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鳳女謀心:王妃是個狠角色免費閱讀(希拉雷奧湟)小說

鳳女謀心:王妃是個狠角色免費閱讀(希拉雷奧湟)小說

時間:2022-04-05 17:59作者:清息 標籤: 多蘭 希嵐湟 現代言情

元禧八年,西頓爾草原第一美人嵐湟公主前往大印和親原本應該入宮陪伴君王側的公主,卻因為天師一句莫名其妙的判詞而被隨意指給了身有頑疾的霖王誰知,這才是故事真正的開始對故國心懷恨意的公主,同君主明爭暗鬥的王爺,這一對糊裡糊塗的夫妻,卻在陰謀詭計的催動下漸漸相知相伴,…
和親之路

精彩節選

  元禧八年春,霸居西頓爾草原的希氏王庭將嵐湟公主送往大印,以期能接秦晉之好。

  春末,嵐湟公主的儀仗終於抵達大印都城外。京畿衛早已出城迎接,謙安城內百姓自覺洒掃了街道,以鮮花鋪路,翹首以盼只等着一堵這西頓爾草原第一美人的風采。

  「來了!來了!」

  粗重的城門緩緩打開,人群中不知誰喊了一聲,夾道的百姓們頓時屏息往城門處望去。

  打頭的京畿衛威風凜凜,百姓們看得自豪,便越發期待後面的公主儀仗。

  卻不想跟在京畿衛後面的儀仗隊,竟只剩幾個稀稀拉拉舉旗的,迎風飄揚的旗幟殘破不堪,與後面同樣破爛的馬車相輝映,透出一股狼狽。

  殘破的馬車中,嵐湟公主端坐,白狐披風上斑駁着血跡。她臉色蒼白,緊抿着唇,緊緊抓着披風將自己裹住。即便如此,也掩蓋不了她滿身的狼狽。

  這是來的路上遭了劫?

  傳聞艷絕西頓爾草原的公主入城,竟是這般狼狽形狀,謙安城百姓一時只覺失望不已。

  而京畿衛護着儀仗隊到了皇城外停下,等了約莫小半個時辰,才有一年輕太監領着宮人不僅不慢的行至馬車前。

  「雜家奉了皇上口諭,請公主暫且移駕西郊別苑。」

  馬車內一陣沉默,良久才傳出兩個字:「勞煩。」

  聲音不悲不喜,如死水般平靜。

  胡公公『哎』的應了聲,心下感嘆這位嵐湟公主未免也太逆來順受了。不過主子交代的任務總算順利的完成,胡公公只安排了一應宮人前往別苑伺候,自己則是回去復命。

  西郊別苑位靠西山圍場,是大印皇帝狩獵時的落腳之地,雖不寒酸,卻到底是落了希氏王庭的面子。

  希嵐湟並未覺得不滿,反而從心底升起一陣快意,這許多天來憋着的一口氣,終於得到了抒發。

  她是希爾頓草原的第一美女,同時也是希殺崇的工具。

  往日里他用送她和親的這種法子,迷惑了許多小部落的王,從而藉機將他們毀滅征服。現在,他的野心將她送到了大印——但卻碰了一鼻子灰。

  這一場和親,她倒極其的期待了。

  她垂下眼眸,長長的睫毛在眼瞼投下一片陰影,殷紅的唇輕輕勾了勾,左眼下玉蘭花瓣樣的印記似乎也被牽動,越發的嫣紅了幾分。

  「公主。」有丫鬟挑簾進來,神色不悅,「王傳來消息,希望您接下來安分些。」

  安分?

