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首席秘書異世升職記免費閱讀(雷公雷雷公是誰)小說

首席秘書異世升職記免費閱讀(雷公雷雷公是誰)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邱絲念 標籤: 邱絲念 雷雷公 霸道總裁

滿心希望的來到明月山,我是想坐觀流雲拜月川,結果一道雷電穿古今,直接就把我劈到一個架空的火影國,明月山也變成了鏡月山還好遇到四國盟主—令狐笑結果天師說我的貴人是令狐笑,而令狐笑的貴人是我,我也搖身一變成為盟主的首席秘書,不用做事還配備助理,剛剛上任就是陪着盟主…
第7章 秘書的職責與權力

署假終於在千呼萬喚中高調的到來,約好了五個死黨去夏令營,一切都在如火如荼的各就各位。

天空暗藏着玄機,肉眼看去晴空萬里,卻悶熱得要死人,看瞄頭有點不妙,但也阻擋不了那幾顆瘋狂的心。

一頂太陽冒,一幅很得瑟的墨鏡,一個攝像機、一個黑色的遊行包,一身清涼一夏的穿着打扮,乍一看,一個宇宙超級美少女橫空出世了,得瑟一下,那人便是我,邱絲念!

回頭不忘向親人們送上一個飛吻,興奮的揮手道別,「親愛的爸爸媽媽,我高調的赴約去了,會想你們的,拜拜——」

「你們幾個小心點啊,到了那個什麼營的地方記得打個電話回來!」媽媽的聲音漸漸遠去,我已經飛奔上車了。

那個什麼營的地方是全亞洲有名的月亮之都,有着月亮的傳說,嫦娥奔月的地方——明月山,是宜春的旅遊寶地。

剛好是農曆十六,人家都說十五的月亮十六圓,晚上去明月山看月亮,月亮全世界都看得到,可是明月山卻只有宜春才有,全世界僅稱的月亮之都。

懷着興奮的心情向目的地進發,幾位死黨比我的路途遠了點,理所當然的我就要比他們早到,反正我就是一個等人的命。

看了看手機,估計他們沒那快到,不如拿出相機,拍幾張到此一游的相片。

一陣風吹亂了頭髮,第一張相片算是進了相機,太陽熱辣得想把皮給卸下一層,實在是太熱了,拍了幾張我便把相機收了起來,提起一個笨重的包包,想到樹底下避避署,一陣風又吹了過來,差點把太陽帽從頭上吹飛。

我走到樹底下,透過墨鏡往天空一望,忍不住念叨着,「悶熱死了,明明溫度一般,怎麼會這麼熱?要下雨就下吧,這樣憋着多難受!」

天空一聲巨響,把我給驚得跳了起來,「天啊,幹嘛了,是不是哪裡爆炸了,好像是雷聲,真是晴天霹靂啊!」有點吃驚的在天空中搜尋可疑的跡象,依然是太陽高照。

正當認為可能是哪裡施工炸什麼東西時,天空又是一記響聲,這聲聽得更為真切,絕對是雷聲!「奇怪了,大晴天的打什麼雷,雷公爺爺你感冒了吧?」媽呀!閃電,好強烈的閃電,接下來的景觀讓所有人都停下了步子,天空中出現一道一道的閃電,聲音接踵而來。

「這天是怎麼了,出着大太陽也能電閃雷鳴的?」不遠處駐足觀看的人群發出疑惑之聲。

「快進觀廳避避,可能要下暴雨了,這雷聲響個不停。」一個大姐催促着兩個小女孩往觀光廳走去。

也對哦,打雷不宜在大樹下的,萬一被劈中了怎麼辦,那真是會像燒烤一樣的成為焦人。

好奇的再看了幾眼這些電閃雷鳴的天景,真是太怪了,此時用晴天霹靂再恰當不過了。

提起包,剛邁開一步,一道閃電就劈在了前面幾米處,媽呀!那地面冒火星了,再一看一個坑啊!老天你真的很給面子沒劈到我頭上,要不然我的頭就成下水道了。

沒時間再看了,再看下去,估計就會成為別人的焦點,趕緊閃人吧,這雷並不是那麼好說話的,指不定下一個迷上誰呢?

這些風也真是很奇怪,突然有,突然沒的,天!你到底想幹嘛?誰惹你了?

突然狂風掃過,我只知道一個響雷在耳邊划過,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死了,總之很不幸的雷公帥哥看上了我,好像送了一個見面禮給我,有知覺,又好像不真實,應該是沒死的,要不然哪還有心情埋怨這個雷。

等感覺真實後,就不知道來到什麼地方了,四面都是山,山上都是樹,樹上還是很茂盛的葉子,葉子依然還是綠的,應該是陽間吧?

認真打量了一下四周,初步認為這裡是明月山的山林中,雷公帥哥不想我爬山,直接把我送了上來?我還不是抗高壓設備呢,怎麼沒被劈傷?一點點損傷都沒有!

「哎,山上有沒有人啊?我迷路了,有沒有人啊?」這聲音是帶着點害怕與焦急的。

「MMD!欺負我第一次來,萬一鑽出一個什麼野東西怎麼辦?」說著渾身冷顫了一下,不過呢,太陽好像藏起來了,是不是墨鏡的原因?將墨鏡滑下一些,再認真看了看,太陽確實是找不到蹤跡了,雷鳴閃電也沒了?!

怪天!臭天!

打電話求救吧,不敢亂走!

手機顯示緊急呼叫狀態!「啊!!!這個手機沒信號?」要崩潰了!!「什麼破地方,有沒有人啊,有人吱個聲!——救命啊!麗麗,慧慧,啟朋,小山,燕子,你們怎麼還不來,這是哪兒呀?」

「你是何人?」一道威嚴的聲音把我嚇得縮了縮身子。

四處張望也沒看到人,是不是幻聽,還是遇到鬼了?「是人還是鬼啊?」管你是人還是鬼,先驚叫了再說,嚇不到他,總可以壯壯膽。

「闖入者,只有死路一條!」這聲音像千里傳音!是個男聲,聽起來有點不真實,絲念的神經瞬間繃緊起來。

「喂,你到底是人還是鬼啊,就算是鬼也可以現個身吧?」如果真是鬼,估計一現身,自己也就成了鬼,嚇死了!

