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我大哥叫朱重八免費閱讀(朱秀巧是誰)小說

我大哥叫朱重八免費閱讀(朱秀巧是誰)小說

時間:2022-04-07 17:54作者:朱五 標籤: 其他小說 朱五 秀兒

那年,城隍廟中,朱五和朱重八共吃一鍋狗肉 那年,朱重八率數騎沖敵大營,七進七出救小五! 那年,死人堆里兄弟相擁,殘陽如血袍澤並肩 那年,回望濠州,重八城頭哽咽,兄弟! ……… 人只有經歷過許多才能長大,長成真正的男子漢,然而長大後,我們都變了!...
一 風雪城隍廟

精彩節選

  城外,廢棄城隍廟。

  乞兒朱五睡夢中凍餓而醒。

  主要是餓,彷彿五臟六腑都掉了個兒,擠壓在一塊,連帶着心口都好似有人在拿錐子扎似的。

  來到這個世界,朱五才知道,原來餓是會痛的。

  月光從木窗的格子中照進來,落在廟裡三人的身上。一個小丫頭,一個獨臂的漢子,還有十六七歲,半大小子朱五。

  把身上的破爛被子給身邊的小丫頭秀兒掖了掖,小丫頭動了動,蜷縮着拱進她旁邊漢子的懷裡。那是秀兒她爹,朱五叫他郭叔。

  多虧了秀兒和她爹,不然這具身體也早就餵了野狗。本就是乞丐的郭家父女,把倒在路邊的朱五撿回來,靠着一碗米湯硬是救活了。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救的這個乞丐,在睜開眼睛之後靈魂已經換了。

  前世朱五名叫朱武,是個年輕人。從小學習不好,調皮搗蛋。十八歲家裡送他當兵,退伍後當過保安送過外賣,最後的職業是跑網約車的司機。

  本來朱武以為自己這輩子,也就是平平淡淡吃喝拉撒這麼過。可是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之後,再睜眼,整個世界都變了。當時,他差點瘋了。

  朱武變成了朱五,殘存的記憶力里沒多少有用的東西,甚至連最起碼的時間地點都不清楚,名字也沒有。家裡排行老五,起名就叫五,從小放牛種地,爹娘餓死之後開始要飯。

  在跟秀兒父女相依為命幾個月後,他才搞明白。現在是大元,這兒是濠州。也就說,他的靈魂穿越了,附在了一個叫朱五的乞丐上。

  元朝朱五知道,成吉思汗子孫建立的朝代。濠州是哪,他真不知道。只能根據郭家父女的口音推斷,這裡不是河南就是安徽。

  世界,就像小說人一樣,太離奇了,但是你必須得接受。

  當乞丐這幾個月,朱五隻有一個感覺。餓,每分每秒都感覺餓。在這種感覺面前,人根本沒有任何思考和懷念的能力,連夢裡都是白花花的肥肉片子。

  比飢餓還可怕的是,這樣的日子看不到盡頭,看不到希望。一開始朱五以為,他能寫會算,興許能在城裡找個事做。

  可是他錯了,乞丐只能是乞丐,要到飯就吃,要不到就只能等死。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讓人擺脫飢餓窮困的機會。

