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先婚厚愛:豪門老公寵上癮免費閱讀(阮阮阮天羅)小說

先婚厚愛:豪門老公寵上癮免費閱讀(阮阮阮天羅)小說

時間:2022-04-05 17:51作者:先婚厚愛:豪門老公寵上癮 標籤: 其他小說 阮星庭 阮老爺子

慕以冬的心逐漸寒冷,她盯着自己空空蕩蕩的無名指,已經忘了自己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什麼在她有生之年,阮星庭是她的全世界,可她卻忘了,自己一直都入不了阮星庭的世界,她甚至已經想不起阮星庭曾經對她說的那句:「以冬時節,許你一方星庭」
第一章:抓到證據

精彩節選

北市的夜晚,璀璨的星光搭配着絢爛的霓虹燈,川流不息的車流聲,無一不透露着這座城市的繁華,這是北市,一座最為繁華的城市,同時也是一座美輪美奐的城市。

“紙醉金迷”的包間里。

“把我伺候好了,這筆錢就是你的。”慕以冬醉眼微睜,斜躺在床上,兩頰潮紅地看着眼前這個十分英俊卻陌生的男人。沒錯,這個男人是她花錢買來的,專門花錢買來陪她過生日的。

縱然這個男人一夜的身價不低,但她慕以冬什麼都缺,就是不錢缺。

全北市誰不知道,阮家最為富有,花阮星庭的錢,她從不手軟。

男人看着慕以冬那吹彈可破的肌膚不禁吞了吞口水。嫵媚誘惑的嬌軀如同一汪春水般柔軟,透着誘人的紅暈,目光移向她的臉龐,櫻桃般微張的小口,濃密卷翹的睫毛,一縷散落在嘴唇邊的頭髮,似是在做着無形邀請,等待着他去品嘗。

男人眼底露出了一股濃濃的貪婪之色。要知道,他在“紙醉金迷”裡邊待了這麼久,還從來沒有一個人像慕以冬一樣這麼有吸引力,這麼迷人。

“包你滿意。”男人姿色算是上乘,他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緩緩走近慕以冬,將她襯衣最上邊的扣子緩緩解開。

可未等他解開第二顆扣子的時候,“嘭”的一聲,包間門突然被踹開了,房間就突然闖進一幫身強體壯,穿着西裝的保鏢。

“你們是誰阿?走錯房間了吧!”男人好事被打攪,臉上已經充滿怒意,準備發火,卻在轉頭看到保鏢的陣仗時一秒變慫。

保鏢分列成兩行,各自站在兩邊,中間空出一條路,阮星庭一臉陰沉的走進房間,神情冷冽,令原本充滿誘惑曖昧的房間瞬間如冰川般寒冷。

他走到慕以冬的跟前,冷眼看着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他從來不知道,這個女人竟然能夠大膽到這個地步。相識這麼多年,這一次,她是真的出格了。

“馬上!給我滾。”極為冷冽的幾個字從阮星庭的口中吐出,他渾身都發著一種危險的氣息,令人不得不感到畏懼。

這股極其冰冷的寒意慕以冬是熟悉的,她看着眼前這張稜角分明卻極其冷酷的臉,嘴角不禁扯開一抹苦笑,阮星庭阿阮星庭,你終究還是來了,只是你究竟是為了阮家的面子還是為了我而來?

前一秒還在對慕以冬有所企圖的男人,這一秒竟然渾身瑟瑟發抖,不敢亂動,就連走到門口都是艱難萬分。在“紙醉金迷”裡邊待了這麼久的經驗告訴他,眼前的這個男人絕對和這個女人有非一般的關係。

慕以冬看到男人緩緩向門口移動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她盯着男人離開的方向,故意揚聲喊道:“小帥哥?你的錢不想要了?還是說,你對我不感興趣了?”

“不……不要了。”男人結結巴巴,不敢置信地盯着慕以冬,出來找男人被抓到然還敢這麼光明正大有底氣。他不敢對幕以冬再有任何幻想,慌忙跑出了“紙醉金迷”

男人落荒而逃之後,阮星庭的手下也識相地走出了包間,並將大門關上。

“你究竟又在耍什麼把戲?”阮星庭一身黑色風衣,冷着臉走到慕以冬身旁,眼底閃過一絲嫌棄之感。

對於這個女人,他不僅十分嫌棄,而且是到了厭惡的地步。要不是因為有婚約束縛着兩人,要不是怕阮家的顏面有損,他才懶得過來看她。

耍把戲?慕以冬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她能耍什麼把戲?她又敢對着阮星庭耍什麼把戲?全北市,誰不知道,阮家少爺阮星庭雷厲風霆的手段。

結婚三年多來,阮星庭從來都沒有碰過她一下,她就是想給自己送一份生日禮物而已,難不成連這點權利都沒有?

