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惡魔在身邊免費閱讀(小悠宙坤斯)小說

惡魔在身邊免費閱讀(小悠宙坤斯)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小悠 標籤: 宙坤斯 小悠 霸道總裁

刁蠻女孩校門口一頭撞上惡魔校草,誰知一回家,這個惡魔竟然坐在自己的床上!!於是一段與惡魔相愛相殺的日子開始了...

惡魔在身邊

推薦指數:10分

《惡魔在身邊》在線閱讀

第5章 我比較可憐!

一個星期的魔鬼式軍訓終於結束了,在長達的這個星期里,每天在夏日裏那灼熱的太陽下整整就暴晒了我一個星期,恐怕回家連老媽都不認識我了。

一進家門,我拖着疲倦的身子有氣無力的叫着:「老媽,我回來了!」

老媽看見我嚇一跳說:「思婕,怎麼這麼晒黑啊!」

「每天在最強烈的太陽下曬一個星期,能不黑嗎?」

「喲~~都曬這樣了,那飯吃了沒!」老媽有些心疼的問。

「吃了,我先去洗個澡睡一下,好累!」

「那快去吧!」

洗完澡一碰到自己那熟悉的床就睡著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四點來鍾了。起來坐在床上感覺頭昏眼花。

老媽過來關心的問:「思婕,怎麼樣了?」

我敲敲重重的腦袋瓜說:「頭好重,感覺提不起勁來!」

「來我看看…!」老媽走近我身旁,摸摸我的額頭說:「呀~~好燙,發燒了吧,走…媽帶你去醫院。」

在老媽的帶領下,走進醫院,老媽說明了我的情況,經過醫生的診斷,確實是發燒了,然後就在那打點滴,我四周眇了一眼,發現跟我差不多大的人有很多都在大着點滴。經過老媽的了解,原來都是和我同命相連,都是軍訓的結果。唉~~

在家裡兩天的治療,身體又壯得像牛一樣了。

今天該到學校報到了。

我拖着書包坐上車往學校方向出發。

今天下雨了一場小雨,天氣很涼爽,我深深的吸了口氣,雨後的空氣中還摻雜着淡淡的泥土氣息。

我拖着笨重的書包踏進校門就撞到了一堵人牆。由於強烈的碰撞,我沒能站穩結果,一屁股坐在地上。

「瞎啦,走路不長眼睛的嗎?」我還沒來得及站起來就開口大罵。

「是你自己撞過來的好不好,還罵人,潑婦一樣。」此時我耳邊響起了帶着很有磁性的聲音。

我抬頭一看,哇,好帥,好有形,不黑不白的桐色膚質,濃濃的兩眉,烏黑烏黑的雙眼,高高的鼻樑,配上一張性感的嘴巴。哇噻,真的太完美了。

突然感覺有個影子在我眼前晃動着,接着又聽到剛才的聲音:「喂,死色女,看夠沒有,沒見過帥哥嗎?」

唉,長得雖然很帥,但是沒有文明的舉止和優雅的談吐,必竟這世上的人是沒有十全十美的。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前面多了一隻手,我抬頭看了一眼,又有一個帥哥站在我面前,長得眉清目秀的。也是個極品帥哥。我不敢待慢,生怕又被他誤認為是色女。

「來,我扶你起來!」這位眉清目秀的帥哥對我說。

感覺做夢一樣,今天的艷福可不淺呀,我在心裏偷笑。

我站起來,那個沒有禮貌的帥哥揚長而去。

「你是新生吧,我叫蘇俊,高二八班的。以後有什麼可以來找我!」

「謝謝學長!我叫李思婕。」我甜甜的笑了笑,離去了。

心裏美滋滋的,蘇俊,嗯。記在心裏了。好溫柔的學長。

進了教室,發現教室里已經有許多人了,我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由於一個星期的軍訓,所以對這些同學也不是那麼的陌生。

「思婕,你已經在這裡啦!」門口走進來一個可愛的女生小悠。在軍訓時我們兩個比較談得來。

「嗯。我也剛到呢,小悠來,坐我旁邊!」我對小悠招招說。

「好~~!」小悠快步走到我旁邊的位置坐下來。

上課的時候,班主任走進來,旁邊還跟着一位同學,當那位同學走進教室時,全班女生都騷動起來,個個都說:「哇~~好帥哦!」

我正眼一看,原來就是早上被我撞到的那位沒禮貌的帥哥!

班主任用目光橫掃一下四周,教室里鴉雀無聲,看來班主任的威力挺大的。

「咳咳~~這位同學是今天剛來報到的,叫宙坤斯。大家歡迎。

然後笑逐顏開的說:「坤斯學同,你可以下去了。」

看來班主任也是個大花痴看到帥哥臉上就掛着讓人看了噁心的笑容,唉,真怕她會誤人子弟呀。

宙坤斯一句話沒講,大搖大擺的走直去,剛好坐到我後面。

然後班主任在上面長篇大論,我們呢自顧各的。

正當我和小悠在那聊得起勁的時候,感覺後面有人用手戳我,我回過頭正見宙坤斯對我嬉皮笑臉的說:「喂~~色女,我們又見面了真有緣份哦!」

我沒好氣的說:「你才是色男,不要煩我,討厭!」

「色女就色女,還不承認,在校門口的時候不知道誰那盯着我看,口水差點都流出來了,哈哈哈…!」宙坤斯小聲的嘲笑着。

「你~~不要太過份嘍!」我咬牙切齒的說。

「嘿嘿~~色女色女…!」他沒停下,像個小孩子一樣繼續叫着。

我火一上來拿起桌上的書,「啪」的一聲拍在他頭上。

全班目光刷的都聚集在我這邊,在台上長篇大論的班主任也停下來,走到我身邊來用惡狠狠的眼神瞪着我,然後大聲說著:「李思婕,你~你太不像話了。就是因為有你這樣的學生,敗壞校風,唉…真是一顆老鼠屎,害了一鍋粥!你,給我出去呆門口站着。」

感覺好委屈,我以前在學校可是各各老師都誇的良好學生啊。

再說了,一個巴掌拍不響,要是不討厭的宙坤斯先惹我,我也不會發火,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被罰站。

