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解祤憂:碧玉燎原,風中瀟瀟免費閱讀(烏恩韓餘夫蒙)小說

解祤憂:碧玉燎原,風中瀟瀟免費閱讀(烏恩韓餘夫蒙)小說

時間:2022-04-07 17:54作者:烏恩 標籤: 烏恩 武俠修真 韓餘夫蒙

雲卷瀟瀟碧玉,風起史詩變色,萬丈狂瀾青青綠色,縱橫馳騁,兇猛激烈,殘酷紛爭,部族殺伐,暴力掠奪,柔然纖細之身,與誰共譜一曲,雄渾壯麗,鐵血錚骨,誰與爭鋒的草原奪霸?...
第六十七章 立場不同

精彩節選

  第二卷·碧玉燎原,風中蕭蕭】

  「我用盡一生一世來將你供養,只期盼你停住流轉的目光,請賜予我無限愛與被愛的力量,讓我能安心在菩提樹下靜靜的觀想。」

  雲卷瀟瀟碧玉,風起史詩變色,萬丈狂瀾青青綠色,縱橫馳騁,兇猛激烈,殘酷紛爭,部族殺伐,暴力掠奪,柔然纖細之身,與誰共譜一曲,雄渾壯麗,鐵血錚骨,誰與爭鋒的草原奪霸?

  【—-接《解祤憂》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立場不同—-】

  「你若非這麼認為,我無話可辯解。」解憂道,「你有其他疑問我可以回答,但這遺書,除非你從我身上搶去,我是不會給你的。」

  烏恩圖好笑道,「我怎敢從你身上搶,他若知道,會把我打死的。」

  所以,他除了跟着她,還有別的法子?

  解憂忽然問道,「你要去哪裡?我是說,若是你拿了遺書,你準備去哪裡?是不是回白城?」

  「去赤峰。」

  她明白赤峰是個地名,好像就在白城與定嶺中間,有些疑惑道,「為何去那裡?」

  「南汗與北汗,要在赤峰會面。我若拿了遺書,自然是去那裡找大汗。」烏恩圖輕皺眉,「你要去?」

  半日後,兩人已經行走在去赤峰的途中。

  她了解到,為了緩解南北兩庭一年來的矛盾與戰事,半月前,少正修魚提出要與韓餘夫蒙見面,後者應允,地點定在赤峰,時間就在兩日後,而昨日,少正修魚已啟程去赤峰。

  這一夜,無處安身,只好露宿沙洞。

  解憂正生起一堆火,以防夜間野獸,便忽的聽到一陣簫聲,旋律悠揚,心下好奇,她仔細分辨一番方位,尋了過去。

  遠遠便見烏恩圖坐在一方石碓上,很認真在吹曲子。

  她沒走,從未想過他看着是個粗人,卻沒想還會奏簫這種文雅的事,她不懂音律,但聽着卻是有點悲涼。

  直至他一曲完畢,朝她看了過來。

  她說道,「你的簫聲倒是好聽。」

  他將蕭收起來,「蘺兒的琴藝很好,若能與她琴簫合奏,才是天底下最好聽的。」

  蘺兒。

  那個蘺兒是……

  他似乎又笑了一下,「你應該不知道蘺兒是誰吧。」

  解憂道,「我知道。」

  此刻也終於知道,烏恩圖與韓餘夫蒙之間的仇是一個女子。

  「哦,」烏恩圖的面色緩緩降了下來,「原來有關蘺兒的事,他都告訴你了,看來,他對你用心。」

  「他從未說過。」

  烏恩圖的面色又是一重,看她的眼神,也是朦朧迷離,又來了個轉折,「越是重要的,越會藏在心中,看來他對你也沒怎用心,連這個都不告訴你。」

  韓餘夫蒙確實從未主動說過與棠蘺之間的事,更沒必要去告訴她,有些往事,無需重提。

  無論之前那段感情多美好、多依戀、多刻苦,他是多麼喜歡棠蘺,他也不會對她提半個字。他那樣性子的人,也不會在她面前使勁的提另一個要殺他背板他的女人。

  若說了,那會是真的見了鬼。

  但有一點烏恩圖說的沒錯,即便要殺他,背叛他,但棠蘺在韓餘夫蒙心中的位置,還是很重要,重要到絕口不提,重要到即便過了十年,還能親昵喚一句寵溺的蘺兒。

  解憂一笑,轉了話題,「棠蘺姑娘想必是個絕色美人,韓餘夫蒙一向喜歡漂亮的女子。」

  「嗯,比你漂亮。」

  她的笑容降到了冰點,嗯,也看得出來,他與韓餘夫蒙一樣,以貌取人的傢伙。

  棠蘺,真那麼貌美?

