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穿成古代小村花免費閱讀(何小婉王媒婆)小說

穿成古代小村花免費閱讀(何小婉王媒婆)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何小婉 標籤: 何小婉 王媒婆 穿越重生

可憐的小村姑天生斷掌,三個未婚夫陸續死翹翹她一穿過去,就註定沒有男人要了!
第3章 賣房葬父

花國。米羅鎮。望水村。

沈家本是望水村不錯的人家,但是,自從沈家的老爺子病逝,沈家的主母沈梁氏當家之後,就發生了很大的變故。

沈梁氏毫不留情地將自己的兒子全部趕出了家族,並且在族譜之中將他們除名,上報縣衙,逼着他們另立門戶。如今的沈家,只剩下沈梁氏自己,當然,她的女兒沈紅葉卻是三天兩頭回娘家來住。村鄰們對着一切感到很奇怪,不知道她為何做出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

沈家的長子,在很小的時候,就掉進了水中淹死了,如今只有二兒子和小兒子健在。自從被沈梁氏趕出家門之後,真正的沈家越發地衰敗了,兩個兒子都算孝順,雖然不明白娘親的所作所為,卻也不願意與其爭論,只能出門打打短工,租種幾畝薄地了,聊以度日,該給沈梁氏的糧食和銀錢,每年都不會少一毫半點的。

這天,一大早,沈家老二的破舊院子里就來了兩個人,前面的是一個五大三粗,頭上戴着一朵大紅花,臉上擦着胭脂香粉的婆娘。

「王媒婆,你來我們家有什麼事情?」

沈家二兒媳婦何小婉看着這麼多的人,並不驚慌,只是微微皺着眉頭,略帶狐疑地說著。

那王媒婆臉上堆着萬般無奈的神情,可是,她的眼神騙不了人,那狡黠的目光中分明藏着絲絲壓抑不住的笑意。看着何小婉倉促無助的樣子,王媒婆假裝嘆息道:「沈家嫂子,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你家茉莉姑娘的親事我要幫牛家退掉了,你趕緊將兩家之前簽下來的文書拿過來。」

何小婉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眉頭皺得更深了,驚道:「什麼?難道你們是來退親的?」

王媒婆一指身邊的一個白皙的俊秀書生,說道:「這就是牛家的哥兒,人家親自上門退親,所以沈家嫂子,還是將文書拿來,省得我這一大早的浪費口舌了。」

「這好端端的,怎麼要退親呢?」

「好端端的?沈家嫂子,你們家姑娘可是斷掌!這可是不吉利的,難怪她之前的那三個未婚夫都好端端就死了,原來是被她這個掃把星給剋死的。」

「你胡說!」

何小婉已經被王媒婆的話,給氣得臉色煞白,她冷冷地看着王媒婆和牛雲軒,心中難受之極。

牛雲軒將手裏面的一錠銀子丟在了何小婉的懷中,不屑地說道:「我既然來退親,自然也不會虧了你們家,這錠銀子就算是給你們家的賠禮,還勞煩嬸子將文書拿來。」

何小婉將銀子丟了過去,冷冷地說道:「我們家雖然不是什麼大戶人家,也比不上你們牛家有錢,但是,我們絕對不會要你的銀子,只是,現在茉莉的爹正在病中,退親一事,能不能等到她爹病好了之後再說呢?」

牛雲軒一揮手,不屑一顧道:「本公子剛剛中了秀才,現在可是很忙的,每天去家裡提親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既然今天來了,就一定要將這親事退了。」

何小婉的臉色非常難看,她冷笑了一聲,說道:「既然如此,那你稍等。」

這時,門外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娘,怎麼了?」

茉莉挎着一個籃子,籃子裏面裝的是早上打到的豬草,家裏面養着豬,但是,家裏面為了給她爹看病,已經花光了所有的銀錢,好不容易她爹沈少雲的病情有了些好轉。

「茉莉,你跟娘進來。」

何小婉冷着臉,對茉莉說著,茉莉雖然已經十四歲,但是穿着非常破爛,人也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而變得很憔悴不堪,這樣的人丟在了人群裏面,怕是怎麼也找不到了,無任何的風采可言。

「娘。」

茉莉跟在了何小婉的身後,走進了房間裏面去,印象中,茉莉總是跟着爹娘在外面漂泊,打工賺一些銀錢,他們很少回家,後來,沈少雲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剛好她爺爺去世,就一家人回來居住。

分家後,他們用所有的積蓄,蓋了現在的房子,沒想到,沒有多久之後,沈少雲就根本不能走動了,卧床不起。

每日抓藥,導致了她家境日益貧窮,懂事的茉莉起早貪黑,沒日沒夜地幫着何小婉做着田裏面的農活。何小婉看在眼中,疼在心頭,心裏頭尋思着,等沈少雲的病好起來,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生活,等茉莉長大之後,能嫁去已經定親的牛家,過得幸福,自己也就無憾了。

而如今,牛家的人竟然上門退親來了!

