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惡魔之吻免費閱讀(白楓楊榮軒)小說

惡魔之吻免費閱讀(白楓楊榮軒)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白楓 標籤: 楊榮軒 現代言情 白楓

一個是大集團的總裁,一個是普普通通的小職員,設計得到她的身之後,他發現自己還想要她的心·····

惡魔之吻

推薦指數:10分

《惡魔之吻》在線閱讀

第5章 辦得到辦不到?

處子之身的白楓被楊榮軒騙取清白之身後。白楓就當是一夜情,一笑而笑。原本想回到自己寧靜的生活,可不是料楊榮軒卻對白楓展開了激烈的追求!「做我的女人,只要是我想要的,你就逃不出我的手掌手!」楊榮軒狠狠的捏着白楓的下巴冷冷的說道。「想讓我做你女人,休想!」白楓同樣的,也冷冷的回答。

一步一步進入圈套

溫柔的月光灑在頂豐大酒店上,顯得頂豐大酒店如此曖昧與浪漫。

楊榮軒今天又簽訂了一筆單子,百萬巨額。

對於楊榮軒這個集團總裁來講,不算是什麼。

但是,對於對方公司一小職員來講,卻是一筆不少的收穫與成就!

「楊總,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白楓站在那溫柔的月光底下,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望着楊榮軒說道,動人極了。

「這怎麼行呢,你走了,我怎麼辦呀?」楊榮軒用那冷俊的目光看着白楓那水嫩嫩的冷蛋說道。

嘴裏吐出淡淡的酒味與煙味。

或許,這就是女孩子最討厭的味道。

可是,此時,白楓對於這樣的味道卻一點也不反感。

似乎還感覺到挺有男人味的。

說完後,楊榮軒一臉色眯眯的看着白楓,那眼睛似乎已經很明白了。

「你,你自己不有車嗎?你自己開車回去呀。」但單純的白楓一副不明白的看着楊榮軒說道。

「我喝酒了,難道你沒聞得出來嗎?」楊榮軒一副很正經很冷酷的看着白楓問道。

「呃……那,你要不要叫你的司機過來啊?」白楓聽了楊榮軒這話後,眨了眨那可愛的大眼晴問道。

看上去,很傻很天真!

「我的司機已經睡了。」楊榮軒繼續淡淡的說道。

表情冷酷的讓白楓感覺到身體都有些寒冷了。

要知道,現在可是個夏天啊。

白楓不明白,為什麼長得如此好看的男人卻總是要擺得一副臭面孔呢。

「那睡了,可不可以叫他來接下你呀?」白楓繼續很傻很天真的看着楊榮軒問道。

「我從不會要求我的員工無故加班,所以……」楊榮軒下面就沒再講下去了。

「呃,那楊總,您說要怎麼辦才好呢?」白楓依舊是一副單純的看着楊榮軒說道。

此時的白楓不單純都不行啊。

「你有沒有帶身份證?」楊榮軒沒說其它,只是有點冷冷的看着白楓問道。

「嗯,有啊,怎麼了?」白楓不明白這跟自己有沒有帶身份證扯上關係了。

「那好,走……」楊榮軒說完後,就拉着白楓進酒店裏面去了。

白楓被楊榮軒搞得一頭霧水。

「干……幹嘛了?」白楓一頭霧水的看着楊榮軒問道。

「我晚上住酒店了啊,可是我沒帶證件,所以,只能先借你的用用了。」楊榮軒很自然的說道。

「借我的?」白楓似乎一時還沒反映過來。

「嗯,借你的身份證,讓我開個房間,我晚上就睡這裡了。」楊榮軒依舊很自然,很冷漠的說道。

「可是……」白楓心裏有些糾結了。

身份證,怎麼可以讓別人亂用呢?

但是,如果反抗的話……

似乎太不夠人道了。

人家沒帶身份證,又喝醉酒了。

而且,又半夜了,只不過借個身份證救急下。

正所謂江湖救急嘛。

而且,人家可是白楓的大客戶。

白楓可是花了好多好多的心思去簽下這百萬巨額的。

「怎麼?不願意?這麼小氣?」楊榮楓一聽白楓有些糾結的樣子。

就冷着一張臉,一副緊皺着雙眉的樣子。

似乎是一副不開心的樣子看着白楓說道。

「我……沒有,沒有……」白楓一看楊榮軒,就知道他肯定生氣了。

這些沒有血性的人。

說不準,一生氣,就把那合約給撤了。

那白楓的辛苦也就白費了。

而且,這合同里可以有提成的啊。

難道讓白楓眼看着這白花花的銀子就這樣溜走嗎?