我站起來,低着頭,慢慢的走出教室。

這時,宙坤斯也站起來說:「老師,我也有錯,我願意和思婕一起罰站!」

「敢於承認自己的錯誤還是好學生,這次就免了。」班主任好重男輕女哦。

「不用了!」宙坤斯說完瀟洒的走出來站在我旁邊。

都是他害的,損壞我辛苦建立起來的良好形象。我想從此我的形象在班主任心裏已成一個污點了。

我愁眉苦臉的站着用我平生最討厭的眼神看着他。

而他卻好像沒什麼卻笑着對我說:「喂,色女我夠義氣吧!」

我沒理他,心裏的委屈比竇蛾還冤啊。我想我現在的表情能嚇死人吧。

宙坤斯見我沒出聲繼續說著:「色女…幹嘛這個表情啊,一點都不可愛。」

「不要叫我色女…!」我面無表情的低吼着。

「好好,那就叫你思婕吧!不要這副表情了,站在外面總比坐在裏面聽那歐巴桑念經強吧!」

「我和你不一樣,我是良好學生,現在成了不良少女了,還不都敗你所賜。」我氣憤的說著。

「好啦…不要生氣了嘛,大不了中午我請你吃飯!」宙坤斯露出迷人的微笑對我說。

「不用…!」

「真的不用?別的女生都巴不得耶!」

「那你請她們吃飯好了,我才不稀罕。」

就在我們倆的爭吵中結束了罰站。

時光飛逝。半天的時間眨眼間一樣過去了。

一下課我和小悠就往食堂方向走去。宙坤斯也一樣,只是不同的是他身後卻跟着一群女生。

當我和小悠來的食堂的時候,裏面已經是人山人海了,好不容易打了飯菜,就在我們在尋找位置的時候聽到有人在叫我:「思婕,思婕…這邊!」

我順着聲音終於找到了叫我的人,原來是蘇俊學長。

蘇俊學生見我看到他了又說:「來,過來一起坐吧。」

聽到他這麼講,我心裏樂開花了,就和小悠走到蘇俊學長的位置坐下了。

我坐下後發現還有一人和蘇俊學長一起坐着。

「怎麼樣,剛進學校還習慣吧!」蘇俊學長溫柔的對我說。

「嗯,還好!」同時我又露出了我的招牌笑容。

坐在蘇俊學長旁邊的那位男生說:「聽說高一新生來了位可愛又漂亮的學妹,我看就是你了吧!」

我看了他一眼,長得還不錯,但不能算是極品帥哥。

我笑了笑對他說:「是嗎,我怎麼都不知道,呵呵~~」

「是啊。學校里都傳遍了。思婕長得真的是很可愛又漂亮!」蘇俊學長也誇我。

我聽到他的誇講,有點羞澀的說:「謝謝誇講!」

就在四人的聊天中,我們吃完了這頓飯,在吃飯的這程中是我由此以為最淑女的一餐了,不像平時的狼吞虎咽。老媽都說我是餓死鬼投胎。

當我們四人吃好飯走出餐廳的時候,好多女生一擁而上,都是衝著蘇俊學長而來的。一下子就把我和小悠從蘇俊身旁擠走了。

沒辦法,帥哥就是受歡迎。

我和小悠無耐的回到了教室。

為了不影響學業,我認真的看起書來。

就這樣在風平浪靜無災這難的日子裏渡過了好幾個星期,在學校里慢慢的和同學熟悉起來,同時也了解到很多蘇俊學長的事,他很優秀每次考試都是全段第一,而我總是以他為目標努力認真學習。偶爾也會靜靜的想着他。我想我是喜歡上他了,每次在路上見到他總是能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的跳動着。不過這讓感覺很知足了,也許這就是青春期那懵懂的感情吧。

只是讓人懊惱的事,宙坤斯老是喜歡和我作對。和他抬杠也成了我的習慣,在我眼裡早已視他為不良少年。

今天又是一個星期五,又要兩天不能見到蘇俊學長了,我心中帶着一絲絲失落回到家。

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靜靜的想着蘇俊學長。

「哦QQ愛是真是假誰去猜……

突然手機響了。

我接了起來沒好氣的說著:「誰啊…」

「恩婕,我是蘇俊。」電話那頭傳來了聲音牽動着我的心弦。

我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聲音極其溫柔的說:「哦~蘇俊學長啊有事嗎?」

「呃…思婕以後不要叫我學俊學長了,就叫我蘇俊好了!」

「嗯,好的!」

「明天我們要去學校打籃球,你要去看嗎?」

「你這是邀請我嗎?」心中無比激動澎湃啊。

「是啊…可愛的思婕同學,願意接受我的邀請嗎?」

「那我可以帶我好朋友小悠去嗎?」

「當然可以…!」

「嗯,那太好了…!」

「呵呵…那明天下午兩點鐘學校見嘍!」

「嗯,那沒事就先掛了!」

「好,拜…」

掛完電話,我在床上翻騰着,實在是太高興興奮了。我抓着床頭的大狗熊猛親。

可是一想起明天下午兩點,那時太陽不是正強烈的時候嗎?這樣會晒黑好不容易被我養得白白嫩嫩的臉蛋的。不管了,為了我將來的幸福,豁出去了。

得趕緊給小悠打個電話。

說干就干,拿起手機接通了小悠的電話:「喂,小悠啊,明天有時間不!」

「有啊,幹嘛!」

「那明天陪我去學校看蘇俊他們打籃球好不好!」

「什麼,兩點!」電話那頭突然高分貝的叫着,差點震壞我的耳膜。

「對啊…」

「不去啦,很曬耶…」

「小悠你那麼白,不怕啦!」我睜着眼睛說起瞎話來了。

「喂,思婕你那時在講你自己吧!」

「呵呵,沒啦,我的好小悠,就陪我去嘛,聽說會有很我帥哥哦!」

「真的,沒騙我!」小悠馬上就有興趣起來。

「我李思婕什麼時候騙過你啊!」

「那好吧,明天我去你家匯合!」

「嗯,掛了!」

掛完電話,我在心裏暗自想着,希望明天有很多帥哥啊,要不然小悠明天肯定把我骨頭都拆了。

昨晚興備了一夜,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進入甜美的夢鄉。直到中午11點了老媽才進我房間把我叫起來吃中午。

