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寵夫三十六計:墨少,請入懷!免費閱讀(顧曼璐茉莉花)小說

寵夫三十六計:墨少,請入懷!免費閱讀(顧曼璐茉莉花)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9作者:小辣椒 標籤: 其他小說 王曼 蘇茉涵

過往的一幕幕在眼前回蕩,她最後悔的是推開了那個深愛自己的男人,不知死活的嫁給了那個不該愛的人 這一世,她只求殊途同歸
第7章 人體解剖

   茉涵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被凍的瑟瑟發抖,她做了一個夢,又回到重生十年前,她被下藥躺在地板上的情形。

   只是那次全身燥熱,可現在全身冰冷,如置身冰窖中。

   她睜開眼,發現自己確實躺在冰庫的地板上,很濃郁的血腥氣味在環繞,熏得她難以呼吸。

   面前,是一個帶着金絲眼鏡斯文的男人,看不出年齡,穿着白大褂,面帶口罩。

   他正在帶樹脂手套,面前的檯子上,掛滿了各種刀具,刀具散發森森銀光。

   那男人聲音低沉說:「你廢雅麗,害她斷送所有前途,本想立即殺了你,這樣你死的太輕鬆。」

   茉涵心猛地一驚,被嚇的立即清醒。

   她想站起來,卻周身無力,連簡單的抬手動作都做不到。

   他是誰,為什麼能把她從書房綁架到這裡。

   主宅的保全系統,就這麼容易攻破?

   茉涵回想到暈倒之前……

   她複習時,傑叔給她送來補腦的營養湯,難道是湯有問題?

   可傑叔每天都會送一盅營養湯,為什麼偏偏會是今天出事?

   而且她一個大活人,是怎麼從宅子里運出來,落到冷庫里的?

   茉涵躺在地上,絞盡腦汁的在想。

   帶口罩的男人把手套戴好之後,很變態開口:「你在害怕嗎?我還是第一次解剖人體,是不是應該記錄下來……」

   男人興奮的轉身,打開冷庫大門,取攝像機。

   茉涵躺在地上,看打開的大門,外面一片漆黑,沒有路燈,不在市區。

   想站起來,可是全身無力,連個小手指頭都無法捲曲。

   不行,她一定要站起來,逃出去。

   茉涵一點一點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靠着桌子站好,看了眼桌子上一排排打磨的光亮刀刃,她順手拿了一柄最長,打磨最光滑的刀,腳步蹣跚的往大門口走去。

