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夜場風雲免費閱讀(夏喬的照片)小說

夜場風雲免費閱讀(夏喬的照片)小說

時間:2022-04-05 18:01作者:老夏 標籤: 喬喬 現代言情 老夏

有些人可以選擇命運,而我卻連一次選擇的權利都沒有 養父被親母所殺,我一夜間成了孤兒,卻難逃孤兒院院長魔鬼之手,從八歲開始,我的人生,就殘破不堪 幸而,我還遇到了他……

夜場風雲

推薦指數:10分

《夜場風雲》在線閱讀

第2章 心死成殤

我叫夏喬。我媽出生在甘肅省某市的一個小村莊里,因為家裡太窮了,她老想過上好日子,就想盡辦法找人搭線,不惜跟稍微有點錢的男人睡,幻想着能嫁給他們,即使不能嫁給他們,撈點錢也行。

所以村裡人都暗地裡戳她背梁脊,說她是撈女。她名聲不好了,更嫁不出去,後來年齡漸大,便認了命在媒婆的介紹下迅速嫁給了我爸,也就是老夏。這些事,都是在那件血案發生後我從別人那裡聽來的。

91年10月我媽嫁給了老夏,92年6月多我媽生下了我。對我的「提前」出生,我媽那時對人說我是早產兒。

老夏是光榮退伍的軍人,他之前在部隊執行任務時被炸傷了腿,所以能享受很多津貼。雖然腿腳不方便可會修各種電器,村裡誰家電器壞了都會找他修,鄰里八鄉都誇讚他是老實人。

我媽不是安分過日子的人,生下我之後她就隨一同鄉到上海打工去了,老夏只好獨自照料我。

老夏他高大,五官潤朗,身上總是會穿着乾淨泛着淡淡肥皂香氣的衣服。他會在晚上要睡覺前給我講故事,會給我買各種好吃的零食好看的衣服,還會給我扎辮子。他會在我調皮搗蛋惹他生氣時,用抑揚頓挫的語氣訓我「小夏同志。」

我高興時會喊他「老爸」,不高興時就喊他「老夏同志」。

我們父女兩簡直沒大沒小。

在我八歲之前,我對我母親的記憶忒模糊。她很少回來看我,我的生活也都被老夏安排的妥當。有沒有她這個媽媽,對我似乎並沒有什麼影響。

在我七歲快過年時,我媽突然回來了。她化着誇張的濃妝,穿着暴露的衣服,和我們那個清貧的家格格不入,她用挑剔的目光批判着家裡的一切,甚至包括老夏和我。

那個春節過的格外漫長,老夏和她吵了又吵,東西摔了又摔,我特別希望我媽能早點離開家。有一天晚上,我又被他們兩人的吵架聲給吵醒了。

我躡手躡腳的來到他們房間的門口,他們的房門沒有關上,藉著門縫,我看到老夏一巴掌直接抽到我母親的臉上,嘴裏罵著髒話。

這是我第一次見老夏這樣罵人,心裏有些害怕。

我媽脾氣火爆,老夏這樣打她,她發狂似的撲向老夏,對他不停的咬着喊着,嘴裏也不幹凈了,罵老夏的話也是越來越難聽。可我還是從她一大堆難聽的話里聽到了幾句關鍵的話。

「夏衛東,他人已經在鎮上等我幾天了。你要還是個男人就別犯賤把綠帽子往自己頭上戴,讓我帶喬喬離開。老娘等了這麼多年才好不容易盼到他老婆孩子被車撞死了,你可別耽誤我們母女兩的好前途。」

站在門口的我當時不知道「綠帽子」背後的意思。我只聽我媽說要帶我離開老夏,我就已經急了,「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了。

老夏聽到我哭聲,過來抱我。我哭着喊着說不要和老夏分開。老夏紅着眼睛抱我回了屋,還不停的安慰我,說不會讓我媽帶我離開的。那晚的老夏很怪,看我的眼神不像平時那般炯亮有神,他一直用一種既想接近我又猶豫的複雜目光凝視我。我以為老夏是怕我最後會跟我媽離開才有這樣的眼神,所以我不停的向老夏強調我不能沒有他這個爸爸。

多年後,我歷經人生的各種辛酸悲苦後才理會到老夏那時的心境是有多麼的悲苦和無奈。

那夜夜深,我在老夏的安慰聲中又睡了過去。

第二天正好是新年,老夏就帶我去親戚家拜年。老夏特地和我在親戚家住了好幾天,估計是想耗盡我母親的耐心,逼她離開。而在親戚家住的那幾天,以前對我好的那些親戚對我的態度明顯沒有以往熱情了,他們總是拉走老夏,小聲的在老夏耳邊對我指指點點。