吃飯的時候老媽有點心疼的對我說:「思婕啊,是不是昨晚又看書看太晚了。你看你都瘦成這樣,看人真叫人心疼啊!」

「是啊,注意身體啊,多吃點!」老爸也關心我說道。

唉,平時一慣來都是良好學生,在學習上的事從不讓他們操心的我。所以他們才這麼相信我,信任我。可是天地良心,昨晚我是因為太興奮了所以早上又起不來。

我又睜眼說瞎話的說:「嗯,我以後會早點睡,不看這麼晚的書了。」

「還是我們思婕乖懂事,我有個表姐,也有個女兒像我們思婕這麼大,可是她呢成天不好好學習,就知道玩,還在社會上亂交朋友。我表姐都頭疼死了。」

「媽,你放心,我是良好學生,呵呵…!」

老媽和老爸欣慰的對我笑了笑。

今天是周末,老爸老媽也沒上班。吃完飯後他們就坐在客廳看電視。

差不多到了快一點的時候,我家門鈴響了,我在房間聽到老媽的聲音:「是小悠啊,快進來,外面很熱吧,快過來坐阿姨給你拿瓶飲料。」

「謝謝阿姨!」小悠一邊脫鞋一邊說。

我從房間里出去來拉着上悠說:「來,進我房間來!」

小悠屁股還沒坐熱又起來,只見老媽手中拿着飲料遞給小悠說:「來小悠,這剛從冰箱里拿出來的,快喝吧,解渴。」

小悠接過飲料又說了聲:「謝謝阿姨,我先進思婕房間了。」

「好去吧…!」老媽說完又坐在老爸旁邊看電視。

我和小悠躺在房間里聊聊天,吹吹空調。

「思婕,要不我們別去了吧,躺在這裡有空調吹不吹,反倒要去學校曬太陽。」

「別呀小悠,這可是蘇俊第一次邀請我,我都答應了!」

「既然你這麼喜歡他,對他這麼著迷,幹嘛不去向他告白呀!」

「告白,我不敢,要是他對我沒那意思那以後見面不是很尷尬啊!」

「你長這麼漂亮,人見人愛的,我想他應該不會拒絕你的吧!」

「可是你沒見到他這麼帥,這麼受女生歡迎嗎?再說學校里好多女生也很漂亮啊。」

「我覺得不會,還是向他告白吧思婕。」

「不要,再說人家一個女孩子…太主動了啦!」

「現在什麼年代了,還在乎這個呀!你沒看到學校有多少女生主動向他告白啊,還有向宙坤斯告白的女生也很多啊。他們都不怕」

「反正就不去,他們是他們。還有我警告你哦,不許跟任何人說我喜歡蘇俊的事!要不然……」我做出要打小悠的姿勢。

「好啦,知道啦!」小悠看了看手機接著說:「一點半了,我們是不是要出發啦!」

「一點半啦,那快走吧!」我拉起小悠說著。

「唉,躺在這這麼舒服都不躺偏要去外面曬太陽,這是什麼人呀!」小悠超不滿的說著。

「好啦,不要埋怨啦,你只要想着學校里有好多帥哥正等着你。」

「我現在對學校里的帥哥沒什麼興趣,反倒對你的床比較有興趣啦!」小悠說完又躺下去。

「起來啦懶蟲!」我抓起床頭的大狗熊擊打着小悠。

「好了好了,我起來就是啦!」小悠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

我們起來梳洗一下就往房間外走去。

老媽看到我和小悠要往外走就問:「這麼熱的天氣你們這要上哪去呀!」

「老媽我和小悠出去溜達溜達!」我站在門口邊穿鞋邊說。

「這麼熱的天氣還出去溜達啊,那帶好傘,你看外面的太陽多猛呀!」

「知道了媽,我們走了!」

「早點回來呀!」老媽站門口叫着。

我們夢潔走在鳥無人煙的大街上,雖然打着傘,但是還是低擋不住強悍的太陽。我和小悠剛走到公交車站等公交車,兩人就已經大汗淋漓了。

終於等來了公交車,上了車發現公交車空蕩蕩的沒幾個人。

我和小悠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剛坐下,屁股還沒坐穩小悠就埋怨的說:「都說不來了,你看這麼熱,快把我熱死了!」

「唉…這鬼天氣,還讓不讓人活呀!」我也嘀咕着。

「真搞不懂,他們男生這麼喜歡在大太陽下打籃,是不是有毛病呀!」小悠一邊擦着汗一邊說。

「人都不是人全十美的,也許是有點毛病吧!」為了平熄小悠的氣,我只能附合著他說。

很快的就到我們學校了,我起身對小悠說:「小悠,到了到了…!」

「我又不是不認識學校真是的」小悠很不滿的說道。

我和小悠快步的走下公交車,往學校走去,再若大的校園裡同樣是鳥無人煙啊。

當我們走到學校籃球場時,發現蘇俊他們已經到達現場了。

我橫掃四周有好多人都不認識。不過確實有幾位帥哥。

我得意洋洋的對小悠說:「小悠,怎麼樣,沒騙你吧,你看帥哥,多得有!」

「思婕,早知道這樣,就算這裡帥哥堆積如山我也不來!」小悠好像快秧秧一息的說著。

「好啦,不要這樣啦最多我請你吃刨冰。」我看着小悠那撲紅撲紅的雙臉有點歉意的說著。

「好啦,來都來了!」

「嘿嘿…就知道你不會計較的!」

我們慢慢走近他們,這時蘇俊看到我們就往我身邊跑來。

「思婕,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今天天氣這麼炎熱。怎麼樣熱壞了吧!」蘇俊關心我說道。

