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黑道王妃不好惹免費閱讀(蘇素公主小妹)小說

黑道王妃不好惹免費閱讀(蘇素公主小妹)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蘇素 標籤: 燕兒 現代言情 蘇素

她被風國殘暴的大王子強行娶進風國,由棄妃貶為女奴,被眾奴僕欺凌,被強行侮辱,清白不保,且看她這個黑道大姐如何一步步爬上枝頭,一統後宮!
第5章 她恨雲皇

雲國。

國都鳳城。

御花園中。

身為雲國第一美人的花愁公主,此刻正滿面憂傷地坐在蓮花池邊,她看着池中已經有些殘敗的蓮花,心中一陣酸楚,自從最疼愛她的父皇病死,哥哥花辛登位之後,她的命便也就如同這池中的蓮花,漸漸身不由己,隨風凋落了。

「公主,喝碗燕窩羹吧。」

一個很是俊俏的小丫頭將一個精緻的小碗放在了她面前的玉石桌面上,淡淡的香氣散在了空氣中,漸漸瀰漫開來。

「燕兒,我不想喝。」女子幽幽一聲嘆息,愁落幾片飛花,在空中寂寞地飛舞。她微微起身,如輕雲出岫弱柳扶風,望着一池頹敗的殘荷,不由再次落下傷心的眼淚。

「公主……」燕兒說了一聲,心中很是悲苦,她知道公主不願意嫁到風國,更不願意嫁給那個兇狠殘暴的大皇子風吹花。她吸了口氣,說道:「公主,奴婢知道您心中的苦,可是王上已經做了決定,您已無力去更改。」

花愁公主搖搖頭,目中一片凄迷,她說道:「這都是命,這都是我的命,燕兒,你說我和他今生真的有緣無分了么?」

燕兒知道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誰,自然是雲國第一才子司馬青雲,她知道司馬青雲與公主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只是如今看來是真的有緣無分了。

花愁嘆息了一聲,說道:「我只是不甘心,王兄居然為了一個妃子而犧牲自己的妹妹,就將自己的親妹妹送入了虎口狼窩,任人糟蹋,若是父王還在,定不會允許他這樣做的!」

雖然是滿面憂傷之色,仍掩不住她的風華絕代。

風吹花的惡名傳遍了風國鄰近之國,兇殘成性,視人命如草芥,殺人如捏死螞蟻。

總之,關於他的傳言無不是駭人聽聞,驚悚之極。

數日前。

一個士兵跌跌撞撞地衝上了朝堂之上,對正高高在上的花辛跪地叫道:「啟奏王上,蘇素娘娘她在進香途中遭遇歹人劫持,如今下落不明!」

「什麼?!」高高在上的雲皇狠狠地將龍椅拍得噼里啪啦,扶手上的龍頭嘴裏含着的龍珠都幾乎被拍得震飛出去。

「王上贖罪!歹人留下一封信函,讓交給王上。」那個前來報信的士兵嚇得雙腿哆嗦,直接趴在了地上,雙手托着一封信函,不住地顫抖,把負責保衛的娘娘丟了,而且還是王上最最最寵愛的蘇素娘娘,估計這次真的小命難保了。

雲皇接過太監奉上的信件,匆匆讀罷,龍顏大怒,狠狠一掌將龍椅扶手上的龍頭口中的龍珠震得飛射出去,怒氣沖沖地說道:「豈有此理!簡直是豈有此理!」

殿上的眾位大臣見此情景都不由面面相覷,各自低頭,不敢言語,生怕連累了自己。

雲皇將手中的信箋扔在了地上,喝道:「念給在座的眾位大人們聽聽!風國這是在欺我雲國無人么?」

太監見到雲皇如此震怒,顫抖地從台階上奔了下去,結果直接撲倒在了地上,剛好趴在了那張信箋上。他爬起來,拿着信箋念道:「若要蘇素娘娘不被撕票,需用花愁公主來換取,十日內若不將花愁公主嫁至風國,雲皇陛下將會收到,被劫色後的蘇素娘娘艷麗的頭顱和她胸前那兩隻香噴噴的紅燒白鴿,哈哈哈……風國大皇子殿下留。」

