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猛男皇上別惹我免費閱讀(李公公蘇子痕)小說

猛男皇上別惹我免費閱讀(李公公蘇子痕)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李公公 標籤: 李公公 現代言情 蘇子痕

"穿越後她成了大齊王朝無敵騷包腹黑男的賢妃娘娘可是,這個賢妃居然掛出了「拳打文武百官,腳踢大齊後宮」的彪悍條幅……"
第5章 皇上居然是猛男

「李公公,這個就是傳說中,從全國數十萬妙齡女子中選出來的大齊第一優秀美女?」

如果放在了現在,那就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比超級女生還要超級的美女。

一個身穿明黃色的清瘦男子,指着正趴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某隻,驚恐萬分地說。

這個男子正是大齊皇朝的第三百位君王,也是大齊史記中最具美貌的一位君王蘇子痕。

「是啊,皇上,這位就是眾位大臣從全國各地送來的美女中精心挑選出來。」

鬚髮皆白的老太監一邊說一邊抹着眼淚,天佑大齊,終於選到了這麼一個優秀的賢妃娘娘,真是大齊祖宗顯靈哦。

蘇子痕擦擦汗水,說道:「可是,朕怎麼就沒有看出來她哪裡優秀了?」

可不是嗎?除了趴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之外,這個女人沒看出有什麼特別哦。

蘇子痕說著,忍不住湊上前去,想看看這個剛剛被送進宮來的賢妃娘娘究竟有何特別之處。

「誒——」

趴在那裡呼呼大睡的某隻,突然抬起了頭來,一邊誇張地伸着懶腰,一邊擦擦嘴角的一絲晶瑩,十分滿足地往椅子上一靠。

「啊——」

她突然尖叫着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吃驚地看着面前這一老一少,這猛的一嗓子,倒也讓正準備前來一探究竟的某兩隻嚇得往後一退。

「這是哪裡啊?你們又是什麼人?不要過來啊,本姑娘很厲害的!」她說著,兩腳一前一後站住,雙手往胸前一比劃,弄了個跨馬立刀式。

蘇子痕被眼前戲劇性的一幕驚了一下,怎麼感覺眼前這個新選出來的妃子,有點怪怪的?

難道是被搶來的?

或者誘騙來的?

反正感覺她好像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

「娘娘,您這是做什麼?」

李公公趕緊一邊護着皇上,一邊抖索索地說著。

他的職責是要保護皇上,決不能讓皇上受到傷害。

就算是未來的賢妃娘娘也不能。

「娘娘?」

正虎視眈眈處於警惕狀態的某隻,被這兩個字驚得不輕,~~o(>_<)o~~

「這是哪裡啊,你們又是誰?額的神啊……」

她說著,使勁揉揉腦袋,又看看四周,一切都那麼陌生。

李公公趕緊將手中的拂塵一擺,說道:「這是大齊皇朝,這位便是大齊第三百位明君,老奴是侍奉皇上的李公公啊。」

「不是吧?我穿越了啊?額的神啊……」

她穿越了嗎?

她一邊眨着無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邊努力地回想着那天發生的事情。

那天是周六,因為第二天不用上課,所以她準備通宵,就為了蹲守她的閨蜜神婆張QQ農場里的一株變異靈芝。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終於在凌晨三點的時候,偷盜成功。

興奮不已的她,於是乎,一邊吃着葡萄,一邊仰天長笑。

結果,樂極生悲,一顆巨大的葡萄被吸進了氣管,然後,她便漸漸失去了知覺。

醒來後,就在這裡,並且一睜眼就看見了兩個鬼鬼祟祟站在她身邊的,一臉色相的猥瑣男。

真沒想到她居然穿越了。

更沒想到這個猥瑣男居然是皇上。

嗚嗚嗚,她不要穿越啊,她白晶晶美好的人生剛剛開始哩。

上周,那個全校有名的花花大少龍小羽同學,第一次給她送了花。

而且,他還當眾宣布,他要追她,並且保證不再花心了。

雖然,這是他第不知道多少次的保證了。

但是,某個人如其姓的傢伙,卻還真的相信了。

儘管後來的一次約會,被神婆張攪和黃了,可是小白同學還是固執地相信,給她一點時間,她一定能搞定這個花花大少的龍小羽,因為她已經摸到他的臉了。

神婆張使勁點頭,說道:「我相信你,就像相信給你一個槓桿,你能撬動地球一樣。」

可是,現在一切都變了,她穿越了,再也看不見她剛剛結交的男朋友龍小羽,也看不見她最親愛的閨蜜神婆張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這裡似乎是古代,她將要遠離她心愛的電腦和漫畫書。

