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我待君以命,君賜我薄情免費閱讀(蕭公子 劉蕭)小說

我待君以命,君賜我薄情免費閱讀(蕭公子 劉蕭)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8作者:晴天 標籤: 其他小說 蕭鉞 阿蕭

他恨她,恨她害死了自己的母親、恨她擋了心愛之人的路 直到孩子流產她慘死在自己房內,他才發現原來她早已在自己的心中……
第一章:今夜你要了我吧

精彩節選

  「蕭鉞,盡余歡的毒,沒那麼好解。

  我沈宴,也不是那樣不堪。

  若有來生,我希望,自己一定不要遇到你……」

  ……

  蕭王府今日

  賓客滿堂,弦樂歡暢。

  但相比如此熱鬧的前廳,海棠苑裡,卻是一片的死寂。

  「王妃……您、您當真要這麼做?」柳兒跪在地上,聲音中,帶着幾許驚顫。

  沈宴將面前砂鍋內的參湯盛出來。

  參湯尚熱,放在托盤上,升起氤氳的霧氣,將女子的面容襯得更加莫測。

  「將這碗湯送到洞房裡,告訴她,是給王爺進補的。」

  室內一陣沉默。

  良久,柳兒起身端了托盤出去,門打開又關上,冬夜的風吹進來,沈宴攏了攏衣服。

  今日的她,要做一件大事。

  解脫別人、也解脫自己的大事……

  站起來,坐到鏡前為自己梳妝,塗脂,抹粉……

  柔粉的胭脂將臉上的蒼白掩去。

  她轉頭吩咐:「將我進門時穿的嫁衣拿來。」

  正紅色的嫁衣,上面的每一支牡丹,都是她當年親手綉上去的……手在上面流連,沈宴的心,又如剛出嫁時一樣、擂鼓般震顫起來……

  *

  賓客逐漸散去時,醉醺醺的蕭鉞才被人攙扶着,進了洞房。

  大紅的喜字,搖曳的燭火……

  蕭鉞就着醉眼,看着床上坐着的女人:「溫良,本王、本王欠你的,往後,一定償還!你放心,沈宴那個女人,算什麼東西?」

  「本王過幾日,一定將她休了!」

  他搖搖晃晃,卻無比清晰堅定的說出這句話。

  喜帕下,沈宴的面色一瞬間白如金紙。

  男人挑動喜帕,她伸手,止住對方:「王爺,先喝點醒酒的湯吧。」刻意壓低了聲音,也幸虧,此時的蕭鉞醉得厲害,聽不出她聲音不同。

  「好、好,」他連應了幾聲,端起桌上的參湯一飲而盡。

  參湯入口,他面上不由又多了幾分暢懷,伸手將空碗擱在桌上,也不用秤桿,直接挑開了喜帕。

  頓時,

  空氣彷彿凝滯了。

  蕭鉞臉上的笑意,一點點撤下去,換上來的,是刻骨的冷。

  「怎麼是你?!」

  四個字,彷彿是從牙縫裡蹦出來的。

  不待沈宴開口,他便一下子鉗住她的脖子:「溫良呢?沈宴、你把她怎麼樣了?!」

  一陣窒息。

  沈宴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的夫君,心中的酸澀如潮水般翻湧上來。

  她掐着掌心,抿唇扯出一個笑:「蕭鉞。」

  男人被她的笑刺得一怔,有多久,沒見她笑過了?

  自從進了王府,這個女人總是一副不溫不火的樣子。但這一刻,她這一笑,整個人,彷彿在他眼中重新活了過來。

  那雙向來沉寂的眼,也彷彿燃起了火,灼熱絢爛得他移不開眼睛!

  蕭鉞的心有一瞬的震顫,但旋即,又狠狠地沉墜下去。他手上力氣更大,掐着女人的脖子:「別在本王面前耍花樣!今日是本王和溫良的大喜之日,你想勾.引本王?也配?!」

  沈宴臉上的笑卻越發燦爛。

  她甚至伸出手,撫在他臉上:「蕭鉞,你要我吧。只要你要了我,從此之後,我願意給她讓路。」

  她沒有明說,但二人都知道她口中所指的她,是指誰。

  男人的眼眸,陡然一縮。

  「你說什麼?」

  要她?!眼前的這個女人、不僅惡毒,而且,下踐、放.盪!

  他用力將她甩開,下一瞬,卻感到一股熱意,從小腹處傳來。

  「沈宴你個踐人、竟然敢給本王下了葯!」

  沈宴笑,從床上爬起,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伸手,解開系在腰間的寬帶……

我待君以命,君賜我薄情

我待君以命,君賜我薄情

作者:晴天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他恨她,恨她害死了自己的母親、恨她擋了心愛之人的路
直到孩子流產她慘死在自己房內,他才發現原來她早已在自己的心中……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