善良的老夏也低估了我媽帶我離開的決心。

年都過完了,我媽也沒走。不好意思再在親戚家住下去的老夏只能無奈的帶我回了家。

我人生的悲劇大門就是在這個時刻向我緩緩敞開的。

我和老夏剛回到村裡還沒進家門,就有幾個和老夏關係好的村民拉走老夏,在老夏耳畔邊小聲的嘀咕了幾句。之後老夏就拉着我急匆匆的回了家。

房門還沒有打開,屋裡就傳來了我媽和男人的嬉笑聲。我抬頭去看老夏,就看到老夏一張朗潤的臉已經黑沉的如烏雲罩頂。我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下一刻,老夏就用力的踹開了房門。

我看到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一幕景象。

屋裡的兩人被老夏的踹門聲一驚,慌張的分開了身子。在我五歲時,老夏就說我已經是個大姑娘了要自己洗澡,還告訴我好姑娘是不能隨便的在男人面前脫衣服的。我看着我媽暴露在外的白花花身子,對她更加討厭了。

老夏將我推出門口,兩片唇瓣直直的抿成一條直線,對我說了這輩子最後的一句話,「喬喬,乖,先在門口等我。」

「啪!」我都還來不及回答老夏,老夏已經又重重的把門從裏面反鎖了。我聽到屋裡老夏在罵我媽,「林秀蓮,老子忍夠你們,老子今天不會放過你們的。」

罵聲落下,屋裡又傳來各種東西摔落在地上的聲音。

我站在門外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深怕老夏一個人又拖了一隻病腿會不是我老媽和那個男人的對手。我不停的拍打着房門,喊着老夏。

不知道拍了多久的門,「嘭」的一聲房門又突然被人從裏面推開,我被門撞倒在地。剛才騎在我媽身上的那個男人就張皇失措的從門裡跑出來,他看了摔倒在地上的我一眼,拔腿就跑。

我沒功夫多去理會那個男人,我順着打開的房門看進去……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老夏。我全身的血液頓時都往腦袋上沖,一陣天旋地轉後,我抖着身子衝到老夏身前。

老夏心口處插了一把水果刀,鮮紅的血把他乾淨的襯衫染紅了一大片。我雙腿一軟,不停的喊着老夏的名字,搖晃着老夏的肩膀。

老夏一動也不動,血還在不停的往外冒。

我的心口也像是被人捅了一刀,疼得眼淚不停的往外砸。八歲的我只知道老夏要是出事了,以後再沒有人給我講故事,沒人給我買吃的穿的,沒有人給扎辮子了……老夏對我的那些好,以後都不會有人再這樣對我好了。

後來,在我經歷過許許多多人世間罪惡和黑暗時,那種生離死別的痛苦才慢慢的侵入我的骨髓里,印入我靈魂深處。

無數個墮落的夜晚,我都會幻想如果老夏一直活到我長大,他這個父親一定會為我撐起一片湛藍寬廣的天空,我也能像那些幸福的小姑娘,有父親的庇佑,在父親的縱容下,肆意的享受青春的美好。在到成家年齡時,領着自己的男朋友給他把關,讓我以後的孩子可以喚他一聲「外公」。

人生沒有如果……

在我哭的死去活來時,我媽已經打包好衣服拎着一個箱子從我和老夏面前離開。我這才意識到是我媽和那個男人把老夏害成這樣的。我撲上前扯住她的衣服不讓她離開。

我媽不耐煩的一巴掌刮向我,嘴裏罵著,「你哭毛喪,他又不是你親爸。」

我臉上火辣辣的疼,聽到隔壁鄰居向我們家跑來的聲音,手更是緊扯住我母親的衣服不放。我媽也急了,怕她跑不了就罵我,「殺千刀的喪門星,快放手。」

我還是不放,我媽抬腳就往我胸口狠踹了一下,我疼得一屁股跌坐在血泊里,衣服上沾滿了老夏的血。我媽再也不看我一眼就拎着箱子跑了。

鄰居趕來還幫忙報了警,我家一下子被人圍的水泄不通。我看着大人們把老夏抬到擔架上,哭得撕心裂肺。老夏的親戚在知道消息後,也趕來了。親戚們沒有人安慰我,他們孤立我,用憤恨埋怨的眼神瞪着我,哭着向警察控訴我媽和我。

