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司醫生的重生暖妻免費閱讀(祁言 雙笙)小說

司醫生的重生暖妻免費閱讀(祁言 雙笙)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4作者:一顆糖果 標籤: 余笙 現代言情 祁煜

上輩子任性作死的余笙嫁給一個溫柔深情的好老公,可最後還是不得善終重生回到跟前夫的新婚之夜,她表示自己虧欠他太多,發誓會好好待他跟他好好過日子  至於上輩子那些欠了她的,她會一一討回來  白天,她是囂張跋扈蠻大殺四方的余笙笙晚上回到家,她是司先生捧在手心裏手無縛…
第3章 司家


  余笙抿着唇,眼神無辜的看着他,兩人四目相對,一時間竟無話可說。
  記憶回籠。
  余笙想起自己在結婚這天做的傻事,有種想把自己錘進洞里藏起來的衝動。
  她真的作太過了,也難怪柏勛會如此生氣。
  咬着唇,囁嚅半晌,她才誠懇地說:「柏勛,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請你原諒我的口無遮攔。」
  「呵。」司柏勛對她態度改變的詫異之餘,被她的話氣笑了,「你還知道自己口無遮攔?在這跟我道歉沒用,去給爸媽道歉!」
  「哦。」
  余笙沒為自己辯解,她今天真的是被司柏勛的奶奶氣岔了,所以才會失去理智,口無遮攔的侮辱他的家人。
  當然,這裏面也有她想給司柏勛添堵,想跟他鬧僵,跟他鬧離婚的成分在裏面作祟。
  不過她他奶奶吵架的直接原因,是因為他奶奶。
  今天中午婚宴上,司柏勛的奶奶在私下裡竟然跟她說,司柏勛早在高中畢業後就跟同村人訂婚,在帝都上大學的時候遇到他這個富家女,就移情別戀,拋棄未婚妻,想盡辦法的娶到她。
  司柏勛的爸媽也參與其中。
  他們裝得老實巴交的,其實就是為了幫司柏勛騙婚,娶一個帝都來的富家女,好提攜整個司家攀上余家而飛黃騰達。
  她本來就司柏勛他有偏見,尤為討厭別人說他娶她是為了余家的背景。
  聽到這番話,當下氣得要爆炸。
  當時母親還沒啟程回帝都,為了讓母親放心,她一直強忍着沒發作,直到去給司柏勛的太奶奶去請按時又遇到司柏勛的奶奶於喜鳳,才被於喜鳳激再次激怒得爆發了出來。
  上輩子。
  她對司柏勛最大的誤會,就是覺得他善於偽裝,極富心機。說喜歡她,娶她,不過是為了攀附余家,以此改變命運。
  因為對司柏勛有誤解,她對司家所有人都心懷惡感,對於喜鳳私下裡跟孫媳婦詆毀孫子一家的做法更是厭惡至極,所以才會輕易跟於喜鳳吵起來。
  司柏勛一轉身,就看到她縮着脖子低着頭,扭扭捏捏不情不願的樣子,不禁三分慍怒上頭。
  「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被你辱罵的人是我父親,為你挨打的人是我母親,你還委屈上了。」
  他又開始教訓她了。
  余笙撅着嘴,更是無辜的看着他。
  上輩子在跟他有孩子前,他總是把她當一個不懂事的混世魔王,經常這樣大聲教訓她,她在家是被父母兄長寵大的小公主,在學校里是備受遵從的學神,誰都得慣着她,她哪受得了這份氣。
  他越是以兄長般的口味,教訓她、糾正她無可救藥的三觀,她就越跟他對着干。
  兩人針鋒相對的結果就是結婚的前兩年,家裡沒過過一天安寧的日子。後來他們有了孩子,他們之間的關係才緩和了一些。
  「對不起嘛,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嘛。」
  余笙嘟着小臉,可憐巴巴的道歉。
  看着她眸光如小鹿亂撞,軟糯又無辜地跟他求饒。
  司柏勛微愣。
  她的眉眼真的很漂亮,璀璨如星,瞳眸如珍珠般熠熠生輝。
  結婚這幾天,憋了一肚子的氣無處發泄的司柏勛終是被她看得心口一軟,不忍再繼續訓斥她。
  哪怕心知她目前服軟,不過是因為今天下午她真的做得太過分了,想要躲過斥責而已。
  但他的聲音仍舊有些堅硬:「去把臉洗乾淨。去跟我吃飯,跟爸媽道歉。」
  「哦。」
  余笙跟在身材高大挺拔的司柏勛身後出房門,柔和的燈光灑在他寬闊的肩上,映襯得他如松柏般的身形更是偉岸不凡。
  好有魅力啊。
  「快點跟上。在犯什麼傻啊。」
  沒聽到腳步聲,司柏勛有些不耐地催促。
  擦掉嘴角被他的好身材饞出來的口水,余笙斂起思緒,跟司柏勛去洗漱間洗臉。
