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亂玉江湖記事簿免費閱讀(魏藍 藍魏)小說

亂玉江湖記事簿免費閱讀(魏藍 藍魏)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張花 標籤: 現代言情 魏少 魏少藍

闖江湖就闖江湖,十年前的舊案摻和個什麼勁?莫說江湖盡好漢,跟着魏少事不少甪里亓官勞燕分,扶鳶傅家一牆隔,閻門隱尊師兄妹,姜女掐指一算神到頭來,亂玉一收,再問湖底精:做甚呢,不造害了好多人么!
我出忘川去找你

精彩節選

  原來,有逃避,就有懲罰。

  他被帶離了忘川畔,轉世再度為人。他以為對他的懲罰就是孤獨一世,嘗盡她的痛苦。

  於是他開始用心去看,用心去尋找,尋找錯過幾世的她。

  ――――

  乾淨的天青色衣衫落在酒館的一隅。

  捧壺,執杯,酒液泠泠傾注。

  仰頭,吞咽,醽醁滑過喉頭。

  只看背影,風華自在。

  驀地肩頭一沉,一隻手搭了上來。

  「好酒也不分給兄弟點兒,魏少,忒不夠意思啊!」少年笑嘻嘻的聲音緊隨而至,朝氣清亮。

  飲酒人眼角帶出些暖色,卻是斜睨了少年一眼。

  「得得得,服了您老了,我可受不起這千嬌百媚的風情一瞥!酒我不喝啦,那魏少您能否賞臉走一趟?我那案子急吶。」這少年是京城府尹的大公子,名叫宋穆,一大早兒被老爹踢出衙門查案來了。

  那魏少沒說話,不緊不慢地細細品,直待一壺酒見底兒了,才眯眯眸子,起身。

  宋穆大喜,笑着趕緊跟上——魏少可是探案必備良品啊,逢案必解的主兒!哪回辦案不得來請他啊。

  聽着身後宋穆輕快跟來的腳步聲,走在前面的魏少極輕地笑笑,但又隨即被常年的心口絞痛壓了下去。

  沒錯,他轉世再為人,自出生起心口就帶着疼,世間無葯可解。

  這一世他叫魏少藍,不過嘛……他掂掂手裡的泥金青陽扇,江湖上還沒人敢直呼他真姓名的,都得把藍字去了,恭恭敬敬尊聲魏少。

  罷,孤獨的一生,結識宋穆一個兄弟就夠了。

  酒館外,宋家專用馬車已經停好。

  魏少藍上車前向後一拋,一個小酒罈子落在宋穆手中,然後一個漂亮的起落,進入馬車。

  後面的宋穆毫不意外地接下,聞聞手中的好酒,剛要拍開泥封,一轉眼看到魏少藍進了馬車,登時苦了一張俊臉。

  「哎——」

  來不及了。

  「你是誰?」冰冷的扇柄抵上少女的脖頸,帶着死亡的光華。

  宋穆上來的時候就是這個場景。

  少女細眉杏眼,瓊鼻粉唇,淺淺地透着股英氣,乍一眼不十分驚艷,細一瞧卻靈動嬌俏,總之,挺好看。

  她此時倒不害怕,不哭反笑:「呦,我還沒問你是誰呢,幹嘛上我家的馬車?且不說你意欲劫持我,就是身份不明亂闖馬車這條罪名也能讓你坐牢坐個十天半個月!你信是不信?」

  好一番伶牙俐齒。

  魏少藍摸摸心口,皺了皺眉。

  「哎呦魏少,表妹,誤會啦!都是自家人。表妹呢,是跟着我出來長見識的,魏少呢,是我的兄弟,大家以後還要互相照應的——魏少您先把扇子收了成不?」宋穆趕緊兩頭賠笑打圓場。

  「哼。」少女沒給表哥丁點兒面子。

  魏少藍又了睨了宋穆一眼,收扇轉身掀簾兒出去了。

  宋穆:……這大少爺和姑奶奶,一個比一個難伺候!

