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前夫,別來無恙免費閱讀(傅延庭 洛)小說

前夫,別來無恙免費閱讀(傅延庭 洛)小說

時間:2022-04-05 18:01作者:秦洛 標籤: 傅延洲 秦洛 霸道總裁

他是權利滔天,手腕狠辣的新北太子爺 她是他的童養媳 秦洛了解這個男人的一切,知道他愛什麼,不愛什麼 男人挑眉:「你說我愛什麼?不愛什麼?」 「你愛沈曼凝,不愛我」 他愛那個女人,全世界都知道! 他將她摟在懷裡,魅惑道:「既然我愛她,為什麼總想睡你呢?一夜七次,…
第2章 不錯

秦洛從停車場出來,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身影高大挺拔,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

秦洛想起傅老太太越來越嚴重的病情,也是,老太太已經沒有體力再去管教這個不聽話的孫子了。

秦洛思量了半響,決定進去看看。

「小姐,酒店有規定,我們不能透露客戶的住房信息。」前台的服務員一臉為難地看着眼前這位打扮的非常得體的女人,希望她能夠理解她的工作。

秦洛早就猜到是這個結果,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大,拿出手機給助理打了個電話,「你聯繫下京華酒店的經理,讓他到大廳里見我。」

酒店經理急匆匆趕出來時,便看到秦洛正悠閑地坐在廳里的沙發上。

秦洛直接跟他要房卡,傅家跟這家酒店一直有業務來往,她並不擔心他會拒絕。況且她要找的人是傅延洲,是她的丈夫。

經理最終猶猶豫豫地拿出房卡,秦洛接過來,淡淡地說了一句:「放心吧,這是我們傅家的事。」就算出什麼事,跟你們酒店也沒半點干係。

秦洛坐上電梯,順利地來到了傅延洲的套房前。

「滴」的一聲,房門打開了。

很顯然,他對秦洛的出現不意外。

傅延洲挑了挑眉,若無其事地問:「你來這裡做什麼?」

秦洛覺得荒唐,全世界大概也只有他們這一對夫妻是這麼的荒謬了。

既然她這麼不識趣,自己要作死,那她就不客氣了。

秦洛慢悠悠地走過去,朝着那個女人笑了笑,「真讓你猜對了,我就是來讓你們掃興的。」

模特大概是沒想到秦洛會是這樣的表現,臉上又有點忐忑起來,直覺告訴她,這個女人其實很危險。

秦洛還笑吟吟的臉,下一秒就突然變了,眼裡含着冰霜,揚手一揮,迅速地給了她一巴掌。

模特的臉上瞬間變得紅腫,還沒回過神來反擊時,秦洛的手再一次的拍了拍她的臉蛋,「瞧瞧,這麼漂亮的臉蛋你竟然不想要,跑這裡來找打。」

模特終於回過神來了,狠狠地看着秦洛就想動手,「你,你敢打我。」

秦洛不躲不閃地站着,冷冷地盯着她,冷哼了一聲:「識趣的話就馬上給我滾。」

模特大概是被她的氣勢嚇到了,回頭怯怯地看向傅延洲,「傅,傅總。」

傅延洲卻沒有理會她,反而雙手插着褲袋,悠閑地站在那裡,似乎對眼前的這一切都很感興趣。

模特終於知道眼前的情形有點不對勁了,悄無聲息地離開。

一時間,套房裡變得鴉雀無聲,氣氛也變得古怪。

秦洛撇了傅延洲一眼,冷笑了一聲,「傅延洲,你想鬧出點事,那好歹也用點高明的手段。」她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意圖,對於這個男人,她自信還是很了解他的

傅延洲佇立在那裡,身形頎長,冷漠地看着她,「你今天的表現,倒是出乎意料的好。」

「不好意思,又讓你失望了。」秦洛嗆回去,悠悠然地轉身離開。

傅延洲看着她離去的背影,神色漸冷,昏暗的房間里一片死寂,猶如地獄深淵。

秦洛走出套房,高跟鞋悄無聲息地踩在厚厚的毯子上。

躲在走廊上的人本來還奇怪裏面怎麼沒有聲音時,突然看到本該在房間里的主角走了出來,心裏暗暗叫糟,機靈地轉身,快步地離開。

秦洛覺得奇怪,這個人鬼鬼祟祟地是在做什麼?她在心底琢磨了一下,靈光一閃,快步地跟上去。

那人手裡拿着的東西不就是單反嘛,再怎麼偽裝也逃不過她的眼睛。

「站住!」

那人聽到聲音,嚇了一跳,反而小跑了起來。

秦洛嗤笑了一聲,不屑地說:「你以為你能逃得掉?我秦洛是什麼手段,你應該知道吧。」

杜平背着單反,聽到這句話後瞬間停下腳步,心裏暗暗叫苦,秦洛的大名在新北市誰人不知?他就不應該接下這趟差事,雖然能為傅大少做事也是一種榮幸,可秦洛也不是好惹的。他們夫妻倆鬧出來的事,最後倒霉的還不都是那些跑腿的。

