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追妻林彎月免費閱讀(林彎月陳克)小說

追妻林彎月免費閱讀(林彎月陳克)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4作者:追妻林彎月 標籤: 其他小說 林彎月 陳克

雙向治癒酸甜文 二十五歲之後認識的秦墨,他是個沉默無言,卻難得溫柔的聾啞學校校長 二十五歲之前,這個小城很少有人認識他,只有林彎月知道,他曾經是美國名聲大噪的商業天才,銳利的眼神里,偶爾會露出一點藏不住的鋒芒 再相見,他褪去了滿身榮光,不完美泯然眾生,兩個人誰…

追妻林彎月

推薦指數:10分

《追妻林彎月》在線閱讀

第一章 完璧歸趙

精彩節選

十一月的最後一天,老黃曆上寫着,宜嫁娶,會親友。

忌,行喪,別離。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雪粒子砸在民政局的玻璃上,砰砰直響。

林彎月攏了一把耳邊的碎發,對着眼前辦理離婚的工作人員微微笑了笑,緩緩的說道:“我跟對方已經協議離婚了,秦先生在海外,今天沒有過來,直接辦接下來的手續吧。”

工作人員接過了她手裡遞過來的資料,裏面的東西很齊全,戶口簿,身份證,打印簽好的離婚協議,結婚證上,林彎月跟這個叫做秦墨的帥氣男人,都在微微笑着,很是相配。

“女士,請確認是否後悔。”

工作人員公式化的問了一聲,在林彎月還沒有回答的時候,已經轉過身利落的辦起了手續。

本來也只有林彎月一個人來辦理證件,裏面的協議書已經簽的工工整整,答案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林彎月垂下了眼睛,左手與右手的食指相互糾纏,擰在一起,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秦墨啊,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後悔。

況且,離婚這件事情,是他們兩個人在結婚的時候就已經說好的,這其中歲月,被無意間撥動的心臟,至始至終也只有她一個人知曉。

這段婚姻,原本就是林彎月求來的,這五年里,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全部沒有發生,秦墨只是把他的戶口借給她五年,五年期滿,她自然要完璧歸趙。

等到工作人員把燙了金的離婚證遞到她手裡的時候,林彎月才如夢初醒。

離婚證上,秦墨的單人照跟三年前沒什麼兩樣,即使隔着照片,也能感受到那利落輪廓的五官裏面,那藏不住的意氣風發。

林彎月盯着秦墨的證件照,又是微微笑了笑。

說到底,她們本來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從這一刻開始,又回歸到了毫無交集的兩個世界。

屋外的雪,更大了一些,林彎月出門的時候,拽緊了自己的圍巾,眼睛冷不丁的讓北風吹到,驀的紅了眼眶。

“你好,手續辦好了,麻煩你拿給秦先生。”

秦墨派來的人正坐在車裡,放下車窗接過了林彎月遞過來的資料袋,打開檢查了一下裏面的東西,然後對林彎月說道。

“林小姐,您稍等,我跟我們老闆彙報一下。”

“嗯。”

林彎月點了點頭,一隻手拿着自己的資料,另一隻手伸進了大衣口袋裡,捏了捏口袋內側的裡布。

秦墨的聯繫方式早在兩年前就失效了,後來都是這個男人在中間聯繫的,不管秦墨的出發點是什麼,她都沒有資格過問了。

男人沒有打電話,只是發了一條短訊。

等待回信的兩分鐘時間裏,林彎月把手裡的資料換到了右手,左手放進了口袋裡,如同一個冰塊,猝不及防的觸碰到了自己的身體,冷的她一哆嗦。

”叮。”

手機短訊鈴聲響起,男人拿起手機看了一下,轉臉跟林彎月說道。

“我們老闆說沒問題了。”

“嗯。”

林彎月點了點頭,垂着眼睛看着自己的鞋尖,跟這個男人訕訕的說道。

“還得麻煩你,幫我跟秦先生說一聲謝謝,瑞克現在生活的很好,謝謝秦先生當年願意…願意幫我。”