「那就走快點啊。」楊榮軒似乎很不耐煩的衝著白楓說道。

白楓心裏一涼,趕緊的跟上去。

沒辦法,這社會就是這麼現實。

人的一生,就是在為錢而忙碌,打拚。

一切都是為了賺錢。

就這樣,白楓跟在楊榮軒的後面快速的走着。

楊榮軒這麼一個大男人的。

也不照顧一下緊跟在後面的白楓。

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到了酒店前台的時候。

楊榮軒伸手問白楓要身份證……

白楓也沒說什麼,直接從包包里掏出來遞到楊榮軒的手上。

楊榮軒拿了身份證,就遞給前台的小姐。

冷冷的說:「給我一套總統套房,最好的。」

楊榮軒還特意提醒,要最好的。

前台小姐看了一眼楊榮軒,忙開始操作。

很快的,一張房卡和身份證遞到了楊榮軒的手裡。

而沒開過房,沒住過酒店的白楓卻躲得遠遠的,根本就不願意站在楊榮軒身邊。

生怕會被誰誤會了一樣。

楊榮軒看白楓正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看着外面。

於是,就快速的收起身份證。

再走到白楓的面前說:「身份證明天才能拿,壓在那了。」

「什麼?壓那了?」白楓很大聲很驚呀的看着楊榮軒說道。

而楊榮軒依舊是面不改色,一臉冷漠的看着白楓說:「是的,你這麼大驚小怪幹嘛,沒住過酒店啊?」

白楓被楊榮軒這麼一說。

臉有些紅起來了。

那白嫩的臉蛋上馬上爬上一抹粉粉的紅暈,可愛至極。

任何男人看了,都想湊上去咬一口。

可是,楊榮軒依舊非常非常的淡定。

「……我……」白楓沒敢說自己沒睡過酒店。

「那……那我的身份證怎麼辦啊?」白楓有些糾結的看着楊榮軒問道。

白楓緊咬着自己的下唇,看着楊榮軒那濃眉大眼,那高挺的鼻子,那性感的薄唇,那不黑不白的膚色,真的是帥極了。

白楓就這樣如痴如醉的望着楊榮軒。

似乎已經忘記了形像這兩個字。

「口水要流出來了。」結果,楊榮軒那冷冰冰的話傳入了白楓的耳里。

讓白楓羞惱極了。

但是,確實的,是白楓太沒形像了。

「呃……那,那我的身份證怎麼辦?」白楓連說話都開始顫抖了。

誰讓她面對的這位老總帥哥是重量極人物呢?

「明天過來拿吧,早點過來吧。」楊榮軒依舊是很冷漠的說道。

說完後,就轉身要走了。

白楓心裏想着:這人怎麼這樣,借別人的身份證,還要壓着,怎麼還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從此刻起,白楓對楊榮軒就沒好感了。

感覺太不負責了。

白楓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個狀況。

楊榮軒就走了。

沒辦法,白楓也只能跟着過去。

「可是……我……」白楓還沒說好。

結果,走到電梯口,剛好電梯下來。

楊榮軒就這樣進去了。

楊榮軒進去了,白楓也只能跟着進去。

「那明天我要什麼時候過來拿?」白楓有些膽戰心驚的看着楊榮軒問道。

「明天我會很早走,大概六點左右吧,你明天記得早點來。」楊榮軒依舊是很冷漠的說道。

白楓站在楊榮軒的旁邊。

就感覺楊榮軒的身上散發著一股冰冷的寒氣。

特別是那眉間處,特別特別的寒冷。

「六點啊……」白楓有些吃驚了。

要知道,白楓的住處離頂豐大酒店可是很遠的。

這裡是鬧區,白楓住的可是郊區。

像白楓這樣的小職員,哪租得起鬧區的房子啊。

更何況,明天是星期六。

這段時間,白楓為了簽這份合同。

沒日沒夜的忙着。

累的跟頭牛似的。

現在終於搞定了。

她本來還想着明天睡個一天不起來的呢。

沒想到,居然又遇到這種事情。

「不行啊?不行的話,身份證放我這先吧,有空過來拿吧。」楊榮軒繼續冷淡的說道。

白楓心裏可不放心了。

這身份證放在陌生人的身邊,可不好。

誰知道這些集團的總裁是不是要做什麼犯法的事情。

然後故意拿別人的身份證啊。

這樣的話,到時,白楓可就慘了。

「那,你什麼時候會有空?明天中午的時候,會有嗎?」既然身份證現在拿不回來了,白楓也沒有辦法。

「明天沒,什麼時候有空,我也不清楚,要知道,我很忙的,到時,你給我秘書打電話預約吧。」楊榮楓繼續說道。

白楓一聽,心裏就害怕了。

要知道,一般人,想見楊榮楓一面可是不簡單啊。

以前日子,白楓為了想見楊榮軒一面談生意。

不知道等了多少個日子才等到了。

現在想起來都感覺非常非常的可怕。

「那你能不能讓前台的小姐通融一下,把身份證先還我啊?」白楓用懇求的眼神望着楊榮軒說道。

楊榮軒聽了白楓的話。

嘴角微微上揚,冷冷一笑:「我可沒這麼大的權利,這都是規定的。我也無能為力。」

「可是……可是,這怎麼辦啊?」白楓有些急了。

明天,這麼早,白楓肯定起不來。

這身份證放在別人的身上,還是不認識的人身上。

白楓肯定不放心。

心裏真的是無比無比的糾結。

「要不,你就住在這裡,反正就一晚上,明天一早就還你。」楊榮軒又看着白楓淡淡的說道。

楊榮軒是那麼不經意的說著。

從表情語氣里,根本就是絲毫沒有看出有什麼不良的企圖。

可是,必竟是不認識的男人,住在一起。

就算是倆個人清清白白的,可是,傳出去也不好聽。

更何況,楊榮軒可是一向都上報上雜誌。

八卦緋聞接連不斷的。

雖然,白楓看着楊榮軒對自己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但是,白楓不想自己的生活被流言蜚語給糾纏她。

