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免費閱讀(慕時揚白璐璐)小說

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免費閱讀(慕時揚白璐璐)小說

時間:2022-04-05 18:01作者:白璐璐 標籤: 白璐璐 言翊 霸道總裁

她被姑媽威脅賣到一個男人床上,卻陰差陽錯上錯了床,錯被另外一個男人佔盡了便宜,一夜瘋狂後,她以為兩人會再不相見 然而世事難料,她被姑媽佔盡家財,趕出家門,卻發現新來的頂頭上司竟然是那個上錯床的男人,她退讓隱藏,男人卻對她不停挑撥,為了生活,她同意和男人簽訂契約…
第1章 答應我的事,希望你能辦到

精彩節選

緊閉的窗帘遮住了外界明媚的陽光,房間里昏暗且溫暖,房間的地上,男人的長褲和女人的外衣散落在一起。

白璐璐動了動身體,渾身酸疼。

腦海中閃過一些零碎的片段,昏黃的酒店走廊,痛苦的聲音依稀響起。

轉頭看了看身邊,偌大的床上空無一人,她咬着牙坐起來,把頭蜷在臂彎間。

痛,渾身如同散了架一般的痛。

她在心中暗暗咒罵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豬頭男,到底多少年沒有見過女人。

「醒了?」忽然,頭頂傳來傳來一陣好聽的男性的聲音。

她猛然抬頭,當雙眸中清晰的印出那個男人的五官,她竟有片刻的愣怔。

驚為天人!

站在床邊的男人,有着深邃如同黑曜石一般的丹鳳雙眸,如同旋渦一般,幾乎講她的靈魂吸了進去。

這個世上,竟然還有這樣完美的男人。

白璐璐面前突然出現一個人,被嚇了一跳,結巴的說道,「你你你是鬼啊,走路都沒有聲音的。」

只一眼,她就羞紅了臉。

他只裹着一條純白色的浴巾。

看到男人沒有說話,白璐璐怯生生的看着她,「你到底是誰啊!」

她不是從房間里逃出來了嗎?

言翊挑眉,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明所以的笑容。

昨天晚上他剛剛從國外飛回來,本想來酒店休息一下,剛開電梯門,就被這樣一個女人撲到了自己的身上。

雙臂掛在他的脖子上,像狗皮膏藥似的,他甩都甩不掉。

要是平時,他一定把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蹬的遠遠地。

可是昨天,他沒有推開這個女人。這是他欠她的,他要還給她。

白璐璐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將整個身體包住,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她整個眼圈都紅了,「你這個混蛋,你知不知道我的貞潔對我來說多重要?」

她以為自己是被那個男人又抓回來房間,可是她哪裡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根本不是她要陪的男人。

呦呵,碰瓷碰到他的床上了?

答應她的事情,他答應她什麼了?

言翊看到女人的眼淚就煩,「哭什麼哭?煩不煩,要錢就直說。」

說罷,他走到床尾,撿起自己的褲子,掏出錢包,「我這裡只有四五千,你先拿着,要多少……」

「我不要我不要,我只要你履行承諾。」

言翊還沒說完,白璐璐就抓狂了,她垂着被子,閉着眼睛哭的像個耍賴皮的孩子。

他怒瞪着她,「那你想要什麼?」

白璐璐剛要說話,放在床頭的手機就響了,是醫生打來的,

「……」

不知道醫生說了什麼,白璐璐的臉色突然一變,手機從手上滑落。

「怎麼會這樣?」白璐璐木訥的看着言翊,怒瞪了一眼言翊,「說話不算話的混蛋!」

言翊挑眉,這丫頭變化挺快,臉上的表情挺豐富啊,不當演員真是可惜了。

白璐璐一出溜躺進被子里,伸手抓了衣服,在被子里穿好衣服,奪門而出

帶着支離破碎的身子,白璐璐來到了姑媽家,厚厚的放到鋼化門緊緊的閉着,或許是着急瘋了,她竟然拿出自己的要撞開這扇門。

剛才在酒店打電話來的是醫生,他說外婆的病情,必須要在三天之內籌到十萬塊錢,不然的話外婆很有可能……

咚咚咚!