屋內,沈少雲躺在床上,雖然才四十歲不到,但是,疾病已經折磨得他骨瘦如柴,兩眼凸起,臉色蒼白得跟紙一樣。

他靠在了床頭上,氣得大口地喘氣,何小婉趕緊扶住了他,說道:「他爹,你別激動,注意身子。」

沈少雲喘得更厲害了,他顫抖着,用手指着外面,說道:「他們……他們……是要……退親……」

茉莉聽了,心裏面很難受,外面那麼多的人,居然是要來退親的!她的眼淚再也不能忍受,嘩啦啦地滾落了下來,她說道:「娘,是不是真的?他們真的是來退親的嗎?」

何小婉看着她的樣子,心裏面疼得幾乎要窒息,她的茉莉,她比命還要重要的茉莉,在被人如此地羞辱,一個女孩子,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名節更重要。

還有什麼比被未婚夫親自上門退親還要恐怖的事情呢?

更何況,這還是茉莉的第四任未婚夫了,前面的三任在剛定親後不久,就莫名其妙地死翹翹了。

如果這一任未婚夫再退親,再加上她是斷掌這個事實,怕是再也不會有人來提親了。

何小婉含着眼淚點點頭,說道:「是的。」

沈少雲聽了,突然哭嚎了起來,渾身顫抖着,雙手朝着外面指着,說道:「他們太過分了!」

茉莉抱着沈少雲,哭着說道:「爹,你保重身子啊,這門親事,本就不該定下的,女兒自知命苦,不敢高攀,早就該退了才是,爹娘,就當是女兒求你們,把這門親事退了吧,退掉之後,女兒就自由了。」

何小婉含着眼淚點點頭,說道:「也好,這門親事,走到今天,也早就已經不是親事了,我這就去退了。」

沈少雲的情緒依舊是非常激動,茉莉扶着他,一邊哭泣,一邊說道:「爹,你要保重身體啊,你可不能出什麼事情啊。」

「茉莉啊……爹對不起你啊,爹真的對不起你……」

父女兩人抱在一起,痛哭不止。

何小婉將文書和一塊玉佩交給了王媒婆,王媒婆交給了牛雲軒,說道:「牛公子,你看看,是不是這個?」

牛雲軒拿在手中看了一眼,說道:「不錯。」

說著,將文書撕毀了,順便將自己一方的文書和一枚戒指給了王媒婆,王媒婆接過來,給了何小婉,何小婉看了一眼,撕毀了。

王媒婆笑眯眯地說道:「她嬸子,現在這門親事也就算是結束了,以後,有合適的人家,我還是會給你們家茉莉介紹的。」

何小婉冷笑了一聲,說道:「這就不必勞煩王媒婆你費心了,我們家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操心。」

牛雲軒說道:「那我就告辭了。」

茉莉站在了門邊,看着他們走遠了,依稀聽見牛雲軒在外面說道:「王媒婆,幸好退了這門親,看她那個樣子就是黃臉婆,瘦弱不堪,病怏怏的,這要娶回家去了,還不天天往怡紅樓里跑!這錠銀子就當時給你的謝禮,快點走,看見她我就噁心得想要吐。」

王媒婆一邊笑眯眯地收了銀子,一邊說道:「聽說她爹還病着,已經病了很久了,說不定哪天就挺屍了,到時候,你這個女婿還要給他收屍,太不吉利了!」

兩人跑得飛快,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何小婉過來對茉莉說道:「茉莉,娘對不起你,讓你受了委屈了。」

這時,房間裏面傳來了「咚」的一聲,兩人趕緊過去一看,就看見沈少雲躺在了地上。

「少雲!」

「爹!」

兩人慌忙將他扶着坐了起來,沈少雲眼淚汪汪地說道:「茉莉啊,爹真的對不起你啊,以後你要跟你娘好好活啊。」

茉莉哭着說道:「爹,你別這麼說,你的身體就要好了,大夫都說了,你要好了啊。」

沈少雲心疼無比,再也壓抑不住自己,一口逆血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整個人就昏迷了過去。

「爹!」

「他爹啊!」

三個人抱着,哭做了一團。

將沈少雲抬到了床榻之上,猛恰人中,過了好半晌,他才悠悠醒來,羞愧道:「茉莉,爹動不了了,爹給你磕頭了!」

茉莉顫抖着,哭得跟淚人一般,她說道:「爹,你為什麼要給我磕頭啊?爹,女兒不孝啊。」

「這麼多年,爹娘一直帶着你東奔西跑,沒有給你一天安寧的生活,爹不行了,爹只能給你磕頭謝罪啊!」

沈少雲說著,臉上有了一絲淡淡的紅暈,整個人看起來更精神了一點,那是迴光返照,是必死的徵兆啊。

何小婉知道這一點,所以也就沒有阻止他,讓他將心裏面的話都說出來。

她知道,他們夫妻都對不起茉莉,因為心裏面藏着的那個秘密,她不能說,沈少雲也不能說,只能用磕頭來謝罪了,他們對不起她,沒有將她好好撫養成人,沒有給過她快樂幸福的生活。

