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冥中註定之青泓祭免費閱讀(林倩倩是怎麼樣)小說

冥中註定之青泓祭免費閱讀(林倩倩是怎麼樣)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4作者:林倩 標籤: 倩兒 林倩 現代言情

"前世,他與她兩小無猜,他說待她芳齡十六到杏嫁之期,他會娶她為妻,且一世不生二心最後,她盛裝出席只為與他共赴黃泉,成為冥婚夫婦今生,歷經九生十世,甘苦與共,真的就可以永不分離了嗎?"
第2章 穿成痴傻公主

當今天下,群雄逐鹿,諸侯爭霸,硝煙四起,戰爭和死亡,流血和犧牲每時每刻都在不同地方上演。

死亡,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裏如此平常。只是,今日戰死馬上的少年,身份不同凡響,他的死亡所引起的後果,自然也非同一般。

死者乃懷遠大將軍的獨子,年僅十六歲的祁碂衛。當沉重的大紅棺木由北地運送回將軍府時,將軍夫人早已哭瞎雙眼,扶着大紅棺木,跪在堂屋之中,苦苦泣求大將軍,為自己戰死沙場的兒子尋兩名侍女殉葬,以免兒子在黃泉路上獨身孤寒。

老將軍面容凝肅,沉痛不已。他這一生南征北戰,雙手不知沾染多少鮮血,向來自詡常勝將軍,為了聖上的一統大業,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老來得子,祁碂衛的能征善戰亦是他的驕傲。孰料,這次的山谷惡戰里,十六歲的兒子祁碂衛為了保護他,竟從馬上飛身躍起,替他擋下了那支毒箭,英年早逝。每每想到這裡,老將軍堅硬如鐵的心也忍不住陣陣抽痛。

奈何,當今聖上為了安撫人心,治下嚴明,朝綱法令嚴謹肅穆,其中有一條,便是嚴令禁止朝中重臣死後用活人殉葬。即使只是找兩名侍女殉葬,誰知會不會被有心人加以利用,傳到聖上耳朵里?此戰乃將軍四十年來首次敗仗,已引發聖上不滿,若兒子喪事用活人殉葬,傳至天下,聖上苦心經營數十年的口碑被毀,屆時,聖上是鐵面無私處罰自己,還是為了前線戰事饒恕自己?老將軍不敢多想,更不敢用此事試探聖上對自己的寵信。儘管,他也很希望能為兒子尋侍女殉葬,卻開不了口。

一旁的軍師看出老將軍的矛盾心理,素來足智多謀的他略一沉吟,拱手道:「夫人愛子心切,在下深感將軍與夫人之痛,倒有一計,不知可否一用?」

「講。」

軍師揮手驅走大堂內所有侍衛,大廳內只剩老將軍夫婦,軍師輕聲啟道:「聽聞夫人當年得子之時,已為少爺定下一門娃娃親,可有此事?」

老將軍點頭。當年將軍兒子年僅三歲,將軍夫人的一名遠方表姐剛剛誕下女兒,全家來投奔府上,將軍夫人喜愛那小女娃兒的粉雕玉砌,談笑間便訂下了娃娃親。小女娃及其父母在將軍府中,一直住到八歲,直到其父後經商去了外地,全家搬走,才斷了聯繫,已多年杳無音訊。

軍師詭秘的說:「聖上雖不許殉葬,卻可以行冥婚之禮。少爺今年十六,那小女娃也十三歲了,若是將軍能派人尋到她,並且小女娃恰好死了,豈不是可以成就一段幽冥佳話?」

老將軍聞言來回踱步,將軍夫人一震,聰慧如她,立刻聽出了軍師的言外之意。想起林倩的可愛模樣,頓時驚呼道:「不可!老爺,倩倩她……畢竟是我的親外甥女啊!」

老將軍轉頭,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夫人,他與夫人鶼鰈情深,向來夫唱婦隨,這是第一次產生異議。