敲了幾下之後,房門被很大力的打開,姑媽一看到是她,破口大罵,「你昨天一天都死哪去了?我給你打電話也不接,你要死啊!」

「姑媽,您能不能借給我十萬?外婆做手術需要錢,醫院讓三天之內籌到十萬,不然的話外婆就會死的。」

「你給我閉嘴。」

姑媽怒瞪着她,伸手抓着她的頭髮把她扯進房裡來,關閉了房門,狠狠地戳着她的腦袋數落,

「你給我住嘴。」姑媽用惡毒的語氣罵著她,「我昨天讓你去陪黃總給我還債,你給我逃走,現在還好意思和我借錢呢?你不回來正好,現在你回來了,你看我不打死你這個忘恩負義的賤貨。」

姑媽從鞋柜上拿出笤帚,一下一下的打在白璐璐的身上,每一下都用上了很大的力氣。

「姑媽,您打吧,只要你能出氣,怎麼打我都行,但是求求您,一定要給外婆教醫藥費。」

姑媽聽了這話更加生氣,打她的頻率更快,「交錢交錢,你就是我們葉家的催命鬼,剋星,你可以把你爸媽剋死了,現在又來克我們家了,你給我滾!」

姑媽把她推走,狠狠地摔上了門。

白璐璐從樓道里出來的時候,極其狼狽,她渾身濕透,額頭上的血跡混着水流到衣服上,傷口火辣辣的疼。

她該怎麼辦?

明明知道姑媽不可能借給她錢,她還是懷着試一試的心態,可是結果……

外婆的病需要手術,可她的錢連住院都不夠,怎麼夠支付一大筆的手術費?

混沌的走到街上,她的雙眸已經看不到路上來來的往往的車輛,低頭隻身走在馬路上,卻沒看到一輛商務車正朝着她開過來。

言翊正低着頭看啪的,突然一個急剎車,慣性讓坐在車裡的里也身體陡然向前傾,差點磕在前坐上。

「怎麼回事?」言翊不悅的皺了皺眉。

「少爺,剛才衝過來一個女孩,我沒撞到她她就昏倒了,好像是碰瓷的!」司機下車觀察了一番然後對着坐在車上的言翊說道。

碰瓷?

「不用管她。」言翊從鼻孔里輕哼一聲,碰瓷竟然碰到他頭上來了。這是新一種的搭訕方式,真無聊。

把iPad正在一旁,煩躁的鬆了松脖子上的領帶,往窗外不經意的掃了一眼。

今天出門沒看黃曆怎麼的,先是被人罵一句混蛋,又被人碰瓷?

「停車。」言翊突然出聲,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真是冤家路窄,「把她帶回去。」

……

白璐璐醒來的時候只覺得胸口悶悶地疼,腦袋也疼,渾身上下總之沒一點好的地方。

混沌的睜開眼睛,眼前金碧輝煌的景象讓她愣住了,大大的水晶吊燈折射出五顏六色的光,刺得她眼睛疼。

她這是,到天堂了嗎?

她起身下床,走到不遠處的窗戶前,才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幢別墅中,下面是一個游泳池,還有大的草坪。

「你醒了?」房門打開,一道薄涼的男性聲音了冷不丁的傳來。

她心跳都被嚇停了一下,轉身回頭,卻看見了一個這輩子都不想看見的面孔。

「是你?」

昨天晚上她進錯房間的那個男人?

