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鳳染九霄免費閱讀(江洛漓悠悠)小說

鳳染九霄免費閱讀(江洛漓悠悠)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4作者:鳳染九霄 標籤: 其他小說 江漓 白洛煙

前生,她喜歡上太子東方百,為他浴血奮戰,為他披荊斬棘,終於成功將他扶持上皇位,但卻沒想到成為皇后的第一天就被他陷害致死,重生歸來,她成為了皇貴妃家的嫡女,從此心狠手辣,運籌帷幄,那些害她的,欠她的人,她會一個一個,親手將他們送入地獄...... 本以為復仇就是…

鳳染九霄

推薦指數:10分

《鳳染九霄》在線閱讀

第一章 重生歸來

精彩節選

紅瓦金磚麒麟坐鎮的金鑾殿外,群臣手持象笏,為兩列而立。

江漓落跪在群臣之間,髮絲凌亂,微眯着眼,不可思議地看着石階盡頭,那個一襲龍袍器宇軒昂的男子身邊,居然有個女子,穿着原本屬於她的金絲百鳥朝鳳袍!

他們是什麼時候牽扯上的?

江籬落面色蒼白,唇無血色,怔怔地看着石階盡頭的男女。

“東方百,你為何如此待我?”

江漓落眼眸含淚,心中帶着最後的一絲期盼。

“皇上,江家叛亂,雲兒想,姐姐必然是不知情的,願皇上網開一面,放姐姐一條生路。況且,如今雲兒已經懷有龍裔,就當是為了孩兒積德,莫要殺她了。”

江漓雲美眸微紅,銀珠欲墜,恍如一片海棠動人心弦,惹得東方百心疼不已。

什麼,懷孕了?

江漓落微微一怔,不可思議地盯着那個梳着朝陽五鳳鬢的江漓雲,大腦頓時一嗡。

“江漓雲,東方百……哈哈哈,好一場大戲啊!”

江漓落清冽的眸中,帶着一絲的絕望,仰天大笑。

她明白,她算是明白了啊!

怪不得東方百一登上皇位,就對江家趕盡殺絕?怪不得,她說了自己已經懷上他的孩子,卻還是被害得流產。

原來,從頭至尾,她也不過就是這個男人為了登上皇位,所利用的一顆棋子罷了!

江籬落紅着眼眶,心如絞痛。

她的孩兒啊,居然是被自己的親生父親給害死的啊!

“皇后娘娘心善,母儀天下,是天下之福,懇請皇上三思,此女目露怨念,留着也是禍害,望陛下斬草除根!”

一個身穿仙鶴圖案手持象笏的男子跪在地上,擲地有聲地說著,緊接着,又有好幾個大臣跟風似地跪在地上。

真是一出感人肺腑的戲啊。

江漓落似笑非笑,淚痕未乾,固執地仰着腦袋盯着那兩個算計自己多年的狗男女。

“愛卿所言極是,愛妃宅心仁厚,朕實在是不忍心拒絕,這樣吧,只要這罪臣之女,認過斬首眾親,揚言於江家斷絕,朕便放她一條生路。”

東方百淺笑着揮了揮手,皇袍一揚,群臣身後的侍衛,也一個個手提方形木箱站在江籬落身後的千斬台上。

嘭!

木箱,被這群該死的侍衛,給一一踹翻了!

眼睜睜地看着親人的頭從木箱中滾落,江漓落的心也跟着一起跌落,悲憤幽怨地怒視着台上的東方百,猛然站立起來,想要將這些散落的親人頭顱撿回木箱中,免受外人褻瀆。

可就在她站立的那一瞬,一柄鋒銳的長槍卻在她的背後狠狠地斬了一刀!

“放肆!皇上面前,豈容你囂張?還不跪謝皇恩浩蕩?”

一聲凜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猛烈的一腳,硬生生地將江籬落踹到在地。

她的肋骨,被踹斷了一根!

江籬落暗暗咬牙,唇角沁出一絲的血跡,模糊的視線落在千斬台上散落的人頭上。

那是她的親人們啊!

明明半月前,她還感受着母親的溫柔父親的寵溺,姊妹兄長的關愛,怎麼現在,他們全都不在了?