雲皇聽罷更是震怒不已,一激動將另外一個扶手的龍頭裡的龍珠,也給拍得飛射了出去。

眾位大臣立刻全部趴在了地上,齊聲叫道:「吾皇息怒!」

「息怒!息怒!你們就知道叫孤息怒!卻沒有一個人為孤排憂解難!孤養你們這些人有何用?有何用?」雲皇怒極,站起身面色陰沉,叫道:「來人,將這個不中用的奴才拖出去砍了!居然連孤的愛妃都保護不了!」

那個趴在地上的士兵趕緊磕頭如搗蒜,無奈被從殿外跑進來的兩個侍衛拖了出去,那個士兵悲慘的哀求聲響徹了大殿。這下,眾位大臣更是不敢再吭聲了,一個個的縮在那裡,渾身哆嗦,生怕一個不慎,招來殺身之禍。

雲皇見着下面這些大臣,一個個貪生怕死,心中更怒,喝道:「無怪乎風國能如此欺凌我雲國,皆因雲國出了爾等窩囊之輩!林愛卿,你說,孤該如何處理此事?」

肥頭大耳的林大人一聽這話,立刻雙腿哆嗦,跪在地上顫巍巍地說:「啟稟王上,微臣今日感染了傷寒,現在頭暈腦脹,兩眼昏花,思緒一片混亂,所以,實在是……想不出來……臣為未能為王上排憂解難深感汗顏,求王上贖罪。」

雲皇冷笑道:「孤看愛卿面色紅潤,氣色很是不錯,一點也不像有病啊,要不要孤給愛卿請個御醫過來瞧瞧?」

「不不不……不用了王上,微臣現在已經好了很多了……」林大人說著,整個人匍匐在地上,冷汗蜿蜒曲折地爬滿了他肥碩的腦袋,整個人的身子抖動個不停,雲皇的兇殘可也是天下聞名的。

蘇素娘娘曾在他面前誇讚一個太監的鼻子好看,飽滿直挺宛如鷹勾,第二天,雲皇就命人將那個太監的鼻子割了下來,用鹽腌漬了,送給蘇素娘娘把玩。

不僅如此,甚至宮中還曾有傳聞,說雲皇為了早日登上王位,甚至不惜害死了老雲皇,也便是他的親父。後來,他有了耳聞,便說他夜間夢見老雲皇,跟他訴說孤苦寂寞,無人伺候,便將之前伺候老雲皇的那些宮女太監盡數斬斃,屍體焚毀,將骨灰灑在了老雲皇的墓地間,這才將宮中的謠傳壓了下去。

「哼!饒命?孤今天若是饒你一命,以後在座的各位還不天天來欺瞞孤?孤還有何威嚴?來人,將林有亮拖出去砍了!」

「啊……」林有亮大人趴在地上癱軟成了一灘泥,連求饒的聲音都發不出來了,只能在那裡趴着,嗚嗚嗚的哀號,一直到被拖出了門,才喊出了一句:「王上饒命……」

殿上的所有大臣,一個個如坐針氈,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生怕被雲皇點名成了林有亮第二。

該殺的時候殺,該點名的時候,還是要點名的,雲皇又開始問第二個大臣。

他說:「李愛卿,你說呢?」

瘦弱得一隻猴子似地李大人立刻跪在了地上,全身顫抖,低着頭顫巍巍地說:「微臣……微臣……微臣覺得王上理應主戰,既然對方如此欺凌我雲國,王上應當給他們一點小小的教訓,以免讓他們覺得我國好欺凌……」

雲皇聽罷,未曾言語,而是說道:「眾位愛卿真的要孤一個個的問下去么?」

此言一畢,殿上的眾人紛紛交頭接耳,一個老者上前,說道:「啟稟王上,老臣認為我國國力尚不足與風國相抗衡,倘若此時出兵,非但不能救出蘇素娘娘,恐怕還會給雲國帶來更大的災難。」

雲皇面色陰冷,沒有任何表示,繼續等着眾人發表意見。

又一個大臣走上前說道:「王上,臣主戰,恐怕這次只是風國挑戰我國的一個借口,實屬在一探我國的實力,倘若此次退縮必讓對方覺得我國好欺,日後必會變本加厲地欺辱我國,請王上三思。」

