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毒妃囂張:腹黑邪王心尖寵免費閱讀(謝思琪名字含義)小說

毒妃囂張:腹黑邪王心尖寵免費閱讀(謝思琪名字含義)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4作者:謝思琪 標籤: 現代言情 謝子然 謝思琪

她是21世紀的百變特工,一朝穿越為謝府三小姐受人欺凌?很好,她邪魅一笑,我會讓你親娘都認不出你!煉藥師很稀少?可是她一不小心成了煉藥宗師!晉級很難?為什麼她還連續晉級!神獸很少有嗎?為什麼趕都趕不走!渣男嫌棄?眨眼間後面跟着一群美男!他是天晟王朝軒王殿下,天賦…
第一章 穿越了

精彩節選

天空烏雲密布,雨勢滂沱,滴落在屋檐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響。

按說這個時候路上應該沒有行人,可現在卻有好多。

在這些人的中央,有一個全身濕透,看不出男女的孩子面朝著階梯,趴在門前,雙膝呈彎曲的狀態。

「已經跪了一個時辰了吧?」

「看她趴地上好久了,不會死了吧?」

「不會,我看這是她玩的苦肉計吧!不然讓你跪一個時辰,最多就算膝蓋疼,雙腿麻木而已,怎麼會暈倒。」

「還真有可能啊,心腸那麼惡毒,連自己的姐姐都能毒害,還有什麼干不出來!」

「就是」

「謝家好歹是四大家族中的一個家族,也會有這樣的廢物!」

「誰說不是,想當年些二爺可是有名的天才。」

「廢物也就罷了,心腸還這麼歹毒!」

「是啊…..」

「謝家主仁厚,沒有要她的命!」

謝思琪感到耳邊都是嗡嗡的吵鬧聲,吵的她頭痛欲裂。

隨即,一股冰冷的涼意襲上全身,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謝思琪眉頭緊鎖,有點微楞,自己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會有感覺?想到自己的死,謝思琪眼眸變深了。

她坐直身子,用眼角餘光打量周圍的環境。作為一個特工,了解自己所處環境是必須的。

當她看到里里外外包圍着她的人都穿着古裝時,眼中閃過一絲的疑惑。

周圍一時間有點寂靜,大家的目光都盯着謝思琪。但是一剎那的靜默之後,是更加熱烈且鄙夷的折辱聲。

「你看,果然沒事吧,我就說了!」

「沒有想到啊,原來真是裝的!妄我還有那麼一瞬間同情她!」

「你看,現在裝不下去了吧!真是好不要臉!」

「是啊…….」

「虧謝家住還給她從新改過的機會!要是我,早就把她趕出家門了!」

一陣眩暈感傳來,謝思琪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知道這是發燒了,作為一名以醫毒出名的百變特工,這些難不倒她,趕緊給自己點了兩處應急的穴位。

她的目光凝聚在自己的一雙布滿老繭的小手上。這不是自己的手啊,自己的手是十指修長,骨節分明的成人的手,而現在這個明顯是一雙小孩的手,還是一個營養不良、粗糙的雙手。

難道自己穿越了?還是所謂的魂穿!還穿在了小孩的身上?

雖然此刻情況很複雜,很詭異,但謝思琪還是一瞬間冷靜了下來。

這時,腦袋一陣劇烈疼痛,隨即大片大片的記憶湧進腦海中。

一個小女孩眼神空洞的在洗衣服,周圍是一群衣着靚麗與她年齡相仿的孩子。他們總是在小女孩將衣服洗好後搶過來仍在地上踩兩腳。然後惡劣的說「這衣服又髒了!廢物,重新洗!」

