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燃情總裁深深寵免費閱讀(蘇扶俏江其琛全文免費閱讀)小說

燃情總裁深深寵免費閱讀(蘇扶俏江其琛全文免費閱讀)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0作者:蘇扶俏 標籤: 江其琛 現代言情 蘇扶俏

奢華典雅的歐式大廳里,一個瘦弱的女人被沉重的鐵鏈高高吊了起來,女人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新舊交替的傷痕觸目驚心昂貴的法國羊毛地毯被她的鮮血染成了紅色,猛然看去,頗具色彩衝擊
第9章 鳩佔鵲巢

蘇扶俏一個人來到醫院包紮傷口,她聽說江其琛親自將白薇寧送了過來,還安排了住院。

她感覺嘲諷極了。

包紮完傷口之後,蘇扶俏便來到了白薇寧的病房。

她倒是想看看,這個白薇寧究竟想能不要臉到什麼程度。

白薇寧半躺在床上,滿臉的高傲和得意,看見蘇扶俏,她嘲諷的笑了起來,「蘇扶俏,死心了吧?江其琛心裏的人是我,他根本一點都不在乎你的死活。」

蘇扶俏呵呵一笑,苦澀的點頭。

這些話,不用白薇寧說,她全都知道。

可今天在試衣間的事,蘇扶俏不會就這樣放過白薇寧的。

她確實不招江其琛的待見,但她也不會平白被欺負。

她走近白薇寧一些,抿唇盯着白薇寧開口道,「白薇寧,你最好弄清楚你的身份,你就是個情人,我才是正室!不管江其琛喜不喜歡我,我一天是江太太,你就一輩子上不了位!」

「你……」白薇寧咬唇盯着她,沒想到她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所以,給我安分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蘇扶俏冷笑一聲,吐詞清晰道。

說完,蘇扶俏便轉身離開了。

白薇寧死死咬牙瞪了蘇扶俏一眼,唇角勾起一絲陰狠的笑。

那又如何?

反正江其琛根本不愛她,她多得是讓江其琛厭惡她的辦法!

之後,蘇扶俏便拖着疲倦的身體回到了家裡。

她感覺很累,便躺在床上睡著了。

迷迷糊糊的,她感覺忽然有人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她嚇得尖叫出聲,直接從睡夢中驚醒過來了。

江其琛大力的拽着她的手腕將她死死壓在床上,冰冷的眸子里滿是憤怒,「蘇扶俏,你真的聽不見我的警告?」

蘇扶俏皺着眉頭看向他,不明白他突然的怒氣從何而來。

難道是因為白薇寧?

她嘲諷一笑道,「江其琛,白薇寧在你眼裡就那麼嬌貴?」

江其琛死死抿唇開口道,「她都因為你自殺了,當然嬌貴!」

自殺?蘇扶俏微微一怔,白薇寧這苦肉計真是夠狠。

「我早就警告過你,如果你再敢碰白薇寧,我會親手弄死你!」江其琛死死咬唇盯着蘇扶俏怒吼道。

蘇扶俏連忙搖頭,「我根本不知道她自殺的事!」

她今天下午不過是對白薇寧說了幾句狠話,怎麼會逼得她自殺呢?

但江其琛明顯不信蘇扶俏的話。

「蘇扶俏,你居然還學會撒謊了?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江其琛,不要!」

她含着淚,指甲深深陷進了肉里。

可是江其琛,我究竟做錯了什麼?就憑她一句話,你便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嗎?

最後蘇扶俏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死死咬牙承受着江其琛的發泄。

這樣也好,等她懷上他的孩子,她或許就能徹底離開他了吧……

蘇扶俏絕望的想。

***

直到凌晨三點多,蘇扶俏才得以解脫。

江其琛從她身體里抽出來之後便厭惡的推開了她,洗完澡之後便出門了。

蘇扶俏從來不會過問他去哪裡,她知道,他沒資格。

更何況此刻她頭暈目眩的厲害,她揉了揉發燙的腦袋,直接倒在沙發上昏睡過去。

江其琛回來的時候,遠遠的看到沙發上縮成一團的蘇扶俏。

她緊閉着眼睛,汗濕的頭髮凌亂的黏在臉頰上,淚水哭花了臉,髒兮兮的像被人丟棄的小貓。

江其琛皺了皺眉用鞋尖踢了踢她的腳,她沒醒。

他想伸手拽她起來,卻碰到了她滾燙的額頭。

她發燒了。

江其琛怔了怔,轉身將毛巾在涼水裡浸了浸,放在了她的頭頂。

蘇扶俏悶哼一聲,眉頭皺得更緊了。

「蘇扶俏,起來吃藥!」江其琛皺了皺眉,直接捏着她的嘴巴要灌她葯,他可不想這女人就這樣死了。

「其琛……」

蘇扶俏卻喃喃的喊出了他的名字,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身軀一震,下意識的想掙開她。