沒有網上的日子是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哭死。

她一邊想一邊抹着眼淚。

「李公公,這個……這個……似乎不大對勁啊……是不是這裡有什麼問題?」

蘇子痕說著,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李公公仔細看了看一臉悲憤欲絕的白晶晶,愁眉苦臉地說:「皇上,這個不大可能吧,這可是滿朝大臣全國挑選出來的。」

蘇子痕一甩袖子,氣憤地說道:「哼,怕又是中飽私囊了吧?絕色的美人都選到他們自己的床上去了,就隨便弄了這麼個東西來搪塞朕!」

這個小皇帝怎麼好像有點看不起她?

居然敢說她神龍一枝花是隨便弄來的東西,真是豈有此理!

他活膩歪了么?

他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地么?

要知道,在神龍武校,她可是校霸級別的,基本沒有男孩子敢惹她,而她最愛做的事,就是沒事的時候調戲調戲那些長相不錯的良家少年。

儘管她有時真的很迷糊和小白,但是拳頭卻很結實的。

「你!過來!」

她一腳踩在椅子上,一隻手叉腰,一隻手伸到面前,用食指對着蘇子痕勾了勾。

「哇!」

蘇子痕看見她這個樣子,頓時一臉驚訝,看了看身邊的李公公。

「李公公,朕怎麼看着,她像個……像個……」

白晶晶咬牙切齒地說道:「像個什麼?」

「像個不良少女……一身痞子味……」

蘇子痕說著,不由哆嗦了一下,後宮已經夠亂的了,要是再加上這麼一個女流氓的話,估計後宮就完蛋了。

水深火熱的後宮。

「你說什麼?」

她聽了頓時火冒三丈,她最恨別人說她痞子味濃了,她白晶晶是天下最文靜的女生。

他居然說她一身痞子味,還像個不良少女,真他媽不想活了!

用手狠狠地一拍椅子的扶手,她橫眉怒目地叫道:「滾過來!」

面對如此囂張的某人,蘇子痕渾身顫抖了一下。

他並不是害怕她會打他,他的拳頭也很厲害,他只是很驚奇這樣粗魯的女人是怎麼被選上的。

難道潛規則?難道是用拳頭一路殺出來的?

他想了想,覺得還是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那麼那些被她湊過的佳麗們,不知道成了什麼樣子了。

估計被揍得跟豬頭一樣吧?

「還愣在那裡幹什麼?想挨揍不成?」

她叫着,已經沖了過來,站在了他的面前。

蘇子痕看了看身邊的李公公,說道:「她怎麼一點女人味都沒有?」

「說什麼?」

她脫下了腳上的一隻鞋,拿在手裡,指着蘇子痕,怒氣洶洶地叫道:「你再說一遍試試?」

蘇子痕看着她的樣子,不由眼前垂下三條以上的黑線,披頭散髮,一手叉腰,一手拿着鞋子,指着他,大聲地粗魯地說話。

李公公有點哆嗦着說:「這下好像還是有點女人味吧?」

「哼,有女人味,也是個潑婦而已……哎呀……」

蘇子痕還沒說完,白晶晶已經一鞋底PIA了過去,剛好打在了正在專心跟李公公說話的某隻身上。

李公公一見白晶晶行兇,趕緊叫道:「來人啦,有刺客……」

旁邊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太監也跟着叫了起來,他喊道:「快護駕啊,有刺客啊……刺客……刺……啊……客……啊……」

他一邊喊一邊拚命躲避着白晶晶狂風驟雨般襲來的鞋底。

嗚嗚嗚,他今天新換的衣服。

嗚嗚嗚,他從來就么有見過這麼彪悍的女人。

明明就是一個潑婦嘛,比太后身邊的小辣椒,還要火辣。

「刺客!哼,姑奶奶還沒那個閑心,老娘叫你刺!老娘叫你客!」

白晶晶一邊說著,一邊追打着那個可憐兮兮的小太監。

蘇子痕看着眼前這個上蹦下躥的奇怪少女,驚得眼睛瞪得像牛眼。

當然,嘴巴更是能塞進一隻鴕鳥蛋。

嗚嗚嗚,怎麼這麼命苦哦,他只是想選一個溫柔賢惠的妃子,怎麼每一次都……

難道他命中與賢妃相剋?

