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免費閱讀(樓柒梅超風)小說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免費閱讀(樓柒梅超風)小說

時間:2022-04-06 17:53作者:醉流酥 標籤: 梅超風 樓柒 現代言情

槍林彈雨拼搏十幾年,樓柒決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誰知一時貪玩駕機想飛越神秘黑三角,卻被卷進了深海旋渦,然後…落在一個男人懷裡狂膩了,她現在要努力扮柔弱裝裝小白花,他卻一步步撕開她的偽裝,逼着她露出彪悍女漢子的本性樓柒表示:這位帝君,你的人生太過跌宕起伏,太多腥風…
第7章 尋找迷之花

這個鷹,自一開始就跟她不對付!說話還總給人添堵!

懶得理會他,她又拿了那把匕首從那一段木頭上颳了些細木粉,一邊烤着魚一邊往上灑。看起來是木頭的粉末,但是灑在魚身上被烤了一下之後就融入了魚肉里,魚的表皮上泛起了金黃的色澤。

另外三名侍衛拿着他們自己烤的魚一邊默默咬着,一邊看着她的動作。

不一會,一股奇異的香味瀰漫開來,那是一種他們從未聞過的香,無法形容,但是卻瘋狂地勾着他們肚子里的饞蟲,讓他們覺得正在吃着的魚簡直是難以入口!

沉煞眉一動,將手裡那條只咬了兩口的魚向鷹丟了過去,「你吃。」然後他看着樓柒。

樓柒無法忽略他的目光,但是,大爺,你是什麼意思?她轉開眼睛去,把魚再翻了個面,歡喜地拿了起來,烤好,準備開吃!

「拿來。」

「啊?」樓柒的笑容僵在嘴邊,看着那冷冷看着她的沉煞。

沉煞眼睛危險地微微一眯:「把魚拿過來,再讓我說第三遍試試。」

樓柒差點跳了起來,你大爺的!你不是有魚嗎?咦,他的魚呢?目光四下滴溜溜地轉,就見鷹舉着只咬了兩口的焦黑烤魚對她示意。

太欺負人了……

樓柒對上沉煞那火光迸發的雙眸,扁着嘴,拿着魚走了過去,遞上一條,用了相當溫柔的商量語氣:「我們一人一條?」

「一條吃不飽。」某人淡定地說著,大手將她兩條魚都奪了過去。樓柒看着他那性感薄唇張開,森森白牙一大口咬上了鮮嫩的魚肉,然後那雙眸子似乎是滿足地微微眯了一眯,她不由自由地咽了咽口水。

好香啊……

看起來好好吃啊……

她好餓啊……

摔!為什麼她辛苦忙碌了大半天的食物,要白送給人家吃?

沉煞覺得這是自己吃過的最美味的烤魚!他從來不知道,在外面還能夠把烤魚做得這麼好吃,表皮焦香,帶着一股異香,咬開之後,魚肉一點都不焦硬,反而異常的鮮甜,有一點點香和酸滲了進來,但交織在一起卻又化成了微甜,那些豐富的味道在味蕾上跳舞,讓人升起一種滿足感。

眸光一掃,看着她悲憤莫名的神情,沉煞濃眉輕蹙,要是別的女人,他願意吃她做的食物,該是感激涕零,欣喜異常了,怎麼會這樣不甘願。

他從來沒有見過有人在自己面前展現出這麼多的表情,一般在他面前的展現的,不是驚恐,敬畏,就是有些花痴女的愛慕,還有他仇人敵人的憎恨。那些表情或許他全然不放在眼底,也或許令他覺得厭倦,倒是不像這女人,還扁嘴,咽口水,無視他的容貌風采,只對這兩條魚戀戀不捨,他每咬一口,她的悲憤就加深一層,她的表情這烤魚一樣,豐富得很。

咕咕咕!

他一挑眉,就見她雙手捂住臉,哀叫起來:「嗚嗚嗚,我餓,我餓!!!」

沉煞淡定點頭道:「還有點時間,你去吧。」

去吧?

樓柒鄙視地斜眼看他。後面伸過一手,揪着她的後衣領將她拎了起來,鷹磨牙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快去烤魚,我也要吃!」

「樓姑娘!我們也要吃!」另外三名侍衛齊齊丟了剛才自己烤的魚,聲音響亮地吼了一嗓子。

樓柒滴汗。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因為兩條烤魚,她在這個隊伍裏面的地位立馬就提升了一大截,尤其是在她中午又弄了烤肉之後,鷹和那三名侍衛看着她的眼神簡直都要冒綠光了。

倒是沉煞相當冷淡,不過,她每一次烤好的東西,第一時間都得進貢給這位大爺,否則他就一道讓人壓力很重的目光掃了過來,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立馬能叫她的小心肝猛一陣亂顫。

