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王牌探妻之權先生你暴露了免費閱讀(陽江副局長)小說

王牌探妻之權先生你暴露了免費閱讀(陽江副局長)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6作者:江陽 標籤: 懸疑驚悚 江處長 江陽

  人人都說:特調處,鬼門關,一腳踏入萬事纏   特調處,專門處理特殊凶殺案,傳言那裡的工作人員都凶神惡煞,女的沒人娶,男的沒人嫁   可偏偏就有這權二爺高調示愛,坑蒙拐騙把特調處的「鬼見愁」娶回了家   權少爭說:「我前二十幾年的人生糟糕的一塌糊塗,唯獨喜歡…
第008章 狐狸復仇

  休息室里的其他三人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江月說的是什麼意思。

  「副處,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江月臉色微沉,「顧家傭人的筆錄整理了嗎?我先確認一下。」

  「整理了。」

  孟良超打開了一個文件夾,那天的筆錄都在裏面。

  江月滑動着鼠標,一直看到了筆錄上這樣一條內容:管家每個星期六都會去一趟市中心採購,風雨無阻。

  江月再繼續滑動着鼠標,還有這樣一條:管家說他有一個侄子,讀中學,他待這個侄子跟兒子一樣。

  看完這些筆錄,江月臉上沉重的神色終於淡了幾分。

  「副處,怎麼樣?」孟良超問道。

  江月拍了拍他的肩膀,「筆錄整理的不錯。」

  對着他淡淡的笑了笑江月轉身往外走。

  三人都被江月這笑容滲到了,鬼見愁笑了,可不是好兆頭啊。

  三人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反應過來趕忙跟上江月走了出去。

  江月再次推開了聾子的審訊室,他聽到動靜抬頭看了一眼又馬上垂了下去。

  江月坐到聾子對面,快速的在本子上寫下一行字。

  江月:你對夏天了解多少?

  看完江月寫的內容,聾子神色動了動,「我……我都已經說了是我殺了老先生,跟任何人沒有關係!」

  一直都表現的唯唯諾諾的聾子第一次在江月面前露出了自己的情緒。

  只因提到了夏天。

  江月淡淡的看着他。

  江月:你知道夏天的生日嗎?

  聾子蹙眉,「你到底想問什麼,不要把我兒子牽扯進來,他還小。」

  江月直直的看着他,雙眼很深邃很凌厲,敲了敲筆記本示意他回答這個問題。

  聾子看着江月的雙眼有幾分閃躲,「夏天是年底的生日,我……是一個不稱職的父親,也是最近才知道他的存在。」

  江月:是誰告訴你夏天的存在?顧春還是夏知秋?

  聾子愣了一下,最後張了張嘴說道:「管家。」

  江月輕嘆了一口氣,直接寫道:夏天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顧春騙你的。

  聾子看着江月寫的一行字好長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最後難以置信的看着江月,「不可能,夏天就是我的孩子,我找夏知秋確認過!」

  江月:他們兩人聯合騙你,夏天的出生證可以證明他是05年5月出生,並非顧春告訴的年底,你04年五月和顧山一起出了車禍躺了一年,怎麼可能在這期間讓夏知秋有你的孩子?

  聾子像是想到了什麼,神色很複雜,但還是堅持說道:「肯定是你們弄錯了,夏天是04年十二月的生日。」

  但他自己說這話都底氣不足。

  江月:你有見過夏天嗎?

  聾子搖頭。

  江月直接把夏天的照片扔在了聾子面前。

  聾子拿起照片,在看到照片上夏天很明顯的愣了一下,拿着照片的手收緊了幾分。

  江月淡淡的看着他,觀察着他的表情。

  良久之後,聾子眼神微顫的看向江月,「這是……我兒子夏天?」

  江月點頭。

  聾子把照片往桌子上一扔,劇烈的搖頭,「不,你們是在騙我!」

  江月無奈嘆了一口氣寫道:騙你的不是我們而是顧春和夏知秋。

  照片中和顧春長得七八分相像的孩子、夏知秋離開警局看着顧春審訊室的眼神、夏天的出生年月,這足以說明了顧春和夏知秋兩人是在聯手欺騙顧夏。

  要問他們的目的?

