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免費閱讀(李媚娘朱七七)小說

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免費閱讀(李媚娘朱七七)小說

時間:2022-04-05 17:55作者:樓禹 標籤: 其他小說 朱媚兒 朱秀兒

她自爆而亡卻不想,香魂穿越到莫須有的朝代,剛出生就遇見深宮喋血大劇 但是,這無賴神君是怎麼回事? 看光她,還要圈養她? 傲嬌神君快放手,我才不會喜歡個千年妖精
第一章血染皇宮妖孽重生

精彩節選

夏,帝傳到第三任。

天禧三年。

離王拓跋野陰謀叛亂,聯合重臣,發動一場宮廷政變,三月後,其踏着親生兄長的鮮血,登上了王朝至尊之位。

史稱——建安帝。

梅秀宮。

夜綿長,更漏雨。

八寶琉璃象牙鳳榻上,女子壓抑着痛呼,一雙雪白的素手緊緊地揪着身下的被褥,因為過於用力,青紫色的經脈微微凸起,有一種極致掙扎的脆弱,漆黑的髮絲被汗水打濕貼在柔美的臉上。

「娘娘,用力啊——」

產房內一團亂,幾個婢女端着熱水進去,再端着血水出來,忙碌不已。

心腹嬤嬤邊掀開被子向里瞧,邊為生產的女人打氣:「娘娘,用力!」

朱秀兒咬着唇,盯着雪白的帳頂,一雙清澈美麗的眸子瞪得極大,幽光澹澹,似乎隱含着無盡的絕望,卻有又一股明烈鋒銳的希望欲待破土而出。

先帝留在世上唯一的血脈,拼盡一切也要保住!

又一波陣痛過去,女子抓着被褥的指尖泛着青白,紅唇被咬出了血,卻猶自強撐着問:「媚兒生了嗎?」

嬤嬤隔着紗簾往隔壁看了一眼,隱約可以聽見女子的痛呼聲和婆子們緊張的催促聲。

「還沒有」

朱秀兒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咬牙凝結全身的力氣,她雪白的脖子高高揚起,所有的力量都往下身推去。

一個柔軟的東西脫離而出,她的身體突然一松,心也好似突然空了一塊。

「生了!生了!」穩婆突然欣喜地喊出來,雙手伸進被子里,將頭已經出來的嬰兒拉了出來,托在手上:「娘娘,是個小公主」

殿內霎時間靜了下來。

公主?公主也好!

朱秀兒心中酸楚,也不知道是失落還是欣慰。一滴清淚從她的眼角滑落下來,混着汗水,在杏紅色的錦緞綉枕上綻放出一枚櫻紅的花蕾。

她強撐着坐起來,看着躺在穩婆手上不哭不鬧的孩子,雪白的小臉,微微聳動的鼻尖,紅潤的小嘴,心底霎時間軟成一片。

她的雙眸閃爍着不知名的光澤,女子骨子裡的母性和韌性支撐着她,這個時候不能倒!

「姐姐——」殿門被人強硬地從外間推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闖了進來,撲到床邊,她的懷中同樣抱着一個襁褓。

「貴妃娘娘」嬤嬤和穩婆驚呼。

「媚兒!」朱秀兒抓住妹妹的手,不顧身下惡露陣涌,掙扎着下了地,雙膝跪在腳踏上,眼睛看着妹妹,輕聲道:「幫我」

只有短短的兩個字,殿內的人卻都聽出了裏面暗含的乞求與無奈,她的眼神看着女兒,流露出無盡的不舍,卻又很快被堅毅所取代。

前朝雍容高貴的皇后,天之嬌女,此生除了她的夫君從未求過人。

建安帝不過放任這個孩子活下去!

在場所有的人心裏都很清楚。

朱媚兒反抓住姐姐的手,她的眼神比她的姐姐更為冷靜,毅然將懷中的孩子交給了朱秀兒。

自幼一起長大的默契讓朱秀兒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打算:「你——」

「這個孽種」朱媚兒眼中顯露出刻骨的憎惡:「他活着一天,就是我的恥辱!」

心高氣傲的名門貴女,被一個亂臣賊子強行佔有,這樣深刻的恥辱只令她恨不得立刻死掉!

朱秀兒心中大痛,就算是恥辱,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啊。

「陛下駕到,皇后娘娘駕到——」一聲激烈悠長的呼聲打破了屋內的短暫的平靜。

朱媚兒撲過去,一把搶過穩婆懷裡已經用正紅色襁褓包好的女嬰抱進懷裡。

兩女對視一眼,朱秀兒還想在說什麼,朱媚兒已經率先向門外走去。

「陛下」遠遠傳來一聲她嬌媚的呼喚:「臣妾生了個小公主」

殿內,朱秀兒腿一軟,斜斜地跌坐在腳踏上,眼淚宛如走珠一般滑落臉頰。

建安帝拓撥野攜皇后連慧姬還未走近大殿,就見剛剛生產完還赤着腳的朱媚兒跑過來,笑顏如花,獻寶一般將一個襁褓遞到眼前:「陛下,你瞧啊」

建安帝就喜歡她嬌蠻卻不野蠻的性子,當下將孩子接了過去,順口薄責:「堂堂皇貴妃,都已經當了母親,怎麼還跟小孩子似的,剛生完孩子,也能光着腳跑出來?宮女跟嬤嬤都去哪了?」