不,不,不……

江籬落眼眶通紅,痛苦憤怒倔強的眸子,緊緊望向千斬台的方向。

身子的劇痛,哪裡比得過心中的絕望?

她沒有倒下,哪怕身體早已傷痕纍纍,哪怕被東方百剛弄流產不久,她依舊從地上咬着牙站了起來。

只要她站起來了,江家,就沒有倒下!

“誰讓你站起來的?跪下!”

耳畔又傳來一聲叱責,緊接着,陸陸續續的侍衛,團團將她圍住。

這一刻,江籬落感覺自己就像是戰場上的孤軍,沒有後援,也沒有生機。

那就,血拚到底,死不足惜!

突破重重侍衛,身上的刀傷也愈發的猙獰,弓箭手的箭狠狠地扎進了手臂,遠遠看去,就像是一隻可笑又可悲的刺蝟。

“罷了,既然她想確認親人,就任她去好了。”

東方百長袖輕拂,意味深長地說著,眸中閃過一絲的嘲弄。

聞言,站在千斬台上的侍衛頭子會意,臉上也掛着陰陽怪氣的笑容,故意用腳一踢,將江籬落的父親,大將軍江勤的頭顱,從千斬台上,踹到了江籬落的面前!

這個頭顱,就是她的父親,就是那個從小到大,手把手教她武藝,嚴厲又寵溺着她的父親啊!

“啊——”

江籬落仰天悲嘯,兩行清淚無聲無息地落了下來。

簌簌——

兩支利箭從弦上掙脫,直直都朝着江籬落射去。

眼看着,利箭就要射中江籬落,女人身體猛然微側,眼疾手快地握住了利箭,冰冷絕望的琥珀色眸子,清冽地看着高台上的東方百,令周圍的侍衛,竟覺得不寒而慄。

“江籬落,現在江勤就在你面前,你為何不認?是否嫌他還是離你太遠了?”東方百淡淡地開口。

離江勤頭顱最近的侍衛,自以為是邀功的好機會,當即用腳去踢,想順應了東方百的話。

眼看着父親的頭顱要再一次被人踐踏,江籬落想都沒想,下意識飛箭而去,硬生生地廢了那個侍衛的腿!

江籬落這邊一旦傷人見血,弓箭手的箭也就指向了她,冰冷鋒銳的箭頭,就像她此刻的絕望。

“姐姐,你這樣都是何必呢?”

江漓雲嘆息道,舉止之間,盡顯雍容。

從高台上下來的她,身邊自然是有東方百相伴着的。

江籬落腥紅着眼,冷冷地盯着不遠處說話的女人,雙手早就已經握緊了拳頭。

憑什麼她的孩兒就得死?

憑什麼沙場是她去,刑場還是她去?

為這個男人披荊斬棘這麼些年,難道他就一點感覺都沒有?

“老天爺,我不甘啊!”

話畢,原本藏在髮髻中鋒銳的簪頭,轉眼間,就被江籬落拔了出來,直戳江漓雲大動脈!

“小心!”

東方百臉色突變,當即一手攬過江漓雲,抬腿就是一腳,硬生生將江籬落給踹開了。

緊接着,順勢抽過身邊一個侍衛的佩劍,猛然一刺,插在了江籬落的心臟處!

他,居然動手了!

感受着生命的消逝,曾經的美好記憶就像走馬觀花一般在腦海中重現。

那個花前月下,那個溫文爾雅的少年,那個口口聲聲說著愛着她的男人,現在,卻為了另外一個女人,殺了她?

啊——

江籬落絕望地看着面露殺意的東方百,心也跟着一起死了。

魂魄出體,看着千斬台下渾身是血的自己,江籬落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一陣雷鳴,狂風肆虐!

江漓落知道,是老天開眼了,是老天聽到自己的不甘了!