她只是一個農村的小姑娘,身家清清白白。

從未交往過男朋友。

「那……那能不有再開間房間?」白楓咬了咬牙說道。

反正她是豁出去了。

為了自己的身份證,就破點財吧。

「哈哈……」結果,楊榮軒卻笑了。

白楓小心翼翼的看着楊榮軒問:「怎麼了?」

「你還有一張身份證嗎?你難道不知道一張身份證只能開一個房間嗎?」楊榮軒看都沒看白楓冷漠的說道。

「我……我……」白楓被楊榮軒這麼一講,更加的無底自容了。

心裏恨恨的罵著:有什麼了解不起的,不就是住過酒店嘛,牛逼什麼。

「可是……我們倆個人……我……」白楓緊張的一直緊緊的拉着自己的衣服說著。

「總統套房是什麼概念,放心,不會只有一張床的。」楊榮軒依舊冷冷的看着白楓說道。

白楓從楊榮軒的表情與眼神里似乎感覺到他那一副看不想人的樣子。

就這樣,楊榮軒的印像在白楓的心裏越來越差。

本來,白楓還是感覺楊榮軒很不錯。

又年輕,又帥氣,又有錢,又能幹,又穩定,又成熟……

可是現在,白楓對楊榮軒已經沒有好感了。

這一切一切的好感在白楓的心裏已經被硬生重的給惡殺了。

白楓不再說話。

很快的,就出電梯了。

楊榮軒快速的走出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很利索的拿出房卡,很熟練的打開房門……

楊榮軒進去插上房卡取電。

白楓也只能畏畏縮縮的跟進去……

白楓進去一看,裏面很華麗,很大……

就像是個套房。

難怪叫總統套房了。

以前,白楓只聽說過總統套房,只在電視上看過。

但是,卻沒有真正的進來過。

今天能有榮幸睡一晚上,也算是託了楊榮軒的福了。

真不容易啊……

怎麼說,白楓以後出來的時候。

也可以說自己住過總統套房。

可是,總統套房跟套房卻不一樣啊。

就兩張大床,一張外面,一張裏面。

而且,連門都沒有。

白楓看了,又緊皺起雙眉來了。

害怕這晚上要怎麼辦才好。

「我先去洗澡了……」楊榮軒這就樣丟下一句話,走了。

楊榮軒走後。

白楓無力的坐在床上。

大床很軟,坐着就連屁股都感覺到非常非常的舒服。

而且床單,被子摸着手感也非常的好。

「怎麼辦,怎麼辦……」白楓緊咬着下唇說道。

「唉……既來之,則安知吧,都快一點了,明天六點就走了,熬一下,很快的。」白楓這樣安慰着自己。

但是,白楓一想到自己晚上跟一個陌生的男子住在一起。

心裏又開始撲通撲通的直跳起來了。

「他對我這麼冷漠,這麼冰冷,對我應該沒有興趣吧,像這種人,應該喜歡大胸,大屁股的,而我……」白楓自言自語的說著。

然後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那胸。

再轉頭望了望自己的那屁股……

「應該不會的,應該不會的……」白楓又自言自語的安慰着自己說道。

白楓坐在那舒服柔軟的大床上。

心裏忐忑不安……

不知道晚上要怎麼熬過去。

「白楓,晚上千萬別睡着,千萬別睡着……」雖然,白楓心裏能確定楊榮軒對她沒興趣。

但是,必竟是跟陌生男子睡在一起,肯定要慎慎,小心……

必竟是女孩子的身家清白!

白楓只見浴室的門緊閉着,卻絲毫不知道裏面的動靜。

隔音效果真強……

而白楓的那纖細的手指頭一直都在絞着自己的衣角。

緊張極了。

白楓長這麼大,都沒有這麼緊張過。

不管是考大學,還是的工作面前。

以前也會緊張。

但是,跟這次與陌生男人一起同居總統套房來講。

根本就不算什麼了。

白楓緊盯着浴室房看着……

似乎眼珠子都快要爆出來了。

「砰……」就這麼一聲,門打開了。

而這麼砰的一聲,似乎就這樣重重的撞入了白楓的心裏。

白楓忙收回那緊盯着浴室的眼光……

「呃……那個,我……」白楓看着楊榮楓沒穿什麼衣服,只是穿着睡袍。

那帥氣的頭髮上還滴着水滴。

似乎這樣的楊榮楓更加的迷人了。

白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

忙咽了咽口水……

「你先去洗洗吧。」楊榮楓依舊沒有什麼溫度的語氣繼續在白楓的耳邊響起。

洗澡……

這倆個字此時在白楓的耳里是那麼的刺耳與曖昧。

「我……那個……不洗了,呵呵……」白楓依舊很緊張很緊張的說道。

手指依舊緊揪着自己的衣角。

「不洗了?那要不要去洗把臉?」楊榮軒又看着白楓說道。

語氣雖然還是那樣。

但是白楓總感覺有些特別。

沒事管人家洗不洗澡,洗不洗臉幹嘛了。

又不睡一起的……

「呃……也不用了啦,呵……很晚了……那個,早點睡吧,今天也累了,而且,喝了點酒,那個……我很困了,所以,我……我先睡了吧。」白楓很緊張的望着楊榮楓說道。

說話的時候。

白楓的聲音在顫抖。

不僅聲音在顫抖。

似乎還是整個人都在顫抖着。

「哦……那隨便,你睡這張床,我睡裡邊的那張床吧。」楊榮軒說完後,就進去了。

白楓看着楊榮軒進去。

可惜啊,沒門。

此時,白楓在想着:如果有門多好。

不過,反正就幾個小時的事情,熬一熬就過了。

白楓見楊蓉軒進去後。

也就躺在床上去了。

沒脫衣服,沒脫外套,就這樣躺在床上,裹着被子睡了。

「我關燈了。……」安靜的總統套房裡又傳出了楊榮軒的聲音。

「哦……」白楓小聲的回答着。

當白楓的話音剛落。

房間里一片黑暗,一眼望去,根本就刻不到邊際。

似乎,忙碌的一天總算安靜下來了。

可是,白楓的心依舊沒有安靜下來。

依舊是撲通撲通的直跳。

「閉上眼睛,很快的就睡著了,睡著了就不會害怕了,睜開眼睛就可以回去了。」白楓一直這樣對自己說著。

「睡吧,睡吧……」白楓一直都說服着自己睡覺。

說服着自己安靜下來。

會沒事的……

會沒事的,會沒事的,會沒事的……

白楓在心裏默念着,一直都在念着!

當白楓快要說服自己的時候。

激情的一夜

突然的,她感覺有人壓了上來。

「啊……」白楓的心臟似乎就要這樣跳出來了,忙尖叫道。

謊張的表情在黑暗裡一點也看不到。

「你……你是誰。」白楓謊張的語氣說道。

說這話的時候,渾身顫抖着。

連語氣都帶着顫抖。

白楓壓根就沒有想到此時壓在自己身上的那個人就是那對她一直冷酷的楊榮軒總裁。

「小楓,是我……」楊榮軒的聲音不再冰冷。

變得很曖昧,很溫暖……

白楓聽了,小小的身子骨不禁的顫抖了一下。

「你……你想干……」接下來白楓的話還沒說出來。

她的話就被楊榮軒吞進去了。

「唔……你……唔……」白楓被吻着的嘴依舊在發出聲音。

而楊榮軒不管白楓的掙扎,繼續狂吻着白楓那飽滿的雙唇。

一雙手不安份的在白楓那柔軟的肌膚上來回的撫摸着,摩挲着。

似乎楊榮軒的手掌帶着一團熱火,正熊熊燃燒着。

一直在白楓那嬌嫩的肌膚上遊走。

「你……放開我,……放開我……」白楓趁着楊榮軒不注意的時候。

用力的避開了楊榮軒的雙唇叫喊着。

楊榮軒直接撲過去,雙唇實實的壓在白楓的雙唇上,直接來個火辣辣的熱吻,並且一路攻城略池,霸氣十足……

這時,白楓根本就沒反映過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楊蓉軒的舌頭已經在白楓的齒舌間探索游移。

白楓越是反抗。

楊榮軒越是深入,舌頭更加放肆……

楊榮軒感覺白楓齒間芳香,唇舌飽滿而又滋潤,十分柔軟,帶着少女的芳香,味道好極了。

這種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讓楊榮軒沉醉得不可自撥。

白楓生澀的反應及反抗更加激起他的慾望!

