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釵頭鳳免費閱讀(趙如意魏三)小說

釵頭鳳免費閱讀(趙如意魏三)小說

時間:2022-04-05 18:02作者:趙如意 標籤: 現代言情 趙如意 魏三

相愛三年,終成世間最毒的葯 東風惡, 歡情薄, 錯,錯,錯! 山盟雖在, 錦書難托 莫,莫,莫!

釵頭鳳

推薦指數:10分

《釵頭鳳》在線閱讀

第6章 有孕

大燕城,才十月,天上已飛雪。

空曠寂寥的皇宮內屍體橫陳,濃濃血腥氣充滿了皇宮每一處,我站在原地,渾身好似木了一般,寒風吹在身上也不覺得冷了。

我的貼身宮女搖鈴勸我:「公主,大魏三皇子已經帶兵殺入皇宮了,您快逃吧。」

大魏三皇子?

我好似萬箭穿心,他還在大燕做質子的時候,我對他千般好,只差沒將一顆心掏給他,他與我說死生契闊,最後卻是滅了我的國還要殺我嗎?

「姐姐怎麼還不逃呢?」一道溫柔的聲音傳來,伴隨着一道鞭子破空之聲,我還未轉身便已被抽中,瞬間失力跌倒在地,被鞭子抽中的地方皮開肉綻,隱隱可見白骨。

我看着面前的人,恨得泣血:「如意,是你帶他殺入皇宮的?」

趙如意是我的妹妹,她母妃早亡,得我處處護她,她才得以長大。

趙如意望着我,那雙美眸里儘是諷刺:「當然,不止如此,當初你跟他的一夜,他至今以為是我,所以對我百般維護疼愛,怎麼樣,是不是很意外?」

「為何?」

「為何?」她尖叫起來,用極度諷刺鄙夷的目光看着我:「趙長樂,你自以對我的憐憫和施捨,就救我脫離苦海了嗎?沒有,你那麼耀眼,遮擋住了我所有的光芒,我活在你的陰影之下如搖尾乞憐的狗,所以我要殺了你,還要奪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男人魏無息!」

搖鈴聽到後,泣不成聲:「四公主,你怎麼可以如此,公主一直將你當做親妹妹啊,就連皇上曾要將你趕出宮,也是公主在雨中跪了三天三夜……」

「我知道!」趙如意冷笑一聲,完全褪去了偽裝,露出青面獠牙:「她自以為英雄,自以為偉大救了我,我就要感激她嗎?不,我要成為她,我要比她更高貴!」

「奴婢會告訴三皇子的……」搖鈴紅着眼睛大喝,可話未說完,趙如意手裡的鞭子一揮,穩穩打在她的眼睛上,頓時鮮血四溢。

我忙起身抱住痛苦的搖鈴,憤憤看着趙如意:「你要殺的是我,來便是,不必牽扯旁人。」

「你不讓我殺,我偏要殺!」趙如意好似瘋了一般,抬手便又揮起了鞭子。我不能讓搖鈴因我而死,我撿起地上的刀,一腳踢在她的膝蓋上,看到她跪倒在地,便毫不留情朝她的脖子狠狠砍了下去。

可不等人頭落地,一陣低沉卻狠厲的呼喝傳來:「你敢殺她,我就殺了你的皇弟!」

我聽到他的聲音,瞬間失力,我能感受到心一片片碎裂的聲音。

看着提着帶血長劍而來的英武男人,我仍舊懷着最後一絲希冀,跌撞着上前:「無息……」

可那個我曾愛到骨子裡的男人卻只狠狠掐住了我的脖子,將我狠狠扔在地上,毫無憐惜。

他看也沒再看我一眼,只溫柔的去扶地上的趙如意,溫柔入骨,心疼至極,卻不再是對我。

搖鈴聽到他的聲音,嘶吼着告訴他真相:「三皇子,一年前為你解了媚毒的人,是長樂公主!」

我本以為魏無息會突然醒悟,意識到自己對我犯了多大的罪,可是他只是諷刺的看我,說出剜了我心的話:「趙長樂,你就這麼渴望承歡?好,我成全你,所有人給我退出去!」

我武功不及他,被他卸下了胳膊,如同一隻破娃娃般扔在冰涼的地上,旁邊還有我臣民們死不瞑目的屍體。

他粗暴的動作只讓我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可是我會殺他嗎?三年以來的真心,他是假,我是真啊。

