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懶妃傾城免費閱讀(小蘇的媽媽)小說

懶妃傾城免費閱讀(小蘇的媽媽)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蘇媽媽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媽媽 蘇拉

是懶惰痴傻還是看穿一切不予計較?世人皆以為她是無用的草包,是個大笑話,但,這樣的她在他心中卻是無比的純凈與美好,他幻想着等她離宮後與她廝守到老,但那尊貴霸道的王者會同意么?他們三人又將為此付出怎樣的代價?而她最終又將選擇誰······

懶妃傾城

推薦指數:10分

《懶妃傾城》在線閱讀

第3章 我是蘇拉

一床錦被,暖暖香香的,輕微的氣息從被裡傳了出來,證明着裏面的人在休息,而且,睡得很重。

門被推了開來,一個漂亮的主婦提着菜進來,拉開嗓子就叫。

「蘇拉,起床了。」蘇媽媽買菜回來,看到還在床上大睡的女兒,滿臉的無可奈何。

一隻白嫩的小手從軟軟的棉被中伸了出來,胡亂地摸着,摸到了一隻鬧鐘,可又無力地垂了下去。

功媽媽掀開棉被,看到寶貝女兒又睡著了,眼角的魚尾紋又加深了幾分:「拉拉,都十一點了,你還不起來。」

她的哀老,這寶貝女兒起碼要負全部的責任啊。真讓人擔憂,為什麼女兒這麼懶,這麼貪睡。

粘着床不肯起來的女子嘟起櫻唇:「媽咪,還早嘛,讓人家睡一睡,睡一睡嗎?」

連眼睛也不肯睜開,唉,她又第N次地嘆氣:「拉拉,你再這樣嗜睡,你就懶得要送去醫院看看了。」

「嗯。」甜甜地輕應,眼兒微開,長長的睫毛再一合,又翻個身睡。

蘇母站了起來:「拉拉,我不能容許你再這樣下去了。」

「嗯。」邊應邊睡,根本就沒有去聽媽咪說的是什麼?

蘇媽媽頭痛:「寶貝啊,你再睡下去,你就成豬了,我不能再縱容你了,我要讓你去你姑姑的身邊。我馬上打電話,蘇拉下一分鐘不要看你還在床上睡着,不然,我馬上訂機票。」

警告有用的話,蘇拉不會還一直睡。

等蘇媽媽做好了午飯,發現,自已的寶貝女兒,還睡個不亦樂乎。

「老公啊,我不要再見到拉拉了。」她馬上打電話哭訴:「素素那裡不是要工讀生嗎?空運拉拉過去。」

蘇爸爸話筒拿遠一些,看來這一次,老婆是生氣了。

他的女兒啊,很乖很乖,從不惹禍,考試從來不及格,因為她總是愛睡。每一次,都是這樣子。

「拉拉十七歲了,再這樣下去,怎麼嫁得出去啊,總不能嫁給床吧,我不管了,我不要再見到拉拉還在睡,我一想到拉拉,我就睡不着。」拉拉是把她的份給睡了。

「好,老婆,我也是這樣想的,拉拉長大了,要她自立。訂什麼飛機票,那是讓她又舒服地睡,訂個火車就好了,站票,對。」又省錢又可以讓拉拉睡不着,不然,她會一直睡到終點站,讓人賣了也不知道。

沉睡中的拉拉哪裡知道,就這樣讓父母給打包走,拉拉的姑姑蘇素素是考古學家,經常的奔波不定,累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蘇媽媽,就是想讓拉拉去跟着,讓她沒時間累。