她躺在沙發上縮成小小的一團,劉海遮住了大半張臉,明明瘦瘦小小的身體,力氣卻大得讓他抽不開手。

「其琛,我想吃學校門口的餛飩……」

蘇扶俏的聲音很細很輕,卻讓江其琛整個人都僵住了。

江其琛恍惚想起第一次和她的見面,就是在他們學校門口,他去學校找石筱婭,石筱婭抽不開身,便讓這個小學妹來招呼他。

她拉着他坐在餛飩攤前,點了兩碗餛飩,還特意讓老闆給他多撈了幾個,其實他不喜歡吃餛飩。

又臟又沒有營養,他無聲的抗議着,一口也沒有吃。

蘇扶俏卻不在乎,眨巴着眼睛不停的和他說話,還說等他吃完再走。

很討厭。

從三年前到現在,這女人似乎一直這麼麻煩。

江其琛冷笑一聲,直接捏着蘇扶俏的嘴巴將葯餵了進去。

也許是燒得厲害,蘇扶俏沒看見江其琛冰冷的眼神,把葯咽下去之後,她翻了個身就不動了。

江其琛不知道在房間里坐了多久,他抿唇盯着沙發上的人,深如古井的眼眸里透着複雜的情緒。

蘇扶俏睜開眼睛時剛好撞見了江其琛陰冷的眼神,她嚇了一大跳。

四目相對,竟全是冷漠。

接受不了江其琛冷漠的眼神,蘇扶俏移開了目光。

看到她醒了,江其琛抬起修長的腿,俯身靠近她,低沉暗啞的嗓音滿是冷漠,「蘇扶俏,少給我裝柔軟,明天之前你不好起來,小心我弄死你!」

丟下這句話,他便轉身離開了。

蘇扶俏獃獃的站在原地,嘲諷的笑了起來。

如今她連生病的資格都沒有了嗎?

第二天,蘇扶俏感覺精神好了一些,但身體依舊很虛弱。

她拖着虛弱的身體起了床,路過那間原本屬於她的主卧時,她整個人都僵住了。

這間主卧原來是她和江其琛的房間,但江其琛說她不配,一直讓她住在狹小的客房裡,但如今的主卧里,正上演着讓蘇扶俏噁心的一幕。

蘇扶俏身體一顫,幾乎癱坐在地上。

她咬着唇發狠的捏緊了拳頭,很想直接衝上去將門砸開衝進去,質問江其琛怎麼能帶白薇寧這個女人回來弄髒他們的床,但她做不到。

她只能一邊壓抑的哭着一邊用手指摳着門縫,指甲斷裂鮮血蹭得滿牆都是,鑽心的疼痛卻讓她越來越清醒。

江其琛就是個惡魔,他在變着法的折磨自己!

如今他居然把白薇寧帶到了家裡,如今連這個冰冷的家,她也待不下去了嗎?

許久之後,裏面的動靜終於停止了。

白薇寧穿着性感的真絲睡衣,一步步推開門出來了,臉上還帶着完事後的潮紅。

看見紅着眼站在門口的蘇扶俏,她滿臉得意的開口道,「江太太,原來你在家啊,真是抱歉了,剛才聲音大了點。」

「白薇寧,你怎麼這麼不要臉?」蘇扶俏死死咬唇盯着她怒吼道。

白薇寧大笑一聲,摸了摸那個她自己割破的傷疤開口道,「我怎麼不要臉了?我受傷了,江總心疼我,便把我接過來這裡住了,你要是看不慣,可以搬走。」

什麼?

蘇扶俏身軀一震,這才看見主卧里屬於白薇寧的行李。

這個女人,居然光明正大的搬到家裡來了?

感覺到蘇扶俏憤怒的目光,白薇寧走近她一些,用只有她們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開口道,「蘇扶俏,你不是說只要有你在,我這輩子都做不了江太太嗎?我如今就是想告訴你,我很快就能取代你的位置當江太太了!」

「啪!」

蘇扶俏再也忍不住了,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了白薇寧的臉上!

白薇寧尖叫一聲,整個人都癱坐在地上。

聽見外面的動靜,江其琛出來了。

看見江其琛,白薇寧連忙捂着被打的臉,眼眶頓時就紅了起來。

她可憐兮兮的拉住了江其琛的衣角,瞪了蘇扶俏一眼開口道,「江總,你可要為我做主啊!蘇扶俏居然打我!她居然當著你的面打我!」

說著,她的眼淚頓時就落了下來,「江總,當著你的面她都敢這樣做,要是你不在,她恐怕會殺了我吧……」

一瞬間,江其琛的臉陰沉得可怕。

江其琛俯身靠近蘇扶俏,伸手捏住蘇扶俏的下巴,冰冷的嗓音彷彿來自地獄,「蘇扶俏,既然你那麼容不得白薇寧,那你就給我滾出去!」

蘇扶俏死死咬唇盯着他,眼眶頓時紅了起來。

她的心,瞬間如被撕裂般狠狠抽疼起來。

這裡是他們的家,是她住了三年的地方,如今他居然為了一個女人,讓她搬離這裡?

燃情總裁深深寵

燃情總裁深深寵

作者:蘇扶俏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奢華典雅的歐式大廳里,一個瘦弱的女人被沉重的鐵鏈高高吊了起來,女人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新舊交替的傷痕觸目驚心
昂貴的法國羊毛地毯被她的鮮血染成了紅色,猛然看去,頗具色彩衝擊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