最後,他冷漠的起身,見地上無血,鄙夷更甚:「堂堂公主,竟如這般放蕩下賤,趙長樂,這麼多年來你我所有的記憶,都讓我覺得噁心!」

他極盡羞辱,恨不得讓我羞愧而死。

我也的確心如死灰。

「殺了我。」我嘶啞開口,痛苦和悔恨似乎要將我撕碎。

國破家亡,皆因我而成,我還有何臉面苟活於世。

可他只留下冷漠至極的話:「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為什麼!」我白了臉,控制不住的朝他大喊:「既然不信我,既然嫌我低賤噁心,既然屠盡我滿門,為何不殺了我!」

「殺了你豈不是便宜?」他忽然從暴怒中清醒過來,帶着初見時那般的淡漠無情,好似方才一瞬,已經徹徹底底將我從他的生命里剔除:「你害了如意這麼多年,你以為你能這麼輕易的死去嗎?我告訴你,接下來,我會好好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讓你永無天日。你若是敢尋死,你那才三歲的幼弟,我會拿他去喂狗。」

說完,他便轉身走了,不再有絲毫的留戀。

搖鈴被扔進來,她跪在地上四處摸索着尋找我,直到摸到我未着寸縷的身體。

我覺得羞恥,可絕望和滔天的恨意,更如同一把利刃在一片片剜去我的皮肉,讓我只剩下一副枯骨。

「公主,是搖鈴沒保護好你,都怪搖鈴。」她大哭,卻不知血淚一行行落下。

我心如刀絞,努力壓制着痛苦看着她:「別怕,不怪你,我們會沒事的,無息說了,不殺我。」

「真的嗎?」

「真的。」不殺我,但是要折磨我,可還有什麼樣的折磨能比得過現在呢?羞辱、背叛、死亡、國滅。

我在空曠冰涼的地上躺了三天,因為胳膊被卸了,身下也如刀刺般痛。

搖鈴脫了自己的衣裳給我,三天的時間,我看着她由眼睛活活被打瞎的痛苦,到受盡飢餓和寒冷中活活凍死,她死時,我眼淚好似流幹了一般,竟是一滴也沒有了。

魏無息的人找到我,如同收拾垃圾一般將我拖走,也不管我是否身無寸縷。

從此,我從曾經大燕第一的長樂公主,變成了如今最下賤的禁臠。

我生了一場大病,再次醒來,卻已經是三個月之後。

一盆涼水澆在我臉上,而後便聽到了久違的趙如意的聲音。

「姐姐,歇了三個月,可好些了?」

她語氣依舊溫柔如水,模樣也變得更加精緻,一身大紅的鳳袍更加襯的她美若天仙。

我狠狠瞪着她,要她償命!

趙如意彷彿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般,俯身看我:「你要怎麼讓我償命?我現在是大魏的皇后,而你,不過是低賤的禁臠,比最下賤勾欄院里的萬人騎的女人還不如。」

我聽着她嘴裏不堪的話,冷笑一聲,抬手便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直到她面色青紫。

周圍的宮女們連忙上前來拉我,甚至踢我踹我,可她們哪裡知道我有多麼想讓趙如意死!

快了,我馬上就要殺了她了!

我心裏仇恨的血液似乎也開始喧囂,可是最後時刻,一道寒芒閃過,一把匕首直接穿透了我的肩胛骨。

血瞬間暈染出來,我的手也終於被宮女們掰開,我看到趙如意大口的喘着氣,她還是活了過來。

一道明黃龍袍的身影迅速閃了進來,趙如意也立馬趴到了他的懷裡嚶嚶哭泣:「皇上,你不要怪姐姐,她只是……她只是……」

「如意,你不必替她說情。」魏無息說完,才轉頭看我,可那雙鳳眸里的寒冰和殺意,卻讓我心口一窒,好似喘不過氣,原來,我竟這般愛他么?

