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冰火兩蟲天免費閱讀(阿爛雲丫)小說

冰火兩蟲天免費閱讀(阿爛雲丫)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6作者:阿爛 標籤: 雲丫 奇幻玄幻 阿爛

簡介:上帝:老子的天堂鳥語花香帥哥如雲,為什麼世間的美女擠破頭搶着去遍地冰和火的地獄耍?撒旦:爛仔 上帝:再嘲笑老子爛,老子就和你置換了物業管轄權撒旦:爛仔 上帝怒氣沖沖踹開地獄大門,但見無數美女扭動腰肢,緊摟着冰火里一條大蟲子那蟲子是誰,昨有這麼大誘惑力? …

冰火兩蟲天

推薦指數:10分

《冰火兩蟲天》在線閱讀

第一卷 天生爛仔第1章 爛仔是什麼仔

精彩節選


爛仔是一個小子的名字。

族人叫他阿爛。

在他的族落,名字是一生的標誌,只有年滿十六歲才夠資格命名,代表着男娃子的榮耀和女娃子的顏值。比如勇敢的小子,會命名為勇仔;漂亮的妹子,會命名為靚丫。

爛仔,當然是一個很爛很爛的小子!

現在,爛仔躺在泥塘里,舒舒服服做着一個夢,一個做了十六年的夢。

他鼓着肚子,仰起脖子,不停地吞口水。那種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一隻肥胖的癩蛤蟆,如果把夢裏面的少女比喻成天鵝的話。

夢裏面的少女虛無漂渺,像距離很遠;但看到她皺眉的樣子,又好像近在咫尺。

他用鼻子去吸,少許涼冰冰的感覺。臉頰貼上去,呀!是觸得到的!觸感還很嫩滑呢,而且還有點兒濕熱和溫暖。火神保佑,這一回夢中的女孩不再像雲一樣飄忽、像霧一樣清透。

咦,怎麼會有衣服的?不是應該光着身子么,哪怕雙簧式、三點式也行啊!

還別說,草皮裙的樣式還蠻新潮呢,裹在窄窄的草皮裙里的屁股扭來扭去,以及裙下一雙白嫩嫩的小腿,簡直跟那個女孩一模一樣。

「喂!阿爛,夠了!」

當阿爛正想掀起少女的衣服細看時,夢中的少女拍落他的手,然後按住了裙子,「還裝睡?窺探女孩子的裙底可是要剁爪子的!」

那雙爪子停了下來,阿爛卻翹起一條細長的東西,像鯰魚一樣纏向女孩的屁股。然後,就像死鯰魚一樣被女孩一腳踩住。

阿爛沉醉的表情驟然僵硬,發出一聲似笑似哭的怪嚎,蜷縮成蝦米一樣在泥塘里翻滾起來。

「醒了?」少女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唔、唔……原來不是夢。」阿爛揉揉眼睛。娘哎,朝思夢想的女孩活生生站在眼前。

這下慘了!他夢裡渾然忘我,連尾巴都亮了出來,變着法子想鑽進少女的草皮裙里,活該被踩了個現行。唉,尾巴也是身上長的肉,說不痛那是假的。

一個人怎麼會有尾巴?

這並不奇怪,冰火大陸就是一片充滿神奇的大地。除了傳統意義上能夠使用語言、具有複雜的社會組織與科技發展的人類之外,還生活着精靈、獸人、羽族以及蟲族等許多類人物種。

阿爛就是一個蟲人,是屬於迷霧沼澤火葉蟲族的一名剛滿十六歲的蟲人。同普通人類比較,除了皮膚綠點、鼻子高點、嘴巴大點、牙齒尖點、眼睛黑點之外,頭腦四肢身高體重並沒有多大不同。對了……還多出一條帶着蔥白味的尾巴。

