐,你不怕苦嗎?」姐以前吃藥,可沒有這麼爽快過的。

  季悠然將空碗放在床邊的一張方凳上,「今天是幾號?」看那本日曆不像是舊的,可是她真的無法相信自己穿越到了九零年。

  「6月3號。」季長樂想了一下回答道。

  季悠然心一沉,「那現在是几几年?」她還是無法相信,畢竟穿越重生都是小說杜撰出來的,怎麼可能真的存在。

  「姐,你沒事吧?」季長樂擔心的看着季悠然。不知道今天是幾號很正常,姐這幾天一直都在昏睡,可是不知道今年是几几年就有問題了。難道姐發燒燒壞了腦子?村東頭王大叔家的小傻子就是發燒燒壞的腦子。

  「我沒事,就是腦袋有點昏。」季悠然揉着太陽穴,裝出難受的樣子。

  「哦。」季長樂鬆了一口氣。姐沒燒壞腦子就好。

  季悠然拍了拍床沿,「你坐下來,我們說說話。」

  季長樂點了點頭,在床邊坐了下來。

  季悠然看了一眼窗外,見外面正下着雨,「你現在沒事要做吧?」

  季長樂搖了搖頭,「雞鴨我都喂完了,衣服也洗好了。」姐這幾天生病,爺爺又忙着地里的活,家務都是她在做。

  季悠然伸手揉了揉了季長樂的頭,「我們來玩個遊戲,石頭剪刀布你會嗎?」

  「會的。」季長樂連忙點頭。她和村裡的小夥伴也常玩。

  「那我們開始玩,你輸了就回答我一個問題,我輸了給你買糖吃,好不好?」季悠然開始哄騙小孩。沒辦法誰讓她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呢。

  聽到糖,季長樂眼睛立即一亮,開心的點了點頭,「好。」

  「那我們開始了。」

  「嗯!」

  「石頭,剪刀,布!你輸了,我問你,我叫什麼名字?」季悠然看着神情有些挫敗的季長樂,嘴角微微勾起。

  季長樂詫異的看了季悠然一眼,「季悠然。」她沒想到季悠然的問題竟然這麼簡單。

  季悠然微微一愣。竟然和她的名字一樣。

  回過神,對着季長樂淺淺一笑,「我們繼續,石頭,剪刀,布!你又輸了…」

  只用了一個小時不到,季悠然就從季長樂口中得到了她想要知道的一些信息。

  現在是九零年,她身體的原主和她一樣也叫季悠然,今年十八歲,正在上高三,原主的父母在她十五歲的時候出了事故,現在家裡只有一個爺爺和妹妹相依為命。

  原主這次出事是因為溺水,原主一直暗戀着同村的周越,只是沒有勇氣向他表白。這次原主在她堂姐季芳芳的慫恿下,決定向周越表白,於是就寫了一封信讓季芳芳交給周越,約他在河邊的小樹林見面。只是原主沒等到周越,卻等來了村裡的老無賴,為了不被老無賴玷污,原主跳進了河裡。

  季悠然在心中惋惜的嘆了一口氣。她覺得原主的死,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是被人設計的,等她身體恢復了,她一定會去調查,替原主討回公道。