我冷笑着看他,帶着我自己都未聽過的狠毒:「還不打算殺我嗎?我若不死,一定會殺了你們。」

「是嗎?」魏無息聲音更加低啞,也說出了更加殘忍的話:「來人,給我穿了她的琵琶骨,關入地牢!」

饒是趙如意也驚了一下,穿了琵琶骨,便是男人也不一定熬得住。

正當她高興之時,又聽他道:「請最好的太醫伺候着,膽敢讓她死了,你們全部提頭來見!」

說完,小心翼翼扶着趙如意出了宮門,我聽人說,趙如意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

我被惱怒的宮女們扔到了地下室,來行刑的人是個面向刻薄的男子,他要穿我的琵琶骨,卻打了四個血窟窿。

太醫溫平給我上藥時,帶着一絲憐憫問我:「可要告訴皇上?」

「不必。」我看着他面對我血淋淋的身體時,還能紅了臉,便露出些許笑意:「當我是具屍體即可。」

溫平年輕,三十齣頭的年紀,聞言,多看了我一眼:「我不會幫你死的。」

「我知道。」我想要討好他,並不是為了自己:「我想讓你告訴我,我皇弟可好?」

溫平皺眉,沒有說話,上完葯就走了。

琵琶骨上的血窟窿用冰冷的鐵鏈穿過,只要我一動,就會血流不止。

晚上,沒人送飯來,我默默等着,盤算着如何殺了趙如意和魏無息,但還沒盤算出來,魏無息便來了。

他一身明黃龍袍,不染塵埃,面冷如冰,只有對趙如意時,才會軟化一些。

「後悔嗎?」他突然問。

「後悔什麼?」我笑,看着曾經熟悉的俊朗眉眼,曾經的溫情繾綣,現在都化作了疏離和憎恨,我心如刀絞,卻不肯服輸。

「看來你並不後悔。」他冷嗤,忽而看到溫平離開前留下的幾粒藥丸,一副捉姦在床的樣子輕蔑:「你果然如同外面傳的一般,見到男人就不放過,趙長樂,你怎麼就這麼賤!」

我不明白外面怎麼會有這樣的傳言,但想來跟趙如意脫不了干係。

我心裏還帶着幾分希冀,抬眼看他:「或許皇上去查查是誰傳的這流言,就能有答案。」

「流言?」他輕哼:「你以為你還能騙我嗎?」

他又上前幾步,狠狠捏着我的下巴讓我與他對視:「趙長樂,你害了如意這麼多年,騙了我這麼多年,是不是很得意?是不是一背着我,就會跟別的男人大罵我有多愚蠢?」

我一怔,旋即明白過來,這些都是趙如意告訴他的吧。

「你既然肯相信趙如意的話,不肯相信我這麼多年對你的情,何必還來問?魏無息,你不是一樣的下賤嗎?」我學着他的話諷刺回去。

果然,他被激怒,狠狠的抓着我的肩胛骨。

冰冷的鐵鏈在我肩上的血窟窿里來回動,我覺得喉嚨彷彿被人死死掐住一般,直接暈了過去,可在暈過去之前,我看到了他眼裡閃過的一絲焦急。

我知道我沒猜錯,他心裏還是有我的。

魏無息,只要你心裏還有我,我就能讓你也嘗嘗萬箭穿心的滋味……

再次醒來,溫平在我身側。

我看着還是那個黑暗潮濕的地牢,卻能感受到肩胛骨上的鐵鏈已經被取下了。

「皇上發現了你肩上有四道傷口,行刑的人已經被拖下去喂狗了。」溫平一邊替我上藥一邊說道。

我聽到,笑容更大了,問他:「這是不是說明皇上還是愛我的?」

溫平看着我,如同憐憫的看着傻子一般,但我只朝他眨眨眼,將所有的算計埋在心裏:「有沒有吃的,我餓了。」

溫平許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我,一成不變的溫和臉上,終於露出了些許笑意:「有粥。」