讓他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身體的反映根本就不能受控制。

白楓根本就是一點經驗都沒有,被楊榮軒吻得有些窒息的感覺。

想大口的喘氣,可是,此時的雙唇卻被楊榮軒含動。

根本無法正常呼吸,胸口劇烈起伏,只感覺到自己的身子骨越來截止軟,已無力掙扎……

楊榮感覺到白楓似乎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放開白楓,但唇舌繼續在白楓的嘴角流連不去。

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往下滑,吻着她的脖子,耳根……

白楓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陣陣的顫抖。

似乎根本就不容許她說一個「不」字……

白楓想反抗,可是,一點力氣都沒有……

楊榮軒繼續一路吻下去,一直下去,脖子到鎖骨,直到胸前……

而白楓只是大口大口喘氣的份。

「不要……不要……」當楊榮軒開始脫白楓的衣服時。

白楓用手死命的抓着自己的衣服,緊緊的抓着不放。

「不要害怕,沒事的,很快就好了。」而楊榮軒卻用最溫柔的聲音誘騙着楊榮軒。

但是,白楓的心裏依舊很抗拒。

但是,楊榮軒卻不管……

用一隻手緊緊的抓着白楓的手,再一隻手肆無忌憚的脫去白楓的衣服。

黑暗中,楊榮軒看着白楓那劇烈起伏的胸口。

那一上一下而又豐滿的山峰……

頓時,楊榮軒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燥熱。

似乎就在那麼一瞬間,有一種讓他欲罷不能的感覺。

太迷人了……

楊榮軒心裏不禁的感嘆着。

他跟那麼多女人上床,就是沒有一個像白楓這樣一個女人讓他欲罷不能……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不要……」白楓的淚水已落下。

楊榮軒聽着白楓那一副悲傷的哀求。

心突然的似乎有猛的跳動了一下……

那是一種什麼感覺?

「乖,我會好好疼你的……」楊榮軒溫柔的吻去白楓那落下晶瑩剔透的淚水用極其寵溺的語氣說道。

白楓的心裏很明白。

這些都是楊榮軒經常用的演技。

但是,單純的白楓即使知道,心還是感覺到一陣陣的溫暖。

楊榮軒的吻沒有離開白楓那白細的臉。

一直吻下去,直到淚水吻干後,楊榮軒的手又開始不安分的在白楓的身上來回去摩挲着……

白楓感覺到楊榮軒的手掌心似乎帶着火團,撫摸着她的身體,使她的身體變得燥熱難受。

有一種火一樣的在她的身上燃燒着般的難受。

但是,那一種燥熱的感覺似乎又要噴發出來了。

「不要……不要……」白楓的身體似乎有些渴望。

但是,在她腦袋還清醒的時候。

她繼續叫着不要。

白楓那嬌嫩的聲音越激發著楊榮軒的神經大腦。

那嬌嫩的聲音似乎讓楊榮軒更加的有興緻。

白楓很明顯的感覺到楊榮軒的下體某硬硬的頂着自己的身體。

讓她羞澀不已……

當白楓被楊榮軒扒得精光,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的時候。

雖然是黑暗中,但是還是讓白楓感覺無底自容。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相信我……一定會滿足你。」楊榮軒溫柔的聲音在白楓的耳邊喃呢着。

那聲音,白楓聽着舒服極了。

白楓想反抗,可是,早已被楊榮軒挑逗得意亂情迷。

「不要……求求你不要,我不是那種人,我不要玩一夜情,我不要……」雖然白楓早已意亂情迷。

但是,她還存着一點理智的心態。

必竟,這樣的事情是第一次。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女朋友了,我不是跟你玩玩的。我是認真的,我喜歡你,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開始喜歡你了。」楊榮軒繼續誘哄着說道。

那聲音,溫柔致極。

白楓根本就無法想像那就是今天跟她談了一天那冰冷的楊榮軒。

真的是判若兩人。

或許,男人在床上激情的時候,總是那麼溫柔。

或許,男人在床上激情的時候,已把那冰給融化了。

「我不要,你可以有很多女人,我,我,我不要,……我真的不行,我……」白楓嚇呆了。

這樣的事情,她第一次經歷過。

她還是處女,她不想就這樣把自己的第一次這麼隨隨便便的交給一個陌生的男子。

「我就要你……」楊榮軒說此話時候,溫柔而又霸氣。

楊榮軒突然的感覺自己今天有些奇怪。

為何要跟白楓羅嗦這麼多廢話。

都已經在這節骨眼上了,身上的女子已經一絲不掛的在自己的身上了。

楊榮軒只要腰板一挺,直接進入即可……

「我不要……我……我不要,我真的不要,我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吧。」白楓那哭泣的聲音帶着顫抖,帶着羞澀,帶着恐慌,帶着迷茫……

總總有情緒都有。

楊榮軒竟然有些心疼。

俯身再一次吻住了白楓那悄無聲息落下的淚水。

接緊着溫柔的吻着她的眼角,用那柔軟的舌頭舔舐着。

白楓只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濕濕的,冰爽爽的,很舒服……

可是,她的內心依舊恐慌與迷茫……

「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白楓從來沒有求過人。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白楓深知自己不得反抗。

