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婚愛纏綿:高冷總裁要不夠免費閱讀(霍芊紫鍾金燦)小說

婚愛纏綿:高冷總裁要不夠免費閱讀(霍芊紫鍾金燦)小說

時間:2022-04-05 18:02作者:霍芊紫 標籤: 鍾金燦 霍芊紫 霸道總裁

白天,他是嗜血、冷酷,指點江山的風雲總裁 夜晚,他是狂野、霸道的老公 他之於她,就是一隻獸 為了能與他在一起,她事事忍耐,受盡委屈 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她帶球逃離 而他發誓,今生今世,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回來 三年後 異國的土地上,他意外見到了一枚小孩 小孩…
第1章 新婚夜的折磨

精彩節選

C市

格蘭名門別墅區

夜晚的清風簌簌拍打在霍芊紫臉上,她倚在歐美裝飾的落地天窗邊緣,感受不到一些冷,有的就是渾身麻木的顫動,手機到現在總算放過她了,沒有再響起來。

今晚,是她的新婚夜,原以為鍾金燦不會再回來了。

想不到他竟然一身醉意的模樣撞開房門,慵懶隨意地拉扯衣衫,他身上黑衫衣紐扣隨之而落,露出大片肌紋分明的性感胸膛,一步步地朝她逼近,高大偉岸的身軀矗立在她的面前,如君王般居高臨下地冷睨她,口不擇言。

「什麼貴族、不過就是一個貪得無厭的畜牲!」

男人的聲音冰冷,沒有一點溫度,話中帶刺!妖孽絕美的俊臉上,迷醉又發紅的深遂眸子閃着嗜血的光茫,望着她如同盯着一頭獵物。

他手臂猛地一伸,修長好看的手指用力捏住霍紫的下頜,抬高她的小臉扭向自己,邪魅地淡淡一笑,語氣卻滿是冰冷和嗜血。

「不錯麻,長的還挺人模狗樣的。就這麼想嫁我?」

「虛偽的女人。」話音如冰冷的碎渣,一顆一顆狠狠地砸到了霍芊紫嬌嫩的容顏上。

冰冷的修長的手指輕輕地在她光滑的臉頰上刮滑,突然他手一反,攥緊她的下巴。

彷彿能聽到骨髓被捏碎的嘎嘣的聲音,霍芊紫大氣不敢喘,動也不敢動,任由疼痛曼延,她睜着一雙純凈如一汪清泉的漆黑眸子凝望着眼前俊美的男人。

「嗯哼。」

「說話阿~啞巴了?」

他的眸子端詳了她清純秀麗的臉一下,視線就緊緊地放在她起伏不已的心口處,那炙熱的目光很直白,直白的讓人感到害怕。

純白色高級定製的婚紗禮服,暮地被他粗爆地拉扯,霍芊紫拚命地掙扎,委屈深深地壓下心底,最終挻直腰桿,目光堅硬地望進他眼底。

鍾金燦有一瞬間的失神,但被威脅的痛苦把這一絲難以察覺的心情給壓抑了下去,手直直地向下,沒有一絲的憐惜。

「刺啦」一聲,潔白的抹胸後背應聲而開,露出了背部大片美好春光,直至下臀部。鍾金燦目光灼熱了起來,沒有過多的想法就用力扯掉多餘的阻撓,卻發現女人緊抱着身子和自己對持,不悅地皺起眉頭。

「放手!!」

霍芊紫感覺後背微涼,摟緊前襟抹胸,雙手環住自己的身子不停地往後退,她漂亮的眸底漸漸出現了裂痕。

「不要——」漂亮的雙眼中迅速地蒙上一層薄霧,不可置信地搖搖頭,祈求他能放過自己。

鍾金燦勾起厚薄適中的菲唇,有些不屑地看向她害怕的眼神,心神一緊,卻有些好笑,誰不知道霍家千金的那點破事,不知情的還真以為她純情少女呢!