他將粥放在我身前,可我的手動不了,要喝只能俯下身子如同狗一般去喝。

我看到溫平的手緊了緊,他許是可憐我,想要喂我,但我瞥到牢外那一抹明黃的衣角,笑道:「既然葯上好了,溫太醫請回吧。」我還記得魏無息羞辱的話,我不想害了溫平。

溫平沒說話,就站在那裡。

見他不走,我也不顧及臉面了,俯身就喝,這既是魏無息想看到的,我滿足他就是。

溫平低垂着眼睛,眸子里浮起一絲複雜,終究轉身離去,而我的眼淚也終於敢落下來。

喝到一半,魏無息果然來了。

「後悔嗎?」

我沒說話,只抬眼用我自覺最可憐的姿態看他:「我想見見皇弟。」

魏無息冷笑一聲:「趙長樂,你的骨頭真的很軟。」

我沒說話,但自此以後,他將我放出了地牢,卻把我安排在了趙如意的側殿里,封我為樂嬪。

趙如意當天便來了,眼裡帶着殺意。

「你以為你還能斗得過我嗎?」她質問,好似我搶了她什麼。

我清冷的笑着:「斗不鬥得過,要鬥了才知道,妹妹,你這個孩子我看很不吉利,一定會掉的。」

害了父皇母后,殺了皇族所有人,她這個孩子如何該保住!

趙如意一聽,如同瘋了一般,上來便狠狠掐着我未好的肩胛骨。

我依舊很疼,卻不及心疼。

「你在他眼裡不是溫柔膽小么,若是叫他發現,會是怎樣精彩的畫面?」我抽着涼氣,卻依舊笑着看她。

趙如意懼了,猛地鬆開手:「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她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陰冷的笑看着我:「我要折磨你有一萬種辦法,趙長樂,我會讓你跪着跟我求饒的。」

「我也是同樣的話送你。」我笑得涼薄,可等她一走,我便忍不住心痛。

曾經愛若親妹的人,傷她一寸,便如自捅一刀。

晚上,我身邊送來兩個宮女,一個叫白蘭,一個叫紅蓮。趙如意親自挑的,負責每天跟我說我父皇母后,叔伯兄弟慘死的狀況,讓我日夜不得安寧,但我沒怪她們,只有她們不斷的提醒我,我才能累積越來越多的仇恨,跟他們同歸於盡。

「紅蓮,去門口守着吧。」白蘭見夜深,忽然跟紅蓮道。

紅蓮瞭然點頭出去了,等她一走,白蘭才冷笑着掀了我的被子:「敢跟娘娘斗,你一個身敗名裂的低賤女子,怎麼配?」

「是她不配。」我淡淡道,卻換來她狠狠的兩巴掌。

她打完,怔了怔,卻笑了起來:「曾經高貴的讓我等仰視都不夠的長樂公主,如今竟被我扇了耳光?」說完,看了看一旁的一盆涼水,直接潑在了我身上。

外面北風呼嘯,冷水澆在身上,好似立刻就要結冰一般。

白蘭似乎覺得還不夠,扯着我的胳膊要將我拖拽到地上,但才進行到一般,便聽到紅蓮一聲驚呼,而後就見魏無息不知道怎麼突然過來了。

他看到白蘭的動作,鳳眸里閃過一絲狠厲:「拖下去打三百鞭子!」

三百鞭子,等同活活打死。

白蘭嚇壞了,跪在地上就開始求饒,磕得頭破血流,卻沒有引來魏無息的絲毫同情。

我了解魏無息,在他面前最無用的,就是求饒。

白蘭的鞭刑是在院子里執行的,我想趙如意也聽得到。

他看着狼狽的我,長眸微微眯起,居高臨下的走到我面前:「想說什麼?」

「我說什麼,皇上會信嗎?」我冷笑,卻因此激怒了他。

「都給我退下!」他怒喝,眾人不敢吱聲,走時還不忘關上了房門。

魏無息如同受了刺激一般,越來越狠,但我知道,此時的趙如意一定恨紅了眼睛徹夜難眠!