楊榮軒聽着白楓的聲音是那麼的恐慌與迷茫。

雙唇就緊緊的含住了白楓的雙唇,霸道而又溫柔的狂吻着。

手溫柔的握住那山峰,緊湊而又柔軟,手感倍兒好,舒服極了……

這一種感覺,這一種手感讓楊榮軒從未有過。

白楓的胸部並不大,但是,在楊榮軒的感覺,是真的很棒……

似乎,楊榮軒愛不釋手,就這樣愛上了……

「啊……」白楓被楊榮軒愛撫得身體蕩漾,不能自撥……

她只感覺有一種感覺湧入她的身體,無法自撥,不能控制,欲罷不能……

「我會很溫柔的,放心……」終於,在楊榮軒放音剛落的時候。

白楓撕心裂肺的尖叫着:「啊……」

這時,楊榮軒才知道,原來白楓還未被開發過。

心裏似乎產生了一種憐憫之心。

白楓的淚水滾滾而落。

「很快……很快就好了……」楊榮軒動着自己的身體安慰着。

白楓只感覺到身體有一種熱量,很熱很量……

她只感覺身體快要爆炸了,快要炸開了。

包括血液……

楊榮軒溫柔的俯身親吻着那比他還舌頭還要柔軟的身體。

直到白楓完全沉迷……

楊榮軒才繼續活動着自己的身體。

而此時,白楓只感覺自己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身子骨也隨之搖擺着。

跟着楊榮軒的身體一些搖擺……

經過一場激烈的運動後,他們倆個人都筋疲力盡,無力動彈……

白楓只是一動不動的就這樣躺着,喉嚨很乾,似乎什麼話都講不出來。

「去洗洗好嗎?」楊榮軒的聲音又在白楓的耳邊溫柔的響起。

些時,白楓羞慚至極,厭惡至極。

白楓恨自己剛才的不反抗,厭惡楊榮軒的早有預謀。

虧白楓還傻傻的就這樣真偽了楊榮軒的話。

這樣一步一步的進入了他布置好的圈套里。

清白之身,毀於今晚……

白楓沒有理會楊榮軒的話。

只是用一雙空洞的眼神望着那空洞的黑暗。

根本就望不到邊際,根本就看不到前方。

白楓此時的心情亦是如此……

楊榮軒看白楓沒有說話,就直接抱起白楓往浴室走去。

而白楓依舊沒有任何的表情。

依舊是一副空洞的眼神如死潭裡的一灘死水般一點生氣都沒有。

楊榮軒不知為何今天有如此雅興。

居然事後還抱着白楓來清洗。

或許是因為白楓還是處女之身,純潔之地吧。

要知道,現在這個年代,想找個處女,估計得上幼兒園了吧。

或許,這就是白楓的不同之處。

楊榮軒凡是上過床的女人,都是很主動,床上功夫也很好。

但是,白楓那生澀讓楊榮感覺不一樣。

前未有過的感覺。

又或許,白楓是處女之身……

抱到浴室後,楊榮軒為白楓清洗下身。

似楊榮軒的反常讓自己也覺得異常。

可是,就是那麼不由自主的去做了。

洗完後,又抱着白楓那裸露的身體回床上。

關掉燈,抱磁卡白楓那柔軟的身體,沉沉的睡去。

白楓的身體讓楊榮軒着迷,前所未有的着迷。

比那些火辣辣的身體迷人多了。

事後迷茫

第二天,當白楓醒來的時候,一道刺光讓她覺得好刺眼……

白楓一動身子的時候,感覺下身劇烈疼痛。

於是,白楓就很自然的聯想到了昨晚上的激情……

頓時,白楓那白嫩的臉上爬上一抹粉粉的紅暈。

羞慚極了……

白楓緊唇着自己的下唇爬起來。

白楓此時才發現身邊已經沒有人了,空蕩蕩的有些冰冷……

白楓的心裏頓時的一緊,有些疼痛,有些寒冷!

或許是因為這是白楓的第一次吧。

雖然不是給自己心愛的人。

但是,必竟是第一次,心裏縱然會有所期待。

而且,昨晚楊榮軒的那些動人的話依舊回蕩的白楓的腦子裡:做我女朋友,我會好好疼疼會溫柔的……

縱然白楓明白這些話都是哄騙她的話。

但是,在這冰冷的一刻。

這些話還是在白楓的腦子裡一閃而過。

白楓自嘲的甩了甩頭,然後吃力的起床,抓起自己的衣服就進浴室了。

當白楓強忍着自己身體的疼痛洗漱好,穿好衣服出來的時候。

看到了桌上有一份早餐,有一張名片。

那名片就是楊榮軒的名片。

白楓的心裏很不屑。

但是,手還是不受控制的伸過去。

抓起名片,輕描淡寫的看了一眼。

然後又重新放在那。

再拿起字條一看:等我回來……

就這麼簡單的四個字。

但是,那帶着十足霸氣的字已經深深的刻人了白楓的心裏。

白楓從小就喜歡那些字寫得漂亮有霸氣的男生。

但是,白楓一想到昨天楊榮軒的所作所為。

她的心時太不由自主的生起厭惡。

白楓氣憤之下,提起自己的包包走人了。

白楓走出酒店的時候。

渾身是那麼的不自然,總感覺有人在她的背後看着她。

指指點點的看着她。

讓她感覺渾身不舒服。

白楓低着頭,似乎是見不得人一樣。

快速的走了……

當白楓走出酒店的時候。

她的心裏終於鬆了一口氣。

微微的閉上雙眼,大口大口的吸了一口氣。

此時,白楓又想到了昨晚上楊榮軒強吻着她的時那快要窒息的感覺。

當白楓想到這裡的時候。

又猛的用力甩甩頭。

白楓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腦子裡總會浮現在昨天晚上那激情的情景。

「瘋了,完了,我一定是瘋了……」白楓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說道。

剛好,白楓站在公交車站牌旁邊。

看到她要的公車來的。

於是,就這樣跨上去,找了一個靠窗口的位置坐下……

打開窗戶,微風吹撫着她的秀髮,栩栩如生……

白楓就這樣靠在公交車的窗戶旁邊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頓時,白楓的臉上又爬滿了羞澀!