  這不是古裝劇,老百姓都安居樂業的。城裡城外,流民乞丐一天比一天多,死的人數都數不過來。

  這是亂世,朱五問了許多人才知道,大元已經是第十一個皇帝了。他不通歷史,可是他知道整個元朝不過就是九十多年。這麼推算,馬上應該農民起義,這大元也沒幾天了。

  更沒盼頭了,寧為太平犬莫為亂世人,何況他一個乞丐。他經常想,老天為什麼要這麼玩他,還不如直接讓他死了。

  突然,一片雪花飄進來,落在他臉上,涼涼的。

  朱五忽然哭了,無聲的落淚。

  他的家鄉也下雪,可是他的家鄉沒有這裡冷。

  ………

  「五果!」

  小丫頭秀兒清脆的喊聲,把朱五拉回現實。

  不知道是口齒還是口音的問題,小丫頭總是把哥喊成果。

  夜色中丫頭的眼睛亮亮的,長時間的營養不良,特別瘦。頭髮梳稀發黃,只有這雙眼睛清澈明亮。

  若是在後世,六七歲的年紀,絕對是家長的珍寶。可在這個時代,卻懂事得讓人心疼。

  朱五輕揉秀兒的腦袋,小聲笑道,「怎麼醒了?」

  秀兒卻沒笑,盯着朱五,面無表情,「果,俺爹涼了!」

  嗡!朱五腦中的第一反應。

  伸手在郭大叔鼻子上探探,又用力的推下他的身體,除了僵硬沒有回應。

  又一個人在朱五年前死去了,無聲無息之間,平靜而又突然。郭大叔平時身體就不好,總是心口疼。

  看着那張青灰色的臉,朱五說不出話,也許這麼就走了,沒有痛苦的走,對郭大叔而言也算是個好歸宿吧。

  用被子把大叔的臉蓋上,朱五把秀兒抱在懷裡,蜷縮在牆角。

  「秀兒,別怕!」

  小丫頭趴在朱五的胸口,「俺不怕,俺知道,爹是去找娘了。等俺涼的那天,就是去找爹娘了!」

  眼淚,又刷的下來。朱五真想仰天怒罵,這狗娘養的世道。

  「五果!」秀兒忽然抬頭,小眼圈紅的,「你別賣俺!」

  「哥就是死了也守着你,不賣你!」朱五哭出聲,「從今往後,咱倆相依為命,你就是我親妹子!」

  心疼阿!秀兒的娘就是被賣了,她把自己賣到妓寨子里,二十斤小米兒,為的是讓殘疾的爺們和閨女活命。然後,在吃了頓飽飯之後,秀兒她娘弔死了。

  秀兒又笑了,髒兮兮的小手幫朱五擦眼淚,「五果不哭,五果是男子漢呢!」

  「嗯,哥不哭!」朱五抓住她的小手,她又乖巧的趴在懷中。

  天,似乎快亮了。

  是的,天亮了。卻沒陽光,只有雲慘白慘白的。

  無論富貴還是貧賤,人沒了就要入土為安。反正城外有的是空地,朱五想把郭叔埋了,也必須得埋了。

  「秀兒,給你爹磕個頭吧!」

  朱五領着下丫頭在郭叔身前跪下,小丫頭乖乖的磕頭,伸出小手在她爹臉上抹了抹。終於,眼淚掉下來了。

  「您就這麼走了,也沒留下什麼話!我知道,你自己最放心不下秀兒。您放心吧,咱們爺們相識一場,只要我餓不死,她就餓不死,我拿她當我親妹子。您泉下有知,也保佑保佑我和秀兒,保佑我們也能過上點好日子!」

  朱五嘟囔完,就開始動手。人來的時候乾乾淨淨,去的那天也得乾乾淨淨。破布弄濕了,給大叔擦擦臉,再擦擦手。

  小丫頭幫着忙活,眼淚啪嗒啪嗒掉,就是不哭出聲。等擦完了,從郭叔懷裡掏出一把巴掌長的小刀,還有一個拳頭大的小包袱。

  小刀是防身用的,這世道要飯也不容易。城裡的乞丐都分幫結派,他一個一隻手的殘廢沒人要他。可是小丫頭卻有人眼紅,搶去賣了怎麼都換幾頓飽飯,這也是他們不住城裡的原因。

  朱五把刀別在腰裡,以後保護丫頭這事就靠他了。再打開小包袱,是金黃色的小米兒,輕飄飄的可能二兩都沒有。但就是這二兩米,郭叔當寶貝一樣的藏着。

  「誒,到死你都沒捨得吃阿!」朱五嘆氣,把小米塞進丫頭的懷裡,「留着,以後不到快餓死了,不許吃!」

  沒有草席子更沒有棺材,拿破被子裹住。朱五和小丫頭把郭叔的身子,從破廟往出拽。

  雪後的地踩上去吱嘎響,廟後面有塊空地,朱五拿着木頭板子開始在地上掘。一下一下,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體力,才幹了沒一會兒,就抬不起胳膊了,又累又餓。

  秀兒看他停住,連滾帶爬的過來。不知從哪找了一塊瓦,也跟着挖。只是她人那麼小個人,能幫到什麼忙。

  朱五笑笑,「不用你,哥自己來,你去煮點米湯。」

  「嗯!」

  小丫頭聽話的點頭,帶着眼淚的笑,朱五彷彿又有勁兒了。挖,一下接着一下。

  ……

  「五果,喝!」

  破碗被小手捧着,冒着熱氣端到朱五面前。

  他累壞了,真是不想動。掙扎着接過來,清湯寡水米粒都能數過來。然而就是這份米湯,卻是兩人的飯。

  朱五仰頭喝了一口,滾熱的米湯從口腔到胃裡,舒坦。

  隨後,把碗給了秀兒,說道,「你喝。」

  秀兒卻沒接,「果多喝些,你剛乾了活呢!」

  「哥不餓!」朱五笑着撒謊,「快喝,喝了哥帶你進城。」

  是得進城,要斷頓了。

  喝了米湯,朱五拉着秀兒的小手,帶上破碗往城裡走去。一開始路上只有她倆,快到城門時人就多了,有些是進城的普通百姓,還有的和他們一樣,要飯的乞丐。

  城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尤其是流民和乞丐。守城的兵丁揮着兵器厭惡的趕開,進不去的只能跪在路邊乞討。

  秀兒按照平日里朱五教的,小跑着跑到一個進軍前面,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可憐巴巴地說道。

  「大叔,俺餓了。求你行行好,放俺跟果進去要口吃的。大叔您長命百歲,闔家安康…」

  「行了。」守門的老軍笑罵,「小丫頭就是嘴甜,一想進城就來這套,進去吧。」

  朱五按照這個時代最卑微的樣子,無聲的謝過。領着丫頭,在別的乞丐羨慕的目光中進城。

  剛進門洞,就聽老軍在他身後喊,「等等!」

  朱五緊張起來,緊緊拉着秀兒,回頭。

  就見那老軍走來,問道,「一隻手的漢子呢?」因為經常進城,朱五他們和這老軍也混了個臉熟。

  「俺爹涼了!」秀兒看着老軍,「五果早上埋的。」

  那老軍忽然嘆口氣,眼神在朱五身上掃了掃,隨後從懷裡掏出一個紙包,應該是兩塊餅子。放在秀兒的手裡,沒說話轉身走了。

  「謝謝大叔!」秀兒在他身後脆生生的喊。

我大哥叫朱重八

我大哥叫朱重八

作者:朱五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那年,城隍廟中,朱五和朱重八共吃一鍋狗肉
那年,朱重八率數騎沖敵大營,七進七出救小五! 那年,死人堆里兄弟相擁,殘陽如血袍澤並肩
那年,回望濠州,重八城頭哽咽,兄弟! ……… 人只有經歷過許多才能長大,長成真正的男子漢,然而長大後,我們都變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