這時,殿上的眾位大臣開始議論紛紛起來,漸漸地分成兩派,一派主和,一派主戰,到最後竟爭得面紅耳赤,甚至有人在殿上打了起來。雲皇目光陰冷地看着下面亂作一鍋粥的眾人,有捋着袖子吐沫橫飛的,有雙手叉腰潑婦罵街的,有披頭散髮坐地鬼嚎的,有拿着鞋底追打他人的,真是世間眾生極品皆雲集至此。

「夠了!」雲皇實在看不下去,大喝一聲,頓時清靜下來,所有人都站在各自的位置上,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如果你說這裡亂,那你一定看花眼了。

雲皇面上青筋暴現,說道:「如今保全蘇素娘娘的安全才是第一,倘若貿然出兵,蘇素娘娘鳳體受到了傷害,叫孤以後如何是好?孤決定讓花愁公主出嫁風國,換取蘇素娘娘的性命!眾愛卿該怎麼做,應該不用孤再去一個個的吩咐了吧?」

殿上的眾人趕緊跪在了地上,齊聲高呼:「吾皇英明,吾皇萬歲……」

「退朝!」

殿上的眾人皆擦着汗,趕緊腳底抹油,跑回家中去了,彷彿多呆一刻,生命便會多了一分威脅。雲皇喜怒無常,除了蘇素娘娘能控制他之外,任何人都退避三舍,連皇后娘娘都不敢招惹他。

如此一來卻着實傷了花愁公主的心,可是她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子,根本無力去反抗什麼,只能整日以淚洗面。

「公主,您要不要回房休息?」燕兒站在一邊輕聲說著,她實在不忍心看着公主這樣的傷心難過,卻又無能為力,只能陪着她黯然神傷。

「燕兒,你去廚房將這碗燕窩羹熱一熱,多加點糖,然後給我端來。」花愁說著,默默轉身,淚眼朦朧,那一汪秋波,彷彿飄着迷濛的霧色,看得燕兒心中火辣辣地疼。

見到公主想喝燕窩羹,燕兒立刻歡天喜地地端着朝御膳房走去。看着漸漸遠去的燕兒,花愁的心漸漸寬了,她淡然一笑,風拂過她的髮絲,千絲萬縷,在風中搖曳,而她更像是一株在風中盛開的百合,清麗脫俗,清香怡人。

「司馬公子,你我今生的緣分只能到此,來生花愁願生在平民之家,與你朝朝暮暮生死相依。別了,司馬公子。」

她說著,目中淚光粼粼,如這蓮花池中波光閃爍的湖面,一樣的風景如畫,彷彿繁花開滿了天際,她向著蓮花池邊走去,輕輕地回眸,看向宮外司馬青雲的方向,揮一揮手,憂傷在心中漸漸綻放,像一朵惆悵的花開遍她柔軟的心房。

蓮花池中的錦鯉在自由的穿梭,天空中的白雲在湖面飄動,原來湖裡居然也有萬千風景,她卻從來不知。她喃喃地說道:「司馬公子,花愁在這裡等你。」

嬌弱的身軀彷彿枝頭的殘花,被風吹落,落滿一池春水,湖面波光閃動,淹沒了她如花似玉的容顏。彷彿一陣風兒吹過,滿池的蓮花都紛紛凋謝,殘紅鋪滿湖面,錦鯉全部沉入湖底,再也難尋蹤跡。

「醒過來了,王上,公主醒來了!」

年逾八旬的老御醫見公主蘇醒,喜極而泣,一邊使勁擦着冷汗一邊抹着鼻涕和眼淚,總算是蒼天開眼,他一家老小終於保住了性命,倘若花愁公主死了,他一家老少五十餘口將要全部陪葬,嗚嗚嗚,這雲皇果真是殘暴得很,看來他得立刻告老還鄉,遠離王上,遠離鳳城。

雲皇冷冷說道:「你們都下去吧。」

眾人趕緊腳底抹油,從房間里消失,順便將門關上了。

雲皇上前一把抓住花愁的頭髮,將她從床上拖了起來,惡狠狠地說:「你若是想死,也要等到換回了蘇素娘娘之後才去死!倘若再敢尋短見,壞了我的大事,我就讓你生死兩難!」

「這是哪裡?你是誰?快放了老娘,否則老娘現在就叫你生死兩難!」花愁頭疼欲裂,被眼前的一切弄得有點驚慌失措了,腦海中一片迷糊,彷彿墜入了一片汪洋大海之中,分不清東西南北,看不到一片白帆,只有無盡的孤獨和恐懼。

這下倒將雲皇弄得懵懂了,他的妹妹一直是逆來順受,聲音甜美如黃鶯,溫柔似水,從未如此粗魯過,他仔細地打量了一下,不錯,確實是自己的妹妹,怎麼投湖自盡了之後,就變得如此粗魯了?