沒聲音了,大哥,不要這樣玩好吧,真的會嚇死人啊!「出來啊!就算你是鬼我也不怕你,閻王是我大哥,不怕你這號,出來!!!」堅信世上沒鬼,肯定是人,只要是人,一切都好辦!

身後一陣風,嚇得我趕緊轉身,好歹也練了幾下,待看清楚,只有一種感覺,想暈過去,但還是強行穩住站姿。

這個人不像真人,像畫中的人,清朗的外表,雖然不及姚明高,也應該有一米八高,這個頭髮,是長的!眼睛還是黑的,沒變,嘴巴也只有一個,是個人,而且——怎麼形容?算了,一個字:帥!

「看夠了沒有?」這聲音——冷冷的,眼中流露出不屑。

「切!不要太傲了,長得帥有什麼了不起的,看你幾眼怎麼了?」這人雖然看起來不太友善,但感覺沒什麼惡意,不是透着危險氣息的人。

「不對,你從哪裡冒出來的,剛才我看了個遍也沒看到你站在哪裡,你,你是幹嘛的?」現在才想起這個重要的問題,這個人好奇怪,光這身穿着打扮就太與眾不同了,拍戲的嗎?「喂,你是不是在這裡拍戲,怎麼就一個人,其他人呢?」

「我不叫喂!」他是個麻煩的動物。

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那你叫什麼名字?」

此人沉默是金,不甩她。

「說個名字會死啊?你不說,我就叫你喂,喂,喂,餵雞,餵鴨,餵豬——」喂不下去了,被點了啞穴。

說不出話來,又急又怕的奔出了眼淚,手舞足爪的瞪着要他解穴。

興許是看到我真有那麼一點可憐,只見他手一閃,憋着的話瞬間如洪水般的湧出,「王八蛋,變態狂,臭烏龜,傻A他弟,傻C他哥——」看到那個人有再次點穴的衝動,我識相的閉嘴,還沒罵過癮,先留着下次再罵。

此人平靜的問了問,「罵夠了?」

「夠了!」

「夠了,離開!」

「帥哥,你怎麼會點穴功?少林寺出來的?」我甚是好奇。

「我不叫帥哥!」

我當然知道你不叫帥哥,但不知道怎麼叫你,只能拿這個男人的統稱來稱呼你了,「那你叫什麼?不要那麼拽行不,人家奧巴馬都沒拽成你這樣!」

「令狐笑!」他突然蹦出三個字。

令狐笑?是不是令狐沖的後人?我上下左右前後的打量着令狐笑,又問,「是不是拍戲的?」

「拍什麼戲?」他有點聽不懂,人慢慢轉溫了。

「我怎麼知道拍什麼戲!看你的打扮,不是在拍古裝戲嗎?」這人是不是聽不懂國語的。

「不知你在說什麼?趕緊消失,不然只有死!」令狐笑說完轉身就想走,我一個快步擋在他的前面。

「什麼死不死的,我也想消失啊,可是怎麼下山啊?我被雷——」想了想,算了,不說!說了也沒人信,如果說是被雷劈到這裡的,真是個再冷不過的笑話。

「如何來的,就如何離開?」令狐笑一幅冷冷淡淡的表情。

呃?如何來的?我也想知道是如何來的?只知道是雷把我送來這裡的!「我不知道怎麼走着走着就走到這裡來了!現在不知道下山的路,麻煩你指條明路,我的朋友應該在山下等我了!」

「你的朋友?什麼朋友?」令狐笑表情瞬間又冷了起來,我在心裏噔了一下,他是不是真的不懂國語,這個人好怪!

「就是我的好朋友!」我白了他一眼。

「你的出現,我已破例饒你不死,趕緊從這裡消失!若其他人再來,別怪我不留情面!」令狐笑扔下這句話,冷漠的轉身離去。

這說的什麼鳥語,真是有點像在對牛彈琴。「喂!令狐笑,你把話說清楚,你這人有病吧,誰招惹你了,我朋友怎麼就不能來了?這明月山你買下了嗎?」

走了幾步的令狐笑怪怪的眼神打量着我,被看得有點心中沒底,這人太奇怪了。「幹嘛這樣看我,我又沒說錯,這是開放的旅遊景點,只要買票誰都可以來,你憑什麼這麼說?」

「你確定這裡是明月山?」令狐笑一個邪魅的冷笑,雖然笑得很不屑,但還是殺傷力無窮。

「難道不是?!」這下真的有點心中沒底,真的不是明月山嗎?確實感覺有點怪怪的,一個雷把我送到這裡,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明月山,總之就認為它是明月山。

「這裡是鏡月山,不是明月山,而且你一個女子走到這片禁地目的為何?」他說的是真的?

「媽媽呀,你個死雷公,你把我劈到哪裡來了?什麼鏡月山啊,我明明是在明月山的!是不是明月山裏面的小山的名字?」我一雙期盼的眼神看着令狐笑,多麼希望回答是的。

「你走吧,再不走,被兩大護法發現,你只有死路一條!」我徹底的跌在了地上。

「什麼護法?是不是左護法,右護法?!」不要玩我啊,這不會是英花幫吧?

「是天陽護法跟地陰護法,他們可不管你是男是女,只要闖入禁地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完全聽不懂,就好像在聽書一樣,但有一點,我不得不開始懷疑,弱弱的在心裏問了一句:是不是我很榮幸的穿越了?

我最終還是鼓起勇氣,面對現實,收起了一點囂張,客氣的問道,「這是什麼年代啊?意思就是哪個朝代?」

「天龍60歷年!」淡淡的答了一句。

「什麼國家?」完蛋了,真撞槍口上了。

「火影國!」一問一答。

「完了!徹底完了!穿了!真的穿了!為什麼要穿,為什麼要穿,難道是天將降大任,於絲念也?要怎麼回去?媽媽來救我啊!」不好意思,因為害怕,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什麼完了?你現在離開這裡還不晚,快走吧!」令狐笑這個人其實不是那麼壞的,就是語氣有點不太客氣。

問題是,我走到哪裡去啊?如果這裡也打雷的話,祈求再把我劈回現代的中國去,可是現在沒有打雷啊!