所以他註定選不到自己滿意的老婆?

那就太悲哀了。

不要啊,他要溫柔賢惠的妃子,不要這樣的暴力女。

白晶晶將那個小太監揍得鼻青眼腫之後,又蹦躂到了蘇子痕的面前。

蘇子痕趕緊退了一步,盯着她手中不住顫動的鞋底,說道:「你想幹嘛?」

白晶晶將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往後一甩,說道:「好吧,既然我穿到了這裡那就隨遇而安吧,我也不找你麻煩了,以後,你要管吃管喝管住管銀子,本姑娘我就暫且委屈一下自己吧。」

蘇子痕看了她半天,終於下了個結論,眼前這個十分怪異的女孩子一定是受了什麼刺激。

然後……神經錯亂了……

白晶晶一臉無賴相地伸手在蘇子痕的臉上摸了一把,說:「小美嫩,讓大爺收了你吧,哈哈哈……」

典型的周星馳式笑聲。

確實啊,仔細一看,這個蘇子痕還真長得不錯。

兩道劍眉,彎月半掩,恍如懸黛,視物凝遠,天縱之姿!

蘇子痕的眼珠子都要蹦出來了。

長這麼大,他可從來沒有被人這麼……這麼……呃……XX過……

哼,向來都是他那個什麼XX別人的。

不過,今天他可沒這個興緻,眼前的這個披頭散髮,一臉無賴的女流氓,他可沒有興趣。

怎麼說他也是大齊的君王,後宮中佳麗如雲,雖然沒有賢惠的妃子,但至少也都秀色可餐,哪裡是眼前這個能比的。

想到這裡,他很高傲地將那張帥氣的臉揚了揚。

「雖然你是他們選出來的賢妃,但是朕覺得你不夠資格,今天起,你被貶為宮女。」

什麼?

貶為宮女?!

有沒有搞錯啊?!!

她要是做了宮女,絕對對不起她娘在那麼好的時辰生了她。

話說,她的八字那是天上地下都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了。

「喂,你想找打啊?要是能做娘娘,我還能勉強地留下來,要是做宮女,哼,本姑娘可不幹的啊!」

一句話,弄得她連調戲的心情都沒有了。

她之前一直想,下輩子一定要投胎做個地主家的千金小姐,要美貌如花,蛇蠍心腸,沒事帶着幾個無良丫鬟,在街上橫衝直撞,跋扈囂張,調戲調戲良家少年郎。

現在,她終於穿越了。

還穿越到了皇家,並且做了高貴的王妃,眼見着理想幾乎變成了現實,卻沒想到居然給貶為了宮女。

嗚嗚嗚,她要做王妃。

那樣,她就可以帶着一群高素質的宮女,每天沒事出出宮,看見哪家的小帥哥就調戲調戲,這樣的日子多麼的美好啊。

現在她被貶成了宮女,一切的美好,都破碎了。

不行,失去的一定要抓回來。

「不行,我要做賢妃。」

某人一臉無賴地湊到蘇子痕的面前,看着他俊朗逼人的臉,她有點想流口水。

沒想到,古代真的有帥哥,不但模樣兒俊俏,皮膚白白嫩嫩,而且身材還好,高挑,挺拔,線條流暢。

不知道有沒有胸肌,嘿嘿,要是再多點胸肌就更完美了……

她想着,伸手在他的胸前摸了一下。

很結實!

好像還有點貨!

某人兩眼放光,興奮的神經,一下子就繃緊了,幾乎噴出鼻血。

挖哈,真是天賜良緣啊!嘿嘿……

看着某人神經質一樣的表情,蘇子痕只能瞪大眼睛,無辜地觀望。

沒想到選出來的「賢妃」不僅沒有半點賢德,而且還是個花痴!