老將軍沉默半響,終究是挂念兒子黃泉路上孤單寂寞,沉聲道:「夫人,難道你願意看着碂衛死後孤孤單單的上路?」

將軍夫人疼愛那可愛乖巧的外甥女,但轉頭看看大紅棺木里屍骨未寒的兒子,終究是愛子心切。將軍夫人明眸蓄淚,搖搖頭,卻是再也說不出話來。

老將軍朝軍師輕輕點頭,示意這件事交給他去辦。

茫茫人海,尋人不易。但傾一軍之力,尋一名普通商人卻是易如反掌。

七日之後,桃花鎮上。

正是草長鶯飛、春暖花開的時刻。十三歲的林倩,穿着一襲粉色儒裙,襯得她的肌膚皎若銀月。右手挎着一籃桃花,歡蹦亂跳的回到家,甜甜的喚了一聲:「爹,娘,我回來了。」

林倩興沖沖的跑到堂屋裡,立刻發現屋內的氣氛冷冰冰的。爹娘坐在八仙桌的兩旁,堂屋下面分別坐着四個古怪異常的中年男子,正挑剔的打量着自己。

林倩快步走到娘親身邊,小聲的問:「娘,他們是誰?」

林夫人心中一痛,面上卻是慈愛的微笑,拉着林倩站在自己懷中,輕撫女兒凌亂的髮絲,笑道:「倩兒,他們是你舅媽府上派來的客人,你還記得你表哥嗎?」

「表哥……是說碂衛哥哥嗎?」林倩聽着母妃的話,璀璨的眼睛更加明亮,少女粉腮含羞,艷若桃花的嬌聲道:「倩兒好多年沒看到碂衛哥哥,還以為他已忘了我呢。」

小時候,她一直隨着父母住在表哥家裡,跟着表哥廝混到八歲,少女的心早已被俘獲。碂衛哥哥曾經說過,待自己芳齡十六到杏嫁之期,他會娶自己為妻,且一世不生二心。少女早已下了非卿不嫁的決心,可這幾年家裡與表哥家相隔甚遠,無甚聯絡,少女只知道哥哥已經成為天下百姓口中誇讚的少年兒郎,哪敢主動提及自己的心事?

下方為首的軍師冷眼瞧着林倩的神情,便知少女早已芳心暗許,當下不免覺得自己是成人之美,遂高聲道:「碂衛少爺……不幸去了。」

一言既出,如同驚雷,少女呆立原地,瞠目結舌,不敢置信的杏眼圓瞪,惱怒罵道:「你胡說!娘親,這人好生討厭,把他趕走!」

「胡鬧!」一直沒有說話的林家主人,此刻終於重重的一拍桌子,常年經商,自是有當機立斷的敏銳頭腦。轉過頭,雙目慈愛而不舍的看着愛女,輕聲道:「倩兒,你表哥,他確實……在軍中不幸亡故了。」

林倩右手中的花籃怦然落地,粉色花瓣翩翩飄落,猶如一地碎了的心。

少女握緊了拳頭,雙眼中噴出憤恨的火光,咬牙怒目道:「我不信!不信,你們全都是騙人!娘親,爹和他們合夥騙我,是不是?」

雖如此說著,少女烏黑明亮的大眼珠中,卻流下了兩行清淚。

林夫人心頭酸澀不已,輕輕的拍着女兒的背部,喃聲安慰道:「倩兒乖,倩兒不傷心,別哭……」後頭的那句話,卻是哽咽在喉嚨里,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

林老爺自然也開不了口,看着妻女傷心模樣,中年男子也忍不住偷偷拭淚。只是,這眼淚自然不是為了那死去的外甥,卻是為了自己女兒的命運擔憂。

軍師見狀,不得不清咳一聲,緩緩道:「倩倩姑娘,你與少爺早有婚約,如今少爺既已先逝,你當恪守婦道,追隨而去。某這次來,便是帶着將軍與夫人的聘禮而來,下聘之後,望兩家可結百年之好,你與少爺亦可在黃泉地府再續前緣。」

林倩聞言,瘦小嬌弱的身子再次一震,淚如雨下,卻不知是傷心還是恐懼,說不出話來。

軍師緊盯着少女的雙眸,補充一句:「若姑娘不願殉情追隨少爺,吾等只好奉命行事……將您,與您的父母,一同以通敵叛國之罪,打入死牢。望姑娘好生斟酌,某等暫且告辭,明日即帶聘禮來。」

軍師與三名士兵離開林府,而林家早已一片哀戚,哭聲連天。

林倩在憤怒過後,更多的是傷心。想到昔日總是護着自己的表哥,心下便一陣陣沒來由的痛楚,只覺生亦何歡,死亦何懼。她此刻倒像個小大人似的,拍着母妃的背部,安撫父母道:「爹爹,娘親,別怕。倩兒不孝,心念表哥情深意重,表哥既已離開,倩兒此生絕無再嫁之心。望爹爹和娘親成全。」

