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權傾天下:醫妃要和離免費閱讀(桑菊宗政逸)小說

權傾天下:醫妃要和離免費閱讀(桑菊宗政逸)小說

時間:2022-04-02 18:00作者:桑菊 標籤: 宗政逸 桑菊 現代言情

季元二十五年,秦王府屋外狂風呼呼地撕扯着窗戶,雨點重重地砸落在屋檐上屋內燭火晃動,吱呀作響的床幔,搖曳的人影在暖帳上糾纏在一處……「蘇映月,你父親置....
第8章 桑葉

就在魏蓮惜還想說什麼的時候,蘇映月忽然聽到了桑葉氣若遊絲的聲音:「我沒偷,這玉墜是我家大小姐,送我的生辰禮物。」

桑葉的話,讓她的心莫名一陣酸脹。

沒想到,桑葉即使被原主拋棄,依舊這麼忠心耿耿。

想到到這兒,她便狀似無意地隨口問道:「桑葉呢?」

「那丫頭都被你寵壞了,許是這功夫還怪你出嫁沒帶她一起吧?」

魏蓮惜面不改色地,挑撥着她們主僕二人的關係。

蘇映月故作惱怒地模樣,順着她的話頭恨恨道:「那我可要好好教訓教訓她!」

若不是臨床試驗的副作用,其中還有一個是遠超常人的聽力。

她怕是真的就被魏蓮惜哄弄過去了,想到這兒,她大步順着桑葉的聲音尋去。

魏蓮惜見狀立刻不安地追了出來。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今兒這草包,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但她一時又想不出,究竟哪裡不對勁。

蘇映月幾步就走到了,一間昏暗潮濕的柴房。

魏蓮惜立刻開口勸道,「月兒,這裡又臟又臭,我們還是快些回前廳吧。」

她說著便想伸手拽蘇映月的手,但蘇映月不着痕迹地躲開了她的手。

恰好房間里傳來一個老婦怒斥的聲音。「你給不給我?!」

哐!

她一腳踹開了柴房的門。

一個滿臉橫肉的老婆子,正一邊毒打着桑葉,一邊搶奪着她脖頸上的玉墜。

地上的桑葉渾身血肉模糊,蒼白的小臉臟污不堪,但當她看見了逆光而來的蘇映月時,圓溜溜的眼睛頓時一亮。

蘇映月明明只是擁有記憶而已,但此刻她竟感受到了原主對桑葉的感情。

一顆心似被人套上了麻袋,一頓重拳砸落的悶痛,她鼻子莫名一酸,眼眶早已通紅。

想來原主對桑葉感情也很深,只是卻聽信了魏蓮惜這對母女的挑撥。

一臉橫肉的嬤嬤一看是王妃來了,便暗暗地看向了魏蓮惜。

她隨即猛地抬腳,狠狠地朝桑葉的心窩狠狠踹去。

二人的小動作,蘇映月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早有防備,於是她抬手便「咔嚓」一聲,卸了老奴一隻胳膊。

柴房裡立刻傳出了殺豬般的嚎叫聲。

「啊!痛!」

魏蓮惜看得目瞪口呆,這小賤蹄子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身手?

「本王妃賞賜給自己比婢女的東西,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刁奴覬覦?」

蘇映氣不怒自威地,看向了滿臉橫肉的嬤嬤冷嗤道。

老嬤嬤被蘇映月冰冷的眼神,看的心底莫名一緊,痛呼聲卡在了喉嚨里。

蘇映月心疼地扶起地上的桑葉,順勢檢查了她的傷口。

她多處傷口皮肉外翻紅腫,似有感染的跡象。

幸好她回來的及時,否則哪怕是普通的傷口感染,在這醫療匱乏的時代,也是要人命的。

桑葉的傷口必須趕緊處理,耽擱不得。

於是,她立刻繞開她的傷口將桑葉扶起來,問道:「桑葉,你還能走么?」

「能!」桑葉慘白而又髒兮兮的小臉,是藏不住的驚喜和感動。

魏蓮惜看見這樣的蘇映月,心底的不安越發濃烈,但她的面上仍是一副擔憂的模樣,柔聲開口提醒道。

「月兒,你父親和祖母該等急了,不如我們先去前廳。便讓這嬤嬤將功補過,把桑葉送回房。」

蘇映月隱下嘴角的冷笑,讓這婆子將功補過?

怕是讓這婆子殺人滅口吧!

若不是如此,她一進來,魏蓮惜何必那麼急着讓婆子下死手?!

