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先婚後愛:靳先生請放手免費閱讀(그랬었구나 徐靜雅)小說

先婚後愛:靳先生請放手免費閱讀(그랬었구나 徐靜雅)小說

時間:2022-04-05 17:59作者:貓熾俠 標籤: 徐靜雅 現代言情 譚菲菲

被男友和閨蜜同時背叛
第一章捉姦

精彩節選

  第一章捉姦

  

  臨近八月,,儘管此時已日薄西山,天氣卻依舊酷熱難當,當真不負三伏之名。

  而在暮光城的寅慶街上,不少老人仍保持着舊有的習慣,於榕樹底下乘涼,一邊潑着手中的扇子,一邊與身邊的左鄰右舍聊着最近的是非八卦,周圍還有三三兩兩的小孩追逐嬉鬧中。

  「呼,呼…」

  徐靜雅獨自一人走在這此街道上,只見其步履匆匆,眉頭緊鎖,斗大的汗珠不斷在其兩鬢間滴落,偶有相熟的行人打招呼,也是恍若未聞,只顧埋頭疾步行走,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但正所謂壞事傳千里,正當無所事事的老人們疑惑着這平時乖巧有禮的靜雅丫頭因何事憂心仲仲時,一條消息就悄然於這小團體傳開來。

  原來啊,是徐靜雅的奶奶出了車禍重傷入院,她此行也正是為了回家拿錢交醫藥費…

  雖然徐靜雅目前的家在街道的盡頭處,但其擔心奶奶的傷勢。

  而且寅慶街不算長,所以僅僅幾分鐘的時間,便已是到家,但她萬萬沒想到,她即將迎來的不是一個安慰,而是另一個晴天霹靂。

  入門的一瞬間,徐靜雅便已是感到不對勁,為什麼家門口會多了一對高跟鞋,而她很肯定的是這不是她的鞋,鞋子上的斑斑泥跡也表明了這不是新鞋,那會是誰的呢?

  徐靜雅隱隱有些不安,內心一個她不願相信的念頭不斷湧現…

  她緩緩上樓,隨着越接近那個承載她無數希望與回憶的房間,她呼吸越加急促,雙手微微顫抖,她知道,如果不是飛機延遲起飛,或許她最早也得明天才能回到家。

  走近房門,房裡傳來的聲音證實了許靜雅的念頭,腳步戛然而止,額間的汗水與淚水交叉着落下。

  在那一刻,她覺得自己整個世界都崩潰了,相戀時的甜言蜜語,求婚時的山盟海誓,婚後的相敬如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嗎?

  愛情…

  真的如此脆弱嗎?

  更讓許靜雅心碎的是,房間里傳來的女聲,是她再熟悉不過的了,因為這聲音的主人正是徐靜雅從大學開始就視作閨蜜的譚菲菲…

  「徐靜雅那賤人不會突然回來吧,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時譚菲菲的話語從門縫處緩緩傳來。

  「放心吧,她出差訂的是下午1點的機票,就算她知道那老太婆出了車禍,要趕回來起碼得明天早上,所以啊,別想那麼多了,我們還是先辦正事吧,嘿嘿嘿。」

  男子顯然有些急躁地說道

  「哎,等下,別急嘛,我就想問問,那個大頭靠譜嗎?萬一他把我們抖出來咋辦?我可不想背個殺人罪什麼的呢。」

  「放心放心,絕對靠譜,大頭是我老鄉,我兩從小玩到大的,這次撞那老太婆之前,我還特意讓他喝點小酒然後自首,罪行減輕,判下來也就關個幾年,不過我答應過他,那老太婆死後,她那遺產我要分他一點。」

  男子說到最後語氣開始下降,似乎有些心虛。

  「你答應分他多少?」譚菲菲急切問道。

  可外面的徐靜雅卻實在聽不下去了,雙手拴緊拳頭微微顫抖,咬牙切齒,破門而入。

  只見昏暗的房間里,裝飾簡潔雅緻,而中間的床上則躺着衣衫不整的譚菲菲兩人,他們明顯被驚嚇到了只聽得譚菲菲啊的一聲。

  而男子則連忙說道:「靜雅,你聽我解釋。」

  「還有什麼好解釋的,陳赫,譚菲菲,你們兩個狗男女,枉我還把你們當成至親之人,想不到你們卻搞在一起背叛我,還合夥謀害我奶奶,你,你們!」

  徐靜雅悲憤地走進來,越說越氣,索性拿起旁邊桌子上的檯燈就往床上的兩人扔去。

  陳赫忙不迭頭部被砸了一下,只見額頭瞬間被砸腫了,還開始流血,他吃痛,但似乎仍想挽回一些局面,正準備說話時。

  譚菲菲拉住他的手,「赫哥,那賤人明顯已經知道我們的計劃,怎麼辦」

  一語點醒夢中人,陳赫也反應過來了,目露凶光。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徐靜雅看到陳赫突然變得猙獰的臉色,心頭一驚,才發現現在陳赫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文質彬彬,志向高遠的他了,而是變成了一個眼中只有名利,不擇手段的惡魔。

