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又是一年煙雨樓免費閱讀(黎萱草禹安昌小說名)小說

又是一年煙雨樓免費閱讀(黎萱草禹安昌小說名)小說

時間:2022-04-05 17:55作者:黎萱草 標籤: 其他小說 禹安昌 黎萱草

黎萱草以為自己遇到了良人,不顧門第,一頭栽進去後來她知道了,再深的感情也只是空中樓閣她愛屋及烏,禹安昌恨屋及烏,終至一句一傷,無話可講的地步
第4章 真正的付出代價


一個男人冷哼:「尋常女人還夠不上這美人扇,就不要扭捏了。
你的扇子賣價越高,給你的銀錢也越多。

黎萱草臉白如紙,美人扇畫的是女子不着一物的酮體,是在權貴之間風靡,被當做風流炫耀資本的玩物。
「你既然為了錢不要臉,那區區寬衣解帶又算得了什麼?」
禹安昌在她耳邊呢喃,聲音很輕,每個字像是冰雹狠狠砸在黎萱草心上。
黎萱草又驚又痛,眼裡盛滿了不可置信。
這樣的禹安昌,越來越陌生。
被她看得莫名煩躁,禹安昌轉開臉,帶着幾分不耐道:「我不會逼你。

她咬着下唇,拚命克制住想大哭的衝動。
禹安昌不會逼她?他讓她快被錢逼瘋了!
在他面前,她早就不是那個驕傲的醫女,而是無限卑微的奴僕。
黎萱草慢慢放下遮掩的手,澀然開口:「這次你不會再毀了我的錢,是不是?」
這話像是在禹安昌的心火上澆了一把油,讓他怒意越發高漲。
「那點髒錢你自己留着吧!」
黎萱草本就繃緊的身體更加僵滯,連唇瓣都蒼白起來。
好想哭,可是眼睛已經乾涸得流不出一滴淚了。
幾個男人坐在不同角度,又是催促又是「指點」:「趕緊把衣服脫了。
」、「你身子不要如此僵硬,像個木偶,毫無美感!」
黎萱草雙眼緊閉,抖着手去解腰帶,滿腦子想的都是錢……
禹安昌一直冷漠抱臂而立,「停」字涌到嘴邊也被硬生生的咽下去。
就以這種方式,將黎萱草從自己心底徹底的驅逐吧!
黎萱草感覺自己身體和魂魄一分為二,當脫掉外面的褙子,再脫一件就會露出肚兜,她卻再也忍不住,退後幾步,頭也不回的衝出去。
「我不畫了……我做不到……」
男人正要追上去,被禹安昌冷冷的喝止。
「算了。

他摩挲着手心,那裡早就汗濕了。
黎萱草頂着寒風跑回酒肆,想拿回賣酒的錢,卻被老闆娘趕了出去。
「你不要再來了,我們可不敢得罪將軍大人!」
她無力的癱坐在街邊,三年來第一次質疑當初的決定。
「我是不是真的不該改藥方?就算太醫開的藥方有誤,可那跟我有什麼關係?老太君那麼討厭我,我何必逞強……爹,您能不能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第二日,定國將軍府響起驚惶的尖叫聲。
「不好了!老太君病危了!」
禹安昌快速趕來,好在雲洛兒將人給及時救了回來。
「怎麼回事?」
雲洛兒抽泣道:「早上一來就發現老太君臉色青紫……我嗅到一股蛋羹的味道,忙給她餵了葯……」
禹安昌怒喝:「老太君吃不得雞蛋,會呼吸不暢,這府里誰人不知?究竟是誰明知故犯?」
他一雙寒眸銳利划過戰戰兢兢的下人們,正要吩咐侍衛嚴加拷問,就看到一個僕婦顫聲說道:「是黎萱草收買了奴婢,奴婢見財起意,對不起老太君!」
說完就猛地沖向門柱,血濺三尺。
雲洛兒驚叫着遮住眼睛,遮住得逞的笑。
禹安昌氣得渾身發抖,他又一次低估了黎萱草!
她居然利用這一點來報復!
「黎萱草,本將軍會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付出代價!」
黎萱草在外奔波了一天,為錢愁得焦頭爛額。
實在沒辦法了,她只能思索,如何才能瞞着娘賣掉房子?
拖着疲累的身體回到家,家裡靜悄悄的,讓她莫名心慌……
地上,一張紙輕飄飄落在那裡,黎萱草下意識撿起來,心臟頓時猛地縮成一團,痛得差點背過氣去!
上面說的竟是她昨晚賣酒和脫衣畫美人扇的事情!
黎萱草紅着眼大喊道:「娘!你在哪?這上面不是真的,我沒有讓人畫那種扇子……」
「啪嗒、啪嗒」,有什麼液體落到她臉上。
獃獃的伸出手一抹,指尖鮮紅。
黎萱草瞳孔劇顫,僵滯地仰起脖子……

又是一年煙雨樓

又是一年煙雨樓

作者:黎萱草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黎萱草以為自己遇到了良人,不顧門第,一頭栽進去
後來她知道了,再深的感情也只是空中樓閣
她愛屋及烏,禹安昌恨屋及烏,終至一句一傷,無話可講的地步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