「是我。」

言翊挑眉,朝着她走了過來。修長的雙腿邁着堅毅的步子,帶着說不清道不明的危險感。

白璐璐往後退,警惕的看着他,「是你帶我來這裡的?」

「嗯哼。」

幾步的時間,他已經把她逼到一個角落裡,為了防止她不聽話的亂跑,他伸手按在牆上,把他圍在自己的可控範圍內。

白璐璐吞了口口水,與這個男人的距離不過半尺,才得以看清這個男人的真面目。

他擁有着一雙深邃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瞳眸,桃花色的薄唇,帶着一絲瀲灧和邪魅,緊抿的時候,多了幾分冷硬和堅毅。

這個男人比她高一頭,她仰視着他,看得最清楚的,是他堅毅冷硬的下顎。

「你把我帶到這裡來幹什麼?」白璐璐如同在看一直準備捕獵的豹子,眉宇間充滿了警惕,「難不成,要先……後殺?」

「先什麼?」言翊掃了一遍她的身體,目光定格在她的胸膛,「你的身材,就像我手裡的平板電腦。」

白璐璐氣的鼻子都抽抽了。

「那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言翊收回手臂,單手插兜走到窗戶前,朝着她勾了勾手指,「過來。」

「幹什麼?」

為了防止這個男人把她從窗戶上扔下去,她雖是走到了窗戶前,卻離的窗戶遠遠地。

「那輛黑色的轎車。」

順着言翊眼神的方向,白璐璐的目光觸及到草坪上停着一輛黑色的賓利轎車,很漂亮也很雄偉,只是車前燈那裡明顯掉了塊漆,似乎還碰進去了一點。

「怎麼了?」

言翊清了清喉嚨,「你撞壞的,賠錢。」

白璐璐發誓,要是她現在是喝水的狀態,一定一口水噴出一條完美的弧線。

賓利轎車哎,她居然把那輛車撞掉了漆,還撞凹了進去。最關鍵的是,她竟然還活着。

這一定是她聽過的年度最好笑的笑話!

「哈哈哈……」白璐璐掐着腰,眉眼笑成了一條線,再笑眼淚都要出來了,「你是不是傻了?」

「……」

言翊嫌棄的看着她,身體不自覺地後傾和她保持距離,這女的還有神經病啊!

白璐璐收起了笑容,瞪着他,「這是賓利,我要是把你的車撞成那樣,就不是你和我要錢了,是我和你要錢,賠命錢!」

訛人訛到她的頭上來了,也不打聽打聽她是誰!

她這張嘴,除了在姑媽一家面前失了效,在哪裡不是淬了毒!

毒舌!

她的話音剛落床頭柜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手機被水澆了還能用,只因為她用了菲爾普斯山寨專用防水機!

山寨機,就是牛!

翻了個白眼她接起電話,語氣正經了起來,「李主任,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李主任是治療她外婆的醫生,他打電話來,難道是……

「小璐啊,你趕緊到醫院來一趟,你外婆發病了,情況很危險。」

「我知道了李主任,我馬上過去,請您一定要救救我外婆。至於醫藥費,我會儘快籌齊的。」

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

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

作者:白璐璐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她被姑媽威脅賣到一個男人床上,卻陰差陽錯上錯了床,錯被另外一個男人佔盡了便宜,一夜瘋狂後,她以為兩人會再不相見
然而世事難料,她被姑媽佔盡家財,趕出家門,卻發現新來的頂頭上司竟然是那個上錯床的男人,她退讓隱藏,男人卻對她不停挑撥,為了生活,她同意和男人簽訂契約婚姻
當她付出了真感情,才知道男人的喜歡不過是玩玩而已,當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過是一個工具,她毅然斬斷情絲,離婚後離開這個傷心地! 三年之後,她鳳凰涅槃華麗歸來,他的視線牢牢綁在她身上
「請你放尊重點,我不認識你!」她氣急敗壞想掙脫出他的懷抱
「你可是我的女人,名副其實的言夫人,還想跑到哪去呢?」他掐着她的下巴在她耳畔低語,猶如惡魔的呢喃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