再說了,都是死人骨頭,嚇一嚇,睡蟲也能嚇走吧。

可憐的蘇拉,就這樣一手提着包包,一手拿着火車票上了火車。

含淚帶困的眼看着站台上的爸媽,她一萬個不情願啊。

可是,好像媽咪很生氣了,二人熱情地歡送她離開,到了考古的地方,姑姑就會來接她。

嗚,好遠哦,而且還是玉門關外,太過份了。

連坐票也不給她買一張,叫她站,要命。

不過,錢不是用來放着的,聰明的拉拉還是一個敗家女,一上火車,用錢人家的座位,坐下來也沒有想什麼?就睡了。

等到肚子餓的時候才發覺,除了衣服,什麼也沒有了,也不知哪個好心人士幫她提走了。

「小姐,你的水,你的食物。」車上的巡警送來了一包東西。

拉拉是很餓,剛醒是要吃些東西,抬起水漾漾的眸子問:「叔叔,我沒有錢了,你怎麼會給我這些啊?

那巡警面無表情地看着窗外:「這些是你爸上車的時候準備的。」

拉拉嘟起嘴巴:「爹地好壞啊,明知道我會睡着,東西會給人偷光光,也要我來。」

扭開水就喝,還是她喝的那種水,可憐的她,也不知身在何方了。

看到對面的老婆婆,一雙枯瘦的手放在桌上,那似乎滄桑了千年百年的眼眸看着窗外,有一種熱切,有一種神秘。

拉拉揉揉眼,揮走一些困惑的因素:「婆婆,要不要吃麵包啊?」

她轉回了眼,打量着她,搖了搖頭,唇角浮起一絲神秘的笑意。

拉拉吃過東西,又覺得頭重了:「婆婆,你想吃,就自個拿下,我睡會再說。」也許就是二十四小時後的事了。

「好好睡吧,也快到了。」

「嗯,媽咪說坐火車要二天才能到,過得真快啊。」她覺得才睡了那麼一會兒。

老婆婆輕輕地敲着桌子,帶着一種古老的旋律一樣,似重,似輕,很舒服,讓拉拉慢慢地適應着。

她看到了深藍色的大洞,如風雲之眼一樣,越卷越是深,然後拉住了她,猛力地往下卷着。

那巡警過來叫人下車,敲了敲桌子:「蘇拉,下車了。」

她睜大了眼:「咦,到了,好想再睡哦。」看看前面,也不知那老婆婆什麼時候下了車。

她輕鬆一個人下車,沒有辦法,什麼都偷光光了。

只能站在那荒落的一站等着姑姑來接。

蘇素素接了蘇拉一刻不停留,就馬上趕往那考古的地方,她一臉的興奮,興緻極高地說:「拉拉,姑姑發現了一個神秘的王朝,這可是科學史上的一個重大發現啊,也是一個歷史上不存在的朝代、、、、」