  希嵐湟眼底划過一抹嘲諷,轉過身去看着丫鬟:「多蘭,我知道。」

  來大印的路上是她最佳的逃跑時機,然而一切都已經失敗了。所幸那一場動亂,使得希殺崇安排在她身邊的人,只剩下多蘭這個礙事的丫鬟了。

  大印絕不是以前那些不入流的小部落,並非希殺崇可擺布的,這一場和親還沒有結果,便依舊是她擺脫束縛的機會。

  為了以後的計劃順利,她須得先解決多蘭。

  窗子開着,微風攜裹花香徐徐而來,晚春的花香更加濃烈,但風卻依舊還帶着絲絲寒意。

  希嵐湟搓了搓手臂,忽而想到什麼,轉身探出窗外:「多蘭,院子後面便是山林嗎?」

  「是的,公主。」多蘭拿了披風給她蓋上,「山下風涼,您的身子要以最美好的形態出現在大印皇帝面前,不能有絲毫的損傷。」

  希氏王庭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嵐湟公主最大的武器,便是她的美貌。

  如往常一樣,希嵐湟沒有反對,她轉身應了一個「好」字,緩緩往外面走去:「可是我想去山上看看,你知道的,我們草原很少看見青山。聽說那是大印的獵場,山上還會有許多動物,多蘭,你不想看看嗎?」

  多蘭本想反駁,但希嵐湟已經走了出去,並喚了個宮女帶路,她只能趕緊跟上去。

  西頓爾草原只有一座大雪山,常年被冰雪覆蓋,一眼望不到頂,沒有人上去,也沒人敢上去。

  所以爬山對於希嵐湟來說,確實很是稀奇。

  宮女在前面領路,不敢帶她們深入密林,只在外圍轉了轉便道:「嵐湟公主殿下,再往裏面便會有危險了。」

  「危險?」希嵐湟的眸子閃了閃,「有吃人的大蟲嗎?」

  「有的。」宮女笑了笑,突然想嚇一嚇她。

  這位貌美的草原公主看起來端莊高貴,但性子卻極軟,端不起公主的派頭。

  果然,希嵐湟的臉色白了白,神情有些猶豫。

  多蘭趁機道:「公主,前面太危險了,我們該回去了。」

  「好……」希嵐湟一步一回頭的看了看密林的方向,走了幾步忽然轉身往密林里跑,「多蘭,我還是想去看看。」

  「公主!」

  多蘭臉色一沉,以為她到這般時候還要逃跑,趕忙追了過去。

  希嵐湟跑得不快,林子里都是樹,她認不清道,只能往雜草多的地方跑。漸漸地身後追趕的聲響便小了許多,她停下來聽了聽,辨別出了多蘭的聲音。

  「多蘭,我在這裡。」希嵐湟高喊。

  沒一會兒多蘭便出現了,抱怨道:「公主,您不該亂跑。」

  希嵐湟的髮髻大概是被樹枝刮到了,簪子被她拿在了手上,她無助的吩咐:「幫我整理一下,我們回去吧!」

  多蘭沒有疑心,上前幫她整理衣飾。

  希嵐湟張開雙手,一垂眸便看到低着頭的多蘭,在她面前暴露出了一截脖頸。她抿了抿唇,眼底一陣堅決,兩手抓着髮髻狠準的插入了那段脖頸中。

  多蘭悶哼一聲,甚至沒有來得及掙扎,就沒了氣息。

  鮮紅的血染紅了多蘭的脖頸,將希嵐湟白皙如玉的手沾染,但她卻依舊沒有鬆手。她一手抓着多蘭的肩膀,一手抓着簪子,絲毫不敢懈怠。

  直到察覺到手底下的人沒有掙扎,她才鬆了口氣。

  只是這口濁氣還未吐完,卻忽然聽到一聲輕嘖,分明輕如嘆息,卻如驚雷炸響在腦中。

  希嵐湟驚愕抬頭,不知何時前面站了一男子。他生得眉目如畫,但那身紫衣卻襯得他臉色有些蒼白,寬大的衣袍使得他看起來有些瘦削,偏生那一雙鳳眸里卻閃着冷冽的光,將這幾分病弱化去了不少。

  他是誰?方才的事情他看到了多少?

  

鳳女謀心:王妃是個狠角色

鳳女謀心:王妃是個狠角色

作者:清息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元禧八年,西頓爾草原第一美人嵐湟公主前往大印和親
原本應該入宮陪伴君王側的公主,卻因為天師一句莫名其妙的判詞而被隨意指給了身有頑疾的霖王
誰知,這才是故事真正的開始
對故國心懷恨意的公主,同君主明爭暗鬥的王爺,這一對糊裡糊塗的夫妻,卻在陰謀詭計的催動下漸漸相知相伴,成為了盟友
天下亂,大事成
然而,卻有人在最不該動情的時候動了真心
一杯鳶尾飲,兩方離心箋,毒殺的又是誰的情深?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