「嗚嗚——我真的要死在這裡了,雷公你幹嘛就看我不順眼,為什麼就要劈中我,為什麼啊?」我開始有點耍賴了,一般女孩子的眼淚可以騙到一些同情。

「這裡是不講眼淚的,兩大護法奉命保護這座山,這是一片禁地,只有一人才可來到此地!」這語氣太絕了。

算了,不講眼淚,哭也沒用,只是他這些話是什麼意思?「這座山有什麼玄機嗎,為什麼是禁地?是不是你才能來到這裡?」

他默認的輕輕點了一下頭,那他是什麼人啊?看來身份不低啊!

「你為什麼能來?」

「因為只有盟主才能來,這裡的玄機,沒必要告訴你!」他是盟主,什麼盟主,武林盟主?哇!傳說中的武林盟主?!見到真人了,如果可以話,叫他簽個名應該不錯的。

不過,看他的樣子,哪還敢叫他簽名,不被他像拎小雞一樣的拎走就不錯了。

「你是什麼盟主?」在心中默認了他肯定是武林盟主。

「四國盟主!」呃?這是什麼性質的盟主?聯合國主席嗎?

「哪四國?」

「金地國、木心國、水月國、火影國!知道了就快離開吧!」他算是夠有耐心了。

但是,決不能隨便走之,不然怎麼活啊?發揚死皮賴臉的精神,賭一賭,反正穿越到這裡,一隻腳就踏進了棺材,為了把這隻腳移出棺材,應該賴一回,大不了兩隻腳都踏進棺材,魂穿回去總可以吧?

「我不走,我就賴上你了,你是盟主,收留我一個弱女子應該不成問題,我無家可歸,無親無故的,我能走到哪裡去?」我拿出殺手鐧,她賴功一向不錯。

「盟中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一個女子,你還沒這個資格破例,走吧!」好決絕的話語。

「那你殺了我吧,反正離開這裡也是死,死在這裡更親切,說不定還能穿回去!你動手吧!」其實心都快跳出來了,雖然我很勇敢,但也還是怕死的,帥哥,你可別當真,不要真把我送入黃泉,要不然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令狐笑,呸!明明就是哭相,他的表情似乎有那麼一點溫度,還不至於冷到極度點。

未等我反應徹底,整個人就飛了起來,媽呀!傳說中的飛功,好想唱那首什麼來的,自由飛翔!

「要吐了,飛慢點!」我真的很不會享受,人體飛機,也會暈,丟祖國的臉。

那人聽到當沒聽到,等我想再次強調時,人體飛機停了下來。呃?飛到哪裡來了,有房子,雕木的房子,不是鋼筋混泥土的房子,真的不是,死心吧,這裡就是沒聽過的古代,架空的,空得很離譜,一點頭緒都沒有!

「從這裡離開,即使兩大護法看到,也不會殺你!」令狐笑放下我,又飄來一句讓我心寒的話。

不是吧大哥,我愣住了,他真要如此狠心,把我扔掉?本以為他會好心收留我!沒想到希望之火被瞬間澆滅,誒!——想了想,還是走吧,雖然我的賴功還不錯,但也不好真的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賴着人家收留,算了,走就走!就當來旅遊。

不過走之前還是想爭取一下,「你是盟主,護法聽你的,只要你不殺我就不會有人敢殺我,是不是?古人真是死腦筋,就沒點樂義助人的精神!」不過,最後想到一件事,厚着臉皮開了口,「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錢,呃,就是銀子,我一定會賺錢還你的!」這個如果也不幫,那他就不是男人。

只看他往胸前一掏,掏出了兩張紙,什麼東西?

很闊氣的塞到了我的手裡,「這是二百兩銀票!」

二百兩銀票?!我左右前後的看了看,挺古老的字體,基本看不懂是什麼字。應該怎麼用?折成人民幣應該是多少呢?正在我糾結時,又傳來令狐笑的聲音,「二百兩夠你用一年半載!」

「哦!」心中大概有個數,但我還是不懂該怎麼算,走一步是一步了,「雖然你很絕情,但你還是個好人,謝謝你了!等我賺夠了錢一定會還你的,我這個人從不欠人家的錢,有借有還,再借不難。」

有了銀子起碼不會餓死,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頭髮甩甩,大步的走開,帥哥後悔有期!突然有種人在江湖漂的感覺。

令狐笑的表情冷冷淡淡的,應該是平靜,多麼希望他說出一句「你留下吧」,但是只能想想,指望不上了,看他的樣子就那麼的堅決,我最後望了他一眼,轉身離去。

「慢着!」走出幾米開外,後面的人開了口,良心發現了嗎?一個黃橙橙的東西閃在我眼前,「把這個令牌帶上,在四國中你可以暢通無阻。」

我心裏確實有點小小的感動,這個人是慢好型的,慢慢才能發現他的好,其實很熱心,就是表面冷淡了些。

說實話,我很想奪過這個東西,咬上一口,看是不是純金打造的!但想想,這樣會受人鄙視。再說,我收下這個令牌,萬一招來什麼麻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內心相當糾結,最終呵呵的笑着拒絕,「謝謝你的好意,這個我不需要,你留着自己用吧,有你的二百兩銀票就很不錯了,我走了,再見!」

令狐笑的神色緊了緊,眉頭微微皺起,似乎是有點意外加不解。「你是唯一一個拒絕收下這個令牌的人,你可知它的用途?」

我很誠實的搖搖頭,當然不知道它的用途了,難道是跟玉璽又或者是國務院公章一樣的用途嗎?

「多少人千方百計的想從我這裡討去這個令牌,你卻拒收,你真是個有意思的人!」這是在誇她是個好孩子嗎?還是一開始就在試探她的底細?有點鬱悶!