看着眼前晶瑩剔透又細膩的肌膚,身體中竄起了一股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的燥熱,只當是自己太久沒有碰女人了,連霍強維的女兒都覺得如此的新鮮可口。

想靠女兒了了他與老牲畜的恩怨,沒門!

當他鐘金燦是個白痴嗎?想當初他剛進入鍾家集團,為了成交一單,爭取業績好上位,卻被她父親推到黑夜拳擊場上被打的九死一生,誰會理他。

本來這事,已經過去了,他都不想理了,卻想不到這一次竟然利用了爺爺的軟勒來挾持他娶她,不是說很喜歡他嗎?怎麼就害怕了?鍾金燦狹長的單鳳眼裡閃過些譏諷。

一對玩陰謀詭計的父女,他可不喜歡,即然主動送上門來了,不要白不要嘛。

男人邁着矯健步伐,伸手猛地一拽,直拉抓住她纖細的胳膊往大床上一扔,隨後俯身覆了上去,緊緊地壓住她掙扎不已的嬌驅,明顯能感覺到女子身上傳來幽幽的百合清香味!

鍾金燦的手突然停頓了一下,感覺記憶中某些熟悉的香味與此時仿似重疊,但他甩了下精緻的短髮,覺得自己是被氣傻了。

尚里怎麼可能還活着,她的屍體還是他親自帶回來的,想到那個清澈可愛的女孩子,本是沉重的心情愉發的悶痛起來。

手中的力道不覺中也加重了,鍾金燦的粗爆行為讓霍芊紫痛不欲生,她漂亮的眸子緊閉,如臨大敵,牙關咬地死緊,知道掙扎不起任何作用,便任由男人在她的身子上胡作非為。

沒有吻,沒有任何前戲,男人就向她橫行直撞,霍芊紫感受到下身撕裂的痛襲來,直到痛到麻木,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揪住床單,死命地隱忍住不發出聲響。

床四邊的紋架劇烈地晃動着,紫色的印花紗紋輕微地搖擺,霍芊紫如海藻般的髮絲隨着男人的擺布,時而遮住他絕美的俊顏,朦朧的夜色冰冷地散在女子雪白的身子上,美的驚心動魄。

一個鐘頭以後,鍾金燦滿足地站起來,高冷的俊顏上沒有一點表情地推開她軟趴趴的身子,走向浴室,也不顧已然昏死過去的女人。

輕輕地拉上滑動玻璃門,鍾金燦扭開噴槍淋浴花灑,任水滴衝撞在他的眼斂上、肌膚上,英氣剛陽的眉峰微微地皺起,他握住白色濕巾的修長手指竟然微顫,不知為什麼,他的心突然很空洞,好似在傷害一個自己愛的人一樣。

但女人那張臉,確確實實是他不認識的,傳聞霍家的千金早些年有過一個初戀男友,不知什麼原因已經分手。

剛才他還特意地憋了一眼,床單上乾乾淨淨的,這個女人不幹凈,鍾金燦打底心升起一股濃烈的厭惡,握緊的拳頭猛地砸向落地鏡。

哐的一聲,落地玻璃鏡面凹下,玻璃碎了一地,嘩啦啦地灑下來,他拳頭上的鮮血被水酒的如蜈蚣一樣,觸目驚心。

該死的!不知給別人搞了多少次的破鞋,也往他這裡塞,當堂堂鍾家大少鍾金燦是垃圾回收站嗎?

「霍強維,你有種!」

十多分鐘後,鍾金燦慵懶地推開門,簡單地在下身系了個絲巾,一手拿着毛巾擦拭身上未乾的水珠,妖孽的俊容有些意外地看向大床角落。

一看到霍芊紫蜷縮的身子,他深邃的眸光深了深,實在是這個身子對他有着致命的誘惑力一樣,特別的貼合他的,在她的身上,他得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滿足,這種感覺許多年前某個人也給過他,只是時間太過短瞬,他已經快要記不起了。

「裝什麼裝!一個表子還裝的像個聖女一樣!」

女人聽見他出來反射性地縮了下身子,看在鍾金燦眼裡,他陰冷地勾起唇角,冷睨了她一眼,現在的女人都怎麼了,個個都這麼作!

