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月上柳梢頭免費閱讀(女主角叫寧淺)小說

月上柳梢頭免費閱讀(女主角叫寧淺)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3作者:夢芷 標籤: 寧淺月 柳長青 現代言情

(言情虐文,怕虐者勿進!) 寧淺月:「這樹好大呀,可惜已經死了,為什麼這樹上掛了那麼多紅色的絲帶還有祈願符呢?」  楚南曄:「這是棵海棠樹,許多年前,每年的春天,這棵海棠樹便開出如火如荼的海棠花來,漫天花海遮天蔽日……」  他突然想起一個幾乎快要模糊的畫面,畫…

月上柳梢頭

推薦指數:10分

《月上柳梢頭》在線閱讀

01

精彩節選

 一個腳步聲近了,門被推開!

  鵲兒:「小姐!」

  寧淺月:「鵲兒,你怎麼來了?」

  鵲兒:「我是偷偷溜過來的,小姐,你肯定餓了吧,我給你帶了幾個饅頭,還有水!」

  寧淺月:「水,先給我水,我兩天沒喝水了,都快渴死了!」

  鵲兒:「給!」

  寧淺月接過水,咕咚咕咚喝了兩口。

  寧淺月:「太解渴了!」

鵲兒遞過來兩個饅頭。

  鵲兒:「來,吃饅頭!」

  寧淺月接過饅頭狂啃。

  寧淺月:「這饅頭也不錯!」

鵲兒看着怪心疼。

  鵲兒:「小姐,您慢着點,別噎着!」

  寧淺月:「我突然又有點吃不下了!」

  寧淺月放下手中的饅頭。

  鵲兒:「怎麼了?」

  寧淺月:「這兩日,你在外頭可聽見什麼消息了?我爹他到底有沒有改變主意?」

  鵲兒:「小姐,你還是先把肚子填飽吧!」

  寧淺月:「我爹他還是要把我嫁給楚南曄?我偷偷去打聽過了,那個楚南曄不止是位花心大蘿蔔,還年紀一大把!」

  寧淺月:「他身邊伺候的人連他老得多少歲都說不準,我怎麼能嫁給這種人呢?而且還是去做二房,我死也不從!」

  鵲兒:「小姐,老爺他也是迫不得已,畢竟那位楚南曄不是一般人,誰也得罪不起!」

  寧淺月:「哼,雖然天下流傳,他是當今聖上恩師,與聖上關係密切,可他又不是朝廷中人,更沒有一官半職,無權無勢,有什麼可怕?」

  寧淺月:「就算他與朝廷有所瓜葛,爹爹他也僅僅是一位經商之人,能有什麼牽連?」

  鵲兒:「小姐,雖說老爺不是朝廷中人,可是身在天啟國,哪能不得聖上庇佑?」

  鵲兒:「這些年,老爺憑藉自己的能力,拼下一番事業,也算是風生水起,可如果得罪了聖上的恩師,往後可就不一樣了!」

  寧淺月:「能有什麼不一樣,就算不一樣,那又與我何干?」

寧淺月回憶起過去,往事歷歷在目。

  寧淺月:「反正我娘已經死了?爹爹對我娘的死漠不關心,我又憑什麼來關心他未來會怎麼樣?他的眼裡只有冷姨娘和她帶來的那個小妖精!」

  鵲兒:「小姐,你可再別說二小姐是小妖精了,讓老爺聽見又得不高興了!」

寧淺月聲色哽咽。

  寧淺月:「我偏要說,寧小刀那個小妖精!冷姨娘根本就是老妖精,她們兩個妖精合起來害死我娘,一切皆是我親眼所見,還能是假?」

  鵲兒:「小姐……」

  寧淺月:「鵲兒,你快告訴我,我爹爹是不是真的堅持要把我嫁給楚南曄那個老色鬼?」

  鵲兒:「小姐,前天那位楚南曄親自來府上一趟想見一見小姐,可是小姐堅決不肯,老爺這才生氣把小姐你關了起來!」

  寧淺月:「你看見楚南曄了?」

  鵲兒搖頭!