「這裡是你的家,我是你的哥哥,當今的雲皇花辛!」

「那我是誰?」

「你是我的妹妹,雲國的花愁公主,即將成為風國的王妃。」

「我記得我叫紅玉,怎麼變成這樣了,我不是已經死了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天龍哥呢,我要去找我的天龍哥!」

她掙開雲皇的手,就要下床,卻被雲皇擋住,說道:「你不想嫁到風國,也不用編出這樣的理由,實在是荒唐可笑,哼,現在已經由不得你,你還以為是那個老東西在世的時候么?現在是我說了算!」

這個死丫頭,不想去風國,居然玩這套,他才不會被她騙,再說,即便她真的神志不清精神失常,那也不管他的事情,只要能將他寶貝的蘇素娘娘換回來就可以了。至於這個死丫頭嫁到了風國,因為神志不清等毛病不得風國大皇子的寵愛,因而被退貨或是被打到冷宮,那就不管他的事了。

他想着,一下將花愁推倒在了床上,然後甩甩袖子,出去了。

花愁躺在了床上,細細地回味了一下這十分奇怪的遭遇。那晚,夜涼如水,他們被別的幫派算計,她為了救天龍,撲在了他的身上,她甚至還記得那殷紅的血,濺滿了他的臉,然後她便彷彿睡著了一般,什麼都不知道。

再次醒來,就是在這裡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自己若是死了,這裡也不像是陰曹地府啊?莫非……

她猛地坐了起來,強壓住心中的慌亂,喃喃地說:「應該不會啊,我不會穿越的吧?」

最近穿越的電影實在是有點泛濫了,連劉鎮偉都忍不住出來整了部《越光寶盒》,她看過好幾遍,非常荒誕和搞笑,看着看着心情就跟着好了。她還是忍不住問自己,難道真的就這麼的穿越了?唉,居然穿越成了一個什麼雲國的花愁公主,真是太可笑了,想她好歹也算是一個梟雄,手下也有不少的弟兄,怎麼就成了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公主?

從方才那個自稱雲皇的傢伙來看,他似乎對這個公主並不好,似乎想用她去換什麼蘇素娘娘,甚至,這個公主自殺也是被他逼迫的,走投無路,心灰意冷了,所以才自殺了。

這樣的皇帝真是這個國家的悲哀,這樣的公主真是不幸到了極點,既然她更加不幸地穿越來了,並且更更加不幸地附在了這個自殺的公主身上,她就要改變一切,讓這個公主的命不至於堪比黃連。她,紅玉姐可不是被人隨意捏來捏去的軟柿子,她可不是好欺負的主,生平最不怕的就是跟人斗!從今天起,世上將不會再有紅玉姐,有的只是雲國的花愁公主!

這時,門開了,燕兒走了進來,她看着坐在床上蓬頭亂髮的公主,心中就是一陣悲苦,公主的命實在是太苦了。她眼淚汪汪地將一碗薑湯端到花愁的面前,說道:「公主,奴婢知道您的心裏苦,可是再怎麼苦,也要喝點東西啊,您不能這樣虐待了自己啊,燕兒看着心疼。」

她說著,眼淚如珍珠般地落了下來,聲音哽咽着說:「公主,燕兒怕是最後一次伺候您了,您就喝了吧,以後,您怕是再也看不見燕兒了。」

花愁心中一怔,說道:「燕兒,你要去哪裡?」

燕兒哭着說:「王上說奴婢照看您不周,要將奴婢處死,奴婢求王上開恩,讓奴婢再伺候您一次,明日奴婢怕是就要跟公主您永別了。」

花愁氣憤之極,狠狠地拍了一下床沿,叫道:「豈有此理!簡直是豈有此理!太過分了!這個暴君!」

燕兒見她這般,心中一怔,說道:「公主,您沒事吧?您平常不是這樣的啊,公主,您別嚇唬燕兒啊。」

花愁嘆了口氣,雙目閉上,雙手在胸前做着調息內力的架勢,學着郭芙蓉的經典語錄說道:「世界如此美妙,我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