  「表哥,你這是什麼朋友,不笑就不笑吧,上來還要拿人家性命當見面禮!」江可漾抱臂沖宋穆抱怨,小臉一皺,嘴巴一鼓一鼓的,「難怪他沒朋友——也就表哥你傻乎乎的貼過去吧!」

  「漾漾彆氣,魏少其實就是表面冷得似鋼似鐵,其實內里啊,軟得似熔似化吶。」宋穆壓低聲音。這話要是被魏少聽見,呵呵,案子也別破了,魏少親自送你重傷內退吧。

  「而且啊,魏少武功可比你表哥我高多了,有他在,看誰敢動咱一根指頭!你不是想知道那些個江湖事兒嘛,也儘管問他去。」依舊不懈地勸表妹。

  江可漾挑眉:「他會告訴我?」

  宋穆一拍大腿,笑得滿臉誠懇:「那當然!你是誰?我宋穆的表妹!又生得如此傾國傾城閉月羞花沉魚落雁艷壓群芳百萬裏面挑一個……」

  江可漾終於「撲哧」破功,推着宋穆笑罵:「去去去!也不害臊!」

  好歹哄好了表妹,宋穆就去馬車頂上哄另外一個傲嬌的大少爺。

  自覺沒法坐得和魏少藍一樣筆直,也就破罐子破摔隨便一蹲,開口:「這個表妹是我唯一的表妹,閨名喚作江可漾,打小就和我混在一起玩兒。昨天我剛到家她就背着個小包袱了來找我,說家裡容不下她了,就來投奔我。昨天不是下雨了嚒,看她淋得一身,也怪可憐的,於是就帶着一起來了。」

  說罷小心翼翼瞅了魏少藍一眼,等他表態。

  魏少藍眼都不眨:「我剛剛看到她包袱旁邊的油紙傘上還有點兒水珠。」

  宋穆乾笑:「魏少您看破別說破嘛……」

  忽而他又嘆了口氣,說:「不過表妹家裡也確實容不下她了,這丫頭從小不愛紅裝愛武裝,就愛研究個暗器毒藥啥的,琴棋書畫倒成了擺設。十六歲的姑娘了,最近又想拜我爹府里張仵作為師,要學驗屍,把我姨母生生氣得躺了三天。可不就是只能來投奔我了。」

  瞧着魏大少臉色稍稍緩和了,宋穆鬆了一口氣,拍拍胸膛保證:「我知道魏少你在找人,我絕不讓漾漾干擾你半點。等辦完這件案子我就送她回去,如何?」

  半晌,魏少藍從領口拔下一根毒針:「還給她,小丫頭脾氣挺大。江湖水深,你看好她。」

  宋穆捏着毒針,頓時喜笑顏開——這事兒妥了!

  至此,辦案三人組正式上路。

  越安城,日頭正燦。

  逢霖居外表修得風雅精緻,正是滿座的大好時光。

  衣冠整潔的小二站在門外,不管衣着是光鮮還是樸素,迎來送去都是一張笑臉,讓人新生好感,但那眼神銳利得很,上下一瞄,一個人的地位高低、身家如何心中就有數了。於是差錢兒的往一樓領,大爺貴婦們二樓三樓包間請。

  突然,小二面目一整,順着他的目光過去,一輛馬車緩緩駛來。車前坐着車夫,車頂上居然也坐着兩個人。

  瞧着氣派熱鬧的逢霖居,魏少藍似笑非笑:「你爹不是做官兒嗎,還能置辦這麼大產業?」

  「青天可鑒!我爹可是大清官,兩袖空空的清!」宋穆摸着癟癟的荷包欲哭無淚,「連自個兒兒子的工錢都拖了仨月了……」

  「這是我家的產業。」突然一個輕快的聲音插進來,正是剛下車的江可漾,「魏少藍,看在以後還要一起闖江湖的份上,本姑娘暫且原諒你了。這頓飯我請!」

  仰着頭的少女眼眸格外清亮,含着無限純凈,身上透着與生俱來的開朗大氣。

  魏少藍認認真真看了江可漾一眼,見她毫不忸怩與他對視,便微微頷首:「嗯。」然後利落地躍下,和她一前一後向逢霖居內走去。

  背後留下了宋穆張大嘴的驚愕表情——不是因為魏少領情了,魏少心眼兒又沒那麼小,而是——這這這,表妹好像是第一個敢直呼魏少全名的第一人喔?