   她一定要儘快離開這裡,時間拖的越長,就越危險。

   就算藥效能散,冰庫零下十幾度,她夏日衣服根本扛不住,會活活凍死。

   S市。

   男人重新返回冰庫時,躺在地上人不見了。

   「真有意思,試過這麼多的試驗品,第一次從籠里逃脫出來的。」

   他看見桌子上,少了一把刀,吹着口哨,走出冰庫。

   外面,原身是本地一家很有名的肉類加工廠,三五里內都沒有人居住。

   茉涵從冷庫逃出來,力氣在慢慢恢復。

   這時,又傳來那個男人的聲音,「乖一點,自己出來,不然我找你的代價可是很大的。」

   茉涵依舊躲在二樓,沒敢出去,手裡捏着刀子,捏的很緊。

   男人尋幾個車間都沒找到她,語氣變得暴躁兇狠,「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出來!」

   說完,男人轉身,往工廠滿口走。

   幾分鐘後,茉涵聽見幾條狼狗的叫聲。

   狼叫聲越來越近,嗅到她的位置。

   茉涵奔到三樓車間,樓梯發出的聲響,樓下的狼狗瘋狂往上沖。

   茉涵搬起桌子頂住鐵門,男人在門外並不着急,陰森森的笑道:「出來吧,你不下來,我有的是招陪你玩。」

   ……

   幾公里外,好友韓子鈞開車帶墨玹到郊區。

   車燈照到前方,有一輛破舊的越野車橫在路中間,擋住了去路。

   韓子鈞剎車,從車上跳下來,走到越野車前拍了拍。

   他一手鐵鏽,車子不知停放在這多久。

   墨玹臉色冷峻的看越野車,「撞過去。」

   「你不是來真的吧,大排量越野車,你跟我說撞過去,翻車會翻到稻田裡,下面水深,拉不上來的。」

   墨玹沉聲道:「撞!」

   「你別過分,墨玹,你為了一個女人讓我新車報廢……」

   「讓你撞。」

   「你……」韓子鈞被他話給惹惱。

   墨玹二十一歲之前,就一悶木頭,不解風情。

   一直以為,他對女人不感興趣,沒想到啊……有異性沒人性。

   這時,齊飛走上前,低聲道:「少爺,前面的工廠好像着火了。」

   墨玹往工廠方向一看,上空騰起黑煙。

   墨玹回頭問小官:「有沒有摩托車。」

   「後備廂放了一輛。」

   「車給我。」

   保鏢小官低頭請求,「少爺,還是我去吧,萬一是個調虎離山的圈套。」

   「車給我。」

   保鏢拗不過他,從後面的車裡,拉出重型摩托。

   車子落地,墨玹頭盔都沒帶上,跨上去油門一踩,從越野車一側的邊緣,開走。

   速度超過八十碼以上,在夜晚這樣的飛速,鄉間小道里很危險。

   韓子鈞在他身後喊:「喂,慢點開,如果那些人手裡有槍,你不是過去送人頭?」

   齊飛狠狠的瞪韓子鈞一眼,不滿的說:「還不是你不捨得撞,一輛破車,有什麼好顯擺的。」

   「我這車是破車?落地兩千四百萬,全球就發行十輛。」

   「不就是一破車,關鍵時候還沒有摩托車好用。」

   韓子鈞被墨玹兩個保鏢懟的,越來越不把他放在眼裡。

   「行,你們有理,我的車比不上他女人重要,我撞,OK,全上車,我撞過去。」

   ……

   墨玹摩托車開進工廠,着火正是三樓,燒着的廢舊桌子,噼噼啪啪的響。

   墨玹從車子下來,直奔上樓。

   火勢兇猛朝着窗口往外竄,三樓的狼狗想跑進去,卻被火勢熱浪逼退。

   墨玹在門口喊:「蘇茉涵,你在裏面嗎?」

   沒有聽見回應,但空氣瀰漫著巨大燒焦味,墨玹想也不想,把外套脫下,包裹頭衝進去。

   角落裡,看見了蘇茉涵躺在地上,白色的手裡緊緊的握着刀,因為吸入大量濃煙,眼睛緊閉着,臉色蒼白,情況很危急。

   墨玹心猛地一震,跑過去抱起她。

   她沒昏迷,只是嘴裏細細碎碎的說:「對……不起……」

   她聲音很小,墨玹聽不清,耳朵湊近到她唇邊,聽見她說:「墨……」

   即便聽不清最後一個字,他也知道,她念的是他的名字。

   一霎間,墨玹幽暗的瞳孔睜大,倒映着熊熊火光,一動不動的望着她。

   心中驚濤駭浪般翻滾。

   她給他帶來的衝擊是心靈及靈魂上的,如此危機時,她居然還在念他的名字。

   她對他到底是一種怎樣執念。

   墨玹如果是冰山,此時融化不止是冰山的一角。

   濃煙越來越郁,墨玹看了茉涵手裡的刀,衣服裹在她身上,奔出門口。

   三隻狼狗還在入口狂哮,墨玹奔出去後,眼眸猩狠對三隻狼狗吼:「滾……」

   狗被人氣場壓住,受了驚嚇般,夾着尾巴往樓下逃串。

   墨玹抱着茉涵下樓,奔到摩托車前的空地上,把她平躺放在地上。

   韓子鈞和他的手下,還有齊飛小官開車進院子。

   齊飛一下車,看見蘇茉涵渾身是血躺在地上,臉上有乾枯的血跡,白色家居服被煙熏成黑色,摻雜的許多血跡。

   但臉上,身上沒有尋到傷口。

   齊飛蹲在地上,細緻檢查,除了頭髮有些燒焦,沒見傷。

   他鬆了一口氣,問:「少爺,怎麼回事。」

   墨玹幫她保持呼吸順暢,回頭看了三樓,眼眸陰鷙散狠戾的光。「三樓南面位置躺了個男人,等火勢小了再上去。」

   「她身上沒傷口,只有少量火燒傷,血都是那男人的?」

   墨玹沒說話。

   齊飛看見她手裡緊緊握的刀,刀寬兩厘米,有半米長,刀面銀白澄亮,刀尖還染着血,一眼明白了。

   蘇三小姐,比他想像中的狠多了,本以為是個弱小女子,沒想到這麼犀利,再會點功夫散打……定是女中豪傑。

   韓子鈞湊上前,細緻端倪昏迷中的蘇茉涵。

   臉色蒼白嬌小,五官極美的,哪怕臉上被煙熏的有些黑,但絲毫不損她的美貌。

   比蘇雨晴還漂亮。

   「這小美女是從哪裡找來的,找到寶了,她這樣的相貌在娛樂圈裡最吃香,素顏宛如鄰家妹妹,容易讓觀眾有親近感,濃妝,臉可塑性極高,比她大姐蘇雨晴更美艷性.感。叫什麼,我新戲裏還缺一女主角。」

