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草莽警探免費閱讀(吳錯李強)小說

草莽警探免費閱讀(吳錯李強)小說

時間:2022-04-05 17:51作者:吳錯 標籤: 吳錯 懸疑驚悚 李強

整形醫生為何慘死家中?網絡女主播竟敢直播殺人?唱歌難聽也能引發命案?誰在恐嚇小鮮肉明星? 當疑團一個個解開,真相令人細思極恐……...

草莽警探

推薦指數:10分

《草莽警探》在線閱讀

第一章 遊樂場連環殺人案(1)

精彩節選

  夜幕尚未完全降下,遊樂場里的霓虹燈卻已經準備好了歡樂的情緒。

  連成一片的暖色燈光中,幾點紅藍閃爍格外醒目。

  是警車的車燈。

  距離警車不遠的一處草坪被隔離帶圍了起來,草坪由遊樂場西北角的綠化牆延伸而來,5、6層柏樹組成的綠化牆裡,探出了一隻蒼白的手。

  一隻染了西瓜紅色指甲油的手,無力地耷拉着。

  痕檢專業的刑偵組長吳錯小心翼翼地撥開手周圍的樹叢,露出了樹叢中的一具女屍。

  樹叢很密,女屍臀背處靠在一根Y形樹枝上,正好被架成了半後仰的站立姿勢。

  法醫科長徐行(hang)二的第一反應就是去看死者的脖子,他一手執手電,一手抬起死者下巴,一道淤紫的勒痕清晰可見,勒痕約8毫米寬,非常勻稱。

  「一模一樣的勒痕,與之前兩起遊樂場殺人案的兇手應該是同一人。」徐行二給出結論。

  刑偵組長吳錯既焦急又憤怒,沖斜靠在警車引擎蓋上翻看案宗的年輕刑警道:「第三起了!」

  「哦。」年輕刑警頭也沒抬。

  那年輕刑警有着小麥色的皮膚,鬍子颳得很乾凈,幹練的平頭,看年紀最多25歲。

  襯衣袖口捲起,手臂很瘦,整個人顯得很高挑。

  他叼着煙,為了避免煙熏到眼睛,左眼微微眯起,長長的睫毛似乎能為審視的目光加上一層柔和的濾鏡。

  徐行二繼續對屍體進行檢查,「屍體尚有溫度,指關節未形成屍僵,初步推斷死亡不足1小時。」

  吳錯聽完,立馬對一旁的刑警道:「封鎖遊樂場所有出入口,兇手可能還沒離開!調取遊樂場內的監控,從現場附近的監控查起,發現任何疑點立馬報告。」

  「是!」

  手電的冷光打在死者皮膚上,越發慘白,很快,徐行二發現了頸部勒痕上的一處出血,在出血部位附近,他小心翼翼地用鑷子捏起一根黑色的細線。

  將細線裝進證物袋,徐行二對身旁的法醫助手道:「這是從勒死死者的繩子上掉下來的纖維,立馬送檢驗科,確認繩子的材質,屍體運回去,今晚連夜解剖。」

  證物袋被那個翻閱案宗的年輕刑警攔了下來。年輕刑警湊到證物袋前,只看了一眼就道:「鞋帶,最常見的帆布鞋鞋帶掉下來的纖維,兇手不笨,知道選一種能夠輕鬆帶離的兇器。尼龍材質,韌性好,長度也夠,唯一的問題是太細。」

  「太細?」吳錯走到年輕刑警跟前。

  「太細,所以勒頸的時候受力面積很小,受力面積越小壓力越大,勒痕處的皮膚都磨破了。對兇手也是同樣的道理,用這麼細的一根鞋帶勒死一個人,手很可能被磨破……不過,這已經是兇手第三次作案了,他一定會戴手套,年輕人會選什麼樣的手套呢?」

  「等等,」吳錯打斷道:「不一定是年輕人吧。」

  「不僅是年輕人,而且是未成年人,還有,兇手不止一人,應該是……三個未成年人一起作案。」年輕刑警將手中的案宗翻到之前兩起案件的屍檢照片,「從前兩名死者的屍檢結果來看,除了導致機械性窒息的致命勒痕,死者身上還有不同程度的束縛傷,比如腳踝和小腿外側的淤傷,說明有人按住或者抱住了死者的小腿,胳膊上也有明顯的抓痕,說明有人試圖抓住死者的胳膊,阻止她掙扎。總之,勒死、按腿、掐胳膊的是不同的三人。」