  小二小心地湊過去:「表少爺?注意形象啊……」

  「啊?哦。」

  宋穆回神,咳了一聲,輕笑着也走進去了。

  蝴蝶涼盤,雞蛋黃白分開蒸成蛋糕,與山楂糕、雞肉、香菇、火腿一起切成橢圓形,再把調好的肉餡裹上攤好的蛋皮,也切成橢圓,涼拌海蜇絲勾勒蝴蝶輪廓,蛋卷圓片擺蝶身,其他橢圓擺上翼,水晶蝦擺下翼,最後新鮮櫻桃剖兩半做眼睛,胡蘿蔔雕出牡丹做裝飾。

  一菜終成,可觀可食。

  宋穆認真地實踐了以上八字的最後一字,一筷子下去蝴蝶右翼就沒了,咬在嘴裏,酸甜鮮嫩,妙不可言。

  看宋表哥吃得如此歡樂,江可漾趁機道:「表哥啊,眼看我就要初涉江湖了,告訴我點兒江湖常識唄?」手裡拽着表哥的袖子,眼睛卻看向魏少藍。

  宋穆哪能不明白表妹啥意思,騰出嘴來口齒不清地嘟囔:「問魏少去,他個江湖老油條了。」

  江可漾順桿兒下,目光炯炯地看過去。

  魏少藍好似心情還不壞,居然開口了:「江湖嗎……首先要知道幾大宗派。『筆下乾坤』張小書曾經編了句順口溜:

  甪里亓官扶鳶傅,

  天游百里閩中李,

  加上術山玄蒼洛,

  武林五霸皆聚齊。

  因這五家家底厚實,且武功單門獨傳,所以一直被公認並沿用至今。」

  江可漾默念一遍,目光賊亮。

  宋穆邊吃邊在心底默默笑笑:這就是魏少,一旦承認你是自己人,護短得緊。

  夾起一瓣西湖醋魚,魏少藍接着道:「江姑娘要去試毒也好,偷毒經也罷,這武林五霸還算講禮數,不犯他們門內大忌便無性命之憂。」

  江可漾一愣,恨恨開口:「你……你怎麼知道我想去試毒偷毒經?」

  魚肉在舌尖化開,酸爽滑嫩。

  魏少藍抿抿唇,正眼看向江可漾,並不作答,但眼底的告誡毫不掩蓋:「但是,你且記好了,無論如何都不要去招惹閻家人和姜家人,閻羅的閻,姜子牙的姜。」

  「噗——!」一邊旁聽的宋穆噴了,浪費了一口上好的太平猴魁。

  江可漾嫌棄地扔過去一塊手帕:「你幹嘛啊?」

  魏少藍挑了罐未被污染的佛跳牆,夾起一筷,淡淡瞟了宋穆一眼。

  「沒事沒事,嗆着了,嗆着了。」宋穆趕緊做了個揖。

  然後收了嬉笑。

  宋穆本是長了副俊朗陽光的少年模樣,此刻神態嚴肅,頓時稚氣褪去大半,倒有了點神捕的氣勢:「不過,咱們這次案子就跟武林五霸有直接關係。

  「『天游百里』,說的是天游島上的百里氏紅門教,島上島民皆是教徒。紅門教近年偏寓一島,潛心修鍊,並無生事。

  「但就是半月前,紅門教教內舉行了一年一度的赤焰節,象徵著教門興旺的聖火應該是在子時一刻由教主百里無為點起。但子時一刻非但百里無為沒出現,長老也一個不見。

  「於是教民分開去找,最後,在議事閣里,發現教主連同八名長老全部被殺。」

  

亂玉江湖記事簿

亂玉江湖記事簿

作者:張花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闖江湖就闖江湖,十年前的舊案摻和個什麼勁?莫說江湖盡好漢,跟着魏少事不少
甪里亓官勞燕分,扶鳶傅家一牆隔,閻門隱尊師兄妹,姜女掐指一算神
到頭來,亂玉一收,再問湖底精:做甚呢,不造害了好多人么!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