  鵲兒:「沒有,只有老爺和老爺身邊的兩個下人看見了!」

  鵲兒:「我後來聽說,那位楚南曄知道你不願意見他,再沒提提親的事,直接就離開了禹城,大概是生氣了,為此,老爺大發雷霆呢!」

  寧淺月:「然後呢?我爹爹說什麼了?「

  鵲兒:「老爺一開始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很生氣,可就在昨天,奴婢偶然聽見冷姨娘和老爺的對話,冷姨娘在老爺耳邊煽風點火,說要把你送去靈鷲山!」

寧淺月雙眼瞪得比銅鈴還大。

  寧淺月:「靈鷲山?……那裡都是一群修仙弟子,送我去那裡幹嘛?更何況那地方距離禹城萬里,那個老妖精這不明擺着要把我趕出家門嘛!」

  鵲兒:「關鍵是小姐,我聽說靈鷲山那地方與世隔絕,方圓千里都渺無人煙,去了那種地方,豈不是跟坐牢一樣?「

  寧淺月:「爹爹怎麼說?他同意了?「

鵲兒只好安慰她。

  鵲兒:「老爺他也是一時氣急,興許過兩日氣消下來便會改變主意了!「

  寧淺月:「這麼說爹爹他真的同意了?」

  鵲兒:「老爺最疼小姐,老爺一定不捨得的!」

  寧淺月:「哼!爹爹最疼我?他要是疼我,怎麼會逼我嫁給楚南曄那個老滑頭?更何況,爹爹一向意志堅定,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

  想想過去,又想想以後,鵲兒終於安奈不住崩潰的情緒,大哭了起來!

  鵲兒:「小姐,你要是真的走了,雀兒該怎麼辦?就算要走,雀兒也要跟着小姐一起走!」

  一個聲音傳來:「你想得太美了!」

  鵲兒和寧淺月抬頭看去,竟然是冷姨娘,身後跟着寧小刀。

  鵲兒:「冷姨娘?二小姐?」

寧淺月才不把她們放在眼中,她簡直恨死她們了,恨不得把她們捏碎再搗爛調成糊糊熬成粥。

  寧淺月:「老妖精,小妖精!」

  鵲兒趕緊偷偷勸她。

  鵲兒:「大小姐,快別這樣說話!」

  寧淺月:「實話實說而已!「

  冷姨娘:「哼,你就罵吧,反正你也罵不了幾句了!「

  寧小刀:「爹爹已經說了,他不想再看見你這個不聽話的女兒,要把你送到靈鷲山去,你就在靈鷲山好好玩吧,我已經提前派人去了那裡吩咐,讓靈鷲山的人好好『照顧』你!」

  冷姨娘:「還杵着做什麼?趕緊動身啟程吧?老爺說了,他一眼也不想再見到你,讓我趕緊把你送走,省得他煩心!「

  鵲兒:「姨娘,大小姐還沒有收拾東西呢!「

  寧小刀:「幾件破衣服而已,我早就幫她撿好放車上了!寧淺月,動身吧,可別逼我命人拖你出去!」

寧淺月甩甩衣袖。

  寧淺月:「走便走,只是托你給爹爹傳個話,他既然不想見到我這個女兒,那我將來也再不想見到他,更不會嫁給什麼楚南曄!」

寧小刀頗有得意之色。

  寧小刀:「好的,我一定幫你傳到,動身吧!」

  寧淺月頓了一會兒。

  寧淺月:「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寧小刀:「喲,你寧淺月一向是風風火火的,竟然還求起我來了?什麼事?說吧!「

  寧淺月:「我能不能帶上鵲兒一起走?「

  寧小刀:「呵,真不是我不答應你,爹爹說了,只許你一人啟程,可沒說讓下人陪同,再說了,爹爹都說了,不想再見到你這個女兒了,以後你便再也不是寧家的人,既然不是寧家的人,怎麼,竟想帶走我寧家的丫鬟?「

