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冥帝絕寵:逆天神醫毒妃免費閱讀(南宮澈夏陽夢泠小說名字)小說

冥帝絕寵:逆天神醫毒妃免費閱讀(南宮澈夏陽夢泠小說名字)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4作者:夏陽夢泠 標籤: 夏陽夢泠 慕大小姐 現代言情

她,辣手神醫毒女,一朝穿越成臭名昭著的廢材,結果會如何?翻天?還是覆地? 他,神秘莫測的王爺,絕色妖嬈,世人皆知他殺伐果斷,冷血無情,卻唯獨寵她如狂魔  「你這表情是想幫本小姐試一試新煉製的毒藥嗎?」某邪惡女冷眸一瞥,淡然道 「娘子,你確定嗎?要脫衣…
第4章 護國大使

紫月大陸。

烈日當空,炙熱讓整片大地彷彿都要燃燒起來。

艷陽那樣的奪目,那樣的妖嬈,那樣的令人陶醉。

洛溪城。

整片天空,透着一股令人絕望的美麗。

街頭廣場,血色瀰漫,死亡之光隨時都會降臨。

一名瘦小的少女被綁吊在木質十字架上,衣衫襤褸,渾身血跡斑斑,慘不忍睹。

「快,聽說盜取國師寶物的罪魁禍首抓到了,正在廣場受刑呢!」

洛溪城的大街小巷,聽到這句話的百姓,紛紛丟下手頭的活,火急火燎往街頭廣場跑去。

國師是誰?那可是江夏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

國師自古以來就受人愛戴,因為歷代以來國師都是為國家出謀獻策,預知一國的未來。

為此,當今聖上待國師都要禮讓三分。

昨日,聽聞國師的一件寶物被盜了,而且這件寶物還關係到江夏國。

可想而知,百姓對此事的關注程度到底有多高了?

街頭廣場,里一層外一層,密密麻麻站滿了看熱鬧的百姓。

受盡各種酷刑,血肉模糊的嬌軀暴晒在烈日下,那樣的慘不忍睹,令人作嘔,聳拉着的小腦袋,沒有一點反應,好像……

「你說,她是不是死了?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

「活該,居然敢偷國師大人的寶物,這不是老虎頭上拔毛嗎?」

「當今聖上對待國師都要禮讓三分,這賤人居然如此大膽,盜取寶物還不承認,非要如此。」

「看着這賤人被當眾受刑的場面,當真大快人心,這就是盜取國師寶物的下場。」

「……」

震耳欲聾的謾罵聲,不斷徘徊在廣場之中。

吵鬧的聲音簡直把人的耐心都磨盡了。

夏陽夢泠從頭痛欲裂中清醒過來,耳邊就傳來各種各樣的謾罵之聲,真是惹人心煩意燥!

絕美的雙眸突然睜開,入目之處是密密麻麻的人頭。

咦,她不是在執行任務時遭遇敵人的伏擊嗎?怎麼……

正在疑惑,火辣辣地疼痛蔓延全身,夏陽夢冷頓時倒抽一口氣,這特么的痛。

「看,她抬起頭了。」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喊一聲。

「真是不知廉恥,偷了寶物還裝死,她不會以為裝死就可以逃過一劫吧!」

人聲鼎沸,各種討論聲,謾罵聲不絕於耳。

夏陽夢泠甩了甩頭,想把眼前的情形揮去。

只是這一甩,全身火辣辣的的疼痛更甚,眩暈的感覺接踵而來,兩眼還直發黑。

這時,她才發現,她居然被架在十字架上,全身皮開肉綻。

突然,陌生的記憶來襲,腦海頓時又一陣痛意。

原來,這夏陽府的廢材三小姐被未婚夫當今太子和好姐妹慕府慕大小姐陷害偷了國師的寶物。

呵呵,未婚夫?好姐妹?