秦洛嘴角勾着笑,慢慢地走到他面前,「哪家報社的?」

「早報,新北早報。」杜平不敢跟她直視,目光有些躲閃,見她伸出手來,愣了一下才明白過來,手忙腳亂地把單反遞了過去。

「拍的還不錯。」秦洛當著他的面打開單反。

杜平手心溢出冷汗,這種誇獎他實在擔當不起,他現在只求不要丟掉工作就好。

秦洛將兩張照片挑出來,其他的全部都刪掉,然後遞給他,「明天就按照這兩張照片發新聞。」

杜平接過單反一看,有點不可置信,這兩張照片不就是她扇巴掌的那兩張?這,這稿子該這麼寫?

「怎麼,有意見?」秦洛挑眉問他。

杜平馬上搖頭,「不,不,就是這內容」

「就寫照片上的內容。」秦洛笑眯眯地看着他,眼裡閃着精光。

杜平抱着單反,再也不敢有任何疑問,連聲說好,只要能保住工作,現在叫他做什麼都可以。

秦洛越過他,走過去按電梯,「你不下去?」

杜平回過神,低着頭跟着走進電梯。

一直到電梯下來,杜平都不敢再吱聲說點什麼,雖然他心底有疑問,這照片上的內容爆出來,不是會影響這位姑奶奶的名聲么?為什麼她還特意要他去曝光?

秦洛對他魂不守舍的狀態毫不在意,走出電梯時,又留下一句話,「對了,這新聞明天要上頭條。」

什麼?頭條?杜平更加覺得匪夷所思了,竟然還要炒熱!杜平想再次跟她確認時,抬頭已經不見秦洛的蹤影。

秦洛走出酒店,也不再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傅老太太的住處。

「你怎麼又過來了。」老太太今年已經是八十高齡,前陣子生了一場大病,如今雖然好了,但精神大抵不如從前了。此時見秦洛過來,不滿地瞪起眼睛。

秦洛也不是經常來,只是今天沒有別的去處,公司不想回了,那個家她也不喜歡回去,所以就乾脆過來老太太這兒。

「幾天沒見您了,想你了。」秦洛笑眯眯地說,走到老太太身後,給她的肩膀按摩。

老太太卻不信她的話,示意秦洛坐下,「說吧,你們是不是又吵架了?」

「沒有的事,您別瞎想。」秦洛沒有坐下來,仍然給老太太按摩。

老太太推開她的手,不悅的說:「我一聽就知道是假話,你敢不敢到我的面前,看着我說!」

秦洛沉默下來,當著老太太的面,她當然不敢說假話,什麼假話都逃不過她的法眼。但她今天來,也是想給老太太報備一下,不然明天鬧出那個新聞,怕老太太一時氣到了身體,那就成了她的罪過了。

她坐到老太太的面前,笑着說:「果然什麼事都瞞不過您,也不是什麼大事,您就放心吧。」

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說:「那就好,你能解決就行。要是那小子敢做出什麼過分的事,你就回來跟我說。」

秦洛哄了又哄,終於得到老太太的許可,留下來吃晚飯,不用回去對着傅延洲的那張臭臉。

一直等到老太太要休息,秦洛才慢悠悠的開車回到別墅。

看到主卧的亮着昏暗的燈光,男人正坐在臨窗的椅子上看書

秦洛愣了一下,接着便若無其事的走進來。

傅延洲直接回到了家裡。

本來想找秦洛談談時,卻發現她還沒有回來。

因為家裡有老太太派來的人,他們平常沒事都會回來吃飯,免得老太太知道了,又說他們夫妻不和睦。

今天見秦洛不在,他大概也能猜想到她去哪裡了。

「你去奶奶那了?」傅延洲低沉着聲音問。

秦洛嘲諷道:「當然,我可不像某些人那麼不孝,盡做些讓老人不高興的事。」

傅延洲「啪」的合上書本,冷冷地說:「鬧事的好像都是你吧。」

秦洛怒瞪着他,「傅延洲,你敢說今天那個記者不是你叫去的?」

她讓記者繼續報道沒錯,但開始是傅延洲叫記者去的,很顯然就是居心不良,她今天要是沒有察覺,搞不好老太太真的會怪罪到她的頭上!

前夫,別來無恙

前夫,別來無恙

作者:秦洛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他是權利滔天,手腕狠辣的新北太子爺
她是他的童養媳
秦洛了解這個男人的一切,知道他愛什麼,不愛什麼
男人挑眉:「你說我愛什麼?不愛什麼?」 「你愛沈曼凝,不愛我
」 他愛那個女人,全世界都知道! 他將她摟在懷裡,魅惑道:「既然我愛她,為什麼總想睡你呢?一夜七次,恩?」 還能為什麼,因為某人就是……衣冠禽獸!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