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追妻漫漫路,霸總你出局了免費閱讀(夏一苒傅言煜)小說

追妻漫漫路,霸總你出局了免費閱讀(夏一苒傅言煜)小說

時間:2022-04-06 17:54作者:休野 標籤: 夏成坤 現代言情 顧煜景

夏至沒想到自己睡了三年的男人竟然是仇人的未婚夫,他提出分手,劃清界限,但在夏離開後他卻反悔了……夏至被某人抵在牆上,掙脫不開,發狠道:「顧煜景,你放開我,我要去報仇,我要去虐人渣,我還要去逍遙快活!」面前的男人俯身貼近,在她耳畔輕語:「仇我替你報,人渣我替你虐…
第4章 你不要後悔

「你怎麼進來的?」這相處的三年里,夏至從沒給過他家裡的鑰匙。

顧煜景輕蔑一笑,從沙發上起身,一步一步朝她走來:「你忘了我是誰嗎?我現在告訴你,我叫顧煜景,我想要找你,別說一扇門,就算是一座山,也攔不住我!」

顧煜景在離夏至一步遠的地方停下腳步,唇角微微勾起,帶着輕蔑的笑,彷彿主人在看着自己的玩物一般。

他三天前就找到了夏至的房子,叫門不開,給她打電話卻是一個男人!

一氣之下他叫人開了鎖,但卻發現她不在,怒火攻心,一連在這裡等了三晚,才將她給等了回來。

至於自己為什麼要等夏至回來,顧煜景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

他的目光讓夏至渾身不自在,換下鞋子,從他身旁側身經過,冷淡開口:「出去!」

夏至的這冷淡決絕的態度,瞬間點燃了顧煜景心中的積壓怒火,原本靜立不動的他,突然轉過身,鉗住夏至的肩膀,將她狠狠抵在牆上。

「怎麼?這麼快就有了新歡?現在都玩起夜不歸宿了!」

顧煜景死死的盯着夏至,如一頭蓄勢待發的豹子,只要夏至敢點頭承認,他就會立刻撲上去咬斷她的喉嚨。

這個人永遠是他的,別人不能碰,誰碰誰死!

只是顧煜景有心情發瘋,夏至可沒有那個精力和耐心,抬手一拳打在顧煜景的小腹:「趕緊給姑奶奶滾,我沒閑工夫兒搭理你!」

夏至這一拳打得不輕,顧煜景悶哼一聲,鬆開了鉗着夏至肩膀的手。

趁着機會,夏至閃身退進客廳內

顧煜景沒想到夏至會和自己動手,一時沒防備被她打了個正着,但憤怒過後,顧煜景竟然低低的笑出了聲,不過這笑聲聽起來卻冰冷瘮人。

「呵呵,有了新歡,就對我這箇舊愛動起手了!」話音一落,還沒等夏至有所反應,顧煜景衝到她面前,彎腰發力,竟然將她扛在肩頭,大步朝夏至的卧室走去。

血液倒涌,夏至瘋了一般的掙扎,不過她這房子實在太小,顧煜景幾步已經走到卧室。

又是一陣暈眩,夏至被人狠狠地丟在床上,顧煜景順勢壓上。

「那個人是誰?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一想到夏至將要屬於別人,顧煜景感覺自己馬上就要爆炸了一樣!所有的理智燃燒殆盡,赤紅的雙眼死死盯着身下的人兒。