「還好啦,呵呵~~!」我半眯着眼睛答着。

蘇俊順手拿了兩瓶遞給我們說:「要開始了,我去打球去了!」

「嗯。加油哦呵呵…!」雖然這種鬼天氣曬得我快不行,但是我還是努力的擠出笑容。

「嗯…!」蘇俊對我露出迷人的笑容後走向場地。

蘇俊一走,我馬上打開水大口大口的往嘴裏灌:「哇,真爽~~!」

「思婕我們去那樹底下坐會吧,曬死了!」小悠指着旁邊一顆小樹說著。

「好……!」

我們倆快步走向那小樹,兩人擠了進去,可是一點都沒感覺到涼爽。

看們球場里他們跑來跑去,汗水早已濺透了他們的球衣。

不知覺得,我感覺到前面跑來跑去的人變得有此模糊不清,頭昏眼花的感覺。

坐都坐不住,最終於還是倒下了,只聽到小悠在叫晃着我:「思婕,思婕…你怎麼了,醒醒啊~~」

到後來只能依稀的聽到小悠叫着:「蘇俊學長,不好了,思婕她暈倒了……」

接下來說的話我越來越聽不清楚。

然後就感覺有人抱起我……

之後就一點知覺都沒有了。

當我慢慢的恢復知覺的時候,發現我在教室里,坐在椅子上,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到小悠,蘇俊,還有一個就是上次和蘇俊一起吃飯那位。

「看,思婕醒了!」一睜開眼睛就聽到小悠叫喊着。

「我~~我這是怎麼啦!」我抬起頭說道。

「你中暑啦…!」那位同學叫着。

「你是…!」我上次和你們吃過飯,忘啦,我叫陳高陽。」

「思婕,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蘇俊溫柔的看着我問。

「嗯…好多了~~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呵呵…應該說不好意思的人是我才對,是我把你叫出來害你中暑!」蘇俊摸摸應笑着說。

「什麼鬼天氣這麼熱,真讓人受不了啊!」陳高陽掀了掀那寬大的球衣說著。

「是啊,真讓人受不了!要不這樣你們在這裡等我們一下,我和高陽換件衣服我們去吃刨冰吧!」蘇俊也拉扯着寬大的球衣說著。

「嗯,好的,那我們在這等你們!」我點了點頭說。

他們走了之後小悠就對我說:「思婕,你知道你是怎麼到教室來的吧?」

「我那時都沒知覺了我怎麼知道!」

「是蘇俊學長抱你上來的!你不知道我一告訴他你暈倒了,他有多緊張,臉色都變了!」

「真的啊…」

「騙你幹嘛,看來你這一暈真的很值得!」

「哈哈……太好了。」我興高采烈的說著。

正當我一邊在自我陶醉一邊在傻笑時,他們進來了,蘇俊對我說:「思婕什麼事笑這麼開心啊!」

進來的蘇俊換上了白色的T恤,水洗白的牛仔褲,陽光清秀又帥氣。

「沒…剛才小悠講了一個笑話很好笑!呵呵…!」我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著。

「那我們走吧!」

我們四人走進了學校附近的一家刨冰店,裏面可以說是人山人海,服務員手忙腳亂的,忙得很。

我和小悠好不容易還找到位置坐下來,等了好久蘇俊和高陽才一人端着兩盤刨冰過來。

「今天人真是超多的!」他們剛坐穩高陽就說。

「是啊,生意真好!」我也答了一句。

「天氣熱唄,誰都想來這裡坐坐,多舒服啊!」小悠也不忘答上一句。

我們四人慢慢悠悠的一邊吃着涼爽的刨冰,一邊聊了,完全忘記了時間。

「哦QQ愛是真是假誰去猜……

我手機響了,原來是老媽打的:「老媽…有事啊!」我小聲說道。

「思婕,在哪呢,怎麼還不回來。」

「哦,我和小悠還有其它幾位同學在學校附近吃刨冰。」

「那吃好了沒,早點回來。」

「知道了…」

剛把電話掛掉看了下時間說著:「哇,都五點了,怪不得老媽打電話來。」

「五點啦,那我們吃好就走吧!」小悠說著。

「不知不覺的時間過得可真快啊!」蘇俊也答上一句。

就在這一人一句中,我們走出這家讓我們呆了半天的刨冰店。

站在門口蘇俊說著:「高陽,你送小悠回去,我送思婕回去行不?」

「沒問題~~!」

「不用麻煩了,我家離學校很近,我可以回去的。」我有點不好意思說著。

「那怎麼行,還是我送你回去吧!」

「是啊,思婕讓蘇俊學長送你吧!」小悠也說。

「那麻煩你了!」

「不用這麼客氣!」

我和蘇俊就這樣走着。

「思婕,學生會打算向高一新生招收一批學生會成員,你有沒有興趣啊?」

「那有什麼要求沒有?」心裏那美滋滋的,只要我能進學生會,不就隨時可以接觸到蘇俊了嗎。心裏打着如意算盤。

「也沒多大要求,有興趣的話下星期一你來學生會面試吧!」

「好,我一定會去的呵呵~」

「那我等着你來哦!」

此時真希望學校離家的路途能再遙遠點。真希望就這樣一直走下去。可是人不由人意啊。我的家就在前面了。

走到青年大廈時我停下來對蘇俊說:「我家就在十八樓,謝謝你今天送我回來。」

「不客氣,那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蘇俊對我笑了笑轉身離去。

我望着蘇俊那勻稱的背影,心裏比吃了糖蜜還甜。

直到看不到蘇俊的背影,我才悠哉悠哉往自己家走去。

我用鑰匙打開門,鞋柜上好多鞋,難道家裡來客人了,不對呀,老爸老媽都不在。

不管了,進房間等吧。

我一進房間躺在床上抱起床頭的狗熊,在床上翻騰着。笑容掛在臉上沒收起過。

「色女就是色女,看你那一副花痴樣肯定又是哪裡佔便宜回來了。」這時我才發現坐在電腦桌前有個人。

定眼一看原來是平時老愛和我抬杠的宙坤斯。本能反映,我用超大分貝大叫着:「啊……啊……老爸……老媽……」

老爸和另一位和老爸年齡相似的中年男士急沖沖的推開的的房間門問道:「思婕,怎麼啦~~」

我拍拍胸口說:「他…他怎麼在我房間里。」

「他,你說坤斯啊!」老爸呼了口氣說。

「爸,你認識他啊!」

「呵呵,他是我兒子」這位中年男士走到宙坤斯身邊說著。

確實有點像。可是我還是不明白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老媽好像也回來了還帶着一位和老媽相近年齡的婦女。