那手,可是能輕易拍爆一個人的腦袋的啊。

接下來兩天,他們竟然是什麼都沒有遇到,沒有殭屍人,沒有追殺的,連大一點的野獸都沒有遇到,就像是出來遊山玩水一樣。

第三天,他們翻過了一座山脈,站在山上望去,一片的淡色青煙,將下面山谷籠罩住,但是可以隱約看到,蜿蜒的河流,大片的水草,大片的五顏六色的花朵,一直開到遠林的一片密林邊。

沉煞感覺到站在他身旁的樓柒氣息一緊,不由得瞥了她一眼,「害怕?」

樓柒立即道:「誰說我害怕?風景很美啊,你看,那花,你看,那河,好美啊……」

「嗤!無知女人。」鷹一掌拍在她後腦勺上,譏誚地道:「越是美麗的地方越是藏着危險,別說我沒教你。」

樓柒馬上就抖了抖,露出了害怕和緊張的神色,往沉煞身上靠了靠,「主子你要保護我啊!」

鷹:「……」有見過要主子保護的侍女嗎?身為侍女得去為主子死才對!

他怒瞪着樓柒,卻突然收到沉煞微冷的一記眼光,不由愣住了。主子那是…不滿?不悅?可是他說錯什麼了嗎?

鷹納悶地努力回想,好像沒說錯什麼啊,而且他才說了一句話!

那是做錯什麼了?

繼續努力回想,好像也沒做錯什麼啊……

「跟緊我。」沉煞淡淡說了一句,率先向山谷下掠去。

樓柒站着沒動,大叫了一聲:「我跟不上啊,我只能慢慢走下去!」

鷹被她這一叫也忘了回想了,瞪她一眼道:「沒用的蠢女人!我抱你下去!」要不是她對主子有用,他們怎麼可能帶着這麼弱的一個女人趕路……

鷹剛伸出手臂要摟住樓柒的腰,沉煞右手成爪往這個方向一抓,樓柒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她向下一扯,整個人就向他飛了過去。沉煞手臂一撈,將她摟住,再往後一甩,樓柒又趴到了他背上。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的速度絲毫不減,如一隻大鵬一般向山下撲去。樓柒緊緊摟着他,風在耳邊呼呼而過,她的眼底閃過一絲光芒。這個人的本事大得讓她心裏多少都有些忌憚,這個時候她也知道自己並不是穿越到了以往認知中的古代那麼簡單,這些人的本領已經超越了古武的境界。

「沉煞,這裡就是迷之山谷?」

「嗯。」

「你們是不是要找什麼東西?」

「嗯。」

「什麼東西?」樓柒契而不舍地追問。能不能不要這麼惜字如金?!她現在既然已經跟他們同行了,那自然要知道他們的目的,知道之後她說不定也可以出一分力,趕緊把東西找到,可以趕緊回家啊。呃,雖然這裡沒有她的家,但是他回家自然就是去有人煙的地方,是去城鎮,那麼她自然就可以離開了嘛。

這時,他們已經落到谷底,鷹和另外三名侍衛也相繼落了下來,幾人立即就調整好位置,兩名在前,鷹和另一名侍衛在後。樓柒察覺到他們都繃緊了身體,幾乎是第一時間就進入了備戰的狀態。

「到底要找什麼東西嘛?」

在這緊張的氣氛中,樓柒嬌軟的聲音繼續在耳邊響起,尾音微微拉長,竟然帶着些不着痕迹的嬌嗔。

鷹正想罵人,就叫沉煞叫他的名字。「鷹。」

他知道自家主子的意思,這竟是要他回答她。鷹一點都不覺得有必要跟樓柒說,但是主子發了令,他只好憋着氣道:「找迷之花。迷之花只有迷之山谷有,而且十年只長一株,每次花期只有十天,極為難尋。」

「迷之花,什麼樣子?」樓柒看着不遠處的一大片野花,有點疑惑,難道是在這麼多花中找迷之花?

「迷之花,雪色,六片花瓣。」

「就這樣?」

「世人只知道這麼多資料。」鷹沉聲道。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

作者:醉流酥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槍林彈雨拼搏十幾年,樓柒決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誰知一時貪玩駕機想飛越神秘黑三角,卻被卷進了深海旋渦,然後…落在一個男人懷裡
狂膩了,她現在要努力扮柔弱裝裝小白花,他卻一步步撕開她的偽裝,逼着她露出彪悍女漢子的本性
樓柒表示:這位帝君,你的人生太過跌宕起伏,太多腥風血雨,本姑娘不想玩啊,能不能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某帝君卻霸道宣稱:本帝君的女人不許弱!想早早退休享福的彪悍女被一個霸道暴君拖入天下紛爭,所以,這是一個遇神殺神,遇佛弒佛,男強女強的故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