「就因為它肯定不是一般的東西,我拿着多不安全,再說,你憑什麼借給我令牌,是你敢要嗎?真是!萬一被人謀殺了不冤死了!所以,你自己留着吧,這個令牌我才不要!」如果有人保護她的話,她是會考慮收下的,有這個令牌一定很威風,可以到處得瑟一下,但是命大過這一切虛榮的東西。

「你不是四國中的人?」令狐笑試探的問道。

他也反應太遲鈍了吧,現在才問這個問題,他的是古裝,而我穿的是現代清涼裝,露出了胳膊跟小腳,看過古代有這樣的女子嗎?

「我是現代人,中國人!不是你說的那幾個國家的人,只是我不知道要怎麼回我的國家去!」

「你不是土夷國的人?」他到底想說什麼?問得這麼讓人摸不着頭腦。

「土夷國?有這個國家?」我是正宗的中國人,土夷國是什麼鳥國家?

他的臉色打開了許多,好像防範之心基本消除了,真是個怪人,他在防着土夷國的人?絕對是!

「四國跟土夷國有什麼關係?」這是最有價值的信息。

「你既然不是土夷國的人,沒必要知道這些!」令狐笑突然又冷了幾分,這個人陰晴不定的,不說就不說,我也懶得知道!

「懶得跟你廢話,我走了,天色好像暗了,我得趕緊去找客棧落腳!」說完,也不理那個帶着不解的眼神,瀟洒而去。

「應該怎麼稱呼你?」走了好遠了,應該有十多米了吧,但那聲音聽得就好像在耳邊發出的,這人的內功好深啊。

我可沒你那深厚的功力,聲音提了提的隨口一說,「邱絲念,你可以叫我小念。」管你聽沒聽到,我總不可能再跑回去告訴你我的名字,你是不會累,可是我很累,這一天累死了。

他當然聽見了,嘴角露出一抹隱約的笑意,口中喃喃的念着,「邱思念?」

只顧着看腳下,再加上總往回看,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麼,冷不防的撞上了一個東西,「MD,什麼東西?」揉捏着鼻子,誰叫這鼻子就要突出在面部,撞它的機率最大。

「你是什麼人?」這聲音夠威嚴的,是個人啊!今天真夠衰的。

「好人!」我揚起臉,看着他,不對!是他們,兩個人呀!「你們又是什麼人?」

靠之,古代真的是盛產帥哥的地方,這兩個男子威武高大,震懾力強大,聲音也很雄厚。不過,比起令狐笑還是有所不及的帥,他們是冷、酷。

「你怎麼會來到鏡月盟?」黑臉男說話不太客氣,我鄙視着他,又沒欠他,一開口就用這種質問的口氣。

我也沒好脾氣的跟他們說話,「從天上掉下來的,怎麼著?」豁出去了,反正背了一天,不差這一次。

兩個威武男子互相望了一眼,降低了一點威力。

「讓她走吧!」令狐笑的聲音再一次傳來,好人啊!微微白了一眼面前的兩人,看看人家,好好學習一下吧。

「盟主,她?——」右邊那個男子憋着不說完。我怎麼了?我又不是什麼嫌疑犯,更不是什麼無間道人物,一點洞察力都沒有的傢伙!!

「她不是土夷國人,讓她走!」令狐笑就站在幾丈遠的地方說著話,像是聽着擴音器里的聲音。

難道這兩個男子就是兩位護法?哇!幸會啊!

「喂,問個小小的問題?你們是不是兩位護法啊?」怎麼說也有點頭銜之緣啊,偶也是網絡上的左護法啊,只是跟你們性質完全不一樣,相同的就只有兩個字而已。

「這與姑娘有何關係?」左邊的男子比右邊的男子和氣多了,聽着舒服許多!

「沒關係,只是好奇問問,好了,我走了,各位帥哥GOODBYE!」我氣勢是夠了,就是心裏還有點怕怕,這裡絕對是個是非之地,還是趕緊走吧!

三個帥哥就這麼的目送我離去,再擋我的路,非要發飆不可,心裏鬱悶着呢,最好不要再惹我,去找個地方好好哭一下。

我邊走邊在心裏埋怨,老天你太不公平了,麗麗他們沒看到我會急死的,爸爸媽媽更會擔心死,警察叔叔也找不到我,雷公你真的很害人知道不,你瀟洒的把我帶來這裡,卻要那麼多人受罪,嚴重鄙視你!

走了一段路,想想,算了,坐下來先哭一陣再走吧,不哭出這些委屈跟害怕我就不知道怎麼走接下來的路。找個沒人的地方哭,哭也要哭得有志氣,絕不能被人笑話了。

「嗚嗚——死雷公,送我回去啊!我想爸爸媽媽,想我那幾個死黨,他們真的很好呢,如果他們在就好了!雷公送我回現代吧!我會給你燒香拜佛的!」邊哭邊喊,不然,咒死你去,咒你打雷沒聲音。

抽噎了一陣,心裏舒服多了,再認真看了看這個世界,一片陌生,只有這些樹看着親切些,現代的樹也是這樣的,沒多大區別。

呃,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令狐笑!他怎麼也在這裡,不會又是巧合吧?還是他一直跟蹤我?我真的不是什麼姦細,你們要查清楚啊,不能誣陷了好人!

「怎麼是你?」淚水還留在臉上,抬起手胡亂擦了兩下,反正在你面前哭過,讓你再看一次也無妨。

「雷公是誰?」這個問題真是問得太有水平了,我噗的一聲破涕為笑!

想着,隨便解釋一下,我也沒見過他,鬼知道他是誰,那都是傳說。「就是你們認為的雷神,天上的雷神!」

「你跟雷神有什關係,從你口中聽到最多的就是雷公這個名字!」他甚是有點好奇。

我憤憤的看着天,我跟雷公能有什麼關係!「沒關係,我不認識他,他卻看我不順眼,把我帶來了這裡,要說有關係,就是勢不兩立的關係,我詛咒他沒兒子!」在這裡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法律沒規定不可以詛咒雷公。

令狐笑露出了一個迷惑眾生的笑容,我承認,我真的閃神了,只是沒有流口水!