林倩說著,撲通一聲長跪不起。

林氏夫婦大驚,林老爺震怒不已,傷心之下指着夫人怒罵:「都怪你,當年好好的訂什麼娃娃親,如今該如何是好!」

林夫人哭着跪下去拉女兒起來,泣不成聲道:「倩兒,你怕連累爹娘是嗎?是娘親對不起你,是娘親害了你,娘親明日便帶你去見你舅母,你舅母向來疼你,或許念在往日情分上饒過我們也未可知。」

林倩卻是搖頭拒絕,看着母妃,明亮雙目中透出堅毅之色,平靜道:「娘親,倩兒與表哥早已私定終身,今生不能做夫妻,做鬼也要在一起,求娘親和爹爹成全!」

林倩說完,跪在地上,向著父母重重的叩下了三個響頭。

是夜,林倩穿着自己連夜趕做的大紅喜服,描眉畫眼之後,一抹白綾,懸樑自盡。

林氏夫婦縱然傷心氣憤,然木已成舟,只得接受軍師帶來的聘禮,一路送女兒出嫁到將軍府。

大紅棺木里躺着穿喜服的林倩,棺蓋上束着大紅花,由八名士兵穿着大紅衣服抬起棺木,嗩吶吹打手在前方奏響喜樂,花紅紙錢一路送到將軍府大廳之中。

冥婚夫婦的成親儀式,雖與活人不同,但區別也不大。由軍師擔任鬼媒,鳴炮奏樂之後,有士兵將新婚夫婦抬起來,新人披紅戴花,士兵扶着兩具屍體拜過天地之後拜父母,夫婦對拜,送入洞房則是直接安置到雙人棺木裏面。最後,便是媒人祝言。

軍師斟了一杯酒,分別倒入新婚夫婦嘴裏,虔誠祝福道:「願祁碂衛少爺與林倩小姐結為百年之好,九生十世,甘苦與共,同生共死,永不分離!」

沒有人知道軍師為何會說出這麼奇怪的祝福語,也沒有人在意。老將軍夫婦為兒子九泉之下終於有伴而稍感安慰,將軍夫人扶着棺木,哀痛吩咐道:「碂衛,黃泉路上,與你表妹相互照應着,不可再像從前那般欺負她了!」

時光荏苒,斗轉星移。誰又知道,當年那對冥婚夫婦轉世投胎之後的命運如何呢?

「老爸老媽呀,你們真的是太過分了啊!二叔二嬸搶了咱家千萬家產我就不吐槽了啊,二嬸讓我大學畢業就搬出這個家找工作養活自己我也沒意見啊,可是二嬸家那胖妹居然搶了我的男朋友而且那對狗男女今天訂婚我去參加訂婚宴才知道所有人都在看我笑話這是不是太丟人了啊?」

寂靜的客廳之中,林青青叉腰立在父母的靈牌之前,仰着脖子,伸手指着父母的靈牌破口大罵:

「老爸老媽啊我到底是不是你們親生的女兒啊,你們在天之靈到底是保佑自己的女兒還是保佑二叔二嬸他們啊?再這樣我就活不下去了啊!」

林青青語速極快的指着父母的靈牌一番吐槽,氣喘吁吁的雙手叉腰,盯着靈牌上父母的名字,忽然一陣悲從中來。

16歲那年,林青青父母死於車禍,嘗盡世間冷暖,盯着父母的靈牌,一瞬間萬念俱灰,這樣的人生活着又有什麼意思,不如一死百了,也許還能再見到老爸老媽呢。

林青青發泄完畢,苦笑一聲,跪在地上,對着父母的靈牌一拜,自言自語道:「老爸老媽,剛剛我暴躁過頭了,別生我氣哈!」

正說著,微風拂過,高高在上的靈牌被風吹動,「啪——」的一聲,砸在正要抬頭的林青青腦袋上。

林青青半夢半醒之間,發現自己在騰雲駕霧。一個一身紅衣戴着奇怪高帽的矮胖老翁,笑容可掬的架着她的胳膊,一臉討好的笑問:「青青姑娘,覺得好點了嗎?」

林青青莫名其妙:「你是誰?我這是怎麼了?」

胖老翁憨憨的笑着,摸了摸後腦勺:「我是土地神啊,你死了,我送你去你該去的地方。」

林青青瞪大了嘴巴,指着自己道:「我?——死了?」

土地神點頭,笑嘻嘻的說:「是呀,你被你爸媽的靈牌給砸死了。」

林青青點頭,一臉淡定的問:「難道不是黑白無常來接我嗎?你一個土地神來湊什麼熱鬧?」

土地神撓了撓腦袋,嘿嘿一笑,神情古怪的說:「黑白無常來勾魂,直接帶你去地府,你想投胎還得排隊等幾百年,還要喝孟婆湯忘記前生舊事。我跟你說,那孟婆湯可難喝了。我直接就帶你去投胎,送你去見你爸媽,本大神這不是做好事嘛。」

