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重生媽咪虐渣渣免費閱讀(季清陳家旺)小說

重生媽咪虐渣渣免費閱讀(季清陳家旺)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1作者:小耳朵 標籤: 其他小說 季清 陳家旺

季清穿越到八十年代,搖身一變成了獨自帶四孩,被婆婆欺負到投河的小可憐這還不算,她身上居然還背着「破鞋」的名聲?季清擼擼袖子,拿財權、斗妯娌、趕婆婆、搶房子、正名聲,風風火火全部拿下唯一讓她犯愁的,是眼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奇怪男人不是要休她嗎,幹嘛把她壓在牆角醬醬…
第7章 怒扇小姑子

「小清!」

「陳家二媳婦!」

看季清暈了過去,女人們嚇了一大跳,有的掐人中有的掐虎口,王大媳婦更是跑回家端了碗糖水回來,小心喂進季清嘴裏。

喝了糖水,季清慢慢清醒過來。

大家都是從饑荒年代過來的,看到季清這副模樣,都知道一定是挨了餓,長時間沒吃飽飯,身體扛不住暈過去的。

大家紛紛往已經被老大媳婦扶起來的老太太瞅,對於王大媳婦剛才說的季清被作踐的話,已然是深信不疑。

雖然現下人還窮着,但好歹不是六零年了,就算是沒有條件頓頓吃白面,也不會有把人餓成這樣的家庭。

這陳老太,真是看不出來啊!

王大媳婦把空了的碗往懷裡一揣,又指着老太太罵起來:「你這個老婆子,怎麼比我那個惡婆婆還壞!我告訴你,小清要是有個什麼好歹,你就是殺人兇手,要被抓住槍斃的!」

老太太也沒想到季清會突然暈倒,她看着面色慘白的季清,只能幹巴巴為自己辯解:「我沒餓過她,她自己耍妙不吃飯,我都給她吃的足足的。」

王大媳婦冷笑:「是嗎?你這麼好?」

季清慢慢恢復了一些神智,聽到老太太說給自己吃的足足的,她心中冷笑,既然老太太要展現自己心眼不壞夠大方,那她怎麼能不給她一個機會呢。

她拽了下王大媳婦的袖子,有氣無力道:「嫂子,我頭暈得很,你家是不是有架子車,把我往衛生院送一下……」

「對,得去一趟衛生院,你這身體太差了,前幾天跳河也不知道落下什麼病根子沒有,還是得去衛生院叫大夫檢查一下。你等着,我推架子車去。」

王大媳婦是真關心季清,說完就火急火燎回家裡放下水碗,兩隻手推着二輪的架子車快走了過來。

雖然單車到了這個年代已經不是稀罕物了,但也僅限城市裡,紅山根是山溝溝子的農村,物資匱乏,全村只有一家有單車,其他人家都是用架子車。

看着季清被抬上架子車,陳老太一把抓住車轅。

「好端端的去什麼衛生院,哪有那麼矯情,下來回家裡躺着去。再說了,家裡也沒錢給你上衛生院。」

季清:「衛生院不去的話,村裡的余大夫那兒也行。那兒也給輸液補充營養。」

老太太:「哪個大夫都不行,別想了!沒錢!」

季清:「陳青岩不是每個季度都寄錢回來嗎?就輸個液,花不了……」

老太太:「花不了多少也沒有!一大家子沒有花銷嗎?光靠着幾個爺們掙工分,夠吃夠穿嗎?」

這話說得,把其他女人都得罪了。

除去陳青岩這樣的天降之子,村裡人基本上都是靠着掙工分養家糊口的,按照老太太這話,其他家沒有人外出掙錢的,都別活了唄!

季清:「家裡沒錢的話,陳青岩下個季度的錢快發了,能不能先借上幾塊,等發下來再……」

「不行!」

老太太已經沒耐心同季清耗了,她今天被季清擺了一道又一道,現下看季清又打錢的主意,她一下子就爆發了,直接上手拽季清,想把季清從架子車上拽下來。

「給我回家!」

這回不光是王大媳婦,其他女人也開始拉老太太,護着季清。

就在這時,村裡頗有威信,七十歲了依舊身子骨硬朗的余老太婆擋在了季清前面,橫眉怒目地開口:「陳老太,差不多得了。」

老太太聞言手一松,放開了車轅。

她固然能豁出來不要這張老臉,但她不想得罪余老太婆,要是余老太婆不待見她,她往後都沒法在村裡走動了。

王大媳婦看老太太不攔着了,把繩子往肩膀上一甩,拉着季清就走。

架子車拉出去一大截,季清回頭,還能看到老太太那一臉恨不得把她吃了的表情。

哈哈!

爽了!