沒有人幫她。

「傻子,洗的爽吧,哈哈,再來,這邊這件又髒了!」

小女孩正乖乖的呆在自己的院子里,突然從門口來了幾個人,在看見領頭的女孩時,她不由自主的顫抖。果然,領頭的女孩,上來就對小女孩就是拳打腳踢。

「讓你不聽話,打死你」小女孩不敢出聲,知道這是在向她撒氣,只能默默忍受。

周圍圍了好多人,他們沒有來勸阻,反而是在旁邊大聲的說:「打的好,打的好,打死這個廢物!都是她才會有人嘲笑我們!」

一幕幕,像放電影似的在謝思琪的腦海中不斷的呈現。

過來一會兒,謝思琪睜開眼,她已經接受了這個身體所有的記憶。

原來原主也叫謝思琪,今年十三歲了,出生在一個龐大的且很有地位的大家族。

原主的父親是謝家老爺的第二子謝子然,謝子然從小就有過人的天賦,不滿二十卻已經是仙級靈力高手,在一次外出歷練結實了她的母親。

她的母親除了她父親以外,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只知道她是一個八級煉藥師。皇帝為了拉攏他們一家,在謝思琪剛剛出生的時候就下旨賜婚與太子。

在她三歲的時候她的父母就因意外去世了,只留下一個母親的貼身嬤嬤和她相依為命,雖清苦,但也還安穩。

五歲時,靈力天賦測試,她卻什麼屬性都沒有測出,被判定為廢材。因為這個大陸崇尚武力,且強者為尊,以修鍊不同屬性的靈力強大自身。當她被判定為廢物時,悲慘的命運從此找上了她,太子也不再把她這個未婚妻放在心上,轉而接近她的堂姐。

這一次,因為她的大姐姐不知道惹了什麼人,人家派出殺手給她下藥,讓她臉和全身都長滿了紅腫的大包,而且還奇癢無比。找了好多的煉藥師都沒有看出什麼結果。為了維護她大姐姐的名聲,家族習慣性的拿她出來頂罪。說她因為嫉妒大姐姐,嫉妒她被太子殿下看中,所以給大姐姐下藥。

雖然謝思琪膽小廢物,但是她是真心的喜歡着自己的未婚夫,太子殿下,怎麼威逼利誘都不答應,不願意背這樣的黑鍋,死也不「認罪」!

家族裡的現在的當家人謝思琪的大伯,謝家主一方面想讓自己的女兒名正言順的當上太子妃,另一方面也想除去這個讓家族被人恥笑的禍害。所以這次剛好是一箭雙鵰。

他對外宣稱,說要給自己女兒一個交代,給族人一個交代,死罪可免,但是還是要懲治一下謝思琪,於是罰她在門前跪着,直到認錯為止。

但是,背地裡卻讓自己的暗衛給謝思琪下了葯,想要她正大光明的死去。

謝思琪想到原主遭受的種種,感到很心疼,讓她感同身受的難過。

同時,謝思琪也很無奈。穿越就罷了,但是這處境也太不妙了吧!廢物也就算了,還天天受欺負,這簡直就是讓人分分鐘暴走的節奏。怎麼老天就不能給個好點的身份呢!

謝思琪也僅僅就是在內心咆哮吶喊一下,畢竟是特工,很快就接受了現實。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不相信憑我謝思琪的能力還能闖不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你們看她的樣子,現在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連我們這些普通百姓都不如呢!」

「都不知道她怎麼還有臉活下來!」

「我跟你們說啊,她在謝家的生活好像也過的不太好呢!」

「大家族裡,還不都是些見不得人的事!」

「我要是太子,我也不會喜歡這樣的廢物啊!大小姐天賦又好,人又美!」

「這話都敢說,你們不要命了!快別說了!」

「要我也喜歡大小姐!」

周圍雜七雜八的,什麼樣的議論聲都有。

謝思琪聽着周遭的議論,心裏莫名的湧上一股酸澀,她知道,這是原主僅存的一點殘念的作用。

她在心底默默的承諾,小姑娘,既然我用了你的身體,那麼我會代你好好的活下去,作為報酬,我會為你報仇的,那些曾今欺負你的人統統會讓他們還會來的。畢竟現在我就是你!你的一切我都會繼承下來!不過太子殿下就算了哦。