「隨我回盟吧!你的朋友我會派人幫你找,找到後你再離開!」令狐笑動聽的聲音飄來,我真想衝過去抱着他猛親一口,咳,不行,他是男的!他真的是個大好人,心腸越來越好了,把我涕零了一番,不用去流浪了,只要有個地方落腳就行,其它都好說。

「那個,在這個世界我沒有一個朋友,我第一個認識的就是你,你就是我的朋友!」這是很誠懇的話,天地可鑒!若有半點虛言,雷公你再把我劈回去吧!

「不過有個條件?」呃?是什麼條件?不會是什麼以身相許吧,不要啊,我才不在古代結婚,我要回現代結婚的,不嫁你們古人——

正當我想入非非時,他又補充道,「不必多想,這個條件就是你必須女扮男裝,盟中不允許出現女子,同意就隨我回去!」

「嗯,同意同意!女扮男裝一定好玩,你不要求我也準備這樣做,那我們走吧!」女扮男裝,這是穿越女一般都會跟的潮流,很期待耶!歐也!!

令狐笑又送上一個笑容,雖然笑得有點吝嗇,但不管他怎麼笑,只要是帶着笑意,都是很令人賞心悅目的,他笑起來比他板著臉帥多了,就這樣多好啊!

他放慢了腳步走,我哪裡走得過他,他用的是凌波微步,我用的是縴夫拉繩步,真的好累啊!現在我就想找張床,然後睡上一天一夜,那才是最大的享受。

MD,太不爭氣了,不知道是不是中署了,就這麼華麗麗的暈倒了,丟人哪!!

「你怎麼了?」令狐笑回頭眉頭緊了緊問道。

哪還能聽到他渾厚且磁性超強的聲音了,我,終於光榮的倒下了!

見我像死人一樣暈在那裡,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趕緊飄過來,隨便把了一下脈象,便雙手一撈,把我從地上撿了起來,心中也緊張起了起來,聲音急促的喚道,「邱思念?小,小念?」確定沒有了反應,才雙手一緊,把我往懷中靠了靠,飛着走了!

因不想轟動全盟,令狐笑低調的把我安置在客房,遞過一張紙,對着天陽護法指示道,「浩風你速去醫仙閣抓伏葯來,她脈絡紊亂,有署病之兆,此病雖小卻能致人於死地,速去取來熬成藥湯!」

「屬下這就去取!」赫連浩風不敢怠慢,飛身取葯去了。

剩下一位護法懷疑又有點憂慮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遲疑的開口說道,「盟主,她是什麼人?怎麼會出現在鏡月盟,此事有點蹊蹺!」

令狐笑扯動了一下嘴角,轉過默默的打量着床上的人,他只覺得這個人有種說不出的怪異,看這身穿着就讓人難以判斷,露胳膊露腿的(小腿,七分褲呢)。

他也不知道如何判斷,最後只給了一個較為玄乎的推斷,「她應該是個異人,她的穿着,還有她所帶的那個包,都是從未見過的,也許天師說得對,會有異物降臨,卻沒想到是個女子。你派人請天師來一躺盟中,或許天師能知道些什麼?」

「異人?她一個弱女子能改變什麼?一年之後的禍災她真能化解嗎?屬下實在不敢相信!」地陰護法懷着極不信任的口氣問道。似乎還有點嘲笑的意味!

「轅志,對任何人任何物都不可輕視,這是天師所交待,否則會錯過機遇,不管她是不是異人,請來天師一看便知,去辦吧!」令狐笑不敢輕視,這是他的使命,祖祖輩輩傳下來的使命,他要為四國,確切來說是五國,必須為他們負責,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保護不受毀滅。

「是,屬下遵命!」司馬轅志應聲退離。

半個時辰後,葯被令狐笑細心的灌下,還好他用了內功,不然會被他折磨得很難看,她超級迷人,活潑可愛的小臉就會毀之他手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我很識相的醒來,再暈下去的話會有意見的。一睜開眼就看到一張放大的臉龐定定的看着自己,原來,原來,他在給自己披一件長衣,估計是再也受不了這種迷人的曲線身材,實在是罪過啊!

「你——我在哪裡,我還活着?」有點語無倫次了,怎麼了,是不是因為這張帥臉影響的?「麻煩你站直來,你這樣看着我,會讓我有點忍不住——」親上一口,不告訴你,嘿嘿!

?

令狐笑迷人的笑容閃過,我只有定定的看着,接近花痴狀,「不要再笑了!」我嫉妒,嚴重的嫉妒。認真看,可以用傾國傾城來形容,皮膚比我的還好,我更嫉妒,什麼時候也應該讓你們用一下電腦,用輻射修飾一下你這張帥臉。

這樣一說,令狐笑的笑容更深了,該死的,別再笑了!給我留點面子行不?

電腦?!我的電腦!我的包包!蹭的一下坐了起來就準備下床,MD!沒撐到支點,從床上滾了下來,丟死人了,形象就這樣的毀了啊!!!

「你要幹什麼?」令狐笑憋着笑,正看着我的狼狽樣,我趴在地上,不記得起來,表情有點發窘。

看到他的臉扭向了別處,我才低頭看了看自己,靠!胸前暴光了,為什麼老出洋相?好想打地洞鑽進去,還是先起來,再保持這種姿勢會犯錯的,地洞有機會再鑽吧!

為了掃除尷尬,我把聲音提得有點霸道的問,「喂,我帶來的東西呢?還給我!」

令狐笑用手指了指,「在桌上放着,你看看東西有沒有丟?」

真的放在那裡,看到它們,我就安心了,這些對我來說是寶貝啊,太寶貝了!

我飛快的爬起身,再飛奔向包包跑去,一邊打開一邊激動的叫着,「我的包包,還好還好,你們都在,就剩下你們陪着我了,絕不能離開我!」就像對着許多好朋友訴說無助的心裏。

「這些是什麼東西?」令狐笑看着我一件一件的拿出來清點,神舟筆記本電腦一台,太陽能充電器兩個(答應給麗麗一個的),索尼手機一個,尼康相機一部,手機直衝一個(等於廢品),望眼鏡一幅,墨鏡一幅,撲克牌兩幅,精緻水果刀一把,洗面奶、爽膚水、牙膏、牙刷、毛巾、防晒霜、防蟲液一整套,還有呢,桌上擺不下了,隨便往包包里翻了翻,應該是沒有少的,安啦!