   墨玹橫了韓子鈞一眼,說:「閉嘴。」

   齊飛嫌韓子鈞話多;「韓公子,你死心吧,蘇三小姐是不會進入娛樂圈的,她要去帝大上學。」

   「帝大有什麼好上的,你家少爺還不是三天兩頭的打魚曬網,我沒見他有上過幾天。」

   「你能和少爺比嗎?少爺至少會去學校,你從大學開始,就在外面拍戲,更過分的是一個月扎了三部電影,投資方和導演對你還真能容忍,讓你演了三部爛片,人物性格都演串了。」

   韓子鈞大叫道:「閉嘴……黑歷史不要提,我上個月拿了最佳男主角獎,評委證明了我的實力。」

   齊飛毫不留情的戳穿他。「說吧,多少錢買的獎。」

   「你……墨玹,你的人這麼猖狂,不管管?」

   墨玹沒理他,抬頭見火勢小了,對齊飛說:「把那個男人弄下來,死了也要把屍體運下來。」

   「是。」齊飛看了呼吸逐漸平穩的蘇茉涵,問:「要不要聯絡老爺子。」

   「不用,蘇家不安全,如果消息走漏,幕後人會再次出手。」

   「是。」

   齊飛小跑上樓。

   幾分鐘後,把滿身是血的男人背下來,放到地上。

   男人臉被煙熏的很黑,看不出年齡,一米七五,偏瘦,穿着白大褂,手上戴醫用樹脂手套,一隻耳朵掛着熏黑的口罩。

   他身上很多傷口,右肩有劃傷,手臂有砍傷,最為致命是腹部的刀傷,有大一片血跡蔓延出來。

   蘇茉涵到底砍的有多狠。

   手探他鼻息,「少爺,還有氣。」

   墨玹對韓子鈞說:「讓你的人把工廠全部搜一次,證據都帶走。」

   韓子鈞點頭,打了個響指,他的保鏢走到身後。

   「地毯式搜,任何角落都不放過。把這裡圍起來,派幾個人守着,白天一隻蒼蠅都不要放走。」

   保鏢看越燒越旺的說,問:「是,不過那火……」

   「應該有防火栓,找一找,你們把火滅了,消息不要透露出去。」

   「是。」

   事情吩咐的差不多,墨玹抱起蘇茉涵上車。

   小官開車,齊飛坐在副駕駛上。

   車子剛開出工廠,齊飛的手機響了,看了眼屏幕,是管家打來的。

   他回頭看墨玹,「少爺,是傑叔,蘇老爺子的管家。」

   「你說人沒找到。」

   「是。」

   齊飛接通電話。

   傑叔那邊很亂,聲音嘈雜,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了,還能聽見老爺子就站在傑叔身邊焦急的問:「找着了沒有,找到沒有?快問……」

   傑叔問齊飛:「齊飛先生,三小姐找到沒有,老爺子都快急瘋了,S市警察都出動了,還沒一點頭緒。」

   齊飛說:「對不起傑叔,蘇三小姐還沒找到。」

   傑叔有些失落,摻雜着擔心,聽聲音不像是裝的。

   「還沒找到啊,麻煩齊飛先生,辛苦了。」

   「傑叔,你讓老爺子先休息吧,夜深了。」

   「老爺子勸不住,沒找到三小姐,他放不下心,我先掛電話了,齊飛先生,謝謝你。」

   「不客氣。」

   收了線,齊飛回頭看了墨玹一眼:「您覺得會是傑叔嗎?」

   「人沒找出來前,誰都有可疑。」

   墨玹手帕擦拭茉涵手上的血跡,想把手裡攥的刀拿下。

   她攥的太緊,怎麼都拿不下來。

   車開到墨氏集團投資的醫院,醫生和護士早已經準備好,茉涵還在半昏迷中。

   做了一系列檢查後,醫生告訴墨玹:「這位小姐吸入較多害物,但搶救的太及時,需要做呼吸道清潔手術,以保她呼吸順暢,目前沒有大礙,手術後兩三小時就能恢復清醒。」

   「動手術,馬上。」

   「是。」

   車子推入手術室,小官小聲說:「少爺,那個男人清醒了,而且從冷庫中找到有關他身份的物件。」

   手機遞給墨玹,屏幕上是冷庫拍下的圖片。

   一排排整齊的手術刀,還有手術相關的器具,氧氣罩,輸液管,針筒……

   「韓少已經初步確認他的身份。」

寵夫三十六計:墨少,請入懷!

寵夫三十六計:墨少,請入懷!

作者:小辣椒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過往的一幕幕在眼前回蕩,她最後悔的是推開了那個深愛自己的男人,不知死活的嫁給了那個不該愛的人
這一世,她只求殊途同歸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