燕兒更加慌了神,說道:「公主啊,公主,您真的沒事么?平時,您可不是這樣的啊!嗚嗚嗚,您嚇到燕兒了。」

花愁伸手將她的眼淚擦去,說道:「我沒事,我好着哩。」

燕兒說道:「那您不能再去尋短見了啊?」

花愁笑笑,說道:「不會,我要好好地活下去,活出一片精彩。」

燕兒這才破涕為笑,說道:「那燕兒為公主您梳妝吧。」

銅鏡中映着的是一張絕美的臉,比之前她自己的那張臉更要出色,而且年輕很多。燕兒的手很輕,梳頭的技術也是一流,這要穿到了現代,估計做個專業的髮型設計絕對沒問題的。

花愁看着鏡子中的自己,十分滿意,便說:「燕兒,我這一醒來發現很多東西都不記得了,你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吧。」

燕兒趕緊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跟她說了,一邊說一邊想着,難怪公主一醒過來就成這樣了,原來她得了傳說中的「失憶症」了,據說得了「失憶症」的人就是這樣的,看來得去找老御醫要個治療的偏方。

換上了新的衣服,花愁又是神采奕奕,較之前那股柔柔弱弱的,現在的她更加的英姿颯爽,秀美中透着一股剛毅,再也不是先前林妹妹般多愁善感傷春悲秋的柔弱公主了。

穿戴好了之後,燕兒仔細打量了下她,很驚奇地說:「雖說公主您相貌沒變,但是奴婢總感覺您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總是感覺跟您以前不大一樣。」

花愁一笑,說道:「傻丫頭,這叫鳳凰涅槃。」

燕兒跟着問:「公主,啥叫鳳凰涅槃啊?」

「就是重生的意思,我不是已經死過一次了么?這次是重新活一次,對生活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變,所以整個人也就跟着變了。」

燕兒還是搖搖頭,說道:「公主,奴婢還是不懂,覺得公主您這次醒過來之後,就變了,感覺太高深了,說的話奴婢都聽不懂了。不過,只要公主您活得好好的,奴婢也就開心了。」

花愁微微一笑,如風拂落花,說道:「只要你記住,人是會變的,你可曾識字?」

燕兒點點頭說道:「公主您之前教奴婢識過幾個字,之後便沒有人教了。」

花愁點點頭,說道:「那好吧,今天起我繼續教你識字,現在你陪我去王上那裡。」

燕兒心想,明天她就要被砍頭了,識不識字的有什麼關係?但是看到公主如此開心的模樣,她也便跟着開心了起來,於是趕忙帶路,將她引到了雲皇的寢宮。

侍衛見是花愁公主駕到,趕緊進去通報,生怕花愁公主又尋死連累到了自己。

雲皇一見花愁公主,不由一驚,眼前的妹妹雖然還是那個模樣,但是似乎較之前更多了啥,總之現在的妹妹,比以前那個天天面無表情一臉苦瓜相的,要漂亮很多倍。

花愁看了他一眼,很高傲地說:「燕兒是我的貼身丫頭,沒有她我就活不下去,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吧。」

然後帶着燕兒一陣風似地消失了,接下來的兩天,燕兒都在跟她說她以前的事,漸漸她也同情起之前的花愁公主了,都是女人,都是一樣的命運,莫非上天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所以讓她穿越到了這裡,讓她們合二為一,成了一個人。