「讓開,讓開,太子與慕大小姐來了。」不知誰的一句話,全場立馬安靜下來。

廣場中,百姓還自覺讓開了一條通道。

夏陽夢泠蒼白卻又絕美的臉孔上耀如星辰的黑眸,冰冷而又充滿譏諷輕蔑地看着迎面走來的那對狗男女。

垂在兩邊架上的青蔥玉指,一串串血珠緩緩滾落地面,血珠四濺,猶如一朵朵綻放盛極的曼珠沙華。

它彷彿在為已經離去的原主送別。

「夢泠,把國師的寶物交出來,本宮去求父皇饒你一命。」太子渣渣裝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言語之中濃濃的關懷之意。

「對,夢泠,我們都相信你不是故意的,只要你交出來,我也去皇上面前給你求情。」慕大小姐一副楚楚可憐的臉容,布滿胭脂俗粉的臉上還隱約看見淚水。

「哈哈哈……」驀然,一道充滿諷刺的笑聲響徹雲霄,真是想不到,這對狗男女居然聯手陷害她。

只是,他們怎麼也料不到,原主已經被他們害死了,現在在他們面前的是特工寵兒夏陽夢泠。

夏陽夢泠眼神冰冷把廣場掃視一遍,心裏暗暗道,「原主,你安息吧!我一定會替你洗清冤屈的,為你報仇雪恨,讓那些欺負你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狗男女一唱一和,那表情,那言語,配合得天衣無縫。

呵呵,真是天生一對,天作之合。

「我偷了國師的寶物,證據呢?拿出來。」夏陽夢泠強忍全身到的不適,冰冷道。

「夢泠,你真的要我把證據拿出來嗎?這樣,這樣……不太好吧?」慕大小姐裝作不忍心道,那模樣到底騙過多少人?

「拿出來,拿出來,拿出來……」百姓都覺得慕大小姐太善良了,便自作主張大喊起來,他們來當這個「惡人」,畢竟慕大小姐可是廢物夏陽夢泠唯一的一個好姐妹,這樣不太好。

慕大小姐故作遲疑地把手帕交給了侍衛。

很快,一塊印有腳印的手帕呈現在在眾人面前,夢泠兩個字異常的醒目。

「證據確鑿,還不肯承認嗎?」百姓大呼,滿滿的鄙視。

「呵呵,一塊綉有夢泠兩個字的手帕就能夠證明國師的寶物是我偷的嗎?」

「我是誰?夏陽家的廢物三小姐,卑微低賤,地位連府中下人都不如,哪來這一看就品質上等的手帕,而且我不會針線活。」

夏陽夢泠冰冷而又充滿諷刺之意的兩句話,讓在場百姓陷入了沉默。

對啊,他們怎麼忘記這些了,夏陽夢泠可是洛溪城,乃至江夏國臭名遠揚的廢材啊!

頓時,他們看着夏陽夢泠的目光帶了一絲敬畏,這小姑娘面對這麼多人居然還能如此冷靜。

夏陽夢泠的話,百姓的目光的改變,讓太子與慕大小姐的心慌了起來。

「這,怎麼會這樣?這廢材怎麼突然變聰明了?」慕大小姐焦急地對身旁的太子輕聲道。

太子沒有立刻回答慕大小姐的問題,目光緊緊盯着夏陽夢泠,有一瞬,他發現她光芒四射,猶如一個穿着紅色衣衫的精靈。

只是,那幻影一下子消失了,入目的依然是衣衫襤褸,慘不忍睹的她,只是那眼神異常的冰冷。

「別怕。」太子強作鎮定地說了兩個字,卻安撫了慕大小姐一絲的慌亂。

現場靜默一片,百姓都在等着事情的下一步。

只是……

「夏陽夢泠,別再狡辯了,把寶物交出來。」太子冷冷地看着她,語氣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

夏陽夢泠的及笄之禮將近,及笄之禮一過,他們就要成親了。一想到自己堂堂一國太子居然要迎娶一個臭名昭著的廢物,他就覺得顏面掃地。

當初因為夏陽夢泠那對天才父母救了母后一命,母后為了報恩就定下這娃娃親。真是想不到當年赫赫有名的天才夫婦居然生出一個廢材女兒。

聽聞天才夫婦生下夏陽夢泠就不知所蹤了,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死是活?而夏陽夢泠又是廢物一個,父皇母后對此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麼他就不客氣了。

江夏國一年一度的祭天大事即將來臨,身為太子,他必定知道國師祭天之時要用的寶物為何樣。

於是,他便心生一計。

夏陽夢泠仰起那血跡斑斑的小臉,冷笑地看着慕雪晴與太子,想害死她?沒有那麼容易!