老媽在客廳就嚷嚷着:「思婕回來啦。快快出來。」

我快步跑到外面想問個究竟:「老媽,還是你跟我說說吧。」

老媽拉着我坐在沙發上,對其它人說:「大家都坐吧!」

「老媽,怎麼回事啊?」我有點心急的問。

「這位是夏阿姨,這位呢就是宙叔叔,這位就是他們的兒子宙坤斯。夏阿姨是媽以前的好姐妹,他們夫妻一直在外做生意,一直都碰不到今天有空就帶着他們的兒子來我們家聚聚。」

老媽剛講完,我就很有禮貌的叫了聲音:「夏阿姨,宙叔叔好。」笑完還露出甜甜的笑容。

「思婕啊,都長這麼大了,真是女大十八變啊,長這麼漂亮了!」夏阿姨笑逐顏開的對我說著。

「謝謝夏阿姨,您看上去好年輕好漂亮!」我也不忘誇她幾句。

「嘴巴真甜啊,我好喜歡!」夏阿了眉開眼笑的說著。

「那你們慢慢聊,老宙啊,來我們回房間繼續。」老爸說完和宙叔叔走了。

「坤斯長得也很帥啊,和我們家思婕很配!」老媽好像也很開心的說。

「誰和他很配啊!」沒想到我和宙坤斯同時說道。

我用惡狠狠的眼神忘了他一眼。

「喲還異口同聲!」老媽說著。

「對啊,看來我們以前做的決定沒有錯!」夏阿姨也着。

「什麼決定啊!」我奇怪的問。

「就是啊,是不是和我們有關。」宙坤斯也問道。

「當然和你們有關啦,就是在你們還沒出生的時候,我就和你夏阿姨為你們指腹為婚了!」老媽一邊笑一邊說。

「老媽不要啊,我不同意。」我尖叫着。

「你以為我願意啊,你這個色女!」宙坤斯的反映好像沒我強烈。

「你看他們都這麼大了,要不什麼時候抽空讓他們先訂婚吧!」夏阿姨完全沒有理會我們的話說著。

「老媽,我不要,不要啊…!」

什麼跟什麼啊,什麼叫抽空先訂婚,以為買衣服啊,抽空去買。太草率我的終身幸福了吧。

「我也不同意,她是個色女…!」宙坤斯淡淡的說著。

「你才是色男…我色你哪啦你說~~」這時我有點氣憤的說。

「坤斯,不要亂講話!你個思婕都生氣了」還是夏阿姨好。

夏阿姨這麼溫柔,真不知道怎麼會生出這樣的兒了。

「老媽,我沒講錯啦,他第一眼看到我就盯着我猛看,還差點流口水呢!哈哈哈…哈哈哈…想起當時那情況都好笑。」宙坤斯這個討厭的傢伙還一直笑。

「哪有,老媽他亂講,污衊我,我第一天進學校他撞到我,還出口傷我,一點都不禮貌。」我也不忘千他一狀。

「這說明你們有緣分啊,你看你們在茫茫人海中又相遇了,而且還同班。這是多麼可貴的緣分啊!」老媽一邊說著,還一邊比手畫腳的。

「就是啊。」夏阿姨也附合著。

「老媽,他在學校老愛和我吵架,老欺負我。要是我以後真嫁給他,我會被他虐待而死的,您和老爸就我這麼一個寶貝女兒,難道你忍心就這樣被他催殘嗎?那麼您和老爸以後老了誰照顧啊」我向老媽撒嬌着。

「不要講得這麼可憐好不好,在學校都是我被你欺負好不好。你每次像個潑婦一樣把我罵得狗血淋頭的。」宙坤斯感覺自己很委屈的說著。

「思婕,你看坤斯這麼溫柔,不會的,這你放心好了。」老媽還是不放棄。

「是啊,何況還有我在呢,坤斯是不敢欺負你的,這你可以放心!」夏阿姨和老媽怎麼這麼搭配啊,難怪說是好姐妹,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沒想到老媽和夏阿姨現在兩個人也能唱同一台戲。

我見這樣也沒效那樣也沒效我就很正經的說:「老媽,夏阿姨,我和宙坤斯還小,我們還是學生呢,我們現在應該以學業為重的,不應該這麼早就談婚論嫁。所以那個訂婚的事可不可以先不要提啊!」我小心翼翼的說完我要講的話。

「那既然思婕想以學業為重,那訂婚的事就先不講吧。」夏阿姨終於答應不講訂婚的事,還是夏阿姨你好啊,要是夏阿姨是蘇俊的老媽那該有多好啊,正當我幻想着的時候。老媽又開口說著:「那坤斯以後就住我家吧,反正你們兩夫妻經常在外做生意都不在家,坤斯住我家也有個照應,也好讓他和我們家思婕倆個好好培養感情啊。」老媽對夏阿姨說著。

「是個不錯的提議哦,那以後我們家坤斯以後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們都快成一家人了還講這麼客氣的話幹嘛!」兩個女人一搭一唱的完全沒問過我們的意見。

「喂…宙坤斯,你沒有什麼意見嗎?」我對宙坤斯說道。

「我聽從老媽的安排沒意見。」宙坤斯嘻皮笑臉的說著。

「不會吧,以後豈不是不僅在學校里看到你,在家裡也要看到你了!」我對着宙坤斯沒好氣的說著。

「是啊,這下可以讓你看個夠了,是不是很開心!」宙坤斯露出他那帥笑的笑臉對我說著。

「天那,老天我不活啦!」說完我跑到自己房間里,四腳朝天的躺在床上。

正當我躺在床上思索着,門被打開了,接着我看到一張帥氣的臉蛋,那不就是我討厭的宙坤斯,他沒經過我的允許就進來了。

「這是我房間,你給我出去啦!」躺在床上的我起身坐在那說吼道。

宙坤斯好像聽不到我的話一樣,拉開電腦桌前的椅子一屁股坐上去然後慢悠悠的說:「我進來和你培養感情啊!」

「你…你給我滾出去啦!」我氣得牙痒痒的,一邊說一邊抓起床頭的大狗熊往他身上擊打着。

「我擋,我擋,我擋擋擋…!」只見宙坤斯沒多大反映,還用雙手擋着,嘴裏還一直念叨着。

我見沒效果也就不浪費力氣。

這時我靈機一動,我溫柔的對宙坤斯說:「喂~~難道你對我老媽他們所提的指腹為婚難道就沒有意見!」

宙坤斯動了動他那性感的嘴巴,然後靠近我同樣也很溫柔的說:「那你說我應該要有哪些意見啊!」

「當然是反對啊,我們一起反對!」我感覺和他在這件事上挺有默氣的。

可是沒想到完全是我錯了,他卻說:「我沒意見啊,這種婚姻之事,聽從父母安排。」

聽得坐在床上的我立馬倒下去。

為了我的幸福我應該再接再厲我又起來說:「我們是二十一世紀的青少年,祖國的花朵,未來的希望,應該有自己的主見,不能任由父母擺布的。還有難道你就甘心以後和我訂婚然後結婚,湊成一對沒有感覺的婚姻嗎?那會痛苦一輩子的。」