他好似十分眷戀,一直到臨近早朝才離去,依舊無情的留下狼狽的我。

我蜷縮着身子,等着暴怒的趙如意過來,而她也沒辜負我所望。

「低賤,趙長樂,你把自己當成什麼了?青樓的妓女嗎!」趙如意憤恨的罵著我。

「在你看來,皇上疼愛一夜的人,是青樓妓子嗎?皇后娘娘,你是不是也太低看你自己了?」我掩飾好所有痛苦輕笑着看她。

她如被逼瘋了一番,扯着我的胳膊狠狠的摔到了冰冷的地上,不斷用腳踹着我的身體。

周圍圍着的宮女太監們紛紛低下頭,眼裡略有一絲的同情。

我沒有求饒,任憑她打罵。

似乎發泄夠了,她才停下,整理好華貴的鳳袍冷冷盯着我:「既然你不想你皇弟活着了,我成全你。」

「他在皇上手裡……」

「誰告訴你的?」趙如意冷笑一聲:「他一直在我的手裡,我要他生他就生,我要他死他就死,我想怎麼折磨都行!」

「不要!」我驚慌起來,所有的偽裝都落下,我艱難的抓着她的衣擺求她:「你放過他,他才三歲。你怎麼對我都可以,我求求你,放過他!」我聽到自己的聲音都顫抖起來,我知道我已經被她攥在手心,可我不在乎。

趙如意似乎也察覺到她已經抓住了我的軟肋,嫌惡的抽開自己的衣擺,極盡諷刺:「現在知道求我了?之前不是還詛咒我的孩子嗎?不是還要跟我搶男人嗎?」

我一句反駁的話也不敢再說,只祈求她能放過皇弟。

她一隻腳踩在我的手上,看着我面色變得灰白,才低聲道:「你要我放過他,可以,只要你激怒皇上一日,我就放過他一日,你若是做不到,我就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緩緩閉上眼睛,忍住胸腔幾乎將我撕裂的恨意和痛苦,開了口:「好。」

「很好!」她狠狠在我手上碾了一腳才滿足的離開。

她們一走,房門洞開,外頭的寒風猛地灌進來,一次一次打破我的希望。

白蘭死後,紅蓮從以前的羞辱我,變成了不理我,任憑我這樣躺在地上,直到溫平過來。

他看着只着一身輕紗的我,連忙退了出去,給了紅蓮打賞,她才肯給我換了潮濕的被褥,將我扶到床上。

溫平把脈之後沒有離開,我輕笑:「溫太醫還要治我的心病?」

溫平淡淡看了我一眼,取了葯來,揭開了我肩膀的衣衫給我上藥,這一次,他的臉紅的更厲害了。

「我美嗎?」我忽然問他。

溫平對上我的眼神,卻如觸電般又離開了,我從他的閃躲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娘娘傷勢嚴重,暫不要劇烈運動的好。」說完,便匆匆離開了。

他收拾東西時,有些慌亂,我看得出來。

他一走,紅蓮就進來了,不屑的看着我,卻什麼都沒再說。

到了晚上,魏無息又來了,我卻想起了趙如意的話。

「皇上日日來我這裡,皇后娘娘會傷心。」我開口,也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他眼底一閃而過的冷意。

他寒聲問我:「溫平來過了?」

我略驚訝,難道不是他傳召溫平過來的嗎?

驀地,他眼裡多了幾分恨意,卻只諷刺地看着我:「你果然天生就喜歡勾男人,趙長樂,你跟我表明心意時,背地裡在跟多少個男人關係不明?」

我微微皺眉,我並不想牽連溫平,只揚起唇角:「溫平卻不肯上我的當。」

他真的被激怒了。他沒有揮退眾人,反而連夜讓人去把溫平叫來。

他掀開我的被子,目光狠厲的盯着我:「如昨日一般伺候朕,否則,朕將你幼弟千刀萬剮!」

我只覺得又是千萬道目光落在身上,我覺得羞恥,但我別無選擇。

溫平來的時候,帳中春色依舊,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表情,是不是從此以後也要跟其他人一樣看我,我只知道自己現在是魏無息的玩物,極為低賤的玩物。

我輕柔的喚着他:「無息,我愛你……」

但他的面色卻越來越緊繃,最後狠狠將我往床中一甩,放下了帷幔,狠聲朝外面呵斥:「都給朕滾出去!」

所有人顫抖着離開,溫平也低下了頭。

我面無表情的躺在裏面,魏無息迅速起身穿好了衣裳,看也沒看我便快步離開了。

我聽到外面紅蓮請他去趙如意宮裡的聲音,可他好似直接離開了,誰的房中也沒去。

我默默給自己蓋好被子,床上好似還有他的溫度。

接下來兩個月,溫平沒有再過來,魏無息也沒有過來,至於趙如意,傳聞她的孩子好似真的保不住了。

紅蓮來來回回的跑,伺候着我,主子卻是趙如意。

我剛端起她們扔來的冷飯,卻覺得胃裡一陣噁心,紅蓮看到後,懷疑的問我:「你葵水多久沒來了?」

我輕輕撫着小腹,一股狂喜竄上心頭,若是真的有了孩子,我就能救出皇弟了。

「去請太醫。」我抬眼看她。

紅蓮習慣性的嘲諷:「你也配?」

她話未落音,我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她臉上,看着她的臉迅速紅腫起來,才冷聲道:「我若是懷了龍子,再有個好歹,你不怕你跟白蘭一樣嗎?」