當然,土地神可不會告訴她,自己做好事是因為巡邏的時候,聽見林青青指着父母靈牌破口大罵一時笑得忘形,胖乎乎的身體直接撞倒了林青青父母的靈牌,直接導致林青青的死亡,所以他得負責。

林青青愣了一會兒,搖着腦袋自言自語:「這夢太奇怪了,我肯定是在做夢。」

土地神嘿嘿一笑,伸手在她右邊肩膀一拍,用靈力打下一道凡胎肉眼無法看見的蝴蝶印記,然後一揮手,嘻嘻笑道:「去吧,去你該去的地方。」

林青青睜開眼,觸目所及,是一片粉紅的帳幔,層層疊疊,華麗柔美。

「青兒,你醒了!」柔美慈祥的女聲帶着寵溺在林青青頭頂響起。

林青青轉過頭,看着面前的中年女人慈祥和藹的模樣,頓時瞳孔放大,不敢置信的瞪着她,彷彿渾身血液都凝固了!

趙昭儀伸手探了一下林青青的腦袋,似乎鬆了一口氣,吁道:「總算醒過來了,沒事就好。」

林青青看着面前的宮裝古典婦人,除了她身上穿的衣服是古裝,那張臉,與記憶中老媽的樣子毫無二致!就連眼角的那顆淚痣都一模一樣!

「公主,您可算醒了!」菲菲走了過來,笑着說道:「娘娘都在這裡守了一刻鐘了,我就說公主肯定沒事。」

林青青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中年婦人,喉嚨哽塞,喚了一聲:「媽——」

趙昭儀一呆,疑惑的看着林青青,自言自語道:「這孩子是咋了?又犯傻了?」

菲菲笑着安慰趙昭儀:「娘娘,公主哪回醒過來不都有一陣子犯傻,一會兒就沒事了,您先去休息吧,這裡我來看着就好。」

趙昭儀沉了臉怒道:「誰說青兒犯傻?」

菲菲一愣,委屈的看着昭儀娘娘,泫然欲泣。

朵朵端着銅盆走進來,笑嘻嘻的說道:「娘娘您可真是,菲菲也是有口無心。就許您自個兒說公主犯傻,不許別人說。來,給公主擦把臉。」

朵朵說著,伶俐的擰乾了銅盆中的毛巾,走到床邊為林青青擦臉。

昭儀娘娘被朵朵一逗也笑了:「你們這倆丫頭,也就在我這宮裡這麼沒大沒小的。」

林青青的臉被柔軟的白毛巾一陣磨蹭,她閉着眼睛任由凌亂的思緒飄飛着。

公主?……

老媽?……娘娘……

土地神……

去你該去的地方……

難道——自己這是穿了?一個念頭在林青青腦袋中冒出來,她死了,然後附身在古代某個公主身上?

不會吧,這麼狗血的事情也會被自己遇上。她只不過是隨便念叨着活着太辛苦了而已,可沒真的想過死啊。而且還是被老爸老媽的靈牌砸死——

「青兒?」趙昭儀再次關憂的望了林青青一眼。

林青青眨了眨眼睛,自己沒看錯,不是在做夢,是真的死了,然後穿越了。而且,眼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老媽呀!

「媽……青兒好想你!」林青青忽然一骨碌坐起來,猛地撲進了趙昭儀懷中,鼻子一酸,眼眶中淚珠滾動。老媽,這是老媽!是老媽身上獨有的香味,是老媽溫暖的懷抱!

她終於,終於可以再一次見到老媽了!

林青青抱着趙昭儀大哭,哭得眼淚鼻涕一陣一陣的,倒是把趙昭儀弄得心中酸澀不已。

宮女菲菲與朵朵面面相覷,公主這回醒來怎麼變得有點奇怪了?

林青青緊緊的抱着趙昭儀,哭得天昏地暗,趙昭儀莫名所以。但女兒如此流露情緒倒也讓她很是感動。

林青青哭着哭着,忽然止住了哭聲,淚眼朦朧的看着趙昭儀,擦了一把眼淚鼻涕,抽抽搭搭的問:「媽,老爸呢?」

趙昭儀眨了眨眼睛,不解的問:「啥老爸?你說啥呢?我是你母妃啊!」

林青青一愣。腦袋當機幾秒後,想起來自己穿越了,如今身份是公主,面前的老媽必然是皇妃之類,那麼父親是……皇帝?