周遭的人還在竊竊私語。

謝思琪這個時候也開始正視自己現在的情況。

之前只是給自己做了應急的處理,現在估摸着身體的狀況,再不處理可能過不了多久就會有惡化的反應。

謝思琪揉了揉自己的雙膝,緩和自己雙腿的感知,等感覺有知覺了才站起來向府門前走去。

圍觀的人都很詫異的看着謝思琪,不明白她是要幹什麼。

「她這是要幹什麼?去認罪嗎?」

「可能是!早幹什麼了啊,早點認罪說不定能少吃點苦!」

「也許想讓太子來救她吧!哈哈……」

「沒錯,沒錯,哈哈……」

「我這麼感覺她的表情不像是去認罪啊!」

「你個小鬼懂什麼!不去認罪,跪死在這嗎!」

「我們也看看她下場是什麼!」

謝思琪自顧自的走着,彷彿他們嘲笑的人不是自己。

謝思琪走到沒雨的地方後,將自己衣服和頭髮上的雨水盡量的擰乾,然後履平整理好。一切動作都是那麼的自然,沒有了之前的膽怯,明明身上還是那件皺巴巴的衣服,動作明明也是那麼平平無奇,但卻無形中透露出一股高貴。看別人眼中,她的落魄不在,她還是那個典雅的大家小姐。

圍觀的群眾,這些人都都是尋常的百姓,很自然的有看着出身比自己好的大家小姐如今的落魄樣,心裏多多少少都會存有幸災樂禍的態度,當謝思琪表現的這麼平靜的時候,讓他們本能的不喜,他們想要看到她凄慘的模樣。

「還整理頭髮和衣服!這是想幹什麼,是想要體面的去嗎!哈哈…」

「她是什麼樣的人誰不知道!一個廢物而已,我兒子的天賦都比她好!」

「這時候知道要臉面了!」

「這麼說就不對了,人家畢竟還是個小姐!雖然沒有什麼天賦,沒有什麼地位,但是還是得要寫臉不是!」

「哈哈……對!對!對!」

周圍嘲笑聲不斷,謝思琪閑煩!在心裏不斷的吐槽,她只是不想再被雨淋了而已,各位能不能不要這麼有想像力。

謝思琪目光掃過,那些被看到的人竟不自覺的閉上了嘴巴。

謝思琪收回目光,依舊收拾着自己的衣發。整理好後悠悠然的坐到府門前,開始深入的了解自己的這個身體。她不着急,有人還是很在乎她死不死的,相信有人得到她的消息肯定會比她着急的多,並且會快速趕來的。

隨着深入的了解,謝思琪發現身體還真的是糟糕透了。

長期的營養不良,明明已經十三歲了,看起來卻像個十歲左右的孩子。看這小胳膊小腿都細成啥樣了。

而且好像除了這些問題還有兩種毒在體內。一種是比較淺顯的破環人的免疫力的毒,另一種毒已經在體內還潛伏了長達十幾年的慢性毒,具體是什麼還得之後好好檢查才能知曉。

謝思琪眉頭緊奏,淺顯的毒很好解,那個潛伏了十幾年的毒就棘手了,到底是誰,會對一個一點點大的孩子下毒。

雨漸漸停了,天氣慢慢轉好。

「她竟然坐下了!不是去請罪的嗎?」

「可能沒有人給她開門吧!」

「不知道她打的什麼算盤。」

周圍的人在小聲的議論着。謝思琪不想去理會這些人,他們僅僅是一些無知的無關緊要的人呢。讓她去請罪,他們是想多了!

毒妃囂張:腹黑邪王心尖寵

毒妃囂張:腹黑邪王心尖寵

作者:謝思琪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她是21世紀的百變特工,一朝穿越為謝府三小姐
受人欺凌?很好,她邪魅一笑,我會讓你親娘都認不出你!煉藥師很稀少?可是她一不小心成了煉藥宗師!晉級很難?為什麼她還連續晉級!神獸很少有嗎?為什麼趕都趕不走!渣男嫌棄?眨眼間後面跟着一群美男!他是天晟王朝軒王殿下,天賦卓絕,冷酷邪魅,腹黑霸道
某男邪魅霸氣說道「小東西,你是我的!」,某女白眼「我是我自己的!你靠邊站!」
某妖孽「夫人,我們要個孩子吧!」,某女心不在焉的回答「看你表現嘍!」「為夫會努力的!」說著向前撲去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