夏至被壓制着,雙腿動彈不得,勉強坐起身,阻止顧煜景的撕扯。

經歷母親的離世,夏至瘦了一大圈,走起路來都打晃,面對發了瘋的顧煜景,她真的無力反抗。

身上的衣服被撕碎,剝落。

夏至怒不可喝,一巴掌抽在了顧煜景的臉上,竭斯底里:「你他媽給我滾!我永遠不想在見到你!」

「那你想見誰,這幾天和你在一起的那個人嗎?」夏至這一巴掌也沒能讓顧煜景停下手中的動作。

顧煜景今晚的所做所為,好似在夏至的心尖上懸了一把刀,不輕不重,剛好可以將她傷的鮮血淋漓。

夏至冷冷的看着他,不再掙扎反抗,像一具有溫度的屍體,失去了所有活力。

「快點做完,然後滾!」將頭側到一旁,慢慢的閉上眼睛,不再看他一眼。

但心中的酸澀終究是沒忍住,一滴淚湧出,瞬間沒入鬢間髮絲中。

這滴淚被顧煜景準確的捕捉,暴戾的男人神情一凜,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起身站在床邊,躊躇好久,竟為難的開口:「對不起……,剛剛的事對不起。」

「滾,我永遠也不想見到你!」夏至的聲音平直機械,不帶一絲情緒。

顧煜景英挺的眉毛又皺在一起,目光冷戾,又帶着些不甘:「明晚是我和慕肖的訂婚晚宴,作為她的姐姐你會到場吧。」

夏至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死了一般,只有拳頭緊緊的攥着,青筋暴起。

就在顧煜景以為夏至不會回應自己的時候,夏至卻輕聲開口:「我會去,但希望你不要後悔!」

夏慕肖與顧煜景的訂婚宴轟動整個潯陽商圈。

海悅酒店內今晚聚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生意人,畢竟顧夏兩家聯姻,對於這些人都有或多或少,或好或壞的影響。

夏慕肖一身高訂禮服,站在大廳的二樓,居高臨下的看着底下的賓客,臉上帶着高傲與輕蔑。

過了今晚以後,她將成為整個潯陽內,人人羨慕的女人,顧家與夏家聯姻,顧煜景將會登上潯陽商業帝國的王位,而自己將會是與他並肩的那個人!

肖淑萍挽着夏成坤緩緩向女兒走來,二人臉上洋溢着喜悅的笑:「肖肖,賓客已經到齊了,我們下去吧。」

顧煜景一身得體西裝,長身玉立,站在賓客中尤為顯眼,他身旁圍着好些搭訕的人。

夏慕肖緩步而來,像極了高傲的孔雀,在眾人羨慕與嫉妒的目光下,親昵的挽起顧煜景的手臂,笑顏如花:「煜景,宴會開始了,我們去台上吧。」

顧煜景對着身旁的人微微欠首:「諸位,失陪一下。」

一對璧人緩步朝宴會大廳的中央舞台走去,主持人早已等在台上。

「我宣布,顧煜景先生與夏慕肖小姐的訂婚晚宴現在開始!下面有請夏成坤先生為二人送上祝福!」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台上,夏成坤手拿話筒,一身盛裝站在台中間:「今天……」

他剛剛開口,卻被身後的開門聲打斷。

宴會廳的大門被人用力推開,夏至出現其中。

今日她也是一身盛裝出席,只不過比禮服顯眼的卻是她胳膊上的孝帶。

在所有人的矚目下,夏至昂首闊步來到台前,目光幽深的看着台上眾人:「抱歉,我遲到了。」

見着她這身打扮,所有賓客都在一旁悄聲議論。

夏成坤臉色鐵青,拿着話筒的手微微發抖,肖淑萍母女眼神怨毒的盯着她,恨不得將她身上穿出幾個洞來。

只有顧煜景神色複雜,有些失神的看着她胳臂上的孝帶,心中五味陳雜。

難到是夏至的母親去世了?那麼昨晚自己豈不是誤會了她……

追妻漫漫路,霸總你出局了

追妻漫漫路,霸總你出局了

作者:休野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夏至沒想到自己睡了三年的男人竟然是仇人的未婚夫,他提出分手,劃清界限,但在夏離開後他卻反悔了……夏至被某人抵在牆上,掙脫不開,發狠道:「顧煜景,你放開我,我要去報仇,我要去虐人渣,我還要去逍遙快活!」面前的男人俯身貼近,在她耳畔輕語:「仇我替你報,人渣我替你虐,你只管留在我這邊逍遙快活就好!」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