  她哭了好一陣,眼睛紅撲撲的,眼皮腫腫的,像個核桃,看着好不可憐。
  司柏勛給她拿了新毛巾和臉盆,給她打了熱水洗臉。
  余笙接過熱毛巾擦了臉又把毛巾遞給他,司柏勛接過毛巾在臉盆里清洗兩邊,擰乾掛在架子上。
  「走吧。」
  洗乾淨手擦乾水,司柏勛帶着余笙下樓。
  司柏勛的爸媽,姐姐,都在樓下等他們倆。
  見他們下來,司柏勛的姐姐司美娟陰陽怪氣的說:「喲,新媳婦捨得下來啦?我還以為你得爸媽去三催四請,你才會下來呢。」
  司柏勛頓足一下,往後挪了挪身子把余笙護在背後。
  他眸光平靜的看向自己的姐姐:「姐,你少說兩句。」
  「司柏勛。」司美娟當即不樂意了,「你這是有了媳婦就忘了娘,才結婚第一天呢,她就敢那麼罵咱爸媽……」
  「對不起。」余笙從司柏勛身後鑽出來,走到司柏勛母親唐婉面前,直接跪在唐婉面前,有些哽咽地說,「爸,媽,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我,我今天是魔怔了,才會說出那番話。請你們千萬別往心裏去!我真的知道錯了!」
  司美娟繼續罵道:「你當然是故意的!嫌棄我家窮,就不要嫁過來!余笙,我們司家不欠你的!別以為你掉兩滴耗子尿,我們就會原諒你!殺人誅心,你可真會撿我們全家的痛點罵啊。」
  下午。
  余笙跟奶奶這一場鬧劇,令爸媽和弟弟顏面盡失,讓全家淪為司家村最大的笑話。
  她千不該萬不該用爸媽的身體缺陷來辱罵羞辱他們。
  明知母親臉上有一塊很大的黑色胎記,父親身高不足一米五,余笙竟敢當著長輩的面,辱罵爸媽是天殘地缺,天生一對。
  大姑子的提醒,讓余笙覺得自己更是罪無可赦。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罵娘,她的無知和憤怒傷了老實巴交、樸素善良的公婆最柔軟的自尊心。
  上輩子婚後很長一段時間,她幾乎沒給過婆婆任何好臉色看,對婆婆主動挑剔,弄得婆婆心力交瘁,很是傷心。
  「孩子,你這是幹啥,快起來吧,我和你爸不怪你。」唐婉托着余笙的雙手想要把她扶起來。
  余笙真心愧疚,就是跪着不肯起來。
  唐婉看向司柏勛:「柏勛,快過來把你媳婦扶起來。」
  司美娟阻止道:「就讓她,跪一晚上,直到真的知道錯為止。」
  「美娟,你少說兩句……柏勛——」
  司柏勛邁步過來,修長有力的手捏住余笙的胳膊就把她給拎了起來。
  「哭什麼哭。」司柏勛又忍不住主動教訓道,「你還有臉哭。最沒臉哭的人就是你。」
  見兒子動怒教訓余笙,唐婉連忙勸和道:「好了好了。柏勛,你也別再罵笙笙了,你看她眼睛都哭得腫了,她肯定知道錯了。家和萬事興,我和你爸只盼着你倆好。快起來去擦把臉,再下來吃飯吧。」
  余笙嗚嗚的哭了許久,婆婆真的對她很好。
  上輩子,她總是在犯錯,婆婆看在司柏勛的面上,一直用慈愛的態度,包容她一次又一次觸犯底線的錯誤。
  她居然那麼混賬,竟在結婚的第一天嘲笑辱罵婆婆被胎記毀掉的臉,戳了婆婆最為痛苦的地方。
  司美娟又罵罵咧咧的數落好幾句,直到被父親司齡喝止她才罷休。
  司柏勛又拉着她去洗了次臉,這次下樓來,母親已經擺好飯,全家一起開始吃飯。
  看到桌上的飯菜,余笙有些犯怵的皺了皺眉。
  司美娟捕捉她不想吃的神情,立刻怒火中燒:「你皺什麼眉頭?不想吃就滾蛋,我媽做好飯菜伺候你,你擺個臭臉給誰看?」
  ——

司醫生的重生暖妻

司醫生的重生暖妻

作者:一顆糖果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上輩子任性作死的余笙嫁給一個溫柔深情的好老公,可最後還是不得善終
重生回到跟前夫的新婚之夜,她表示自己虧欠他太多,發誓會好好待他跟他好好過日子
  至於上輩子那些欠了她的,她會一一討回來
  白天,她是囂張跋扈蠻大殺四方的余笙笙
晚上回到家,她是司先生捧在手心裏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寶貝
  「司先生
他們說你是妻奴誒,在我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  「寶貝,你看我跪榴槤的姿勢標準不?」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