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厲先生,晚安免費閱讀(素曉靖厲總)小說

厲先生,晚安免費閱讀(素曉靖厲總)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5作者:厲先生,晚安 標籤: 其他小說 厲總 素曉靖

婚禮,新郎冒出來個私生子,新娘身披婚紗投江自殺,遇到了Ta海矜貴、冷血、禁慾超強的Ta卻拼盡半條性命吻了她救了她,從此吻定終身……致自己於死地的情敵竟是苦苦尋覓多年的親妹妹,而同時深愛自己的兩個男人竟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愛恨糾葛,何去何從?
第一章 自殺

精彩節選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傾國傾城的素曉靖穿上自己親手設計的婚紗隨意站在禮堂的一角,如同一道炫目的極光,美的讓人目眩神迷。

三年前,素曉靖受後娘算計嫁給乾娘的傻兒子,婚夜不堪忍受羞辱逃婚跌入懸崖,是一個男人生生把她從鬼門關給拉了回來……

此刻,素曉靖認為此生最慶幸的就是嫁給自己的救命恩人,深愛的男人。

喜樂融融的廳堂,伴着浪漫的婚禮交響樂,男人牽着素曉靖的纖纖玉手踩着紅地毯。

“新郎!你從此願意照顧新娘一輩子嗎?一生不論遇到什麼不離不棄?”

“願意!”

當閃亮的鑽戒即將套入纖細無名指時,喜慶的廳堂傳來嬰兒“哇,哇……哇,唔,唔”的哭聲,沒有人看到這個肥嘟嘟的小可愛從何而來,是從這麼狠心丟棄在這裡。

小Baby穿着鵝黃弔帶衫,後背印着新郎的頭像,胸前掛着個醒目的白紙招牌,邊哭邊爬,搖頭晃腦不讓任何人抱。

爬到佩戴紅色胸花的新郎面前,張着小嘴嚶嚶哼哼的喊:“粑粑,粑……粑!”

男人心疼的把小可愛抱起,這是誰家的孩子?

小可愛鑽進男人的懷抱,破涕為笑,蹭着男人高挑的鼻樑往額上親,鼻涕眼淚搞在男人的臉上……

這情景想讓人不說是親兒子都難!

蹦躂在男人懷裡的小可愛,胸前掛着的醒目招牌是左右搖晃,男人幾根勁指隨意一扯,幾個黑體大字仰入眼帘:“我的親Dady是新郎李洪斌!”

什麼?天上掉下個大胖兒子,新郎李洪斌百口難辨……

只聽“啪!”一聲,一鮮紅手掌印兒落在素曉靖白皙水嫩臉蛋上,“你給我滾,滾!”素曉靖單手捂臉不敢看父親的眼,穿過眾人目光向外跑。

“靖……曉靖,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新郎李洪斌奮力追喊。

愛恨交夾,如一把鋒利尖刀,直逼素曉靖心膛,滴着血,流着淚。

江邊。

“求求你……把我帶走吧……”

雖不是寒冬,可河水泛涼,素曉靖一步不回頭的朝江中央踱去。

河水一浪接一浪的打着漩渦潮水般翻湧拍打過來,濺到素曉靖身上臉上眼上……

素曉靖兩腿發軟,身子發麻打漂時,岸面傳來了陣陣驚喊:“唉……唉!姑娘……姑娘,不……不……不要!”

一俊美男人的身影出現在江邊。

緊接着江面傳來“撲通”一聲,男人來不及脫掉衣服,以一道健美身姿躍入水中,奮力向女人身影游去。

素曉靖從江中拖到了岸邊,身體癱軟,雙目緊閉,似完全失去了知覺。雖受河水浸泡略顯浮腫,可面容姣好,五官勾勒的可愛迷人。

男人嘆了聲,還好自己水力好,不然。

可總不能讓一個鮮活的生命眼睜睜的離去。

素曉靖躺在地上,雙眼直翻白,嘴裏往外冒水,喉嚨里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響,眼看是不行了。

“對不住了!”

男人俯身   去,按住胸口,用力按了幾下,一股水流從素曉靖唇里噴出,將男人潸了個滿臉。

可人還是沒有醒轉的跡象,四肢癱軟着。

男人氣急沉着臉,用手捏住女孩兒鼻子,將頭湊了過去,口對口拼盡全力做人工呼吸。

新鮮空氣湧入,素曉靖醒了過來,唇上似貼着炙熱的東西。片刻後,素曉靖才意識到出了什麼事兒,自己被人吻了!

男人感覺到身子下的女子有了呼吸,疏地抬起頭,有些喘氣的坐在地上。

雖經常健身,體質又很不錯,可這一陣子的又是吸又是呼的,真是差點搭上自己半條命。

素曉靖目光怔怔的看着近處一張俊美之極的臉龐,腦袋慢慢的回神。

原來自己跳了江,一個偉岸男人救了她,還吻了她?

空氣中隱約傳來似乎曖昧的氣息。

忽的,素曉靖滿眼怒意,用力的挪近坐在地上氣喘吁吁的男人。

“啪!”一巴掌拍過來,男人愕道:“你醒了?!”

隨即回答的又是無情的一巴掌,“你這個女人瘋了嗎?恩將仇報!真是有病,我好心救你,意然這麼回敬恩人……”

素曉靖聽着男人叫罵似全無悔意,一隻手緊拽婚紗裙擺,淚如雨下,失控朝男人咆哮:“是的,我瘋了我傻了,我想死,想死……就是想死,誰讓你救……救我的?!”

素曉靖不停哭泣捶打着胸口,不,不……不!

無疑眼前的傷痛比摔落懸崖還痛楚!

素曉靖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自己深愛的男人會欺騙自己,哭了好一陣子後,倔犟起身,來不及拍打身上的灰土,狠甩手臂,徑直向遠方走去。

“真是一個不可理喻的女人連個‘謝’字還沒學會說,怪不得笨的去死,最好以後別讓我碰到……”

厲先生,晚安

厲先生,晚安

作者:厲先生,晚安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婚禮,新郎冒出來個私生子,新娘身披婚紗投江自殺,遇到了Ta海
矜貴、冷血、禁慾超強的Ta卻拼盡半條性命吻了她救了她,從此吻定終身……致自己於死地的情敵竟是苦苦尋覓多年的親妹妹,而同時深愛自己的兩個男人竟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愛恨糾葛,何去何從?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