這天,雲皇突然來到了她的宮中,說道:「孤知道你不想嫁過去,是因為這個男人,孤為了能讓你死心塌地地嫁過去,換回蘇素娘娘,只能這樣做了!」

他的身後站着一個男子,相貌俊朗,身材修長,一襲青衫,很是儒雅。

燕兒輕聲地說:「公主,那個便是司馬公子。」

花愁一見他的相貌不由驚得目瞪口呆,他竟生得跟天龍十分的相似,只不過天龍多了份野性,而他卻多了份儒雅而已。

「天龍哥……」她看着他,口中喃喃地說著,禁不住奔上前去,抓住他的手,眼中止不住落下淚來,夢囈般地喊着:「天龍哥,我是紅玉。」

司馬青雲的目中瀰漫著淡淡的悲涼,微微鎖住的眉頭,彷彿飄着如輕煙霧般的憂愁,他紅潤的嘴唇輕輕抖動,慘然一笑說道:「公主,我最大的遺憾是未能與你春風一度,不過能得公主如此賞識,青雲此生已不虛活。」

「天龍哥,我是紅玉……」她說著,目光中滿是痴迷。

「公主,您……您不要再說了……我……」

他說著,嘴角滲出一絲血跡,緊接着一口黑色的血從他的口中噴出,整個人直直地倒了下去。她伸手,扶住了他,眼中的淚水落滿他的衣襟,她說道:「天龍哥,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我一定要為你報仇!」

她說著,猛地抬頭,眼中布滿血絲,原本紅潤的朱唇,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這樣子讓雲皇驚得退了一步,說道:「你,你想怎樣?來人,回宮!」

她抱着已經死去的司馬青雲,從絕望中漸漸走了出來,他其實並不是她的天龍哥,他是雲國第一才子司馬青雲,可是他們竟是那麼的相似,這眉眼這氣魄,甚至說的話都是這般的相似。

她猶記得當初她臨死的時候,他說:「紅玉,我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娶你。」

司馬青雲臨死的時候,說:「公主,我此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未能與你春風一度。」

她執着地認為天龍就是司馬青雲,他們本就是一樣的人,原本就是一體的,她更加堅信,老天既然讓她來到這個遙遠而陌生的雲國,就是為了讓她與雲國的「天龍」再續前緣的,可是現在,居然讓雲皇給毀掉了,她恨雲皇!

憤怒在她的心中像一根刺,劇毒的汁妖嬈盛放,瀰漫了她心中每一處角落。

雲皇正在悠閑地品着茶,想着馬上就可以與心愛的蘇素愛妃團聚,心中就是一陣說不出的歡喜,同時更多了一份焦急地等待。明天,明天他就可以見到她,就可以再次與她在龍床上春宵苦短了。想到這裡,他的心情就格外的好,甚至感覺連眼睛都不跳了。

那天,他看見花愁布滿血絲的眼睛之後,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慌,右眼便開始不停地跳動着,御醫也說不出病症。

看來是太思念蘇素愛妃了,只要她能平安回來,能再和她日夜笙歌肌膚纏綿,一切的煩惱都會消失的。

愛妃啊愛妃,你快點回來吧,孤好想念你。

這時,花愁走了進來,手裡端着一個精緻的小碗。雲皇一見到她,立刻站起身來,眼睛跳得更厲害了,他禁不住伸手捂住了右眼,說道:「你你你……來幹什麼?」

花愁只是淡淡一笑,說道:「王兄何必如此驚慌,小妹只是聽聞王兄眼睛微恙,特意親自下廚為您煲了一鍋豬眼湯,為您調理一下。」

雲皇看着眼前俏笑兮兮的花愁,更加覺得她似乎變了一個人,舉手投足間更加的嫵媚和風情萬種,這是之前的花愁所不具備的。若是之前的花愁一株深谷百合,那麼眼前的花愁就是一朵怒放的牡丹,撓得人心痒痒,卻又害怕突然冒出一根刺,扎着了手。

花愁見他只是怔怔地望着自己,嫣然一笑,說道:「妹妹燉了一碗豬眼湯,特意孝敬哥哥的。」

說著,從碗盅中舀了一勺子湯,遞到他的面前說道:「明日小妹就要嫁到風國去了,以後王兄怕是再也不會看見我,今天就讓小妹喂您喝次湯,免得日後,您將小妹忘記了。」

黑道王妃不好惹

黑道王妃不好惹

作者:蘇素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她被風國殘暴的大王子強行娶進風國,由棄妃貶為女奴,被眾奴僕欺凌,被強行侮辱,清白不保,且看她這個黑道大姐如何一步步爬上枝頭,一統後宮!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