猛然間,蒼穹的一股強勁的吸力,將江漓落往天邊的盡頭帶去,速度快得驚人,而這種難以描述的感受,也就只有江漓落自己清楚……

“喂,醒醒。”

一個極富有磁性的男聲在江漓落的耳邊響起,臉上也被輕微的拍打着。

恍惚着睜開眼,江漓落一臉懵地看着眼前這個五官精緻溫潤如玉般的男子。

別人或許不認識,但身為大將軍嫡女的江漓落,可對眼前這個男人不陌生。

不就是當初東方百上位的強勁對手——東方湛!

什麼情況,她不是死了嗎?

江漓落可不相信,自己都已經死得那麼透徹了,還會被救回來,更何況,救自己的人,會是眼前這個男人?

“多謝相救。”

千言萬語堆積心中,卻來不及說出口,最終,只是道了個謝。

“順手一救,不必放在心上。”

東方湛神情微涼,一副拒人於千里的模樣瞥了江漓落一眼。

“姐姐,你沒事吧?方才真的是嚇壞妹妹了!還好有宣佑王出手相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邊還不等江漓落反應過來,另一邊的女聲就打斷了她的思緒,殷勤地扶着她,儼然好妹妹的模樣。

扭頭瞥了眼說話的人,面如凝脂身姿曼妙,一身流彩暗花雲錦裙。

好歹她也是大將軍江勤之女,當年又為了幫東方百上位,這些官員的背景,心中早就有一個概論。

而眼前這個女人,不就是皇貴妃娘家的人,禮部尚書白南庭的女兒,白洛芷嗎?

等等,她為什麼喚自己姐姐?

“我是誰?”

江漓落一本正經地盯着白洛芷,絲毫沒有玩笑的意思。

聞言,白洛芷面露尷尬,眸底的厭惡,也是短短的一瞬,消散極快,就好像從未出現一般。

“姐姐,你不要嚇我,你忘了你是禮部尚書的嫡女,白洛煙嗎?我是你的妹妹,阿芷啊!”

白洛芷煙波含秋,儼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

這要是外人看了,哪裡會想得到,這些年來,白洛芷是如何仗着父親的寵愛,在家中肆意欺負她這個嫡女的!

就在這短短的片刻,腦海中的記憶頓時湧現,前世悲戚的江漓落,以及今生同樣可悲的白洛煙。

江漓落神情淡漠,心中總算是明白怎麼一回事了。

看來,方才白洛芷故意將白洛煙推入水中時,這個女人就已經放棄了生的希望,魂魄離體,也促就了江漓落的重生。

好,老天不亡她,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從今往後,她江漓落,就要代替白洛煙,更好地活下去!

“玩笑話罷了,妹妹還真是不識風趣,不用緊張,我沒事。臣女謝過王爺,無他事,先行告退了。”

白洛煙嫣然一笑,臉色依舊蒼白,卻給人一種孤傲獨梅的姿態,引得東方湛居然心口一動。

往日怎麼就沒發現,這禮部尚書家的嫡女,居然還是這樣一個卓爾不群的女子?

“好生歇息。”

東方湛微微頷首,衣冠束髮,凜冽的眸子淡淡地從白洛煙的臉上掠過,繼而轉身上馬,瀟洒離去。

這邊東方湛剛走,那邊原本還裝模作樣攙扶着自己的白洛芷,當即就鬆開了手。

“看姐姐還有氣力開玩笑話,相比是沒有什麼大礙了,妹妹這邊有些急事,姐姐自己回去便可,不必等我。”

白洛芷淺笑着瞥了白洛煙一眼,眼底閃過一絲的殺意。

有何畏懼?

她重生歸來,背負血海深仇。此生,她是江漓落,又是白洛煙。

復仇路上,擋者,殺之後快!

鳳染九霄

鳳染九霄

作者:鳳染九霄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前生,她喜歡上太子東方百,為他浴血奮戰,為他披荊斬棘,終於成功將他扶持上皇位,但卻沒想到成為皇后的第一天就被他陷害致死,重生歸來,她成為了皇貴妃家的嫡女,從此心狠手辣,運籌帷幄,那些害她的,欠她的人,她會一個一個,親手將他們送入地獄...... 本以為復仇就是她重生的終極目標,但卻沒想到,半路被那個腹黑大灰狼叼回了家,從此疼她,寵她,護她......一路榮華,一生榮寵!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