等我滿意的望它們一眼後,才想着解釋他的疑問。朝他嘿嘿的笑了兩聲,才說,「這些可都是我的寶貝,從現代帶過來的東西,你們古人是沒見過的,哎!說了你也不知道。」我很遺憾的再看了他一眼,又把它們重新裝入包里。

裝着裝着,我突然想到——嘿嘿,拿起照相機,打開,對準令狐笑咔咔的拍了幾張相片,帥啊,等我哪天回現代去了,就在麗麗他們面前炫耀一下,羨慕死他們,我真是太聰明了!

還沒等我裝進包里,一隻爪子便伸了過來,奪走了我的相機,估計是被閃光燈引起了什麼疑心,拿在手裡打量着。切!你要是會用了,我就認你做小弟!

「這是什麼,為什麼會有光?」令狐笑的好奇心跟我差不多,我可以原諒你們古人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笨蛋,說相機你還是不知道是什麼,乾脆誇張的一點介紹它,「它啊,是件很神奇的東西,可以把你裝在裏面,會動的哦,也可以把你的聲音一起放進去,你說的什麼話,它都記得住!」我順便拿過來示範一下,「你站好了,給你錄段像,你說幾句話,我給你錄下來,等一下你就知道它的神奇了!」我已經按下錄製鍵了,就等他的表現。

「是嗎?有這麼神奇?」令狐笑還不知道已經在錄了呢,讓他在那裡奇怪去,反正我不說話,就笑笑的點着頭表示YES!

這個傻瓜,就不會發揮一下口才嗎?就這樣沉默的看着,再沒了支言片語,算了,不給你錄了,浪費我的表情!不過,我還是把剛才錄下的錄像給他看,「喏!不信是吧,你自己看!」把相機塞到他手裡,讓他自己驚訝去。

要不是我拿着相機繩子,估計就被他給毀了,TMD,反應也不要這麼激烈好不,還想一手把它扔了,我有點來火了,「喂,不看就不看,你還想摔了它,氣憤,再不給你玩了!」

「怎麼會這樣?」他想不通,非常的想不通,你要是想得通我就收你為徒!

「木有見識,這是現代的高科技產品,給你講不明白,你只要認為它神奇就行了,剛才這裏面的圖像就是你,把你錄進去了,那只是圖像,不是你真人進去了,明白嗎?你不要再想着摔它了,不然我跟你急!」我收好相機,用威脅強硬的口氣跟他溝通。

他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這樣看他真是有點同情他,哎,誰叫他是古人呢,對這些不懂是很正常的,如果懂的話就不正常了。其實對我來說,我也不懂他們的卓絕武功,這樣也算是公平了。

「這個黑呼呼的東西是什麼?」他問題還真多,我手一攤,要一樣一樣跟他解釋,我木有這個興趣。

「電腦!」簡單告訴他一個名字,總之,我不敢再把電腦打開給他看了,等一下他再反應強烈點,估計這個本本就會變成一堆廢品,他內功可是很深厚的,那個叫什麼功力來的,有粉碎機一樣功能的功力,忘記了,反正就是那樣的。

收拾好這些東西後,我就感覺肚子在抗議了,一個細小的咕嚕聲,引來他的一個隱藏的笑意,便聽到他往門外一喊,「小白,去膳房傳幾道菜食來,清淡即可!」

「是,盟主!」小白同學閃進來,又閃了出去。

怎麼跟我家貓咪一個名字?聽着不陌生,只是人就陌生了,沒見過他,應該是令狐笑的跟班,我「迷戀」眼神望着那充滿空氣與光線的門口。

「暈死,能不能換個名字,我可不想把他當寵物來聽!」我小聲的嘀咕道。

估計是被他聽到了,淺淺的笑了一下,「他姓即墨,名小白,怎麼能隨便將他名字換掉?」

寂寞?寂寞的小白同學!!算了,我又沒說一定要換,只是一說起小白,我也有點寂寞了,那個熟悉的小白是我家的貓咪,如今要見上一面,難啊!!在心裏想念一下下吧!

很快便傳來了一桌的菜,想把我當豬來喂嗎?不過,先不想這個問題,補充糧草為首要任務,我很不客氣的找張凳子就坐下,不理這個默默無語的傢伙,他要吃就吃,他不吃我照吃。

餓死了,狼吞虎咽就是形容我的,吃相不是很雅,不過也顧不得淑不淑女了,吃飽是王道。

令狐笑的表情有點猙獰,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怕笑了後影響我的食慾,因此就這樣站着,憋着笑看着我吃。

?

?

我很好奇,他不用吃飯的嗎?「你為什麼不吃?這麼多菜,我一個人吃不完,你也坐下來一起吃吧!」好像我有點反客為主了,我不是很會謙虛的人,就沒必要裝得那麼客氣了。

「你多吃些,我不餓!」他這話是真的還是假的?是吃飯的時間啊!不會是嫌棄我吃過了,不敢吃吧,還是被我的吃相給嚇跑了食慾?

「那個,我太餓了,一天都沒吃飯呢,所以就有點——」

「沒關係,你吃你的,我看你味口很好,不想打擾了你,不必多想!」他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那我繼續吃吧!

吃飽後打了一個飽咳,這個飯菜味道很不錯,也許是因為我太餓了,感覺什麼都好吃,也沒注意那些菜的特色,失策啊,白吃了一回。

「吃飽了?」我喝過一口茶後,令狐笑似乎也很滿意的看看,再笑笑,「我之前與你說的條件,明日你就穿成男裝,待時機成熟後,你再換回女裝!」

這個我不是很介意的,我現代的衣服是不能再穿了,古代的男裝一定很帥,我真的不介意的。「嗯,好,那你要給我配兩套男裝,我沒有呢!」

「稍後我會叫小白給你送來,你好好休息,我還有事,盟中暫時只有男佣,不方便之事你自己料理!」他說話的語氣感覺變得有點怪怪的,跟之前相比,客氣了許多,我就是暈倒了一下,就對我改變了看法?還真有點受不這種客氣呢!