沈少雲說道:「茉莉她娘,你我恩愛十餘年,沒想到,最後竟落得這般田地,這些年苦了你了,以後,茉莉就交給你了,你要好好待她,好好待她啊。」

何小婉點點頭,眼淚簌簌地落下,說道:「她爹,我會的,我會好好待茉莉,一定會好好待茉莉,這是我的責任。」

「還有……還有,我放不下的就是我娘,我死了之後,你要對我娘好一點,雖然這些年,她對我們很不好,但她畢竟是我娘,你要待她好一點啊。」

「她爹,我知道的,我雖然是一個女流,但也不是懦弱之輩,娘平時對我們太過苛刻,我嘴上不說,但是心裏面都是清楚的,你是孝子,我怎麼能讓你為難?」

她卻不知道,僅僅是因為這樣的一個承諾,卻給她後來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以至於,連茉莉都以為她是一個很懦弱的人,但是,她的懦弱,僅僅是對沈梁氏一人。

「那我……就放心了……」

說罷,他的頭偏了一下,氣絕身亡了。

「她爹!」

「爹!」

茉莉喊着,撕心裂肺,但是,沈少雲已經魂歸九重天了。

何小婉和茉莉將沈少雲的屍體停妥當之後,說道:「茉莉啊,守着你爹,我出去借點銀子,給你爹安葬了。」

茉莉哭着說道:「娘,都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爹!」

「跟你沒關係的,娘去去就回來。」

何小婉出去了一天,直到天黑的時候,才回來,她疲憊不堪地坐在地上,獃獃地望着沈少雲的屍體,眼中已經沒有淚了。

「娘,是不是沒有借到銀子?」

「沒有人願意借銀子給我們。」

茉莉眼淚汪汪,說道:「那娘,我們要怎麼辦?我們要怎麼辦啊,娘。」

何小婉起身,說道:「明天,娘去想辦法。」

娘倆跪坐在床邊,守了一夜,眼淚已經哭干,茉莉從來沒有見過何小婉這樣的傷心過,也從來沒有見過她這般的堅強過。

第二天一早,何小婉找到了村長,村長是一個很和善很有威嚴的人,見着他們家這樣的情況,也不由嘆息了起來,說道:「這件事真的很不好辦啊。」

何小婉沙啞着嗓子,說道:「村長大叔,能不能幫我將這房子賣了,我一個女流之輩,怕是沒人談不好。」

村長皺皺眉頭,說道:「我幫你問問,不過,這屋子裏面死了人,怕是不好賣啊。」

「誰家的屋子沒死過人嗎?就拜託大叔了。」

「好,我馬上去問問。」

中午的時候,就有人來看,但是,一看見屋裏面還有個死人,馬上就搖頭,結果將價格一壓再壓,壓到最後,只夠買一副棺木了。

這樣,才勉強地將沈少雲給安葬了,何小婉和茉莉兩個人就去後山搭建了一間茅草屋,母女兩個人勉強地住着了。

反正,家裏面值錢的東西已經全部變賣乾淨了,只有幾件衣服和幾床廢舊的棉被。

茉莉每次想到她爹是被她退親給氣死的時候,她的心裏面就很難受很難受。

如此這般艱苦的日子,他們已經過了月余。

這一晚,雷雨交加,茉莉家的草棚子竟然被風刮飛了,母女倆在黑夜中瑟瑟發抖,又驚又怕,躲在了樹底下。

「娘,我怕。」

「茉莉,不怕,娘陪着你。」

「娘,你說我們怎麼命苦?」

何小婉看着茉莉,心裏面真的像是刀子插了一般,她的心裏面有一個秘密,一個很大很大的秘密,她不敢說,她和沈少雲東躲西藏了這麼多年,就是為了這個恐怖的秘密。

命苦,真正命苦的人是她的茉莉。

她有時候真的很想將這個秘密告訴茉莉,但是,她不能,她真的不能說,萬一泄露了,那她們可能都要死。

這一晚,如此的漫長,天亮的時候,一輪紅日升起,照破山河萬里。

茉莉正在發燒,昨晚那場雷雨,讓她受到了驚嚇,又染上了風寒,何小婉急得趕緊去找大夫。

「二嫂,你在這裡?」

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何小婉回頭看了過去,就看見沈家的老三沈俊峰和他媳婦走了來。

「他小叔,他小嬸。」

何小婉彷彿看見了救星,說道:「你們回來了?」

穿成古代小村花

穿成古代小村花

作者:何小婉類型:穿越重生狀態:連載中

可憐的小村姑天生斷掌,三個未婚夫陸續死翹翹
她一穿過去,就註定沒有男人要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