在阿爛看來,自己屁股上拖着的尾巴甚至比雙手雙腳還要來的實用,可以用它打架、掏鳥窩、偷烤肉……摸女孩的屁股。

「敢摸我雲丫的屁股,你不想要爪子了么!」女孩開始磨牙。

「那不是摸,那是蹭。」

「蹭?」

「用手才叫摸,用尾巴那叫蹭。你懂的,咱們蟲人的尾巴脫皮時,不知不覺會找東西蹭一蹭。」

「你的尾巴在脫皮?」雲丫趕緊抬起腳,生怕那條髒兮兮的尾巴污了小巧的鹿皮靴。

阿爛這才有機會抱起尾巴,又是揉、又是搓。當然,少不了瞅着雲丫咽口水。

這個身段窈窕、身姿蹁躚、身態撩人的女孩子,就是族內大部分懷春男仔的暗戀對象。包括阿爛。

阿爛足足暗戀了她十六年,每天做同樣的夢,儘管暗戀得悲天蹌地,卻從不敢向她表露一句。因為雲丫太美了,阿爛找不到信心。

在雲丫面前,他總自卑地覺得自己是一條爛蟲子。

所以,就算他是全族公認好吃懶做而又卑鄙好色的壞蛋,在命名儀式上還是得到了爛仔的名字。因為真正的壞蛋都是頂天立地的,都是殺人放火眼睛一眨不眨的,都是全身散發著光芒萬丈的邪惡氣息的。直接說,是帶種的。

一個好色又沒種的壞蛋,也只敢在夢中流着口水、翹着尾巴去做那些有種的壞蛋光明正大做的壞事。

當夢醒以後,他又恢復為在美女面前唯唯諾諾的爛蟲子。這不,吭哧好半響,才幹巴巴擠出一句話。

「雲丫,有事么?」

「沒事就不能找你?」雲丫反問了一句,換成誰都會受寵若驚。

阿爛這一驚卻是渾身發冷,牙齒打顫,「讓我想想,今兒個幹什麼壞事了?呀,你該不是為了族長雕像的事來的吧!其實我真不是故意的,因為看不下去歷代族長的雕像沾滿蛛網灰塵和灰鳥糞,就好心地幫它們打掃了一遍,只是不小心碰掉了4代族長的耳朵,8代的鼻子,還有12代的老鼠尾……」

「什麼!你個爛仔竟敢褻瀆歷代族長的雕像,真是無法無天了!」女孩眉毛揚起,俏目睜得溜圓,下意識查看了一下四周的動靜,「噓,小聲點。」

「還以為你來抓我歸案呢。損壞族長雕像,少說也要關上1個月的禁閉。」阿爛倒是實在,暗罵自己平日也有些小心思,怎麼在雲丫面前連根毛都包藏不住。

「咱們同歲的族人全在準備明天的狩獵祭,你怎麼還有心情睡懶覺?」雲丫的表情有些氣惱。狩獵祭,是火葉蟲族為每一代青年的成人禮舉辦的狩獵盛宴,只要青年人殺掉一頭兇猛的野獸作為祭奠,便象徵著成年的新生,而捕獵野獸的數量和等級也將成為個人的榮耀標誌。這是阿爛這一代男仔第一次參與全族的野外狩獵,當然會摩拳擦掌、躍躍欲試。除了阿爛。

「啊哈,以火神的名義,偉大的戰士從來都不是用雙手去準備戰鬥,而是用這裡。」阿爛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毫不臉紅地說:「泡在清涼的泥巴里,有助於偉大的戰士思考明天的戰鬥。」

「吹吧你。」雲丫白了他一眼,「知道么,你分配的獵區是白骨崗。那可是迷霧沼澤最兇險的獵區,悍甲熊,野棕鼠,獨角犀牛,天花狼,劍齒虎……隨便跑出一條魔獸都會要人的命。」