  徐靜雅知道自己不是陳赫的對手,連忙跑出房外,試圖逃離這個噩夢般的地方,陳赫剛想追,卻不料被身邊的被子絆倒,譚菲菲連忙扶起。

  「怎麼辦,她這一逃出去,肯定會去報警,我可不想坐牢,怎麼辦,怎麼辦!」

  「閉嘴,我現在就去叫人,那賤人,我是不會讓她活着走去寅慶街的。」

  徐靜雅在跑出家門口的那一瞬間便是拿起手機,結果手機卻是突然關機,這時許靜雅才想起手機適合從她回家的那時便一直提示電量不足。

  「該死的!」

  儘管如徐靜雅這般家學涵養較高的人也忍不住一邊拍着手機一邊低聲喝罵著。

  抬頭卻發現前面迎來了一輛麵包車,有幾個較為強壯的黑衣男子從車上下來後,便是一直朝着徐靜雅的方向跑來。

  徐靜雅以為這是陳赫的人,便慌不擇路的拔腿就跑,最後跑進了一個陰暗巷子里的雜物間里,

  卻不料雜物間里早已有人,徐靜雅一進來,說時遲那時快,背後一道身影閃現而出。

  她剛有所察覺,便是被一對不算粗壯,但卻孔武有力的一雙手擒住,一隻迅速把徐靜雅的一雙手疊住,繼而鎖住,另一隻則是緊緊捂住徐靜雅的嘴,整套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彷彿演練過無數遍一樣。

  「呵呵…不想死的話就別亂動。」

  伴隨着緊密的喘氣聲,徐靜雅的耳邊突然輕輕傳來這麼一句話,她能感受到這聲音的主人似乎很虛弱?

  雖然聲音聽起來很虛弱,但背後男子雙手的力道讓徐靜雅明白如果對方如果想殺她,絕對比碾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

  「踏,踏,踏…」

  突然,外面突然多了很多腳步聲。

  「這裏面還沒搜過,快,你,你,跟我來,其他人,去那邊搜一下。」

  「是!」

  眾人異口同聲地回道,隨後,又是一陣腳步聲,而且越來越近了…

  徐靜雅很明顯感覺到背後的身影似乎神經都緊繃起來了,因為他雙手的力道又加重了,這讓徐靜雅越發難受,雖然她知道他是無心的…

  但同時,徐靜雅腦中浮現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外面這群人的目標不是自己,而是她背後那個男人.這個猜測讓徐靜雅心跳開始加速,她意識到背後那個男人很危險,極有可能是某個窮凶極惡的殺人犯。

  再聯想到剛才他對自己的那套威脅的話語,不想死的話…不想死的話…

  一想到這,徐靜雅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是典型的剛出虎口,又入狼穴嗎?

  就在徐靜雅胡思亂想的時候,神秘男子突然把徐靜雅整個人一推,推到雜物間最角落的一旁,徐靜雅還沒弄明白什麼情況,就被那名神秘男子撕開了外套。

  徐靜雅先是一驚,而後便是羞憤難當,本能的『啊』了一聲,卻被神秘男子再次用力捂住嘴巴。

  「嗯,嗯…」

  徐靜雅試圖掙扎,卻是如蚍蜉撼樹般無力。

  「夠了,呵呵…趕緊的,把剩下的衣服脫了!」

  神秘男子的帶着點霸道,命令式的語氣說道,在雜物間這麼黑的房間里,徐靜雅看不清對方的臉,只是依稀看見其那黑白分明的眼睛。

  而且在掙扎途中,徐靜雅看見了其腰間的槍,這讓她頓時害怕起來,驚慌失措下,也就迷迷糊糊的順着神秘男子的話語去做,逐漸把自己的衣服脫掉…

  不過她好像也漸漸知道了神秘男子的真實目的了,突然間,那個神秘男子一個反手把徐靜雅擁入懷中,而在同一時間點,雜物間的房門就被破開了。

  對方看見徐靜雅和神秘男子衣衫不整,加上雜物間比較昏暗的原因,並沒有看清他們的樣子,於是大罵一聲晦氣就走了。

  這是神秘男子才緩緩放開徐靜雅,而她此時才發現那個神秘男子的胸口上叉着一把匕首,應該很久了吧,上面的血跡都有些凝固了,難怪這男子的聲音聽起來這麼虛弱。

  神秘男子一把推開徐靜雅,自顧自便走了,等許靜雅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的手鏈怎麼不見了…

先婚後愛:靳先生請放手

先婚後愛:靳先生請放手

作者:貓熾俠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被男友和閨蜜同時背叛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