從親戚的嘴裏,我才隱約的知道我不是老夏的親生的女兒。那個從房裡跑掉的男人才是我的親生父親。我媽和老夏結婚前和那個男人鬼混懷了我,男人家裡有老婆孩子不肯為我媽離婚。我媽就在和老夏相親後火速嫁給他生下我。那個男人的老婆孩子幾個月前在一場車禍中喪了命。我媽這次回來是要帶我去和那男人相認的。

老夏不肯讓他們帶走我,他們就在村裡到處宣揚老夏是窩囊廢,幫人養孩子。

就這樣,在我八歲的這一年,我的親生父母一起殺死了最疼愛我的老夏。我的人生以我不可預知的速度滑向了深淵……

我被帶到警察局,給我做記錄的警察是個年輕的警察,他問了我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我認真的回答每一個問題,並且哭着求着警察讓他們一定要幫我抓到害了老夏的那兩個人。

等做完一系列冗長的記錄,天早已經黑了。老夏的那些親戚相繼的離開了警察局。只有我,被孤零零的留在了警察局。我心裏想着老夏平日里對我的好,委屈的眼淚漫上眼眶,我在警察局大廳里哇哇大哭起來。

在我哭的昏天暗地時,那個給我做記錄的年輕警察走了過來,蹲在我面前,不停的哄着我,並一直向我保證他們會抓到害了老夏的我媽和那個男人。

他高大、清瘦,眉眼溫潤,身上的制服還有淡淡的肥皂香氣,他和老夏的氣質很像,我在他的輕哄下漸漸的停止了哭泣。他又怕餓着我,給我泡了一碗熱氣騰騰的泡麵。

我實在是太餓了,埋頭吃着泡麵。他坐在我對面,告訴我,他叫許翊。

他還有些為難的告訴我,老夏的那些親戚不肯接收我。我媽家裡又已經沒有親人了。我會被送去孤兒院。

止住的眼淚又猛砸進泡麵里,我媽和那個男人把老夏殺了,老夏的親戚們怎麼可能還願意幫殺人兇手養孩子。許翊見我哭又不停的安慰我。

等我吃完面,許翊把我帶去警察局附近的招待所。我在床上翻來覆去一直到天快亮了才睡着。第二天一早許翊就來接我,他給我買了幾套衣服和一些吃的,就開着車把我送到孤兒院。

半路上許翊告訴我,我要去的孤兒院院長姓魏,大家都尊稱他魏院長。還說魏院長年輕時開過廠,賺了些錢後就把廠子賣掉回我們這裡自費辦起孤兒院了。報紙雜誌經常會報道魏院長的事迹。

我在孤兒院的院長辦公室見到了魏院長。他四十多歲,中年發福,挺着個大肚子,禿頂。他對我笑時,我看見他臉上的肥肉都在抖動着。

許翊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辦,不能在孤兒院里多呆。許翊要走時,我扯着許翊的衣服不放,不想對我這麼好的許翊就這樣離開了。

許翊沒有因為我的任性生氣,他摸着我的頭,笑得格外溫柔,向我保證,「喬喬,我有空會來看你的。」

我再不舍,許翊最後還是開着車離開了孤兒院。許翊一走,魏院長就把屋裡的窗帘拉上,坐在辦公桌前笑着招呼我走過去。沒有了老夏,許翊也走了,我不敢不聽魏院長的話,乖乖的走到他辦公桌前。魏院長笑着問了我幾個問題後,突然伸手就一把抓住我的小手,拽着我坐到他的身上。

我被他這突來的舉動給嚇的全身汗毛都倒豎起來,我掙扎着想擺脫魏院長。魏院長已經又從背後抱住我,兩隻手急切的在我周身上下摸着。

我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只聽他在我耳畔邊說道,「喬喬,來了這裡,院長我最大。你只要乖乖聽我的話,院長一定會好好疼你的。」

我不知道魏院長要對我做什麼,可他不規矩的兩隻手要來剝我衣服時,我還是嚇哭了。老夏說好姑娘是不能隨便在男人面前剝衣服的,魏院長要是剝了我的衣服,我就不是好姑娘了。

夜場風雲

夜場風雲

作者:老夏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有些人可以選擇命運,而我卻連一次選擇的權利都沒有
養父被親母所殺,我一夜間成了孤兒,卻難逃孤兒院院長魔鬼之手,從八歲開始,我的人生,就殘破不堪
幸而,我還遇到了他……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