就這些小伎倆,她真的想不明白為何他們還敢拿出來?這不是自掘墳墓嗎?

「本小姐從未盜取,何來贓物?」夏陽夢泠不慌不忙地,慢條斯理地對以為掌握主動權的太子道。

太子明顯一愣,他以為手帕之事只是她在為自己辯解,卻怎麼也想不到她現在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昨晚之前她還是一副唯唯諾諾,對於一切都逆來順受的樣子,為何今天整個人都好像變了?

「哼,不可能,她只是被酷刑折磨到瘋了,所以才瘋言瘋語,一切只不過是巧合。」太子冷哼一聲,不以為意。

而慕雪晴則暗暗心驚,夏陽夢泠是怎麼樣的人,她自以為沒有人比自己更了解她了。

「不,她不能讓夏陽夢泠反將一軍,只有坐實此事,夏陽夢泠與太子的婚約才有理由作廢。如此之來,她才能名正言順呆在太子身邊,才能擁有高高在上的地位,才能享受數不完的榮華富貴。」

慕雪晴看着夏陽夢泠的目光越發的狠,只是這一抹狠隱藏的很深,別人不易擦覺。

「夢泠,我知道你害怕。如果你好好認罪,把國師的寶物交出來,我會替你求情的。畢竟我們……」

語畢,還用手帕故作輕輕拭淚,那模樣落在百姓眼裡是多麼的深明大義,多麼的重視姐妹情義啊!

「慕大小姐就是心地善良,居然還替一個有罪之人求情?」

「如此重情重義,不愧是慕家大小姐!」

「……」

慕雪晴果真不愧是慕家的大小姐,懂得利用自身條件恰到好處地挑動百姓的心理。

「慕雪晴,你真的確定寶物是我偷的嗎?」夏陽夢泠看見慕雪晴的手帕,乾裂的嘴角微微揚起,似笑非笑地對她說。

「夢泠,別再狡辯了。再這樣下去,恐怕連太子哥哥也保不了你了。」慕雪晴面對夏陽夢泠的反問,心慌得不要不要的,只好繼續咬定不放,把太子也搬出來了,放佛只有這樣才能撫平內心的一絲慌亂。

「喔,太子昨晚離開可是偷偷跟我保證,他一定會保我的。太子,你說是不是?」夏陽夢泠繼續似笑非笑地說,彷彿身上的疼痛都減輕了不少。

慕雪晴頓時驚慌失措地望向太子,想知道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他們明明商量好了,怎麼可能會……

「夏陽夢泠,你別信口雌黃,我何時說過此話?」一旁的太子聽見夏陽夢泠居然睜着眼睛說瞎話,立馬反問道。他看向夏陽夢泠的眼光充滿了疑惑,夏陽夢泠何時變得如此聰明了?難道這才是她的本性,之前的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那麼……

太子越想越害怕,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不就……

「太子如此焦躁不安,難道是心虛了嗎?」夏陽夢泠抓着太子情緒的變化,緩緩道。

太子的臉頓時黑得可以滴出墨汁了。

「夏陽夢泠,你自己狡辯盜取寶物之事,還想拖本王落水嗎?」太子近乎於吼道。

「太子如此激動,想必是心裏有鬼了!」夏陽夢泠輕輕呼出一口氣,欲想把黏在臉上讓她不舒服的青絲吹開。

夏陽夢泠簡簡單單的幾句話,把太子逼急了,把慕雪晴逼慌了。

百姓都看在眼裡,礙於太子的權威,他們不敢大聲議論,只能竊竊私語。不過,在場如此多人的竊竊私語,彷彿嗡嗡的蜂鳴之聲,令人心煩意燥,再加上那些別有用意的眼光,就更加雪上加霜了。