宙坤斯挑挑眉頭說:「哦,說得也有道理哦,那我應該好好的認真考慮考慮才對!」

「就是啊,要是我們一起反對的話,效果也許會好點的!」

宙坤斯好像完全沒有聽見我的話一樣,盯着我猛看然後說:「其實嘛,你長得挺不錯的,就是平是愛和我抬杠,老對我兇巴巴的,要是以後真娶了你,那我不是很受罪。」

「就是,就是,我想我們倆天生八字就不合吧。以後要是真的在一起會很痛苦的!」我馬上點點頭說著。為了我以後的終身幸福,也只能承認我凶,他愛怎麼講就是了。

「不過…」

「不過什麼啊!」

「嗯…我考慮好了!」

「真的啊,那我們現在就去跟他們說,說我們都不同意。!」我邊說邊推着他。

「我話還沒講好,你這麼心急幹嘛!」

「這種事能不心急嗎,關係著我的終身幸福的好不好!」

「先聽我把話講完。沒想到你這麼迫不急待」

「好好好,你快講吧!」

「我覺得,其實找個像你這樣的結婚也不錯啦,起碼以後家裡有人吵吵鬧鬧的就不會這麼冷清了。所以我決定,我接受他們的安排!」

「啊…不會吧!完了,沒救了,沒救了。」

「幹嘛,起碼我也算得上是一個帥哥,嫁給我有這麼委屈嗎?別人還都巴不得。」

「那你找別人吧,我沒興趣!」

「哈哈…我就認定你了!」

「上帝啊,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我躺在床上念叨着。

只見宙坤斯坐在那很開心的樣子。唉,這都什麼跟什麼呀。

「思婕,坤斯,出來吃飯啦!」外面響起老媽的聲音。

唉,這個傷腦筋的問題就以後慢慢解決吧,先吃飯要緊啊,要不然怎麼會有力氣想辦法。

吃完飯,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

老媽和夏阿姨還有老爸宙叔叔好像要出門,我急忙問道:「老媽你們要去哪呀?」

「我帶他們出去走走,然後去和其它朋友聚聚,晚上也許很晚才回來的。」

「那他呢?」我指着宙坤斯說著。

「哦坤斯啊,他晚上就先住這裡吧。我都跟他交待好了,這樣晚上也有個人陪你,你就沒這麼害怕了。」

「老媽,我不用他陪,有他陪我更不安全!」

「什麼啊,我才不安全咧你這個色女,誰知道你半夜三更會不會摸到我床上來!」坐在沙發看電視的宙坤斯也說著。

「那你晚上就不要住這裡啊!」我很不滿的說著。

「要不是你媽跟我說你不僅怕黑又怕打雷閃電的,叫我在這裡陪你,要不然我才不留在這裡!」

「我不用你管,你可以回去啊!老媽,我不用他陪啦。」

當我一轉頭髮現他們四個已經走得無影無蹤了。

「他們已經走了啦。」

「我看不到啊!」說完我白了他一眼回自己房間去了。

一進房間我坐在書桌前拿起課本認真的看起書來。

過不了多久,宙坤斯又進來我房間。

「你又進來幹嘛。」我沒好氣的對他說。

「來陪你啊!」

「謝謝,我不需要,請你出去。」

「不用客氣。」

我看他走過來坐在我床上,完全沒有要出去的意思。

「喂,叫你出去聽不到啊。」

「不要這麼小氣啦,坐一下又不會死。」

「宙坤斯,本小姐現在要睡覺了,你可以出去了吧!」

「我剛才看電視上報導,今天晚上有雷陣雨,等下就會來了,你確定不用我陪。」

「不用,好了快出去吧,我要睡覺了。」

「哦…!」宙坤斯這下真的出去了。

宙坤斯出去後,我關上門跑到自己房間的浴室洗完澡,躺在床上,關了燈睡覺。

剛關掉燈下面的雨就像倒倒下來,下得非常大。

難道,難道,他剛才說得是真的。敢快睡覺,敢快睡覺,睡著了就什麼也聽不到了。

我對自己說著。

轟隆隆……轟隆隆……

「啊…」我尖叫一聲,拉上被子把自己裹得很嚴實。

這時我依稀的感覺到房間門被打開,應該是風吧。我自我安慰着。

轟隆隆……轟隆隆……

又是一陣大雷聲。

我抓起床頭的大狗熊,抱得緊緊的。整個人都使勁的往大狗熊身上擠。

就這樣慢慢的進入夢鄉。

第二天醒來,眼睛還沒睜開,就抱大狗熊上親了一下,可是感覺不對,跟平時不一樣,怎麼親上去這麼軟軟的,好有肉感。

我猛的睜開眼睛一看,才發現我親的不是大狗熊,而是…而是宙坤斯那個討厭的傢伙的嘴。而他卻睜開眼睛看着我。

再者,我發現我雙手抱着他的腰,身體還擠在他那懷抱里。

我跳起來尖叫着:「啊……啊……老爸老媽……」

「不要叫啦,他們還沒回來!」宙坤斯緩緩的坐起身體對我說。

「你…你怎麼在我房間里,還在我床上,還……還奪走了我珍藏了十七年的初吻!」

「是你奪走我珍藏了十七年的初吻好不好,明明就是你吻我的,色女!還抱我抱得那麼緊。一個勁的往我懷裡鑽,害我一夜沒睡」

「我…那…那你幹嘛睡我的床。」

「還說咧,昨晚我聽到你尖叫聲,好心進來看看你,沒想到我一進來你就抓着我不放。所以我只好睡在這裡了。」

「我抓着你不放…不對,我記得我是抓着我的狗熊…!」

「你剛才也看到了,是你緊緊的抱着我。還狡辯,色女就是色女…!」

「你,你好過份…都是你的錯…誰讓你進我房間,要是你沒進我房間會發生這樣的事嗎?」

「喂,我是好心好不好。」

「誰讓要你這麼好心啊,嗚…」越想越委屈,我的初吻就這樣沒了。

我坐在床上哇哇大哭起來。

宙坤斯看我哭了過來安慰我:「喂…思婕,好啦別哭啦,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唉~這怎麼辦呀!」