沒有人回應,她轉過臉,卻看到那拉拉早就癱睡在椅子上了。

她搖搖頭:「大哥,你怎麼養女兒的,我開個越野車,這裡崎嶇不平的,居然能睡着。」

「拉拉,起來。」她不斯文地一腳踢拉拉的屁股。

拉拉張大了迷惘的眸子:「我還想睡。」

「再睡,我就把你丟墳墓里去睡。」一路上居然睡死豬一樣。

她們才一下車,就看到很多穿着白袍的人走過來急急地說:「蘇教授,有新的發現了,那墳墓會動。「

「真的嗎?快去看看。」工作狂就是不一樣。

她看一眼站着睡的拉拉,無可奈何地嘆氣,要是不拉着她,還真是怕人把她給抬走了。

「姑姑,這裡是什麼地方啊?能不能早點回去睡。」不甚明亮的地方,像是女子的閨房一樣,很華美,有椅子,還有床。

天啊,一看到床她好想用膠水將自已粘上去。

「看來,這裡會發生變化,有些在搖動,我去看看。」蘇素素跑到那挖開的門邊研究起來。然後大聲地叫:「你們快來看,這門上的桃紋開始在變化了。」

考古學家們一窩峰地又涌了過去,拉拉偷偷地坐在床上,然後,躺了下去,合上眼,就是睡覺。他們研究他們的吧,讓她睡一睡,睡一睡。

「拉拉。」蘇素素叫:「那是古董,不能睡的。」

可是,眼前的景像,讓人很難相信,拉拉的身子,似乎在透明,在消失一樣。

她嚇得想要跑過去,可是,這初挖出來的房子搖晃得厲害,眾人拉住她:「蘇教授,這裡要倒塌了,快出去。」

「拉拉。」她回頭看,只有空蕩蕩的房子,竟然什麼都消失了。

天啊,拉拉就這樣,在她的眼前消失了。

天蒼蒼,野茫茫,風一吹來,就覺得冷。

拉拉努力地睜開眼睛,看着這周圍,不是她熟悉的地方啊,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在這裡,好像沒有人住的地方。

四周是芒草一片片,在長長的黃土道二旁,不時地冒出一株,二株紫色,白色,或者紅色的紫薇花,偶爾還會出現零零落落的鮮艷一串紅,為冷落的天空增添美麗的點綴,但看上去,還是寂靜可憐,風也似乎冷了些,絲絲不停地迎面撲來,已經微微透出涼意了。

真奇怪,拉拉看看身上,一覺睡醒,是不是換了一個地方了,怎麼在草地上睡著了。

而且,她站起來,有些想哭,這是哪裡啊,為什麼看不到人影,只能看到一些牛羊,還有那古老的房子。

不會吧,拉拉再揉揉眼,天啊,還真的是啊。

而且,季節好像是變換了,她記得,是六月未啊,正好考完了試放假待休,所以,她大睡特睡,然後就讓老媽拎上了火車了。

而現在,好像是秋天哦,因為她扶着的樹,都結了果子還紅艷艷的。

這好像是一個荒廢的亭子,還寫上了凌夜二個字。

她揉揉鼻子,坐在哪裡,腦子還沒有清醒過啊,還要等上十幾分鐘才會反應。

這時候,大路的一邊,馬車急馳而來,還有好幾匹馬,停在她的面前。

拉拉只是抬起頭笑着,真的還沒有睡醒,好想再睡一睡。

他們是來上香的吧,她讓一讓,側過身子,讓他們好上亭子。

「大小姐。」一個面無表情,一身莊嚴的老年人站在她的面前。

拉拉眨眨眼:「你叫我嗎?」

「大小姐,老爺生氣了,大小姐不該任性而出府,我是奉老爺之命來帶你回去的。」

拉拉有些莫名了,冷風一吹,腦子慢慢地清楚了過來,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啊,打扮得還一絲不苟的,還有那幾個強壯的男子,也是一身古代的衣服。

拉拉可不想讓他誤會:「對不起,我只是一不小心在這裡睡著了,我不是你們的什麼大小姐。」可不要拉她去幹活,她比較嗜睡。

睡得又香又白又嫩,多可愛啊,可是媽咪經常說要把她丟油鍋里去炸豬扒。她哪裡像豬啊,她只是比較喜歡睡覺而已。

「大小姐,老奴是看着你長大的,你換了衣服,你卸了妝,老奴也不會錯認你的。」那老伯伯說得好嚴肅啊。好像她是逗他玩的一樣。

其實,她不喜歡讓人團團轉的,她最不讓人操心了,因為她總是在睡覺。

「你一定認錯了,我是蘇拉。」她張開白嫩的手指,在指心上寫着蘇拉二字。

可是,他根本就沒有看,而是揮揮手:「大小姐,得罪了。來人啊,送大小姐上車。」

拉拉還在懵懵之間,就硬是讓人拉扯上了馬車。

鞭子一揮,那管家大聲地喝叫:「回府。」

要說沒有緣份是似的,這還真是姓蘇的一家啊,看來,真不錯,是個大戶人家。

蘇拉在馬車上,嗯,還睡了一覺,再掀開的時候,就看到了滿街訴古董人物,她有引動默哀,自已好像不知在哪裡了。

不過,懶人不必去想這些的,反正,有得吃有得睡就好了。

那蘇府,好寬大啊,就是什麼花花草草也不多,好荒落,不關她事啦,她絕對不想動手。一個小丫頭帶着她去見什麼老爺。

諾大的廳堂中,一個比那叫老奴的人還要嚴肅,而且好威嚴,看到,就想哭。嗚,她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哭的。