「呵呵,這個你不用擔心啦,我又不是什麼千金小姐,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會做好的,你去忙吧!」你禮貌待我,我也禮貌待你,你客氣對我說話,那我客氣點跟你說話,互相的嘛!

正當他要離去時,我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個,嗯——盟中有沒有什麼活,適合女孩子做的?」我想找份工作呢,這樣我就能長期混下去,總不能一直在這裡白吃白住的,米蟲生活雖好,但咱也是年輕人,得有個什麼人生理想吧!

他有點好奇的看着我,是不是沒明白我的意思啊?

淡淡的笑了一下,問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明確,我要找工作,「就是不白吃白喝,正常工作,呃,做點女孩能幹的活,但不能超過我能力範圍的哦,什麼打打殺殺的事我可不幹!」

「呵呵!」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輕輕的笑了兩聲。「你先安心住下,盟中的事自有人去做,不需要你去做!」

那我真成了白吃人物了,心裏不踏實啊,我總要賺點生活費吧,雖然有你借給我的那二百兩,但總會用完的不是嗎,不行,得賴個什麼職務來做做。

「再跟你商量一下,我學的是文秘專業,像一些秘書後勤工作我都能做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當你的秘書怎麼樣,我可以給你打打後勤,你有什麼決策上的事,我可以提提建議什麼的。」雖然還沒正式走入社會,但也打過署期工,有那麼一點助理經驗,嘿嘿,如果他同意的話,我算是盟主的秘書,等於是聯合國秘書長了,哈哈,想想就興奮啊!一定要點頭,不能搖頭!

「你真的願意做你說的什麼秘書工作?」他好像對秘書這一職務沒什麼概念,憑他聰明的頭腦應該能悟出來的。

「當然願意,我就是你的助理,不過,說好只是你的助理,負責你工作上的事,別人的事我可不管,你有什麼要交待給他們的事,我都可以幫你傳達下去。」呃?這好像把小白的飯碗給搶了,也不會,他是跟班,我是秘書,不一樣的,職責我來定,反正你們不知道秘書的工作職責,我說了算的,哈哈——

他看着我想了一陣,最後揚了揚嘴角,臉上飄着笑容,「那好吧,你明日開始做秘書的活,具體包含哪些活,你自己看着辦。」哇噻,他同意了,他真的是個好人啊,我也算是盟中一分子了,要是那兩個護法凶我,我也可以凶他們,算起來我們身份平等,哼,不怕他們。

首先我得做出點成績來,讓他們明白秘書的重要性,這樣我被辭退的幾率就降低了,就這麼辦,晚上擬個計划出來,給主席看看,呃,是盟主,呵呵!

?夜晚,有風,吹得很柔和!好像?好像!這裡不是夏天,接近早秋,感覺沒現代熱,晚上尤其明顯,應該是秋天了。

我坐在屋子裡,打着手電筒,開始我的工作計劃,先簡單列幾條吧,畢竟還不了解鏡月盟的事。不過,有一個疑問是我最想知道的,令狐笑口中的土夷國跟四國到底有什麼關係呢,看情況好像有點不對盤啊,這是新聞,要想辦法弄清實事真相才行。

令狐笑一個人站在涼亭中,淡淡的表情,臉上浮着隱約的笑容,靜靜的看着透着亮光的房間,一輪殘缺的月亮掛在夜空。

「盟主!」赫連浩風頷首一禮。

令狐笑轉過身,整個人感覺很自然輕鬆,口中弱弱的嘆息一聲,「距預卜的時日還有多長?」

「整整四百個時日。」赫連浩風的語氣沉重了些。

「四百?四百日後還是一樣的活着,縱使有災難,也不可能毀得徹底,我一直在懷疑,祖先的遺言說是末日,也許只是誇張一說。」難得令狐笑有挑戰祖言的精神,事在人為,沒有絕對的結局。

赫連浩風默默的站着,他一直是相信這位盟主的,年齡不相上下,令狐笑能令他折服,因為在他的身上感覺到平和,穩重,是位重情重義的年輕主子。

這種天氣好舒服,寫着寫着就趴在桌上,開始了一個夢!

(麗麗他們都來看我了,又高興又興奮,我拚命的跑向他們,可是不管怎麼奔跑都跑不到他們身邊,明明看得很真實,就在不遠的地方迎面走來,卻是一種遙不可及的距離,急死人了。越跑越心急,看到他們突然轉身遠離自己,我驚恐的哭了起來,口中大喊大叫,卻發不出聲音。最終在奮力的叫喊中聲音脫口而出,「麗麗,你們等我啊,不要走,不要走!嗚嗚——」)

聲音大得嚇人,像是山洪爆發般的氣勢,屋中還流淌着迴音,醒來後才知道,原來是做了一個夢。

明顯感覺身後站着一個人,是令狐笑,他很緊張的看着,又不知如何安慰做了惡夢的我,醒來後,因為夢中的情景還歷歷在目,淚水止不住的,莫名其妙的繼續流着,突然很想家了,乾脆趴在桌上細細的再哭一陣,才不管身後的人。