想到這兒,她一邊扶着桑葉朝着摘月閣走,一邊淡淡道。

「那母親便先回前廳吧,送完桑葉我就去。」

蘇映月說完,憑着記憶,將桑葉送回了摘月樓。

「我先幫你處理傷口,可能會有些疼,忍一忍。」

說話的功夫,她已經拿着鑷子夾着醫用藥棉,沾着碘伏替她的傷口消毒殺菌了。

桑葉驚訝地瞪着眼睛,看着憑空變出來的東西。

蘇映月看着她身上心就交疊的傷口,她面色一沉,忍不住訓斥道。

「不過是一枚普通的玉墜,有什麼比你的身體更重要?」

「可是這是大小姐,你送我的第一份禮物」桑葉囁嚅了半晌。

她聲音雖然極輕,但蘇映月還是聽清了。

蘇映月眼底划過一抹感動,她從不知道,原來一個人竟然可以無怨無悔地忠誠,她的目光立刻柔和了幾分。

「記得,你是我這個世界上最寶貴的存在,你若是有個三長兩短,那在這個世界上,我便再也沒有可信的親人了!」

桑葉聽了,眸子一顫,眼眶裡的淚珠終於滾了出來。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在大小姐眼中,竟然這麼重要。

想到這兒,她狠狠地點了點頭,淚水越發地洶湧了。

「我下次,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絕不讓大小姐為我傷心難過。」

蘇映月聽了,這才勉強地點了點頭,畢竟一個人觀念根深蒂固,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扭轉的,所以桑葉知道保護自己就好。

「我一會兒讓桑菊過來陪着你,喂你先喝一點粥,晚一點我們一起回秦王府。」

桑葉一聽大小姐要帶自己回秦王府,立刻破涕為笑。

終於,她處理好了桑葉的傷口,然後又跟桑菊交代了一番。

她才快步走向了前廳。

忽然她聽見了魏蓮惜的聲音。

「等王妃一來,你便將這盆髒水潑上去,務必請她去偏廳重新梳妝,明白了嗎?!」

「奴婢明白了。」

蘇映月聽了,眉目微揚。

魏蓮惜還真是一刻也不願意閑着啊!

看來她怕前廳里某個人,看見自己的真容啊!

前廳里除了這對心思深沉的母女,便只有原主的祖母和父親護國公了。

祖母因為原主母親難產而死,讓她優秀的兒子淪為鰥夫,便遷怒到了原主的身上了。

那麼魏蓮惜在意的,便只剩下深愛原主母親的蘇清山了。

看來,魏蓮惜一再醜化自己,就是不想父親再想起母親這個白月光啊!

既然魏蓮惜不依不饒,那麼她不以牙還牙,似乎對不住自己的良心呢!

於是,她一面留意着附近的動靜,一邊面色從容地朝着前廳走去。

果然,她在長廊轉角處,看見了一個鬼鬼祟祟可疑的人影。

蘇映月不動聲色地繞道了,那人身後,然後輕輕滴拍了拍侍女的肩膀道:「你找我呀?」

侍女轉頭看見,忽然出現在她身後的蘇映月,便被嚇得嗷一叫。

她手裡的髒水,一個不穩便脫手而出。

蘇映月早有準備,提着裙子靈巧地跳上了一旁的雕欄上。

髒水悉數潑在了侍女的身上。

侍女一看自己事情辦砸了,轉身就想逃,卻被蘇映月一把拽住。

小侍女一臉驚恐,也不知道大小姐捏了哪裡,然怎麼也掙脫不開她的鉗制。

「王妃,奴婢只是想報復侍女小翠,還請您高抬貴手。」

她若是這麼被提到了前堂,恐怕夫人肯定要找她秋後算賬。

蘇映月一雙桃花眸危險地眯起,看出了她眼底懼怕,冷冷地威脅道。

「哦?你若是不在乎,你這一雙手廢了的話,一會兒到前堂便繼續這麼說。」

話落,蘇映月便在她身上點了幾個穴位,小侍女便覺得雙手一麻,竟然使不上半分力氣。

她雖然並不想用醫術做這種事,但眼下面對這些牛鬼神,她也只有這種自保的方式了。

小侍女臉色一陣慘白,若是雙手廢了,王府哪裡還會留下她這個沒用的人?

就在小侍女左右為難的時候,蘇映月已經鬆了手。

她將小侍女丟在前廳門外,冷冷地丟下一句。

「你若敢走,便試試,我保證這個世界除了我,沒人能治好你的手。」

說完,她便脊背挺直,步伐從容地進了前廳。

權傾天下:醫妃要和離

權傾天下:醫妃要和離

作者:桑菊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季元二十五年,秦王府
屋外狂風呼呼地撕扯着窗戶,雨點重重地砸落在屋檐上
屋內燭火晃動,吱呀作響的床幔,搖曳的人影在暖帳上糾纏在一處……「蘇映月,你父親置....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