此時,慕雪晴已經沒法淡定了,「太子哥哥,這是真的嗎?可我們明明說好……」

「閉嘴。」太子沒有想到慕雪晴這時候居然不相信他,他後悔極了。他壓根就不應該讓這個空有外殼的白痴跟着過來。

太子狠狠地颳了一眼慕雪晴,濃濃的嫌棄之色毫不掩飾。

慕雪晴心裏咯噔一下,難道這不是真的?原本烏雲密布的心情頓時燦爛明媚,完全忽視了太子眼裡的嫌棄之色。

太子與慕雪晴這一出,令百姓看向他們倆的目光更加的怪異。

夏陽夢泠冷笑着看着他們打內訌,事情正向著她的預想發展呢!

夏陽夢泠繼續嘟起乾裂的嘴巴呼氣,因為黏在臉上的髮絲真的令她好不舒服。

這一動作簡直把慕雪晴氣炸了,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還裝什麼可愛?瞥見一旁的太子一直緊緊盯着十字架上的夏陽夢泠,她心如刀絞,非一般的痛。

此刻,她看向夏陽夢泠的眼神突然變得兇狠起來,一抹殺氣自眼底一閃而過。

夏陽夢泠雖然在呼氣,卻沒有錯過慕雪晴眼底那一抹殺氣,十幾年的特工生涯可不是白混的。

儘管放馬過來,她夏陽夢泠絕對奉陪到底,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

夏陽夢泠一邊呼氣一邊緩緩道,「眾所周知,我夏陽夢泠可是臭名遠揚的廢物。國師府戒備森嚴,廢物的我連大門都進不去,如何去盜取國師的寶物呢?」

此話一出,百姓才頓時反應過來,國師府可是出了名的戒備森嚴,廢物三小姐根本就不可以進得去。

「這……」慕雪晴此刻無話可說了,面對百姓怪異的目光,如果地上有縫的話,她恨不得馬上鑽進去。

「慕大小姐,據我所知,只有當今聖上與太子才會知道國師用來祭天的寶物為何樣?你是如何得知的呢?」

夏陽夢泠看着慕雪晴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她就越淡然。

慕雪晴此刻沒有想太多,脫口而出,「我當然知道,太子哥哥可是……」還沒說完,就被太子喝住了。

「慕雪晴,你胡說八道什麼?」太子氣到胸膛劇烈起伏,面如茄色,大吼道,這蠢女人只會給她添亂,他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飛了。

慕雪晴被太子這一吼,完全嚇住了,張開嘴根本就說不出話來。這一刻,她恨透了夏陽夢泠,如果不是她,太子怎麼會在大庭廣眾下大聲吼她。

「夏陽夢泠,你到底想怎樣?乖乖交出寶物,否則本宮立刻命人繼續行刑,直到你認罪為止。」

太子早以被夏陽夢泠磨盡了耐心,真正蠻不講理吼道。

原來,她真的變了,自己現在對於她來說就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太子,我想你搞錯了,我並不是罪魁禍首。罪魁禍首是誰?想必大家心裏明白。」夏陽夢泠繼續淡然道。