最後,白楓對自己說:現在這個社會,很多很多的一夜情,就當是一夜情好了,好在對方挺帥,很有男人味,昨晚雖然是第一次,但是,還算滿意!

當白楓想到這裡的時候。

心裏又開始羞澀起來了!

有的時候,人的心裏決是矛盾的……

有些事情,明明是想做。

但是,又必須想到一些道理理念的事情。

人生是無奈的!

這裡到白楓的住處有些遠……

白楓也不着急,就這樣安靜的靠的窗口。

受着微風輕輕撫摸着她的肌膚。

心態平靜的享受着……

很久很久,心沒有如此平靜下來享受這美好的風!

每天,就是為了業務,每天,忙忙碌碌……

今天,總算是空下來了。

有的時候,人也要給自己的心休息休息。

……………………

當楊榮軒辦好事情回灑店的時候。

心裏有些欺負的推門進去後,結果床上空蕩蕩的,總統套房裡也是空蕩蕩的……

楊榮軒看着如此空蕩蕩的總統套房。

心裏似乎也有些空蕩蕩的,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

或許白楓是楊榮上過床以後第一個想要關心的人。

結果,當楊榮軒帶着少許的期待回來時,白楓卻不見了……

白楓走到桌子旁邊,看了看早餐,絲毫沒有動過。

看了看名片,還在!

看了看紙條,也依舊安分的躺在那。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這樣無視過楊榮軒。

哪一個女人不是往楊榮軒的身上貼。

哪一個女人不萬般的討好楊榮軒。

哪一個女人不是使出渾身解數去勾引楊榮軒。

哪個女人在床上的時候不賣力的討好,百般的淫蕩!

哪個女人會像白楓那樣不重視?

或許,越不重視楊榮軒,就越引起楊榮軒的重視。

每個男人都是這樣子。

越是得不到的。

他就感覺到越是新鮮。

越是得不到的。

他就越想去突破去得到。

此時,楊榮軒的雙眉緊鎖着。

眉間放出千年寒氣……

「白楓……」白楓這兩個從楊榮軒那冰冷的牙齒縫裡蹦出來。

「總有一天,我會你心甘情願的貼在我的身邊,在床上百般的討好我,一定……」楊榮軒繼續冰冷的說道。

……………………

白楓下車的時候,時間也已經不早了。

白楓到家的時候。

白念剛好也在家。

「白楓,你昨天晚上怎麼沒回來?看你的臉色,似乎也不怎麼好,去哪了?」白念忙關心的看着白楓說道。

白念是白楓的好姐妹。

在公司里,白楓就跟白念相處的最好。

由於他們倆個人同姓。

或許,再加上同姓。

讓她們倆個的感情更加的深厚了。

「我好累,讓我好好休息休息吧,等我休息完了,我再跟你解釋。」白楓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說完後。

就回自己房間里去了。

白念看着白楓這副樣子。

有些擔心。

忙跟着進去了。

以前白楓失戀的時候,也是這副這樣。

「小楓啊,到底是怎麼回了?昨天的不是去簽合約了嗎?沒拿下來嗎?」白念繼續關心的關道。

「簽了……」白楓淡淡的說道。

「那怎麼了?」白念繼續關心的看着白楓說道。

「我好累,先讓我睡一覺吧。」白楓說完後,拉上薄薄的被單,就這樣不再理白念了。

白念看着白楓那副憔悴的樣子。

也不再打擾白楓,讓白楓休息。

白念跟白楓在一起兩年了,一起進公司開始就在一起。

那一年,白楓二十二歲,白念二十三歲……

一眨眼的功夫,倆個人從那晚單純的小姑娘,都已經越變越成熟了。

白念慢慢的退出白楓的房間。

替白楓關好門,然後就這樣退出去了。

「唉……不知道又受什麼刺激了!」白念心疼的嘆了嘆口氣說道。

說完,回自己房間上網等白楓醒來。

白楓一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或許是真的太累了吧。

一覺睡到了晚上天黑了才醒來。

白楓醒來的時候,伸了伸腰,無力的坐起來。

抓了抓她那逢亂的頭髮!

「小念,小念……」白楓就這樣坐着叫着白念。

因為,她知道白念會守着自己的。

「醒啦,懶丫頭……」白念聽到白楓的聲音,忙趕過來了。

白楓一看到白念,就撲到白念的懷裡哭泣……

白念一看到白楓這麼傷心的哭了,忙關心的問:「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一睡醒就哭了?」

「我……我昨天晚上跟人發生一夜情了。」白楓邊哭邊說道。

晶瑩剔透的淚水滾滾而下。

「一夜情……」白念聽了白楓的話,呆住了。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啊。

白楓剛進公司的時候,還是有男朋友的。

似乎那時就是為了性愛問題。

結果,白楓才跟以前的男朋友分手的。

現在居然跟人發生一夜情,太不可思異了。

「是啊……」白楓那晶瑩剔透的淚水又從她那白哲的臉蛋上滾下來。

「昨天晚上被灌醉了嗎?」白念心疼的看着白楓問道。

白念就知道,公司的那個死老頭沒安好心。

大家都知道楊榮軒是一個多難搞定的人啊。

哪能這麼輕易的拿下這百萬合同。

「沒有……」白楓搖搖頭說道。

「那是怎麼了?」白念繼續關心的問道。

「楊榮軒說自己沒帶身份證…………」白楓一五一十的把昨天的事情告訴白念。

當她說到身份證的時候。

這時,白楓才猛的想起來自己的身份證還在楊榮軒那。

「我……我的身份證還沒拿過來。」白楓失聲大叫着。

本來就是為了身份證失身的。

結果,現在身份證還是沒拿回來。

那昨天白楓的付出不是白費了嗎?