  自然是為了能用孩子牽制着顧夏,讓他不能說出他們的秘密,更是讓聾子死心塌地的為他們做事。

  聾子臉上的神情越發的慌亂,不敢相信的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聾子一直重複着這句話。

  江月坐在旁邊看着,耐心的等他鎮定了下來。

  聾子垂着頭,臉埋在陰影里,許久之後喉嚨里發出了一陣抑制的低吼聲。

  他痛苦的抱住了腦袋,錘了一下桌子。

  聾子再看向江月的時候眼中除了愧疚就是濃濃的恨意。

  「我交代,我什麼都交代了。」

  聾子低笑了一聲,似是解脫。

  「老先生的死,是他們兩人謀劃的。」

  「我從小從顧家長大,十五年前做了老先生的司機,然後就認識當時作為老先生秘書的夏知秋,是她先追求的我,我這樣的人還有什麼挑揀的?」

  聾子苦笑一聲,接著說道:「然而我和她交往後沒幾天,她過來找我,說她攤上大麻煩了,讓我幫她。」

  江月抱着手臂靠在椅子上安靜的做一個傾聽者。

  「夏知秋她說她被人欺騙用顧氏集團的章做了幾筆私下買賣,老先生知道了想要追究她的責任,她說她有了我的孩子不能坐牢,讓我在老先生的車上做手腳。」

  「我一開始不答應的,後來……後來顧春也出面了,他說他也參與了夏知秋的買賣,這件事情不能讓老先生知道,不然他們都要坐牢。」

  「一個是懷了我孩子的女人,一個是跟我從小長到大的兄弟,我怎麼可能拒絕?」

  說到這裡聾子臉上都是痛苦的神情,「然後……我就按照他們說的做了,冒着搭上自己性命的危險開着他們做了手腳的車上路,剎車失靈和一輛大卡車相撞,一年後我醒來再也沒有聽到過夏知秋的消息,顧春說她帶着孩子去別的國家了。」

  「是我……是我害死了老先生。」

  愧疚爬上了聾子的臉,戴着手銬的雙手捂住了雙眼,他的肩膀在顫抖。

  江月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胳膊,寫下了一行字。

  江月:你知道老太太在調查你嗎?

  聾子看完之後愣了一下,「我一開始不知道。」

  頓了片刻之後聾子說道:「是顧春跟我說老夫人正在調查我,我心有愧想跟老夫人坦白的,但是顧春跟我說了夏天的存在,並用夏天威脅我。」

  聾子臉色白了白,「只是沒想到再一次被他們兩人騙了,呵,我承認,前幾天,顧春在我房間里和我商量怎麼除掉老夫人,他簡直就是一個惡魔。」

  聽到這裡江月擰了擰眉。

  江月:老夫人是你們殺的?

  顧夏的臉色僵了僵,「不,我們還沒動手,是仙兒……雖然有點不能相信,但是昨天晚上我真的看到仙兒了,它就在我窗戶外面。」  

  江月想到了在他窗台上發現的狐狸毛,擰眉。

  江月:你確定昨晚看到了狐狸?

  顧夏點頭,一臉驚恐,「……確定,我還和它對視了。」

  看着他緊張,江月馬上轉移開話題。

  江月:你們原本計劃的是怎麼殺了老夫人?

  聾子臉上的神色很複雜,「我……我們原本計劃的就是把老夫人迷昏,然後弄到後院燒了,並在現場留下狐狸毛髮嫁禍給狐狸。」

  聾子說著的時候一直看着江月,看到江月蹙眉他趕忙說道:「我敢保證,老夫人不是我殺的,真的!」

王牌探妻之權先生你暴露了

王牌探妻之權先生你暴露了

作者:江陽類型:懸疑驚悚狀態:連載中

  人人都說:特調處,鬼門關,一腳踏入萬事纏
  特調處,專門處理特殊凶殺案,傳言那裡的工作人員都凶神惡煞,女的沒人娶,男的沒人嫁
  可偏偏就有這權二爺高調示愛,坑蒙拐騙把特調處的「鬼見愁」娶回了家
  權少爭說:「我前二十幾年的人生糟糕的一塌糊塗,唯獨喜歡她,是我想一想都不禁勾起嘴角的事
」   *   江月,警局特殊案件調查處的副處長,兇手聞之色變,歹徒聞之喪膽,人送外號鬼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