“慕以冬,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但麻煩你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份。你是阮家的少奶奶,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別做這種讓我噁心的事情。

如果你真的缺男人的話,我們離婚,你想怎麼找男人我都不干涉你。”阮星庭桀驁不羈的臉龐上,微微蹙起眉頭,他很不喜歡看到慕以冬這種嘲諷的模樣。

那副模樣,活生生就像是他是負心漢一樣。可明明是慕以冬橫刀奪愛,非要嫁給他,非要破壞他跟柔柔之間的感情。這樣的下場,他早就警告過慕以冬了,既然她不肯離婚,那就必須做好承擔這一切後果的準備。

說完,阮星庭便想轉身離開,卻被慕以冬從身後緊緊抱住。

“鬆開。”阮星庭的臉冷到極點,這個女人向來是懂得分寸,可今天卻一再出格,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慕以冬不肯鬆手,她很清楚現在自己在做什麼。今晚的這一切只不過是為了逼阮星庭出現而已,她在賭,賭他是否會來。

她已經有好幾天都沒有見到過阮星庭了,好不容易她才能見到他一面,她是真的不想要讓他離去。“星庭,別走。”

“慕以冬,你喝醉了。”她整個人貼上來的時候,他能明顯地聞到她身上的酒味。

難怪這個女人今晚如此反常,看來是醉得不輕。

“不……我沒醉。”慕以冬搖了搖頭,依舊緊緊地摟着他不肯鬆開。“我已經有好幾天都沒有見到你了,公司的小莫說你這幾天很忙,不方便見我。可是今天……今天是我的生日。”她只是想在自己生日的時候見他一面,能夠讓他陪陪自己而已。

他與呂柔柔之間的事情她都知道,她都可以不計較,可今天對於她來說是一個很特殊的日子,今天是她的生日,也就是在十年前的今天,阮星庭在雪地里救了她。整整十年了,她愛了阮星庭整整十年。

阮星庭聽到她這番話,眉頭微微地蹙起。他這幾天確實是很忙,但只是因為柔柔剛剛巡演回來,他要照顧她。至於小莫,他竟然沒有告訴自己,慕以冬去公司去找過他。看來是他最近對手下管得太過鬆了,才讓小莫這麼放肆。

正當阮星庭想讓慕以冬日後不要隨意到公司去找他時,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一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名字,阮星庭眸底泛起一片深情。這種深情是慕以冬夢寐以求的,可阮星庭卻從來沒有對慕以冬表現過。

“今天雖然是你生日,但我希望你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份,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阮家。”阮星庭微微用力,便掙開了慕以冬的雙手,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眼眸中厭惡:“時間不早了,晚些讓司機送你回去。”

話落,阮星庭便頭不回地離開了房間,電話鈴聲也隨着他踏出房間之時,戛然而止。

“我們……真的回不去了嗎?”慕以冬盯着阮星庭離開的方向,緩緩癱坐在地呢喃着,眼眶裡的淚水也瞬間掉落。

能夠讓阮星庭如此重視的來電,正是呂柔柔。

她都差點忘了,阮星庭最愛的人從來都不是她,而是呂柔柔,那個穿着白色天鵝服會跳芭蕾舞的女孩。於阮星庭而言,她慕以冬只不過是一個醜小鴨而已,從來都不是美麗的天鵝。

她甚至都記不起來,她與阮星庭兩人之間所有的一切美好。那個時候,阮星庭會記得她的生日,會對她噓寒問暖,會擋在她身前保護她。

三年的時光,三年的夫妻感情,阮星庭對她三年的恨意和淡漠都在一一磨滅着她對阮星庭的感情。可縱然如此,她還是清晰地記得,那個白雪皚皚的深夜裡,阮星庭曾經手捧蛋糕親口對她說過喜歡二字。

於慕以冬而言,阮星庭是她的全部。只要為了阮星庭,哪怕是全世界都不理解她都可以,但偏偏,最不理解她的不是全世界,而是阮星庭。

慕以冬出生在一個極其寒冷的冬天,而阮星庭卻恰恰與她相反,他出生在一個溫暖的春天,溫暖到足以令慕以冬心生羨慕,她依然記得,每一年阮星庭過生辰之時,阮家大院便是最熱鬧的時候。

所有人都知道阮星庭是阮家的寶,阮家的未來繼承人。而她……只是阮家一個無足輕重甚至不待見的人罷了。若非阮老爺子疼她,也許她現在根本就不可能與阮星庭有任何交集。

因為有阮老爺子的特別關注,所以她才得以生活在阮家大院,與阮星庭一同上學放學、玩在一起。少年時的那段日子,可以說是慕以冬最快樂的日子。因為那時候沒有呂柔柔,也沒有冷漠與憎恨。那個時候的阮星庭對她很好很好,好到她幾乎都忘了,她只是一個傭人的女兒而已。

回想起過往的事情,慕以冬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掉落,現在的生活對於她來說,簡直是一個大大的諷刺。她如同小時候夢想的一般嫁給了阮星庭,可阮星庭卻心心念念着另一個女人,甚至為了那個女人深深憎恨着她。

“少奶奶,您怎麼才回來?”別墅里,張媽一見到慕以冬的身影,急忙上前詢問。

慕以冬嘴角勉強扯出一絲笑意,她在酒吧里坐了一整夜,現在只想回房間休息。“張媽,有什麼事情嗎?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房間了,我有點累。”

“少奶奶……先生他,他在書房裡等你。”

“我知道了。”慕以冬點了點頭,眸底閃過一絲黯然。

她如果沒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周日。也只有這一天,她才得以見到阮星庭的面容,甚至於享受他作為一個丈夫應該有的“溫柔”。

先婚厚愛:豪門老公寵上癮

先婚厚愛:豪門老公寵上癮

作者:先婚厚愛:豪門老公寵上癮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慕以冬的心逐漸寒冷,她盯着自己空空蕩蕩的無名指,已經忘了自己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什麼
在她有生之年,阮星庭是她的全世界,可她卻忘了,自己一直都入不了阮星庭的世界,她甚至已經想不起阮星庭曾經對她說的那句:「以冬時節,許你一方星庭」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