此話一出,本來就倒向夏陽夢泠這一邊的百姓立馬起鬨。

「想不到真的是慕大小姐,如此陰險,居然陷害夏陽三小姐。」

「莫不是因為太子與夏陽三小姐的婚約?」

「眾所周知,慕大小姐可是從小就愛慕太子殿下的……」

「……」

慕雪晴壓根就受不了百姓的各種議論,再這樣下去,她維持了十幾年的形象就轟然倒塌了,她必須想辦法制止。而面對太子的大吼,她的心底出現了一絲裂痕。

正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

夏陽夢泠很快就被正義感爆發的百姓要求從十字架上解綁下來。

百姓看着夏陽夢泠近在眼前那傷痕纍纍的身軀,紛紛開口道,「夏陽三小姐,別怕,有我們呢!」

在場大部分百姓都覺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揭穿栽贓陷害是理所當然的。

而且,夏陽三小姐身上有一種讓他們不自覺這樣做的感覺。

太子簡直氣瘋了,但他又不能對百姓發火,憋着一肚子的火氣,臉都綠了。

「夏陽夢泠,死到臨頭,還在蠱惑人心,你到底安的什麼心?」太子臉色鐵青,企圖扭轉局面,死死抓住這一根救命話題。

夏陽夢泠冷笑地看着處於暴走狀態的太子,挑眉道,「太子,你覺得我安的是什麼心?」

太子被夏陽夢泠這一句話一口氣噎在喉嚨里。這廢材,以前肯定是裝的,不然不會一夜之間變得如此牙尖嘴利。但不管如何,事情已經發展成這樣了,他一定不能再讓她活下去。

「夏陽夢泠,本宮與慕家大小姐親眼看見你盜取國師的寶物,難道本宮需要說謊嗎?」太子沉着俊臉,冷冷道。

「對。夏陽夢泠,你就認罪把寶物交出來吧!」這時,慕雪晴抓到機會了,急忙道。

「慕雪晴,可否借用一下你的手帕?夢泠臉上真的很不舒服。慕大小姐如此善良,一定會把手帕借給夢泠的,對不對?」夏陽夢泠用手輕輕碰着小臉,一臉極度不舒服的樣子。

慕雪晴猜不到夏陽夢泠突然間會轉移話題,正當她深想的時候,夏陽夢泠一句如此善良,她就脫口而出,「當然可以。」

身邊侍女把慕雪晴的手帕拿給了夏陽夢泠。

夏陽夢泠看着手中的手帕,冷冷一笑。

「各位,有沒有覺得這手帕很眼熟啊?」突然,夏陽夢泠攤開手帕,把它展現在百姓眼前。

「咦,這手帕,跟交上去的好像啊!」

議論聲一片,經過一番細想與觀察。

「對耶,真的是耶!」

「除了名字不一樣,其他都跟交上去那塊手帕好像。」

「而且,好像刺繡的手法都一樣。」

慕雪晴這一次徹徹底底慌了,最後一絲理智讓她猛地給侍女使了個眼色。

「各位,這手帕一看就是出自江夏國最出名的絕繡閣,不知……」

夏陽夢泠掌握着主動權,如何會不知道慕雪晴下一步會幹什麼?

「夏陽三小姐,你放心,我們立刻派人去找絕繡閣的人問個清楚。」

說完,不少百姓急忙往絕繡閣的方向跑去。

太子此刻,心沉進了大海,冰冷至極。如果百姓比慕雪晴的侍女先找到絕繡閣的人,那麼他與慕雪晴聯手陷害夏陽夢泠的罪名就坐實了,他絕不能讓此事發生。可是,他現在不能眾目睽睽之下給侍衛使眼色,因為在場有很多雙眼緊緊地盯着他的一舉一動。

等待是如此的煎熬。

夏陽夢泠卻在十字架下慢條斯理地整理自己身上能夠整理的地方。

很快,一陣陣腳步聲傳來。

太子與慕雪晴看見一群百姓簇擁着絕繡閣的老闆過來,頓時心如死灰。

絕繡閣出名的原因除了質量上等,還有就是絕繡閣的老闆不會看不起任何一個人,一視同仁,而且正義感十足。

絕繡閣老闆來到夏陽夢泠面前,拿起兩塊手帕一看,徐徐道來,「不錯,這是慕大小姐前幾天來本閣訂做的手帕。」

此話一出,百姓的情緒達到了空前的高漲,紛紛要求還給夏陽夢泠一個清白。

慕雪晴早以被嚇得跌坐在地上,心已墜入深淵,完了完了,她辛辛苦苦建立了十幾年的形象徹徹底底毀了。

太子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形象盡毀的慕雪晴,嫌惡地轉過了頭。

面對百姓異樣的眼光,劇烈的要求。他只能放手一搏。

「來人,立刻給夏陽夢泠行刑。」太子對着侍衛怒吼。

夏陽夢泠坐在十字架下,冷笑地看着他,放佛在看一個小丑。

「不能,夏陽三小姐根本就沒罪,為何要行刑?」

一大群百姓立馬衝上去,擋在夏陽夢泠面前。

「你、不、後、悔、嗎?」夏陽夢泠輕笑着一字一字地問,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句話放在何處都有用。