雲丫生怕他不清楚,認真解釋了一遍。

迷霧沼澤的蟲人,有誰會不清楚白骨崗的兇險?白骨崗,白骨堆積之地,不知有多少蟲人獵手葬身那裡。

「白骨崗!」阿爛握緊拳頭,手指有些發青,「娘的,百分之一的概率怎麼輪到我?」

「哈,你其實給分到了緬兔場,但你大哥換了簽位。」雲丫吐吐舌頭,「這下,魔獸會排成隊送給打。」

「換了我的簽位,憑什麼?」

「因為幾乎沒人去白骨崗。你大哥作為全族武士總指揮,當然會發揚風格,將這種差事交給你了。」

雲丫說的倒也沒錯。換成另外一個角度,白骨崗怪石嶙峋、魔獸眾多,也成為迷霧沼澤的蟲人族落公認的頭等獵區。火葉蟲族能搶下這塊肥肉,還多虧了他的大哥一槍爆頭,將獨佔白骨崗百年之久的血皮蟲族族長釘死在鐵杉樹上。現在,又主動將親弟弟推入一手打下的絕地,果然是英勇無敵外加捨己為公的模範,估計族人對他的敬仰又該如滾滾泥漿了。

可是,他倒徵求一下當事人的意見啊!

「好,好,好事。哈哈,這下不愁沒魔獸打了。」阿爛不氣反笑。對於一個連蟲族獵殺技都沒學全的火葉蟲人來講,狩獵那些知名的猛獸實在有些打腫屁股充豬頭的味道。

「那確實是一個試煉的好地方,特別有全族第一勇武的戰士當訓練師。」雲丫顯然誤解了阿爛的意思,笑嘻嘻地說:「你一定早就知道大哥親自帶隊,所以才會無憂無慮地睡懶覺吧。」

「那個傢伙……那個傢伙親自帶隊?」阿爛的語氣有些發澀。

「那個傢伙?哈,怎麼稱呼自己大哥『那個傢伙』,你還真是有趣哎。」雲丫顫咯咯笑了半響,「若有選擇,不知有多少族人會搶破腦袋找一個英勇無敵的大哥啊。」

「誰稀罕,誰領走!」阿爛撇了撇嘴,「倒貼錢也行。」

「你又和大哥鬥氣了?」雲丫注意到他不自然的臉色。

「我可不敢和全族第一勇士鬥氣。」阿爛從牙縫裡說:「他可是火葉蟲族有史以來最為耀眼的英雄,我這個弟弟唯一的榮譽就是給他當練拳的靶子。」

「要知道好劍都是烈火淬出來的,你大哥對你稍微嚴厲了一點,那可全是為了你好。」雲丫紅灧灧的小嘴像是一顆櫻桃,說出的話也是甜絲絲的,「本來族長安排他當狩獵祭的主持人,可他堅持親自帶隊,而且點名帶你們那一隊。有全族第一戰士護駕,你根本沒有任何擔心的。」

「不錯,有那個人帶隊,想讓人擔心都難。哈哈。」儘管很難看,阿爛還是笑了笑。

他的心頭翻江倒海,實在揣摩不透那個傢伙的真實意圖。

那個冷血的傢伙真的會擔心親弟弟?

絕不可能。就算擔心,也是擔心親弟弟萬一走了狗屎運從白骨崗的魔獸嘴裏逃脫吧。那個傢伙親自帶隊,估摸着就是找個僻靜地一勞永逸地料理了他,省得窩囊廢弟弟總是丟英雄大哥光芒萬丈的臉。

還有什麼機會比狩獵祭上處理掉一個爛蟲子更不着痕迹呢?

冰火兩蟲天

冰火兩蟲天

作者:阿爛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簡介:上帝:老子的天堂鳥語花香帥哥如雲,為什麼世間的美女擠破頭搶着去遍地冰和火的地獄耍?撒旦:爛仔
上帝:再嘲笑老子爛,老子就和你置換了物業管轄權
撒旦:爛仔
上帝怒氣沖沖踹開地獄大門,但見無數美女扭動腰肢,緊摟着冰火里一條大蟲子
那蟲子是誰,昨有這麼大誘惑力? 撒旦:爛仔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