  「也有可能是死者與兇手發生過搏鬥,搏鬥過程中留下了這些傷痕,只不過死者在搏鬥中落敗,最終被兇手勒死。」吳錯反駁道。

  年輕刑警左右看看,突然沿着水泥路跑過一道轉彎,消失在吳錯視線中。

  「老吳,能聽到嗎?」

  不一會兒,他消失的方向傳出了喊聲。

  眾人聽得很清楚。

  很快,年輕刑警回到了吳錯身邊。

  「你想說明什麼?」吳錯問道。

  年輕刑警抿嘴一笑,「兇手選擇的殺人地點看起來偏僻,只是因為兩邊的轉彎和樹叢阻擋了視線,實際上距離這裡最近的遊樂設施還不到30米,剛剛我就是在遊樂設施旁喊了一句,你們都聽到了,對吧?

  可是,據負責遊樂設施的工作人員說,案發時間她沒有聽到任何異常的聲音,這說明什麼?」

  「說明被害人第一時間就被制服了,無法出聲呼救。」吳錯答道。

  「遲到的正義不是真正的正義。」年輕刑警指着吳錯道:「遲到的智商卻還湊合能用。」

  也不知是吳錯脾氣太好還是已經被擠兌習慣了,他只是示意年輕刑警繼續講下去。

  「受害人身上所有的傷痕中,唯一能使她喪失呼救能力的就是脖子上這一處,兇手一定在第一時間勒住了受害人的脖子。

  毫無疑問,勒頸這個動作需要兩隻手完成,兇手不可能在勒頸的同時還在受害人腿部和手臂上留下束縛傷,那麼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兇手還有兩名幫手,在他實施勒頸的同時,兩名幫手一人抱住被害人雙腿,另一人控制被害人雙手。」

  年輕刑警說話時來回踱着步,目光不斷在圍觀的人群中掃過。

  「咳咳,」吳錯低頭思索了一會兒道:「你怎麼知道兇手是未成年人?」

  「僅僅因為被害人身上的束縛傷比較淺,並不能確定兇手一定是未成年人。

  不過,隨着殺人次數的增加,殺戮的快感會逐漸降低,對連環殺人犯來說,第三起案件是個分水嶺。」

  「分水嶺?」

  「根據以往的案例,許多連環殺人犯會從第三次犯罪開始增加一些』餘興節目』,以尋求更多刺激,比如給警方郵寄犯罪預告信,或者,在屍體上留下標記,又或者……回到犯罪現場看看笨拙的警方是如何辦案的。」

  年輕刑警的目光突然變得犀利,聚焦向了圍觀人群中的某處,「看到那個男孩了嗎?帆布鞋,黑色鞋帶,騎行手套,加上旁邊跟他交頭接耳的兩個男孩,剛好三個人。

  兇手既然有膽量回來圍觀,正好,咱們今天晚上爭取結案。」

  人群中一陣騷動,三個14、5歲的男孩被年輕刑警一盯,其中一個眼中閃過慌亂。就像所有做錯了事的孩子,他回身破開人群落荒而逃。

  另外兩人一看大事不好,表情無比懊惱,但也沒辦法,只好緊隨其後地逃竄。

  「抓住他們!」吳錯第一個竄了出去,還沒追到拐彎處就按倒了一名男生。

  「跑這麼快,不愧是吳兔子。」年輕刑警合上案宗,靠在警車上,又點了根煙。

  一根煙還未吸完,三名嫌疑人都被抓了回來。

  戴着騎行手套的男生一臉囂張不屑,縱然被兩名刑警控制,還試圖蹦起來踢打抓住他的吳錯,口中不乾不淨地叫囂道:「敢動老子!你他娘的活膩了!我爸是李強!」

  李強。

  雖然這名字重名率極高,在場的所有警務人員心裏還是嘀咕了一下。

  市公安局局長恰好也叫這個名字。

  「老實點!」

  吳錯一把抓住男孩想踹人的腳,拔下腳上的鞋,看了一眼鞋帶,丟給徐行二,「兩隻都在這兒了,去驗血跡吧!」

  徐行二將鞋子裝進證物袋,「立馬帶回去檢驗。」

草莽警探

草莽警探

作者:吳錯類型:懸疑驚悚狀態:連載中

整形醫生為何慘死家中?網絡女主播竟敢直播殺人?唱歌難聽也能引發命案?誰在恐嚇小鮮肉明星? 當疑團一個個解開,真相令人細思極恐……...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