他蘇子痕怎麼可以這麼命苦?

下意識地退了一步,他說:「雖然你現在名義上是朕的妃子,但是朕已經將你貶為了宮女,嗯,你就去太后的慈寧宮上任吧……」

這個可是個十分燙手的山芋,扔給誰都不好,不如乾脆扔給太后吧。

首先,太后的宮中只有宮女,她想花也花不成。

其次,妃子們雖然偶爾去下慈寧宮請安,但是一般時間較短,不會被她熏染。

最後,太后雖然仁慈,但是執法嚴格,絕不包庇縱容,如果這個色女犯了什麼錯,觸犯了太后的威嚴,恐怕……嘿嘿……

他一邊打着小九九,一邊嘿嘿地笑着,這讓他原本俊美的臉,變得有點不大自然。

白晶晶卻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被他的笑容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

她打量着他,說道:「你幹嘛笑得這麼YD啊?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

說著,她想了想,猛地一拍腦袋,叫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見本姑娘年輕貌美,體貌端正,所以,你起了色心,想要非禮本姑娘,是不是?」

「咳咳咳……」

蘇子痕一陣劇烈地咳嗽,說道:「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那麼彪悍?這樣很嚇人的。」

對她起色心,真是太天方夜譚了,他看見她就想噁心嘔吐,要形象沒形象,相貌也就勉強的算個中等吧。

不過,她的眼睛倒是不錯,漆黑烏亮,燦若星辰。

「唔,要是這雙眼睛,長在皇后的臉上,那該多好……」

他喃喃自語,完全沒有顧及到眼前的人,心裏的感受。

「你想死啊!」

「啪……」

「啊……」

第一聲自然是出自女魔王白晶晶的口中。

第二聲自然是來自她手裡的那隻鞋子。

第三聲自然是發自可憐的蘇子痕。

蘇子痕被她狠狠地一鞋底扇在了臉上,白而嫩的小臉,立刻紅了起來。

不是吧?

她居然打他!

天啦,她居然拿鞋底扇了他!!!

大齊的列祖列宗啊,你們看看啊,這些刁蠻的大臣,給他選了個什麼樣子的「賢妃」啊?

嗚嗚嗚,太可憐了。

做了皇上,居然還要被挨打……

而且是鞋底!

他怒目而視,恨不得將眼前的這個小魔頭一把掐死。

「你敢打朕?」

他說著,咬牙切齒。

「為什麼不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辱罵我在先,調戲我在後,現在又居然想挖我的眼珠子,你的心腸怎麼可以如此的狠毒?」

她說著,一臉的氣憤和冤屈。

外面風和日麗,他卻感覺彷彿是冰天雪地。

好冷啊……

他有辱罵她嗎?

他有調戲她嗎?

他有說要挖她的眼珠子嗎?

他的心腸歹毒嗎?

她居然說得這麼悲憤,這麼可憐兮兮!

好像他真的就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一般。

他敢拍着胸脯保證,他絕對是大齊數百年來最英明最仁慈的君王。

他仁慈到甚至廢除了死罪,改由鞭刑取締。

並且,被實施了鞭刑的人,還能享受由皇家撥款供養的御醫,親自為其療傷。

他是多麼的仁慈啊,可是這個女人卻把他形容得如此不堪。

他猛地一伸手,捏住了她的脖子,一邊用手揉着自己的臉,一邊惡狠狠地說:「信不信,我掐死你?」

嗚嗚嗚,他居然說要掐死她?

咦?他有這本事么?

想到這裡,白晶晶同學,擦了擦根本沒有淚水的眼睛。

然後,她一臉不屑地說:「本姑娘已經記不清有多少人這樣地對本姑娘說了,可是本姑娘依舊活得好好的,連塊頭皮屑都沒少。」

「你……」

看着她一臉地無賴和不屑,他倒下不了手了。

白晶晶笑嘻嘻地伸手,又摸了一下他的臉,說道:「剛才真是對不住,一着急,一氣憤,就失手打了你一下。」

她那雙純凈的大眼睛使勁眨了眨,說道:「唐突了美嫩兒,真是有點對不住啊。」

他的眼睛幾乎要噴火。

她卻猶自說道:「嘖嘖嘖,大爺看了,都覺得好心疼,嗚嗚嗚……」

這女人一定有神經病!