他不再理會她,徑直進了衣帽間換了衣服,就摔門出去了,直到外面的車子尾聲響起。

空氣中還有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霍芊紫抱着被單不爭氣地低低嗚咽地哭了起來,她想不到一回來這座城市,面對這個男人,又是這樣。

從來,只有他傷她的份!

但是她,沒得選擇,父命難違,明晚的宴會她一定要去參加,因為這一次她回來,一定要查清當年的真相。

天亮了,明媚陽光拂在霍芊紫的臉上,長長的睫毛扇似羽毛一樣輕輕地扇動了一下,如同蝴蝶一樣特漂亮輕盈,只是未施妝容的素臉略顯蒼白。

朦朧中,她看見了陌生的影色,一下子就驚醒了過來。她知道來了鍾家不比從前,還有一場硬戰要等着她去打,聽說鍾夫人是出了名的難纏。

何況這樁婚禮本就是他們不願,而被父親強加給他們的,她抿了下唇瓣,苦笑了一下,身子似被幾千重的載重車碾過一樣,痛的她呲牙咧嘴,更堪的是兩腿間,酸的動一下都發痛。

這一切也怨不得人,霍芊紫想着男人那美絕的臉龐,竟一下子征住了,都被他這麼對待了,心底竟然對他還是有念想。

「少奶奶,麻煩快點起來,夫人們已經在樓下等着了。」

傭人的敲門聲打斷了她的思路,她勉強坐起來,應了聲就行,三兩下換了件奶黃色的小禮服走了出去。

從旋轉樓梯走了下來,腳剛站定,霍芊紫感覺空氣中好似凝滯了一層冰塊一樣,她目光微微地向大廳中央掃去。

一個美麗風韻猶存的貴夫人,從容地坐在沙發中央,微斂目光凌厲地盯着霍芊紫,視線透過她的身後,像是在找什麼一樣,找不到她想要找的人,柳眉輕輕一挑高,看向李傭人。

「少爺呢?」

「夫人,少爺昨晚半夜出去了,還沒回。」

「好了,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李傭人是一個四十歲的老人,臉面慈祥,眼色有些擔憂地看了下霍芊紫就退了下去,這微細的動作看在她的眼底,心中竟不覺得起了些曖意。

遣下傭人,鍾夫人雍雅地站了起來,她徑直走到了霍芊紫的面前,抬手揮過去。

「啪!」

霍芊紫不敢置信地瞪着大眼晴,身子微微地傾斜了一下,好不容易穩住了,但是頭越來越發暈了,聲帶不覺地顫抖,「媽媽,你……這是?」

「我呸,媽媽,你配嗎?叫鍾夫人,你什麼東西,就憑你也想進我鍾氏的大門,我嚴重警告你,你可以進來,但是想讓我待你好,別做夢了。我認定的兒媳婦不是你,是涪清雅,也只有像她那樣的名嬡才配的上我們鍾家這樣的門第。」

婚愛纏綿:高冷總裁要不夠

婚愛纏綿:高冷總裁要不夠

作者:霍芊紫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白天,他是嗜血、冷酷,指點江山的風雲總裁 夜晚,他是狂野、霸道的老公 他之於她,就是一隻獸 為了能與他在一起,她事事忍耐,受盡委屈 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她帶球逃離 而他發誓,今生今世,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回來 三年後 異國的土地上,他意外見到了一枚小孩 小孩不僅叫他老傢伙,還罵他渾蛋,甚至用雞蛋扔他 當他正想把小孩抱起來揍時,可為何越看越覺得自己是翻版?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