夏陽夢泠冰冷刺骨而又充滿譏諷的話傳入太子耳朵就像來自地獄的惡鬼。

「我絕不後悔。」太子看着現場混亂一片,一心只想把夏陽夢泠弄死,根本就沒有想過他這般做法會給他的太子形象帶來怎樣的後果。

「那你可千萬別後悔。」夏陽夢泠瞥了一眼太子,對周圍的百姓露出了親切的笑容。

這一笑,燦若夏花。

雖然她衣衫襤褸,青絲凌亂,全身傷痕纍纍,血跡斑斑,一副慘不忍睹的樣子,但此刻落在百姓眼裡,卻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仙女。

夏陽夢泠那燦爛的笑容,讓太子恨得牙痒痒,咬牙切齒道,「來人,動手。」

執法的侍衛進退兩難,太子的命令他們不得不聽,可擋在夏陽夢泠面前的百姓,他們也不敢冒然傷害啊!

「還愣着幹什麼?你們是不是不要命了?連本宮的話也不聽了!」處於暴走狀態的太子,壓根就忘記了擋在夏陽夢泠面前的百姓。

夏陽夢泠依然笑着,壓根就不在意太子這樣,因為誰勝誰負,早以分曉。

然而,百姓卻議論紛紛。

「原來太子是這樣的人啊!」

「真是奇怪,太子怎麼是這樣的?」

「真是看錯人了,之前還為了他傷害夏陽三小姐,我真是不長眼。」

「……」

太子聽到百姓的議論,他才發現很多百姓擋在夏陽夢泠面前,那模樣分明就是完完全全站在她那一邊了。而自己則像是是非不分、栽贓陷害的大惡人。

太子心慌得不要不要的,腦瓜子快速轉動着……

侍衛為了保住脖子上的腦袋,拚命想靠近被百姓圍着的夏陽夢泠身邊,而百姓則為了之前自己的不長眼而把夏陽夢泠團團圍在中間。

廣場上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夏陽夢泠看着把自己圍在中心的百姓,心中感激不盡;看着侍衛拚命想靠近自己,身上的氣息徒然冰冷起來,放佛讓人置身於大雪山深處。

或許是夏陽夢泠身上的冰冷之息過甚,正在靠近夏陽夢泠的侍衛徒然打了個冷顫,動作也頓了起來。

夏陽夢泠伸手把掛在青絲上搖搖欲墜的髮釵取了下來,她不能讓這些無辜的百姓因為她受到任何傷害。

當人處於危險之中,最重要的就是沉着冷靜,懂得利用身邊可用之物。

夏陽夢泠當了十幾年的特工,深刻明白這一道理。耀如星辰的黑眸,看着慘不忍睹的右手,幸好大多都是皮肉傷,力氣還有一些,她相信,以她精準的手法,讓太子受傷還是綽綽有餘的。

夏陽夢泠緊緊握着髮釵,正準備動手的時候……

「噠噠噠……」的馬蹄聲傳來,那馬蹄聲震耳欲聾,彷彿充滿了憤怒。

「看,護國大使來了。」

百姓大聲呼喊。那聲音充滿了敬畏。

護國大使,那可是護國大使啊!英勇正義的主啊!