「那只是一個夢!哭也改變不了夢境,若是累了,早些休息!」看我沒有要理他的意思,很識相的準備轉身離去。

「等一下!」我擦掉了眼淚,吸了兩下,心情平靜了下來,站起身把一張紙交到了他手上,「這個是給你的!」

令狐笑看不懂現代的水筆字,看了半天也沒明白意思,「你寫得是什麼,這是你家鄉的字體?」他開始相信我就是個異人,心中已經在默認了。

我點點頭,「這是我們國家的簡體字,跟你這裡的字體有所差別,我不會寫你們這裡的字,我念給你聽好了!」

拿回紙張,再整體看了一遍,又望了一眼令狐笑,他似乎在等我念給他聽。

「你聽好了,這是我列出來的工作職責,就是秘書要做的事和可以行使的權力,你先聽完,如果有什麼異議可以提出,再協商修改。」我清了清嗓子,開始一條一條的念讀:「秘書的職責:一,協助主人處理日常事務,完成交派的任務。當然這是要在合理的基礎上才生效。二,協助主人管理盟中所有人員的人事分工。三,主人其它合理性的生活瑣事的打理。意思就是朋友之間互相幫助,這是目前的職責。接下來是秘書應有的權力:一,秘書有管理建議權,就是除主人之外,秘書在有些方面有吩咐基本盟員的權力,直白一些,就是在工作上,你的蝦兵蝦將我可以調得動,他們必須服從安排。這是第一條權力,第二條,非重大秘密的事,我有參與權,知情權和建議權,這樣我的工作才能順利進行,不能把我當傻瓜,更不能用你們的武功來欺負我(這是我特別加上去的),最後一條,若有觸犯到我的人生安全時,我有權不當你的秘書,我還是有人身自由的,若是我做得不夠好,你們也有權力把我辭退,就是要我離開這裡,當然這個要有充分的證據,用事實來說話。好了,暫時就這些,你看有什麼要補充的或修改的?」媽呀,一口氣說完,好累啊。

令狐笑始終是淡淡的笑着,他聽傻了嗎?反應一下也好啊,我辛苦總結了一兩個小時,你總要表個態啊!我一隻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喂,你聽了沒有?吭個聲!」

好一陣,他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些,默默的看着我,在想什麼啊?

「聽起來,似乎好處都被你佔了,有沒有懲罰的規定?」這個——好像大部分是保護條款,那個,懲罰的就不需要了,我才不會那麼笨,挖坑自己跳,絕對不可能。「沒有,目前還沒想到,從實踐中再研究吧!」能忽悠就忽悠。

「好,就照你的意思辦!」他這個人蠻好說話的,好吧,就這麼辦,以後對我有利的條件都可以慢慢提出,不要說我陰險,這是木有辦法的事,誰叫這裡是古代呢!

「那個,你可以出去了,我要休息,晚安!」事情辦妥,也該下逐客令了,明天正式上崗。說白了,跟白吃白喝差不多,只是名譽上好聽了些,這些雙方都心知肚明,只是,若真有事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

「晚安?」他似乎找到一個新新詞。

「晚安就是晚上安心的睡個好覺!」差不多就這意思了,我也解釋不清。

「晚安!」學得到挺快的,現學現用,目送着他走出房間。

真的困了,往床上一倒便睡著了。

我是個愛睡懶覺的人,不過,工作上從不遲到,就按行政班上,早八點,晚六點,特殊情況特殊處理,加班是要給加班費的。慘了,忘記跟他談工資了,這麼重要的條款怎麼會漏掉呢?關係到切身利益的事,不行,這個得先說清楚,就算令狐笑不會賴員工工資,但也得有條有據的執行,這是原則問題。

碰到他一定要把這條加上去,給多少他看着辦吧,給高不吭聲,給低我會申訴,銀子雖不能吃,但好用,不怕多的,我其實是愛財的。誰敢鄙視我!我也鄙視他們,難道你們不愛財?哼哼!

第一天上任,有點找不到方向,說得好聽是上班,難聽點就是瞎逛,死皮賴臉!不管,我就要賴在這裡,這裡環境不錯,又能看帥哥,而且還充滿神秘感,很適合我生活的地方,怎麼能放過呢!

看看手上酷得掉渣的手錶,我自己買的,花了我一個月生活費買的,買它時,我的心都在滴血,現在才知道它的實用。

八點整,沒遲到!工作第一步,熟悉環境,理所當然就要到處逛逛了。一個人走在盟中的小道上,兩旁都是樹,空氣好好啊,偶爾還能聽到鳥叫,遠處的山還飄散着晨霧,好像仙境。

這裡的花很漂亮,有些沒見過,有些見過也叫不出花名,總之就是很漂亮,漂亮到看着它們就想摘幾朵到手中。

正當我要碰觸那一株又大又特別的花時,一個威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住手!」我的手就這樣的停在半空,決定先看清說話的是哪路神仙。

又是這位冤家,司馬轅志!呃,身邊還站着一位白鬍子老頭,這個老頭倒有點像姜子牙,額頭還系了一個圍帛,眉心處的圖案倒不是太極圖,像是月亮,又像太陽。

「盟中的花你不能隨便去碰!」司馬轅志提醒道。

我沒有隨便去碰,我是特意去碰的,小氣!「為什麼不能碰,這麼多,摘一朵也不會影響它們的艷麗,我只是沒見過這種花,所以好奇想摘朵認真的欣賞一下。」

「你若不想活,你便去摘下欣賞,只怕你摘下後就沒命再欣賞!」司馬轅志的話很嚴肅認真,把我給驚住了,他說的是什麼意思?這花會讓人死亡,有毒嗎?劇毒?!

「那個,你是說這花有毒?」我頭頂有點冒涼氣,還好他及時叫住了,不然我就約會閻王帥哥了。

「此花是盟中最毒的毒仙花,你若被它的刺刺傷,半個時辰你便會毒發身亡,另外這盟中的花,絕大多數都含有毒性,你少碰為妙!」媽呀,這麼嚴重!美麗的東西不一定都是好的,我相信他所說的這些。

我移動了幾步,離那些花遠遠的,但也想不明白,幹嘛要養這些有毒的花,這樣多讓人擔心,萬一不小心碰到,那不是小命就沒了,這是需要改進的地方。

「為什麼要養這些毒花,毀了它們不是安全多了!」我決定問清楚原由。

首席秘書異世升職記

首席秘書異世升職記

作者:邱絲念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滿心希望的來到明月山,我是想坐觀流雲拜月川,結果一道雷電穿古今,直接就把我劈到一個架空的火影國,明月山也變成了鏡月山
還好遇到四國盟主—令狐笑
結果天師說我的貴人是令狐笑,而令狐笑的貴人是我,我也搖身一變成為盟主的首席秘書,不用做事還配備助理,剛剛上任就是陪着盟主出訪四國,我們之間無法言語的緣分就此展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