他一邊說,我哭得越起勁。

「好啦,都是我的錯好不好!」

「本來就是你的錯嘛,嗚……」我還是在哭。

「可是現在錯都已經發生了,你哭也沒用了啊!好啦,不要哭了好不好!」宙坤斯說完溫柔的幫我擦去眼淚。

可是我還是一個勁的在哭。

「不要哭了好不好,你要怎麼樣才不哭啊!」宙坤斯有點急了。

「那你…不許,不許跟任何人提起,今天發生的事!」我邊哭邊說。

「好好…」

「還有…還有你要去跟你媽和我老媽說不想和我訂婚…」

「好好…啊,這件事和今天的事好像沒關係吧!」

「你說不說!」

「不說…」

「說不說,說不說…」我抓起大狗熊追着他打。

「就不說,就不說…再說我的初吻都給你奪走了,訂婚算了!」

「不行…」我尖叫着。

被我這麼一叫後,兩人坐在床上休息着。

突然肚子餓了。

我就打了個電話給老媽。

電話接通了:「老媽,你什麼時候回來,我肚子好餓。」

「我們要晚上才能回去了,你和坤斯看已看着辦吧。」

老媽說完就掛了電話,唉…天下哪有這樣的老媽啊。

「我肚子餓了…」我無耐的對宙坤斯說著。

「然後咧…」坤斯雙手交叉着放在胸口說著。

「你去幫我買早餐!」我假笑假笑的對他說。

「憑什麼?」

「呃…呃…就,我是女生啊!」

「天下女生多得是,我是不是都要幫她們買啊?」

「不買拉倒」我站起來往房間里的浴室走去,啪,很用力的關上浴室的門。

當我慢悠悠慢悠悠的在浴室里洗刷完後,走出浴室發現宙坤斯已經不在我房間里了。

餓得實在受不了。我就想出去隨便找點東西吃吃。

我出了房間,發現宙坤斯在廚房裡。

宙坤斯看到我出來叫住我說:「早餐買好了,過來吃吧!」

我走過去,一屁股坐在他旁邊,拿起他買的早餐一邊吃一邊說:「怎麼又這麼好心買早餐給我吃啊。」

「我是買給我自己吃的,順便帶點給你。」

「哦,你能做出這樣的興動,還會帶點給我吃,真的是太感謝了。

「不用客氣,我是看在你以後會成為我未婚期的份上才帶給你吃的。」

我差不多也吃飽了,站起來說:「不要提這件事,還有在學校的時候不許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要不然跟你沒完。」