眾所周知,國師是為國家出謀獻策,預知一國未來,而護國大使則是保護國家的安危,兩人同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護國大使相比於國師,更加得到百姓的愛戴,因為護國大使總是為民申冤,懲治惡霸。

所以此刻,百姓看見護國大使,就如見到救星一般。

廣場上,侍衛於百姓都停止了爭鬥。人群紛紛散開,讓出一條通道。

太子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夏陽夢泠,然後整理一下衣衫,退到一邊。

而跌坐在地面上的慕雪晴,看見護國大使,心瞬間沉到了谷底,腦袋一片空白,不知作何反應。

這護國大使不但實力強悍,而且還是英勇正義的主啊!

據說能讓他給三分薄面的人,就只有皇室中人了。

高大威猛的馬兒很快來到了廣場中心,在離夏陽夢泠幾米之處停了下來。

夏陽夢泠看着馬背上的護國大使,兩鬢略顯白絲,深邃的雙眼散發著聶人的氣勢,整個人不怒自威,整個廣場都被這濃烈的威武氣息充斥着。

百姓臉上布滿敬畏地看着護國大使,那神情要多敬畏有多敬畏。此刻,他們腦海中閃過各種猜測,真可謂是思緒萬千,浮想聯翩呢!

但有一點卻是相同的,那就是夏陽三小姐這回脫離危險了。

護國大使深邃的鷹眼,正隨意打量着衣衫襤褸,混身血跡斑斑,一副慘不忍睹的夏陽夢泠,一抹異色自眼底一閃而過,快得令人無法捕捉。

夏陽夢泠,這女子就是江夏國臭名昭著的夏陽廢材三小姐。同樣,她也是當年救了自己一命的天才夫婦的女兒。

當年,皇后遇險的時候,他也在場。當時,隨行的侍衛高手一下子就被敵人擊殺了,孤軍作戰的他,即使再厲害也抵不過十幾個實力相當的敵人圍攻,很快就受傷倒地了。正當他以為,他與皇后喪生於此的時候,那對神秘的天才夫婦突然出現,救了他與皇后一命。

當時,皇后為了報答救命之恩,就此為太子與夏陽夢泠定下了婚約。而他,則承諾救命之恩往後必答。

因此,外出回來的他,聽聞夏陽夢泠在廣場當眾受刑的時候,他就快馬加鞭趕了過來。

天才夫婦不知所蹤,生死不明,他的報答之恩只能報在夏陽夢泠身上了。

護國大使看着沉着冷靜,毫不畏懼自己的夏陽夢泠,心想,這真的是傳說中的廢物嗎?

夏陽夢泠毫不畏懼地迎上護國大使的鷹眼,腦海快速調動着關於這位護國大使的信息。

「大使,您回來啦!我們立馬進宮,父皇一直盼着大使回來呢!」太子面露笑容,畢恭畢敬地對護國大使說,那模樣要多諂媚有多諂媚。

護國大使的地位可比他高呢!更何況,誰不知道,想要穩坐江山,必須得到護國大使與國師的贊同。

面對太子的討好,護國大使一點反應也沒有,甚至正眼也不瞧他一下,皺眉看着混亂的廣場。

太子臉上討好的笑容很快就掛不住了,心裏恨死了夏陽夢泠,都怪她,如果她早早被行刑折磨死,哪有這麼多的事情發生,現在護國大使來了,肯定會調查此事的來龍去脈,那麼他……一想這裡,他就更加的心慌,心裏恨不得馬上把夏陽夢泠千刀萬剮,奈何護國大使在此。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洪亮而又充滿威嚴的聲音響徹整個廣場。

冥帝絕寵:逆天神醫毒妃

冥帝絕寵:逆天神醫毒妃

作者:夏陽夢泠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她,辣手神醫毒女,一朝穿越成臭名昭著的廢材,結果會如何?翻天?還是覆地? 他,神秘莫測的王爺,絕色妖嬈,世人皆知他殺伐果斷,冷血無情,卻唯獨寵她如狂魔 
「你這表情是想幫本小姐試一試新煉製的毒藥嗎?」某邪惡女冷眸一瞥,淡然道
「娘子,你確定嗎?要脫衣服嗎?」某男嘴角含笑,骨折分明的手早以準備就緒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