余大夫是村裡唯一的赤腳大夫,會看病會抓中藥,還會輸液扎針,樣樣都干。村裡人有個頭痛發熱的,基本不會去衛生院,都是余大夫給看的。

剛才制住老太太的余老太婆,就是余大夫的大娘。

余大夫家離得不是很遠,王大媳婦拉着車,走了半個鐘頭就到了。

進了余大夫家,王大媳婦把季清扶上炕,看着季清打上點滴,才小聲說:「我說你就是心軟心善,今天大傢伙都在,能給你主持公道,你就該要求着上衛生院,去鎮上好好檢查一下。」

季清笑笑,她才不是心善,而是她有不能去鎮上衛生院的理由。

她要是去了衛生院,那老太太肯定也會跟着去,順便去領陳青岩寄來的錢和米面油,到時候知道東西都被她領走,老太太在衛生院鬧開,那可太影響別人了。

季清:「嫂子,今天真是太謝謝你了,等我好了,我一定好好謝過你。」

王大媳婦:「哎呀,叫我一聲嫂子,就甭跟嫂子說謝字,都生分了。你要是想謝我,等你好了給我多畫幾個樣子就成。」

季清莞爾一笑,點頭:「沒問題。」

王大媳婦家裡還有別的活,季清沒讓她陪着,讓她回去了。輸液的過程漫長又無聊,炕上熱,季清躺着躺着,就迷迷糊糊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被尖銳的女聲吵醒了。

「臭婆娘,你給我起來!別裝了!」

季清睜開眼睛坐起來,看到余大夫正抓着一個女人阻止女人靠近她,女人掙不脫,就指着手罵她。

擁有原主的記憶,季清一下就認出了,這是老太太的小女兒,去年才嫁到隔壁村去的,叫陳芬芳。

她瞬間想到前世形容罵人的一個詞:「口吐芬芳」,用芬芳來禮貌代替大便,不禁笑出了聲。

此刻,陳芬芳就是在口吐芬芳。

見季清笑的很戲謔,陳芬芳更氣了,她伸長了手想打季清。

這做派,跟老太太像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

原主沒什麼心眼,更沒這麼潑辣,被這個小姑子也欺負的不行,陳芬芳沒出嫁之前,對原主的幾個孩子也是動輒打罵。

季清眼底划過一抹嘲弄,以為她還是原主,好欺負呢是吧。

一瓶點滴快打完了,季清看了眼,從炕邊的藥盒子里取了塊棉花團團,按在手背上,利落地拔掉了針頭。

她前世大學選修過急救醫學,拔針頭對她來說不是什麼難事。

「余大夫,總共是兩塊錢對吧,醫藥費你叫人去陳家取,錢都在老太太那裡。我先回去,等下讓家旺過來取中藥。」

說完,下了炕就快步出了余大夫家。

季清的一系列動作把余大夫和陳芬芳都搞懵了,足足半分鐘,陳芬芳反應過來,用力甩開余大夫。

季清走得快,轉眼就走出去幾百米,陳芬芳一陣小跑,才追上了季清。

「不要臉的死女人,你給我站住!」

季清左右看了看,看附近沒什麼人,才停下腳步,轉身與陳芬芳對視。

「幹什麼?」

「我就知道你裝病呢,走的這麼快,像害病的嗎?」陳芬芳抓住季清的胳膊,怒氣沖沖:「你知不知道,娘都被你氣病了!」

季清挑眉,差點笑出聲:「是嗎?」

那今天可真是太有收穫了。

陳芬芳看季清這麼高興,氣得眼睛都瞪圓了,舉起手就要打季清。

不料季清速度更快,一把打開陳芬芳的手,直接甩了陳芬芳一耳光。

「啪!」

陳芬芳頓時愣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季清:「你……你這個婆娘,你敢打我!」

季清冷哼一聲:「一口一個婆娘,咋地,你不是婆娘還是女娃子呢嗎,難不成你嫁的那口子不行,還沒讓你成為婆娘?」

這話一下就刺痛了陳芬芳,她抖着嘴唇直接撲向季清:「死女人,我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

「啪!啪!」

季清捏住陳芬芳的胳膊一推,揚手左右開弓,又賞了陳芬芳兩個巴掌。

陳芬芳被打的兩眼冒星,退後幾步,跌坐在地上。

季清揉揉有幾分發酸的手腕,嫌惡地俯視着狼狽的陳芬芳,冷冷道:「來啊,不是讓我知道知道嗎?」

重生媽咪虐渣渣

重生媽咪虐渣渣

作者:小耳朵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季清穿越到八十年代,搖身一變成了獨自帶四孩,被婆婆欺負到投河的小可憐
這還不算,她身上居然還背着「破鞋」的名聲?
季清擼擼袖子,拿財權、斗妯娌、趕婆婆、搶房子、正名聲,風風火火全部拿下
唯一讓她犯愁的,是眼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奇怪男人
不是要休她嗎,幹嘛把她壓在牆角醬醬醬醬
面對一見面就火急火燎的帥哥,季清咽下一口口水,艱難表示:帥哥,雖然我是你老婆,但我跟你不熟好嘛!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