蘇子痕心裏滴血,選了個賢妃,居然選出來一個……傳說中的神經病患者……

天啦!這太可怕了!

他趕緊縮回手,退了一步,說道:「你還是快點去太后那邊報道吧!」

白晶晶一嘟嘴,很不情願地說道:「不要,我要做王妃。」

她才不要去做什麼宮女,就算是太后身邊的,也不行。

她要做世上最幸福的王妃,她要調戲整個大齊所有的美男,她要……

咳咳咳,她收起無限美好的YY,將眼光落在了眼前的美男身上。

「咳咳咳,請問,美嫩兒,你叫什麼名字?」

蘇子痕望着幾乎要流口水的某人,似乎有種危險的氣息在逼近。

他趕緊又退了一步,說道:「朕姓蘇,名子痕,你可不要犯了忌諱!」

「你的名字居然這麼妖艷……這麼瓊瑤奶奶……」

某人說著,一臉悲憤,手中的鞋子,也跟着不住地顫抖。

看見她手中的鞋子,他又忍不住退了一步。

「你退什麼,我又不打你了。」

白晶晶一臉無辜和純善地說著。

本來嘛,像她這麼淑女的人,怎麼可能用鞋底去打人!

而且對方還是這麼一個禍水級別的美男。

誰要說她用鞋底打人,這種潑婦的行為,那他一定是看花眼了!

「那你還是穿上鞋子吧。」

他有點氣場不足地說著。

摸着被扇痛的臉,他對她手中的鞋子,還是蠻有恐懼感的。

「咳咳咳,這個好說。」

白晶晶趕緊將鞋子穿在了腳上,然後又一臉花痴地看着蘇子痕。

蘇子痕將李公公拉着,兩個人跑到了一邊,開始嘀咕。

「李公公啊,這個能不能退貨?」

「退貨?」

老公公一臉茫然地問道。

什麼退貨啊?難道皇上買了什麼東西,然後不滿意?

蘇子痕瞟了一眼在遠處等待的白晶晶,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又趕緊低着頭跟李公公商量着。

「就是,這個女人,能不能退給他們?」

「啊,皇上你想拒絕大臣們海選出來的賢妃娘娘?」

「噓噓噓,小點聲,朕的意思,確實是這樣的……」

李公公回頭看了看一邊的白晶晶,說道:「好像確實不大賢德。」

「是啊是啊,所以朕不想要了……」

「這個好像有點為難,萬一觸怒了眾位大人,皇上您的位子,就……」

「都怪先帝,賜什麼金牌給他們,害得朕現在一點自由都沒有。」

可不是嘛,他們有先帝御賜金牌,萬一觸怒了他們,他們是可以廢君的。

好不容易得到的皇位,他怎麼可能放棄呢?

真是為難哦。

李公公說道:「要不還是先送太后那邊去吧,如果她觸怒了太后,被太后一怒之下擊斃了,那就不是皇上您的責任了。」

「嘿嘿嘿,李公公真是越來越聰明了,跟朕想的一樣。」

蘇子痕走了過來清清嗓子,說道:「咳咳咳,朕決定了,既然你如此的賢德淑良,就照着大臣們的意思,收了你做賢妃。」

「好啊好啊。」

一聽說可以做妃子了,白晶晶一蹦三尺高,興奮得上蹦下躥,活脫一隻小兔子。

「不過……」

蘇子痕又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折。

「不過什麼?」

某人停止了蹦蹦跳跳,趕緊追問下面即將出現的不好詞語。

「不過呢,你對宮中的規矩全然不懂,所以,你還是要去太后的慈寧宮學習一段時間。」

「哦,這樣啊。」

白晶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確實,宮中的一切,她都是那麼的陌生。

就算之前在電視上看過一點古裝片,但是那個,好像也不大真實。

真是活到老,學到老,看來去太后宮中學習宮中的禮儀,是必須的了。

「好吧,我同意了,美嫩兒,一定等我學成歸來咯。」

她說著,衝上去,一把抱住他,然後在他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下。

真的很香甜,哇咔咔,某人佔便宜了……

不是吧,這個女孩子怎麼奔放?