「真搞不懂啊,有這等美事,別的女生都巴不得,你就這麼反感幹嘛。」

「那我讓給其它女生好了。」我靠近他身邊說著。

說完往客廳走去。

直到快吃晚飯的時候,老媽他們才悠哉悠哉的回來。

夏阿姨他們兩夫妻帶走了宙坤斯。

我的心裏才安心下來。

「老媽,我都快餓死啦,還不吃晚飯啊!」我摸摸肚子說道。

「人還沒到齊,坤斯等下就會搬過來,夏阿姨她們晚上又要趕往外地去了。唉~~坤斯這孩子真可憐!父母幾乎都不在身邊。」老媽說完搖搖頭。

「他可憐?他要是來到我們家,我比較可憐!」我小聲嘀咕着。

我剛嘀咕完,門鈴就響了,估計是那討厭的傢伙到了吧。

「坤斯,來啦,快進來,等着你吃飯呢!」老媽開了門說著。

「好,謝謝阿姨!」宙坤斯禮貌的叫了句。

「切,還裝禮貌,虛偽…」我還是小聲的嘀咕着。他們好像都沒聽到。

吃完飯後,我就跑回自己的房間里認真的看起書來。誰讓我是良好學生呢。

而宙坤斯好像在看電視。

第二天,我要出門去學校的時候老媽叫住我說:「思婕,和坤斯一起走吧。」

「好了,反正我對去學校的路不是很熟悉。」宙坤斯抓起書包說道。

「老媽…!」我叫着。

「聽話啊~坤斯不認識路,你就當幫他帶路吧!」老媽說著。

我無語,出門了。

坤斯也跟出來。

一路上,我就當他不認識,安全的到達學校。

在學校里,很多女生都盯着我看。肯定是因為我和宙坤斯這討厭的傢伙一起走的原因。

到了教室,我和宙坤斯同時進教室。

我剛坐到位置上,屁股都還沒坐熱小悠就像審犯人一樣的審我:「思婕,從實招來,怎麼和宙坤斯一起進來。」

「這個有什麼好奇怪的啊,碰巧唄。」我有點心虛的說著。

「真的嗎?」小悠好像不怎麼相信我的話。

「騙你幹嘛,又沒錢賺!」我看都不敢看小悠。

「哦,好也是哦!」小悠看我這麼講好像才半信半疑。

放學了,我和小悠倆個人悠哉悠哉的往食堂走去。

「喂,色女…一起吃啊!」在食堂里宙坤斯端着飯菜對我說。

「喂…不要太過份哦,對我對面!」

「思婕,我可以坐你旁邊嗎?」這時耳邊響起蘇俊那溫柔的聲音。

我忙滿面笑容的說:「當然可以!」

蘇俊以優美的姿勢坐在我旁邊。

可是我發現宙坤斯先用很不滿的眼神看我一眼,然後再用惡劣的眼神看了蘇俊一眼。

嚇得我一身的冷汗,生怕宙坤斯這討厭的傢伙會講些不應該講的話。

幸好的是,宙坤斯沒開口。

這一餐飯就在有驚無險中安全渡過了。

吃完飯,我就回教室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書。

「喂~~色女,你喜歡蘇俊那小子啊!」後面響起宙坤斯的聲音。

「不關你的事!」我頭也沒回說道。

「誰說的,你可是我…!」

「喂…夠嘍~你答應我不講的!」我連忙阻止。

「幹嘛,讓別人知道那件事讓你這麼難堪啊,怎麼說我也是個人見人愛的帥哥。」

「那讓他們慢慢愛。」

「思婕,什麼事不能讓人知道啊!」這個八婆的小悠也來湊熱鬧。

「沒什麼事啦,你也不想想,我和他能有什麼不能說的事啊!」

「說得也對哦,你和他一向都不合!」小悠點點頭說著。

「喂,色女,你怎麼說謊都不臉紅啊!」這個討厭的宙坤斯又說著。

「宙坤斯,你不要太過份…」我咬牙切齒的說。

「思婕,你是不是有事瞞着我呀?」宙坤斯的話又勾起小悠的好奇心。

「小悠,你說宙坤斯那爛人說得話能信嗎?」

「可是…!」小悠還是不相信。打算打破沙鍋問到底了。

「我的好小悠,你就別問了。真的沒有事瞞你啦。」我有點心虛的說。

「肯定有!」小悠很堅定的說。

「好啦,有空跟你講,現在沒心情!」

「思婕,你下午放學後是不是要去蘇俊學生那面試進學生會啊?」

「嗯,是啊,這樣我和他以後就有多點事接觸了!」我笑着說。

「離目標又踏進一步嘍!」

「呵呵…!」

放學後,我急沖沖的收拾一下東西,正準備往學生會辦公室走去的時候,突然那個討厭的宙坤斯拉着我說:「喂,色女,帶我回家啦。」

「喂…你白痴啊,我們家離學校這麼近,你不會不認識吧!」我氣憤的說。

「是啊,就是不認識!」

「可是,可是我現在有事啊。」

「不行,帶我回家。

「不要啦。」

「那我可要向全校宣告我們的那些不可告人的密秘嘍!」

要是全校人都知道了,那不完了,那蘇俊肯定會認為我是很輕浮的女孩子。

「算你狠…」我非常生氣的說。

回到家中,發現老爸老媽還沒回來。

一身的汗臭,我就進房間的浴室洗澡。

因為家裡只有老爸一個男人,而且老爸都很少見我房間。所以我一般洗完澡後就裹着一條浴巾到房間再換上衣服。

同樣今天也一樣。當我洗完澡後裹着一條浴巾出來時,發現討厭的宙坤斯也在這裡。

我雙手緊緊的拽着裹在身上的浴巾對他說:「宙坤斯,你怎麼又在我房間。」

「無聊就進來了。」

「那你現在可以出去了!」

「哦QQ愛是真是假誰去猜……

手機響了。

宙坤斯抓起放在桌上的手機說:「極品帥哥,誰啊?」

我把蘇俊的號碼存為極品帥哥,而宙坤斯的就是惡劣少男。

「不關你的事,把手機還我!」我心一動原來是蘇俊打的。

「不給,先告訴我是誰!」宙坤斯拿着我那手機搖了搖說

「還我啦,是誰關你什麼事啊。」我一邊在他身邊跳着搶。

「不給就不給!」

我雙手一抓,終於手機給我搶到了。

可正當手機在我手中的時候,我感覺自己身上有一絲絲涼意。

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裹在我身上的浴巾掉在地上。

而此時只穿着內褲和胸衣的我毫無保留的暴露在宙坤斯的面前。

「啊…啊…!」我尖叫着。

用雙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對呀,我應該用雙手遮住宙坤斯的眼睛才對啊。

「啊……啊……」接下來又是我一陣尖叫聲。

我跳上床一把拉過床上的被單把自己裹的緊緊的。

這時我才抬頭看了一眼宙坤斯,只見他微握着拳頭,用手背放在嘴邊乾咳幾聲。

「宙坤斯,說,你看到什麼了!」

「咳…能看的全看了。沒想到你這色女身材還不錯。」

「你…你…給我滾出去!」終於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怒火狂叫着。

宙坤斯走後,我坐在床上獃獃的想着,我的清白呀,就這樣沒了,怎麼對得起蘇俊。

蘇俊在我腦子裡一閃而過,電話,差點忘記他剛才打電話來我都沒接到。

拿起手機打了過去。許久都沒有接。

唉~~再打,還是沒有人接,算了,我看我這一身的幸福就算是毀在宙坤斯這討厭的傢伙身上了。上帝啊,我的命怎麼就這麼命呀!我可是一個才十七歲的少女,正花容月貌着。

為了避免出去見到宙坤斯而造成尷尬的氣紛,我只好獃在房間里看書。

拿着課本,腦子裡卻想着那天早上醒來和他同睡一張床,還讓他奪走了我的初吻,今天…今天還被他看光光。想着想着,感覺臉都發燙。唉…以後怎麼出去做人啊!」

「思婕,思婕,出來吃飯了!」直到老媽叫我吃飯。

我才慢吞吞的出去。

出去一看到宙坤斯,我就立刻把目光轉向別的地方,不敢看他。

吃飯的時候,我一句話也沒講,只是埋頭扒着飯。

老媽看到我和平常大不一樣開口問我:「思婕,你今天怎麼了。」

「哦,沒什麼,吃飯啊!」

「咳…咳…」

又聽到宙坤斯這討厭的傢伙乾咳着。

吃完飯,我就跑回自己的房間去。

回到房間,我看到我手機有條未讀短訊息。

打開一看原來是蘇俊發的,頓時心跳加速。

裏面的內容是這樣的:「思婕,今天怎麼沒來學生會面試啊?還有剛才打電話也沒接。後來你打電話來,我剛好在招新成員所以…」

惡魔在身邊

惡魔在身邊

作者:小悠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刁蠻女孩校門口一頭撞上惡魔校草,誰知一回家,這個惡魔竟然坐在自己的床上!!於是一段與惡魔相愛相殺的日子開始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