可是,委屈的眼神還是看着他,好可怕,為什麼她要面對他的一張臭臉啊,又沒有欠他什麼,好大的壓力啊,她還是想睡覺。

她明明是爸媽眼裡的小寶貝,一轉眼就變成了人家裡的大小姐。

「湖兒,你真是不爭氣啊。」威嚴的老頭,一臉的忍耐之色:「我蘇家,可是從來沒有像你這樣的。丟臉啊,我一張老臉,都讓你給丟光了。」

她怎麼了,她只是想睡,沒有那麼嚴重吧。丟什麼臉啊,擺臉色給她看還不夠,還要拍着桌子,以予說明他真的好生氣。

蘇拉彎彎的眉扁成了小柳葉,她爭什麼氣啊,她從來不跟別人爭的。

爸爸每一次她考個位數的分數,也沒有這樣生氣地對她,總是說,我寶貝下一次會更好的,是不是?她就點頭啦,因為習慣了。

大家對她沒有期望,所以,不會失望。

拉拉低下頭想想爸媽,突然發覺,還是爸媽好多了,這是誰啊,為什麼要訓她。還給她擺臉色看,爸爸就不會,而且,總是給她買好吃的,讓她睡足了可以吃。

「湖兒,爹不會再縱容你了,從現在開始,爹會關你一個月。」

他在說什麼啊,為什麼要關着她。

不過,關着可以睡覺,好像也蠻好的。

誘惑啊,她開始想流口水了,然後,也不管自已是不是他的女兒,就眨着眼等了。「禁足嗎?」她輕輕地問着。

蘇老爺嘆着氣:「湖兒,你看看你,跟着那沒出息的人,搞成這樣子,你以為,你弄成這樣子,爹就會依了你嗎?」

她沒怎麼啊,她就是這樣子啊,衣服是漂亮的小可愛,因為可以做睡衣,連換衣服的時間也省了,而且,也不梳頭髮,直接就睡。

蘇拉咬咬唇:「哪個。」

「唉。」又是長長的一嘆,像是有千難萬難一樣。「下去吧,總之,關到你認錯為止。」

然後又說了些什麼,拉拉是沒有記在心上,她從來都是選擇性聽的。

後來那小丫頭領着她往那後院走,這裡乾燥得很,想必是北方一帶。

「大小姐。」一入那圓拱門,就看到一個丫頭抱着包袱在那裡,二眼都紅腫了:「老爺不讓我再侍候你了,大小姐要多保重啊。」

保重,她會的,睡飽了吃,不要吵她,一定會重得比較快。她很乖的哦,不惹事生非,一定做個乖乖女。

「小姐,請吧。」小丫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將那圓拱門合上,外面的幾個男的就扛了起來。

可是拉拉沒哭沒鬧沒不依,反而小丫頭覺得奇怪了,卻也不敢問,只當大小姐是哀傷中。

真是香閨啊,這才是叫做深門深戶,真好,睡死也沒沒有人知道。

拉拉撲在那床上,滿足地合上了眼。

直到,一開眼,就看見了那威嚴無比的蘇大叔,還有一個人把着她的手,是在把脈嗎?

「大夫,我女兒怎麼樣?」

「脈息正常,並無大礙。」

本來就是,她健康得很,臉粉粉嫩嫩的,泛着年輕的光彩。只是,人家要檢查,也是一番好意,她就等他檢查好了。

懶妃傾城

懶妃傾城

作者:蘇媽媽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是懶惰痴傻還是看穿一切不予計較?世人皆以為她是無用的草包,是個大笑話,但,這樣的她在他心中卻是無比的純凈與美好,他幻想着等她離宮後與她廝守到老,但那尊貴霸道的王者會同意么?他們三人又將為此付出怎樣的代價?而她最終又將選擇誰······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