  寧淺月:「看來你是決意不肯了,那請你以後善待雀兒,別為難她!」

鵲兒滿滿的感動。

  鵲兒:「大小姐,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着奴婢!」

寧小刀便覺不耐煩。

  寧小刀:「我答應你便是,羅里八嗦的,走吧!」

寧淺月依依不捨。

  寧淺月:「鵲兒,你要多多保重!」

  鵲兒淚流滿面。

  鵲兒:「大小姐,雀兒再不能伺候你了,你一個人在外頭,多加小心,凡事多個心眼兒,別再直腸子直肚子了,勉得又吃虧!」

  寧淺月:「知道了,鵲兒,我走了,再見!」

寧淺月咬牙離去。

鵲兒倚着門檻淚目相送。

  鵲兒:「再見,大小姐!」

  冷姨娘:「哼,一個丫鬟,那模樣兒好像跟我們虧待了她似的!」

  寧小刀:「就是!」

鵲兒趕緊抹淚。

  鵲兒:「奴婢不是那個意思!」

  冷姨娘翻一個白眼。

  冷姨娘:「是不是的,你自己心裏明白!「

  寧淺月出了大門,上了一輛馬車,馬車一路顛簸,行了十幾日。

車夫將馬車拉停。

  車夫:「姑娘,前面就是靈鷲山了,靈鷲山有規定,外人不得誤入,老夫只好送姑娘到此了,後面的路,姑娘自己走吧!」

寧淺月挑開門帘,向外頭探了探,只見四周叢林密布,只一條小道曲徑相通,望不到盡頭,小道前立了塊石碑,石碑上刻着「靈鷲山」三個字。

  寧淺月:「好!這一路顛簸,睡都睡不好,好睏啊!」

車夫急匆匆。

  車夫:「姑娘快點下車吧,老夫趕着回家呢!」

  寧淺月:「好,我這就下車!」

  寧淺月跳下馬車。

  寧淺月:「麻煩您幫我把行禮拿過來一下!」

車夫幫她搬下行李,不過一個不大的包袱,裏面幾件衣裳而已。

  車夫:「給你!」

  寧淺月接過行禮,謝過便走,車夫卻將她攔住。

  車夫:「等等,你這就走了?」

  寧淺月:「怎麼了?還有事嗎?」

  車夫:「小姑娘,你的車錢還沒付呢?」

  寧淺月:「車,車錢?」

  車夫:「是啊!」

寧淺月簡直難以置信。

  寧淺月:「那,那個老妖精竟然沒給你車錢?」

  車夫:「你說的是那個有錢的貴夫人嗎?沒有呢,她沒有給我車錢,說到了地方,跟你要就是了!」

寧淺月火冒三丈。

  寧淺月:「這也太過分了!」

  寧淺月:「這個老妖精,竟然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來整我!」

  車夫:「小姑娘,這一路過來走了半個月,路上你住店兩次,打尖七次,其它時候都是路上隨便買點乾糧饅頭充饑,可是也花了不少錢,都是我出的,一共算下來加上路費的話,二十輛銀子有餘,我就算您二十兩整的吧!」

無論如何,車錢還是要給人家的。

  寧淺月:「我,我這就給你!」

  全身掏了個遍,發現自己身無分文!

  寧淺月氣得直嘟囔。

  寧淺月:「這個老妖精,竟然一件值錢的東西都沒有收拾給我,這是存心要害死我!」

車夫瞧着不大對頭。

  車夫:「姑娘,你怎麼了?」

寧淺月直言不諱。

  寧淺月:「我,我沒錢!」

  車夫:「沒錢?沒錢你打什麼車?沒錢你讓我送你這麼遠?」

寧淺月趕緊替自己辯解。

  寧淺月:「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人陷害的,要不你先回去,等我有錢了再給你?」

  車夫瞪圓了眼。

  車夫:「我的家在禹城,離這裡萬里呢,你開什麼玩笑,無論如何,今天必須把錢給我,不然你就別想離開!」

  寧淺月:「可是我,我真的沒錢!」

  車夫:「那你身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比如首飾什麼的?」

  寧淺月:「真的沒有,有我就給你了!」

  車夫急了,一把拉住月兒衣袖。

  車夫:「你這小姑娘,你這是想賴賬了不是……」

  寧淺月:「不是,不是!」

  車夫:「不是那你還不把錢給我?」

  寧淺月:「我都說了我沒錢!」

  山上走下來一位年輕人,一身青衣,俊逸輕飄!

  柳長青:「咳咳!」

寧淺月瞧去,只覺得那人不似凡人,倒有幾分像天上的仙人。

  寧淺月:「你是誰?」

  柳長青:「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車夫:「這位公子來的正好,你給評評理,這位姑娘,千里迢迢,坐我馬車過來卻不給車錢,你說這,這……」

  寧淺月:「我不是不給,我不是說了嘛,我沒錢,真的沒錢!」

柳長青面不改色,只冷冷淡淡問

道:「姑娘可是寧淺月?」

  寧淺月:「額?」

月上柳梢頭

月上柳梢頭

作者:夢芷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言情虐文,怕虐者勿進!) 寧淺月:「這樹好大呀,可惜已經死了,為什麼這樹上掛了那麼多紅色的絲帶還有祈願符呢?」  楚南曄:「這是棵海棠樹,許多年前,每年的春天,這棵海棠樹便開出如火如荼的海棠花來,漫天花海遮天蔽日……」  他突然想起一個幾乎快要模糊的畫面,畫面里,城兒一身焰火一樣的烈烈紅衣,她就那樣安靜的站在這棵海棠樹下,海棠花瓣落滿她的衣袖,那時候的城兒,總是一臉憂愁,又或者冷酷!!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