「你真是大傻瓜,大笨蛋啊。」白念用力的敲着白楓的腦袋說道。

「幹嘛?」白楓一臉疑惑的看着白念說道。

「你沒有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跑嗎?誰說開房間要把身份證壓那的。」白念可沒白楓這麼單純。

必竟,白楓是從農村走出來,思想保守的厲害。

而白念卻是城市裡的孩子,不一樣。

「楊榮軒說的……」白楓還是一副傻裡傻氣的說道。

「真是笨死了,他說就是了啊,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也就你這麼笨的人才會被騙的。」白念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看着白楓說道。

白楓了聽,臉上的表情馬上變了。

一副橫眉怒目的瞪着前方,咬牙切齒的說:「楊榮軒,原來你早就計劃好的,一直把我當傻子一樣的欺騙着,直到達成目的。」

「可是,像那那種人,騙都騙了,你有什麼辦法呢。唉……」白念也只能替白楓心疼了。

「不……我一定人討回公道的我……我……」白楓發現自己是被別人當成傻瓜一樣的耍弄着。

滿腔怒火的衝著白念說:「白念,我一定要去告他。」

「你別天真了,像他那種人,你能告得到嗎?如果是你能告得到的的話,他就不是楊榮軒了。」白念看着那一副天真的白楓說道。

「那我……我就只能這樣白白的讓那人渣佔便宜了嗎?」白楓咬牙切齒的不滿。

「你想想你家裡的父母,想想你弟弟,好好想清楚吧,跟他斗的話,沒什麼好果子吃的。」白念繼續勸着白楓說道。

白楓一聽白念這麼講,愣住了。

白楓的父母是農村,根本就沒什麼收入。

以前,省吃儉用的供白楓上大學。

現在,身體不好了,也老了,根本就沒辦法再供白楓的弟弟上學了。

現在,一家人全靠白楓供養着!

不為別的,就為自己的家人,白楓也只好咬咬牙繼續走下去。

或許,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子。

窮富的差異吧。

「你就當一夜情好了,怎麼說,人家楊榮軒也是一個集團的總裁,而且,長得也很有男人味,巨帥,不會配不上你的啦。」事到如今,事情已經發生了。

白念也只能這樣安慰白楓了。

有的時候,這個社會,還真的是有錢人的天下。

「可是……我的身份證還在他那裡,怎麼辦。」白楓的眼神裡帶着少許的恐慌看着白念說道。

「打電話要回來唄,他的目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身份證,所以,要回來就好了。」白念不以為然的說道。

「對,對,他已經得到他想要的了,所以,我的身份證對於他來講,根本就沒有什麼的。」白楓忙點頭說道。

「唉……你就當是這一夜情,換來你這一筆巨額的合約了。你想想,兩百多萬,你提成該有十來萬吧。百分之五的提成,公司這麼久以為,似乎這是第一笑大單子。」白念安慰着白楓說道。

「唉……也只能這麼想了,十萬,買了我的一夜清白。」白楓苦笑着說道。

白楓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誰不知道楊榮軒是出了名的花心,換女人如換衣服一樣的快。

甩女人如同丟塊垃圾一樣的快速!

所以,白楓一心認為楊榮軒已得到他想要的了。

白楓也可以回到以前那平靜的生活了。

「要不然,你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其實,當初我都跟你說了,那死老頭讓你去跟楊榮軒,其實,他已經有那主意了。」白念看着白楓說道。

「唉……也許這件事情他們早就有預謀了吧。」白楓依舊苦笑着。

「好了,別想太多了,先打電話去拿身份證吧,等拿了身份證,我們去好頓好的,只要你傷心的時候,你想想你的十萬。你不是說要送你弟去外國念書嗎?」白念繼續安慰着。

「是啊,有了十萬,我可以給我爸媽買好多吃的,給他們買些新衣服。」白楓笑了。

但,依舊是苦笑。

「嗯,那就是了,打電話吧。」白念給白楓希望。

結果,白楓苦笑着搖搖頭說:「呵呵……不了,那身份證我不要了,本來,我早早的就打算簽了這筆合同後,我請假一段時間回家看看我父母,我回家重新辦一張吧。」

如果,白楓早有這樣的打算。

那麼,也不會發生昨天晚上那一夜情的事情了。

「也好。那我們出去吃飯吧……」白念拉着白楓下床。

倆個洗漱打扮了一番,就出門了!

我要處女

當白楓準備把這件事情努力的拋開不去想,當做一場惡夢的時候。

楊榮軒在自己的別墅,坐在書房等着白楓的電話。

楊榮軒認為白楓肯定會打電話來要身份證的。

同時,楊榮軒的腦子裡一直都在想着白楓是個純潔處女的事情……

腦子裡一遍遍出現昨天晚上白楓那哀求的聲音,那恐慌的眼神,那羞澀的動作……

特別是早上楊榮軒從賓館裏回來的時候,房間那空蕩蕩的時候。

他的心裏也彷彿空蕩蕩的不舒服。

「我他媽的這是怎麼了。」楊榮軒怒氣衝天的丟下手中的筆氣憤的叫着。

「不就一處女嘛,老子照樣能找得到。」楊榮軒氣憤的站起來,拿起車鑰匙奪門而出。

一路狂飆着車去了一家他常去的夜總會……

夜總會的媽媽一看到楊榮軒一副怒火衝天的樣子進來。

忙一副風騷的樣子走上去。

「喲,楊總啊,您可是好久沒來了,我們這裡的姑娘都想你了喲,好想你喲……」媽媽一邊風騷的笑着一邊跟在楊榮軒的屁股後面一扭一扭的走着。

結果,楊榮軒一句話也沒說。

一副冷冷的雙眼直逼前方。

媽媽帶着楊榮軒進了一家豪華的包廂。

又招呼着說:「楊總今天要什麼樣的姑娘呢?純潔的,風騷的,淑女的都有。」

這裡的姑娘,最喜歡服侍的就是楊榮軒了。

楊榮軒出手大方,帶去的地方也是頂極好的酒店。

給的過夜費更是多,出手都是一萬兩萬的出。

只要能被楊榮軒看上的,只要做一個晚上,那麼就可以賺一個月的錢了。

所以,這裡的姑娘只要一聽到楊榮軒來了。

個個都會使出百方百媚的辦法讓楊榮軒帶走……

不過,一般,楊榮軒不常來,就算來了,也很少看上這裡的姑娘。

「我要處女……」楊榮軒依舊冷冷的看着前方,從牙逢里擠出四個冰冷的字眼。

媽媽看着楊榮軒那冷俊的臉,那一副冰冷的樣子,凌厲的目光,心裏頓時也冷了一下。

處女……

來夜總會要處女,簡直就是開玩笑。

「怎麼?沒有嗎?」楊榮軒用那冰冷的目光快速的掠過媽媽那驚謊的臉蛋,依舊冰冷如霜的說道。

「楊總啊,你說……來這裡要處女……這……呵呵……這會不會太可笑了。」媽媽表情一臉難過的說道。

「我不管,反正我要處女,這裡是訂金,辦不辦得到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楊榮軒冷冷從口袋裡拿出一又疊錢重重的摔在茶几上,冷冷的說道。