朱媚兒笑道:「不怪她們,臣妾聽說陛下來了,想早些讓陛下知道這個好消息,就迫不及待跑出來了」

建安帝輕颳了一下她的鼻子,這才打量起懷中的孩子來,剛出生的嬰兒粉嫩皎白,安安靜靜的,還沒睜開眼睛,也看不出長的像誰。

邊上的婢女取來披風繡鞋伺候朱媚兒穿上,連慧姬隨意掃了一眼,一個女兒,不足為患,她拉了拉皇帝明黃色的衣袖:「陛下,我們該進去看看那位皇后娘娘了」

朱媚兒手微微一緊,建安帝斂起笑容,將孩子遞給身邊的貴妃,背着雙手邁步走進正殿。

朱秀兒抱着一個明黃色的襁褓立在大殿門口,她穿着一襲正紅色的華美鳳袍,帶着明珠美玉製成的鳳冠,雍容端莊,美麗華貴。

建安帝心裏微微一動。

她清澈的眼神如同高傲的鳳凰,就算在這個時候,也沒有露出絲毫膽怯求饒的神情。

正是這樣一份獨有的高貴美麗,建安帝才留了她到今日。

他的眼神落在她懷中的襁褓上,眸光毫不掩飾地露出殺意。

「來送我們母子上路?」她悠悠地在殿內的大椅上落座,低頭哄着懷中啼哭的孩子。

「朕只想要這個孩子的命,只要你願意,你依舊可以做朕的皇貴妃」

朱秀兒眼神都未曾掃過他一眼:「你配?」

建安帝眼中的殺氣幾乎可以凝為實質。

但他還是沒有立刻發火,男人的劣根性作祟,她越是高傲,他就越想折服這隻美麗的鳳凰,看她在他身下痛苦求饒。

連慧姬向前邁出一步,看着朱秀兒的眼神陰冷至極:「陛下,殺了她懷中的孽種,還怕她不屈服嗎?」

朱秀兒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神冷漠:「連慧姬,無怪先帝不喜歡你,你這樣惡毒自私的女人,沒有男人會真心喜歡」

連慧姬被戳中痛處,臉色氣的近乎扭曲:「這個時候,嘴皮子還如此利索,來人,將那個孽種搶過來!」

「誰敢!」朱秀兒抱着孩子站起來,眼神凌厲地一掃,高高在上的皇后威嚴,讓幾個欲上前的太監腳步都頓在原地。

「搶過來!」

建安地冷酷地下令。

朱秀兒突然仰面大笑起來,凄厲的笑聲穿透人的耳膜,遠遠地傳了出去,驚的棲息在宮殿屋頂上的夜鴉「嘎嘎」怪叫,紛紛撲翅而起。

「拓跋野,你弒兄殺侄,陰謀篡位,一定不得好死!!!」

女子凄厲的大喊聲中,紅色的身影宛如一陣激烈的旋風,帶着摧毀一切的力量,向著殿內的牆面狠狠地撞了過去。

「攔住她!」建安帝一聲暴吼。

可惜,已經遲了——

朱秀兒是那樣聰慧的女子,她特意等候在大殿門口,定然已經算好了一切。

飛身過去的大內侍衛人剛落地,就被一抔鮮紅濺了滿臉,剛剛還美麗華貴的女子,躺在血泊中,凄艷詭魅,殷紅的鮮血在她美麗的臉上綻放出妖冶艷美的花。

她懷中的孩子也沒能逃過厄運。

建安帝臉色鐵青。

連慧姬更是氣的渾身發抖,這個女人就連死,都讓她沒有贏上半分。

「姐姐」朱媚兒雙手顫抖地抱着手中的孩子,兩行清淚流了出來。

一片沉寂中,沒有人注意到,朱媚兒懷中的女嬰兒不知道何時睜開了眼睛,一雙乾淨剔透的眸子,眸光清澈宛如琉璃,優美的形狀酷似剛剛死去的先皇后。

她靜靜地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看着那個紅衣女子以一種絕然異常的氣勢奔赴死亡,倒地的瞬間,她的眸光似是不經意,正好對着她的方向。

唇角凝固着一抹絕美的弧度。

她死了。

吞噬過電腦芯片的大腦迅速地分析出在場所有人的關係之後,女嬰兒唇角勾出一抹冷笑,早就聽說過古代宮廷的黑暗凄冷,沒想到正好趕上了現場直播。

清亮的大眼看着倒在地上這一世的母親,眸中暗光閃動,她默默地在心裏說了一句話。

安息吧,我會活得很好,為你報仇!

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

囂張狂妃:傲嬌神君請放手

作者:樓禹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她自爆而亡
卻不想,香魂穿越到莫須有的朝代,剛出生就遇見深宮喋血大劇
但是,這無賴神君是怎麼回事? 看光她,還要圈養她? 傲嬌神君快放手,我才不會喜歡個千年妖精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