提起白蘭,她顫了顫。

「要請太醫也是要先稟告過皇后娘娘……」她轉身要走,我上前便抓住了她的胳膊,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這段時間我的肩膀恢復了不少,雖然如此動作依舊疼得我面色發白,但我卻不覺得疼:「皇后娘娘如今腹中胎兒不穩,你覺得她還能動怒嗎?她要是過來,我一定會氣得她大怒,到時候孩子沒了,你覺得她第一個會找誰的麻煩?」

紅蓮面色幾番變化,在她快呼吸不過來之時,我才鬆開了手。

看着捂着脖子大口喘氣的她:「還不去?」

紅蓮不敢多留,轉頭就跑了,而且沒敢去趙如意那裡。

我惴惴不安的等着,卻又擔心,若真的懷了孩子,該怎麼辦?

他是無辜的,可他卻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不等我想清楚,太醫被找來了,是溫平,也是魏無息的意思。

兩個月不見,溫平好似瘦了些,胡茬也多了起來,聽說家中給他娶妻了。

「恭喜娘娘。」他起身行禮。

我抬手撫着小腹,未曾說話。

有孕的消息很快傳到了趙如意耳朵里,當天下午,她小產了。

她宮裡來來往往很多人,我安靜的坐在廊邊看着,說不出的感覺。

下午,她傳了我去,魏無息也在。

我跪在冰涼的地上,低垂着眉眼,極盡乖巧。

趙如意在魏無息面前從來都是溫柔忍讓的,她看着我,露出虛弱的笑意:「皇上,我們皇兒無福,還好長樂姐姐懷了龍種,這樣,我們的皇兒也好早入輪迴了。」

她越是堅強,越是大度,魏無息就越心疼。

她身旁的宮女也跪了出來,淚如雨下:「皇上,娘娘如今小產,都是樂嬪娘娘害的。」

我睫毛微微顫了顫,早料到她們有此一計。

魏無息面色微沉,沒有打斷她。

她恨恨的指着我:「前兩個月,樂嬪娘娘便當著所有人的面詛咒娘娘的龍胎,奴婢還聽人說,這世間有一種巫蠱之法,施法之人能把另一個人的胎兒變成自己的。奴婢之前跟娘娘說了,娘娘不信,還教導奴婢們不要聽信流言,可沒曾想,娘娘今兒才小產,樂嬪娘娘後腳就……」

那宮女泣不成聲,趙如意也似乎默認了這一說法,隱忍着默默流淚。

我能感受到魏無息如刀般的目光,可也知道趙如意一定準備好了人證物證,魏無息不會信我的話。

「趙長樂,真的是你……」他似乎不忍說出那句話。

我心中大笑,你提刀殺了多少人,如今還會不忍心么。

「不是。」我抬頭看他:「可皇上會信嗎?」

他瞬間被激怒,因為我的諷刺和不信任。

他一把抓着我的脖子將我提起:「你在找死!」

「不敢死。」弟弟還在他們手裡。

他將我狠狠扔在地上,冷漠無情的話如尖刀一般剜了我的心:「給樂嬪準備墮胎藥!」

「皇上,長樂姐姐懷的也是您的孩子啊。」趙如意顫着聲音怯怯勸着。

「她不配懷朕的孩子!」他寒聲如冰,說出對我而言最惡毒的詛咒:「以後她懷一個孩子朕就打掉一個!」

聞言,我反而笑了,魏無息,你打掉的這個孩子,一定會送你下地獄!

釵頭鳳

釵頭鳳

作者:趙如意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相愛三年,終成世間最毒的葯
東風惡, 歡情薄, 錯,錯,錯! 山盟雖在, 錦書難托
莫,莫,莫!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