媽媽一看到那一疊錢,雙眼頓時放光……

「怎麼樣?辦得到辦不到?」雖然,媽媽的雙眼放光的樣子只是那麼一瞬間。

但是,還是沒能逃脫楊榮軒的眼睛。

「行,行……有了通知你。」媽媽快速的抓起那一疊錢笑呵呵的說道。

楊榮軒只是用鄙視的眼神看了一眼媽媽。

「明天這個時候我過來。」楊榮軒說完後,站起來,快速的走了。

楊榮軒就這樣來了沒五分鐘,又風風火火的走了……

當楊榮軒走後,姑娘們就快速的湧上來了。

「媽媽,楊總怎麼來了就走了?」這時,某位小姐就上來問道。

「他要處女,你們是嗎?不走能怎麼辦?」結果,媽媽也是一臉鄙視的看着這些小姐說道。

「媽媽,你這不是說笑話嗎?這裡還有處女嗎?真是天大的笑話。」另一小姐也鄙視着笑着說道。

「就是,別說這裡的了,就算是社會上的,處女也得去幼兒園找呢,更何況我們這裡,真是好笑……」另一小姐也笑着說道。

「我自有辦法。」媽媽笑着說道,說完後,又是扭扭屁股,一副風騷的樣子走了。

這時,媽媽記得這裡剛進來一個小姐,是楊榮軒還沒見過的,於是就去找了。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天的期限也於了。

第二天,楊榮軒依舊是帶着冰冷的表情進來的時候。

媽媽又是一臉風騷的樣子迎接着:「楊總來啦。」

「嗯,處女找到沒?」楊榮軒依舊是冰冷的說道。

不過,似乎媽媽也習慣了楊榮軒的這副冰冷。

「找到了,我馬上給你過來,你先坐下。」媽媽帶着楊榮軒到包廂後,給楊榮軒倒了一杯紅酒就出去了。

楊榮軒依舊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媽媽。

媽媽退出去後,很快的就帶了一位漂亮的小姐,化了一點淡淡的妝容,一副學校剛出來的樣子。

很清純很清純……

「楊榮,你叫他小美就可以了。」媽媽笑呵呵看着楊榮軒說道。

「處女嗎?最好別騙我。」楊榮軒只是淡淡的,用冰冷的目光掃了一下小美說道。

「是,絕對的,貨真假實的。」媽媽忙笑着說道。

結果,楊榮軒又從口袋裡摸出一疊錢丟給媽媽,然後就準備帶着小美走了。

在楊榮軒帶小美走的時候。

媽媽又不忘囑咐着小美說:「小美,記得好好服侍楊總知道嗎?到時,你就有錢給你媽看病了。」

「哦,知道了。」小美有些害羞的看了一眼楊榮軒說道。

說完後,就這楊榮軒帶走了。

楊榮軒一帶到賓館,直接說:「先去洗澡……」

「哦……」小美也帶着一副羞澀,就這樣走了。

很快的,小美洗完後,沒穿衣服,只穿着酒店裡的浴袍出來了。

楊榮軒看小美出來了,依舊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後自己也去洗澡了。

當楊榮軒出來的時候,小美已經躺在床上了,浴袍也已經放在旁邊了。

楊榮軒淡淡的望了一眼浴袍還沒開口說話。

小美就小聲的說:「呃……能不能,關……關燈……?」

楊榮軒聽着小美這話後。

嘴角微微上揚,帶着一副邪惡的笑容看着小美說:「怎麼?害羞了?」

小美聽了,微微的低下頭去,沒說什麼。

楊榮軒用鄙視的眼神望了一眼小美。

直接撲上去,很霸道的吻着小美的雙唇,一點也不溫柔。

他只有佔有慾,根本就沒有愛撫。

手一直在挑逗着小美身上一些敏感器官……

很快的,小美就嬌氣連連……

「果然不錯,比那什麼白楓好搞定多了……」楊榮軒看着小美那一副嬌氣連連的時候,一副得意的說道。

這世界上還沒有楊榮軒沒有征服過的女人呢。

楊榮軒就不相信了,不就是一個處女嘛。

他有錢,他照樣能找得到。

當楊榮軒進入小美身體的時候,楊榮軒卻感覺不一樣,沒白楓那麼緊湊。

而且,小美的表情,似乎根本就是一點痛苦的表情都沒有。

莫非是假的?

但是,這個時候,楊榮軒也不管是真是假了……

一次又能次用力的撞擊,可是,卻找不到昨天的激情與感覺。

即使小美叫床聲連連,但是,楊榮軒還是找汪以昨天與白楓的感覺。

「他媽的,真是瘋了……」楊榮軒氣憤的低吼着。

與之同時,一股怒也就這樣發泄到小美的身上去了。

楊榮軒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趴在別的女人身上的時候,腦子裡總是會想着與白楓一起的感覺。

真的是瘋了……

「你他媽的是處女嗎?」楊榮軒一副怒火衝天的瞪着小美說道。

「我……我,我是……你,我看這血……」小美拉起被子讓楊榮軒看。

是的,床上是有鮮紅的血。

惡魔之吻

惡魔之吻

作者:白楓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一個是大集團的總裁,一個是普普通通的小職員,設計得到她的身之後,他發現自己還想要她的心·····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