  烏恩圖道,「若是蘺兒活着,沒有發生那些事,韓餘夫蒙一定不會多看你一眼,你是不知道,那時候他與蘺兒真讓人又恨又嫉妒。自從扎婭嫁與先汗之後,我是第二次見他再對一個女子如此傾心瘋狂。」

  解憂腦子嗡了一下,「……扎婭?」

  烏恩圖意味深長一笑,「是啊,他小時候最喜歡纏着的就是扎婭,你一定想不到,他九歲就對十六歲的扎婭說長大後要娶她,要她等他,還記得那時綺里昌頓一直糾纏扎婭,但扎婭很討厭他,韓餘夫蒙總會第一個衝過去護着扎婭,雖然每每都被綺里昌頓暗地整的半死不活,他也從不求饒,還說扎婭是他的,誰也不許搶。直到扎婭竟然嫁給了先汗,壓根對他沒什麼情,為此,他失落了好幾年。」

  她聽了進去,看來,那時候扎婭確實也是個美人。

  可誰又能料到以後的事,他親眼看着扎婭死去,死在別的男人懷裡,哪怕扎婭幫着別的男人要殺他,他依舊吼出那一句撕心裂肺的婭姐姐,她如今才曉得那時他心中之痛。他知道扎婭對他無感情,長大後,他也少了與扎婭來往,但他對扎婭的感情其實從未淡過。

  藍卓要殺他,他說沒必要追究,不過是因為藍卓是扎婭疼愛的侄女,也是藍氏部族僅留下的血脈。

  「有時候想想,我也覺得韓餘夫蒙挺可憐的。」烏恩圖又說,「他一出生便是剋死父母,而他所喜歡的每個女子,他付出真情,卻都想讓他死。」然後又看着解憂,「嫂夫人,你會不會也這樣?」

  她怔然了半久。

  「不過他也很幸運,哪怕被說是煞星,也憑藉自己打了一片天下,哪怕那些女人都想殺他,可是結果呢,棠蘺被他誤殺,扎婭也因他意外被人誤殺,就不知道以後嫂夫人會是哪一種死法。」

  她聽出了烏恩圖話中之意,叫她別背叛韓餘夫蒙,不然下場就與棠蘺扎婭一樣。

  而原來,棠蘺是被他誤殺。

  也是,他那麼喜歡一個女子,怎會不問清緣由就下手殺人,尤其還是在本該喜慶的新婚之夜,也許是棠蘺殺他的舉動,令他驚訝至極,他本能想去防備,卻一時錯手……

  若算起來,韓餘夫蒙其實也差點殺過她好幾次,但每次,他最終都放過了她。

  解憂平復了心情道,「你好像對我很有敵意。」

  甚至覺得,她也會殺韓餘夫蒙。

  「我說過了,你我立場不同。晉國若要削弱奴桑實力,甚至據為己有,第一個要除的人,就是韓餘夫蒙,不對,除了晉國之外,還有夏朝高驪,他們對奴桑,早就虎視眈眈多年。」烏恩圖繼續道,「你是晉國人,難不保,晉國皇帝派了個美人過來,想用美人計故意攪亂奴桑朝政,激化奴桑諸王之間的矛盾。就譬如,遺書是你拿出來的,真真假假,讓少正修魚與韓餘夫蒙成為仇敵,但這還不夠,你故意讓韓餘夫蒙逃離,韓餘夫蒙果然也如你所願,直接起兵與少正修魚抗衡,少正修魚換你過去平息戰亂,而你自然不能讓挑起來的戰事輕易止休,半路便逃走,導致少正修魚與韓餘夫蒙之間再無挽回的餘地,一直戰亂不休。沖零軍、遺書、送親每一件都與晉國脫不了干係。」

  她若有所思的點頭,烏恩圖一番話,點醒了她幾件事,原來把遺書篡改的真正目的,不是讓少正修魚上位,而是讓諸王有名正言順的噱頭與韓餘夫蒙成為死敵,遺書一事跟晉國有關係。原來流丹劫她,就是要讓南北再起戰亂。原來沖零軍突然亂城,是晉國背地所為……

  那時劫她有四波人,還有一方她不知情的,會是晉國?

  原來在他們眼中,是如此認為她的,難怪他身邊人除了破丑,其他人看她的眼神,都是不順眼。

  烏恩圖淡淡收尾一句,「這次南北兩汗在赤峰會面,不知嫂夫人過去,是又想做點什麼?」

  她苦笑道,「原來你跟着我的目的,不是為遺書,是怕我過去攪局。」

  烏恩圖早已查得水落石出,也不差要得到她手中這份遺書。只不過是韓餘夫蒙一時來了興趣,想要他把這份假遺書拿回來。

  他說過立場不同。

  他是奴桑人,也知道韓餘夫蒙與少正修魚是很要好的叔侄,自然不願看到奴桑內亂,殺來殺去,反而便宜了別國。

  烏恩圖嘲笑道,「韓餘夫蒙這人什麼都好,唯一的弱點就是女人,在女人手上,他栽倒過兩次了,可他還不死心。他也不想想,一個如此貌美的晉國女子願意隨他身邊,就沒有半點目的?」

  「你認為我是晉國姦細,待在他身邊有目的,既然如此,你為何不將這些說給他聽,反而還說信我。」

  「他對喜歡的人,一向都很瘋狂的付出百般真心。他對蘺兒是真,對扎婭是真,對你也是真。」烏恩圖冷涼了聲音,「哪怕我日日對他說要提防,苦口婆心勸他,他也不過是一笑置之,認為我想多了。你一句話比得上我百句,在他面前,我哪裡敢說不信你。」

  她似乎聽出了點別的,在棠蘺接近韓餘夫蒙時,他曾勸過。

解祤憂:碧玉燎原,風中瀟瀟

解祤憂:碧玉燎原,風中瀟瀟

作者:烏恩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雲卷瀟瀟碧玉,風起史詩變色,萬丈狂瀾青青綠色,縱橫馳騁,兇猛激烈,殘酷紛爭,部族殺伐,暴力掠奪,柔然纖細之身,與誰共譜一曲,雄渾壯麗,鐵血錚骨,誰與爭鋒的草原奪霸?...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