林青青激動起來,搖晃着趙昭儀的胳膊,問:「父皇呢?」

趙昭儀低下頭,眼神黯然:「你父皇日理萬機,這會兒還在朝堂處理公務呢。」

林青青一陣失望,隨即又破涕為笑:「那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父皇?」

趙昭儀嘆了口氣,捏着女兒臉蛋道:「你醒了就好,母妃去休息一會兒。」

林青青看着母妃黯然離開的樣子,欲言又止。為什麼老媽——不對,為什麼母妃看上去很傷心很悲傷的樣子?

待母妃離開之後,林青青從兩名宮女的口中了解到,自己附身的這個公主前身,是個痴傻公主,午飯時吃粉絲噎得昏迷不醒,然後自己就來了。林青青在心中對那死去的痴傻公主默默道歉。

父皇是自己前世的老爸么?林青青只關心這個問題,可惜,一直等到華燈初上也未能等來父皇,倒是等來了太監的口諭:三日後,在璃慶宮中大開筵席,招待西祈使者團,所有皇室未婚女子必須入席。

菲菲與朵朵討論着西祈使者團會在筵席上挑選誰為和親公主,林青青漠不關心,只是想到三日後便可以在筵席上見到父皇——也許是自己老爸,林青青興奮莫名。

陽光正好的午後,知了在樹上鼓噪的嘶喊着。

林青青躡手躡腳的鑽進了一間滿布灰塵與蛛網的小院中。對着高高的宮牆,只能望而興嘆。

但是,沒有什麼能阻擋一顆想出牆的心。發現牆角的一個排水洞,林青青雙眼放光,立刻蹲下來脫掉鞋子,腦袋鑽進去試了試大小,正好可以容納頭鑽過去。

可是,可是……

腦袋是伸出去了,胳膊也在宮牆外自由的揮舞着,可腰部卻卡住了不能動彈。

聖母瑪利亞啊!為什麼別人穿越都變身成舉世無雙的傾城俏佳人,而她依然貌不驚人身材也都是微胖一族?

天老爺,你就行行好讓我鑽出去,以後我一定減肥!

林青青沒發覺自己在心中默念完這句話之後,牆角的排水洞確實大了那麼一丁點,堪堪容納她鑽了出去。

穿好鞋子,撣掉衣服上的灰塵,林青青笑得陽光燦爛,終於出宮了!

林青青扭着小蠻腰,哼着曲子歡快的向前走。不經意的低頭一瞥,瞅見地上的樹影間似乎有個模糊的人影。

林青青赫然抬頭,正對上了藏身於榕樹枝椏上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一身黑衣冷酷如鐵,黑色深瞳冷漠如霜。

林青青抬手遮住額頭,一面擋住紫外線,一面喊道:「喂!躲在樹上等紅杏出牆嗎?」

黑衣男子皺眉。出牆的宮女就有一個,出牆的紅杏在哪?

沒聽見自己喊他?

——聾子?

林青青一愣,彎腰拾起拾起一枚小石子,用力丟過去,怒:「我說你爬在樹上等紅杏出牆嗎?這裡可是皇宮啊,快下來!」

黑衣男子靈巧避過小石子,下一秒,身輕如燕的飄落在林青青面前,寒目如星,眯眼凝視着林青青。

林青青豁然瞪大了雙眼!

這個男人!

好強的氣息!

好俊的容顏!

好冰冷的眼神!

好熟悉的感覺!

黑衣男子也冷冷的凝視着面前的女人,似曾相識的感覺從心底湧起。

四周空氣變得稀薄,烈日當空,知了焦躁的吶喊着,令人灼熱,令人煩悶。

時空在這一瞬,彷彿靜止。

林青青痴痴傻傻的看着黑衣男子,腦海中瞬間閃過許多破碎的畫面片段,那是一對青梅竹馬的小情侶,卻分明是自己和面前黑衣男子的少年版。可她很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因為,這是她穿越的第二天而已!

「你是誰?」這三個字,剛想問卻卡在喉嚨里。

因為,黑衣男子緩緩伸出骨節修長的手,食指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臉,沉聲問道:「你……是誰?」

冥中註定之青泓祭

冥中註定之青泓祭

作者:林倩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前世,他與她兩小無猜,他說待她芳齡十六到杏嫁之期,他會娶她為妻,且一世不生二心
最後,她盛裝出席只為與他共赴黃泉,成為冥婚夫婦
今生,歷經九生十世,甘苦與共,真的就可以永不分離了嗎?"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