願意信任她,跟她結婚。

林彎月眨了眨眼,那些往事,應該從離婚證書到手的這一刻起就被塵封,秦墨從來都不是她能肖想的人。

男人一邊這肆意的北風聽着,一邊點擊手機鍵盤,等到林彎月說完,一條短訊又發了出去。

又是等待。

林彎月口袋裡的左手終於有了一點點的溫度,右手又凍的不行,不得不再折騰着換手。

車后座突然伸了一隻手到了那個男人的面前,手裡還抓着一個暖水袋。

男人一愣,回頭看了一眼車后座。

也不知道一直緊閉的車后座坐着什麼人,只見男人點了點頭,把暖水袋雙手遞給了林彎月。

林彎月也是一愣,透過黑色又嚴實的車窗玻璃,看了眼車后座,無聲的接過了暖水袋。

如果她沒看錯,那是秦墨,他的手背上,有一塊淺淡的褐色胎記。

為什麼,他明明來了,都不願意見她?

與此同時,男人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林小姐,我們老闆說,客氣了。”

男人臉上沒什麼表情,真的如同一個冷冰冰的傳聲筒一樣。

林彎月後退了一步,冰天雪地里,深深的看了一眼什麼都看不見的車后座,被凍的有些僵紫的嘴唇慢慢的說道。

“那你…那事情已經辦完了…”

她話沒說完,突然又上前了一步,微微彎腰,隔着主駕駛對着車后座說道。

“秦先生,手續已經辦完了,如果你不着急的話,我想請你喝杯咖啡,順便想請教你一點問題!”

“……”

林彎月這句話聲音不算響亮,在里,甚至有些支離破碎。

有個問題困擾了林彎月整整兩年,偶爾午夜夢回,她的夢境里都是秦墨突然消失,人間蒸發一樣讓她再也找不到,夢醒之後,枕頭上全是淚痕。

林彎月就是想當面問問,三年前,到底是什麼原因,秦墨這個男人,在不負責任撩動她心弦的時候,卻又一聲不響的突然消失?

難道這一切,真的全部是她的自作多情?

良久,車后座沒有一點聲音,主駕駛的男人,也沒有說一句話,只有北風吹過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發出一陣陣慘痛的嗚咽聲。

林彎月小心的呼了一口氣,盡量保持着微笑,就當剛剛那衝動又破碎的話她沒有問過,往後退了兩步,對着主駕駛的男人輕聲說道。

“那你路上小心。”

主駕駛車窗升起,黑色的奔馳從她面前慢慢走過。

路燈的亮度與陰鬱天光相撞,光線重合的一瞬間,車后座的男人側臉若有似無的落進了林彎月的眼中,那半張側臉弧度很是完美,乾淨利落的下頜,被雪色映襯着有些蒼白的嘴唇,挺直的鼻樑,再往上,應該是當年那雙藏不住鋒芒的眼睛……

站在路口的紅路燈下,林彎月踩着一個小雪球咯吱作響,紛紛而落的雪花,宛如一場即將傾塌的時光,片刻就能將她吞沒。

若能重來,那個驚艷了時光的人,你還會選擇相見嗎?

追妻林彎月

追妻林彎月

作者:追妻林彎月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雙向治癒酸甜文 二十五歲之後認識的秦墨,他是個沉默無言,卻難得溫柔的聾啞學校校長
二十五歲之前,這個小城很少有人認識他,只有林彎月知道,他曾經是美國名聲大噪的商業天才,銳利的眼神里,偶爾會露出一點藏不住的鋒芒
再相見,他褪去了滿身榮光,不完美泯然眾生,兩個人誰也沒有主動提起,當年那場心底里自以為心動的短暫婚姻
當年勢不可擋,光芒萬丈時,秦墨未撩動起林彎月的一絲心弦,如今他變成了一個啞巴,便更不敢靠近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