不過,怎麼好像感覺……好像感覺……還不錯?……

呃……還是趕緊先打發了她吧。

「咳咳咳,這個,賢妃……」

剛一說,就給白晶晶活生生地打斷了。

「什麼賢妃……這麼難聽,我叫白晶晶,你喊我晶晶就可以了,當然我可不是白骨精。」

嚴重抗議!她雖然想做王妃,但是那也只是找理由泡帥哥,釣馬子而已。

她不要像個怨婦一樣的在宮中生活。

絕對不要!

「白……晶……晶……」

這個名字真……好聽……

可是,人卻是……

蘇子痕想着,不由咂咂嘴,剛好看見她的眼睛,明亮烏黑得如墨染。

那一眼,風景如畫,熠熠生輝。

蘇子痕的心禁不住微微地一動。

但隨即被無情的現實所打破。

她又欺身過來,在他的臉上隨意地揉弄了一下。

然後笑嘻嘻地說:「皇上,你送我過去吧。」

她說著,拉住他的手,使勁地搖晃着。

呃……

她現在的樣子很嬌弱啊,哪裡像一個……潑婦……

如此難纏的一個女人!

蘇子痕恨不得甩掉她的手,然後退避三舍。

「你不要這麼的拉拉扯扯啊,朕有點不習慣。」

確實,第一次遇見這麼特別的女人,他真的有點不習慣。

白晶晶繼續撒嬌着說:「皇上,不要啦,人家要你陪着一起去啦。」

這個怎麼那麼熟悉?

看來撒嬌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會的。

後宮裡的那些妃子,天天都想跟她撒嬌。

撒得他頭皮發麻,渾身起雞皮疙瘩。

「好啦!好啦!」

他甩了半天,居然沒有甩掉她的手,卻差點讓自己的手甩脫臼了。

「好耶!」

她高興地一蹦三尺高,只要和皇上手挽手地一起走,沿途的那些帥哥,肯定覺得她身份顯赫,以後調戲起來,估計沒人反抗了,嘿嘿嘿……

想着想着,她的心裏又開始春暖花開了。

然後,她就拉住蘇子痕的手,往外面衝去。

「太后啊,我來了!我一定會努力學習,爭取早日畢業,歐也!」

某人在心中狂呼。

「咳咳咳,朕的身體不大好,跑不快,要不你還是自己先在前面跑吧。」

這樣被拉着跑多沒面子啊?

而且還是這樣的一個女人……

要是美女的話,嘿嘿,或許還可以考慮不要顧及下形象。

某人卻不知道他心裏的想法,信以為真了。

「這樣啊,皇上,你這麼年紀輕輕地怎麼可以身體這麼差?以後我一定天天早上陪你起來跑步,把你的龍體啊,鍛煉得結結實實的。」

咦?剛才摸的時候,已經很結實了啊,並且好像胸肌非常鼓鼓的。

很有料的啊。

難道是因為……某事做得多了,以至於虛弱?

嗯,極有可能。

她兀自想着,然後欺身過來,說道:「皇上啊,你要身體虛的話,可以多吃點人蔘和鹿茸,這些聽說都是很補的。」

她在胡說什麼?

蘇子痕只覺得額前落下三道黑線,說道:「朕的身體哪裡虛弱了?」

她一臉無辜地說道:「那你剛才說跑不動。」

跑不動就要多鍛煉嘛,而且身體虛弱的人也會跑不動的啦。

她又沒想錯。

看着他一臉悲哀的樣子,她忍不住想笑。

好啦,不逗他了,這個皇上真的很有趣。

她覺得她有點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感覺了。

又好欺負,又很帥,又多金,又可愛。

猛男皇上別惹我

猛男皇上別惹我

作者:李公公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穿越後她成了大齊王朝無敵騷包腹黑男的賢妃娘娘
可是,這個賢妃居然掛出了「拳打文武百官,腳踢大齊後宮」的彪悍條幅……"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