  「長樂,你把那面鏡子拿給我。」季悠然指了一下五斗櫥上的那面圓鏡,她想看看現在的自己長什麼樣。

  季長樂點了點頭,起身走到五斗櫥邊,拿起鏡子遞給季悠然。

  季悠然接過鏡子,看向鏡子中的自己,只見鏡中的自己五官精緻,只是因為太瘦,皮膚又有些黑,所以看上去有些普通,不過只要皮膚白回來,絕對是美人一個。

  滿意的點了點頭,季悠然將鏡子遞迴給季長樂,「爺爺什麼時候回來?」

  季長樂轉頭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應該差不多要回來了,姐,我去做飯。」

  「嗯。」季悠然點了一下頭,躺了下去。她現在身體有些虛,等養好了身體,她再好好計劃一下未來的生活,九零年可是一個適合創業的年代。

  「姐,芳芳姐來了。」季悠然正打算再睡一會兒,門外傳來了季長樂的喊聲。

  季悠然挑了挑眉,轉頭看向門口,只見一名身材高挑,長相清秀的少女走了進來。

  季芳芳走到季悠然床邊,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悠然,你身體好些了嗎?」

  「嗯。」季悠然點了下頭。

  「那你什麼時候去上學?還有半個多月就要高考了,可不要耽誤了。」季芳芳微笑着看着季悠然,聲音溫和。

  「後天應該可以去了,芳芳姐,周越他那天去小樹林了嗎?」季悠然故作嬌羞的問道。

  季芳芳眼中閃過一絲嘲諷之色,神情有些猶豫的說道:「周越去的時候,你正和老無賴在一起,他一氣之下就走了,我已經跟他解釋過了,可是他不肯聽。」周越是她喜歡的人,她怎麼可能讓給季悠然。

  她之所以慫恿季悠然去告白,就是為了讓老無賴毀了她的清白,沒想到季悠然竟然跳進了河裡。不過那又如何,周越是不可能再理季悠然了,而且經過這一次季悠然的清白已毀,以後想要找個好人家都難。

  「我知道了。」季悠然神情落寞,伸手用被子蓋住了自己頭。

  看着躲在被子里的季悠然,季芳芳得逞的一笑,「悠然,你不要難過,只要你是清白的,周越一定會原諒你的,我也會幫你跟周越解釋的。你好好休息,我下次再來看你。」

  聽到季芳芳的腳步遠去,季悠然掀開被子,黑白分明的眼中帶着一抹冷笑。從季芳芳剛剛的態度和話語,她已經可以斷定,原主的死和她有着脫不開關係。

  季芳芳從季悠然家出來,遠遠的就看到了正向著這邊走來的周越,不悅的眯了眯眼,向著周越走了過去,「周越,你是來看悠然的嗎?」

  周越點了點頭,「她現在怎麼樣了?」那天季芳芳約他去小樹林,說有事跟他說,沒想到他到了以後,就看到季悠然正和老無賴糾纏在一起,當時他真的快氣瘋了。他和季悠然是一個村的,兩人又在同一個班,季悠然雖然長得一般,但是卻是個善良的姑娘,而且做家務也是一把能手,所以他對她很有好感,沒想到她竟然會做出那樣的事,真的太讓他失望了。

  「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你要進去看她嗎?」季芳芳眼中閃過一絲妒忌之色。季悠然現在清白已毀,周越還放不下她嗎?

  周越搖了搖頭,將手中的筆記遞給季芳芳,「我不進去了,你把這個給她。」出了那樣的事,他和季悠然是不可能的了。

  「周越,對不起!」季芳芳接過筆記本,滿是歉意的看着周越。

  周越疑惑的看向季芳芳,「你跟我說對不起幹嗎?」

  「我是替悠然跟你說對不起,其實悠然和老無賴一直都不清不楚,老無賴經常會給悠然一些零花錢,我看到過好幾回了。可是我真的沒有想到,悠然竟然會願意把自己交給老無賴。我知道你對悠然有好感,我就是怕你會受到傷害,所以一直不敢告訴你。我那天約你到小樹林,其實就是為了告訴你這件事。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告訴你的。」季芳芳滿臉愧疚的看着周越。

  周越臉色陰沉了下來,牙齒咬的咯咯作響,「真是個不要臉的,我錯看她了。」

  「周越,你不要怪悠然,或許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季芳芳拉住周越的手,替季悠然辯駁道。

  「苦衷?哼!」周越冷笑一聲,甩開季芳芳的手,大步向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看着周越離開的背影,季芳芳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以後你只能是我的。

重生九零做團寵

重生九零做團寵

作者:季悠然類型:都市小說狀態:連載中

 一場空難讓季悠然回到九零年代,   家徒四壁,無父無母,只有年邁的爺爺和年幼的妹妹相依為命
  季悠然無奈一嘆,活着已經是她最大的幸運了
  既然活着,季悠然就要活出自我,活的精彩
  她創業,炒股,買房...   憑藉著一手醫術,在這九零年代混的風生水起
  ...   一日,季爺爺拿出一枚古樸的玉佩遞給季悠然,「悠然,你去京城一趟,幫爺爺將這塊玉佩送去給爺爺的一個故人
」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