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穿書女配的奮鬥日常免費閱讀(劉強東靜瑤)小說

穿書女配的奮鬥日常免費閱讀(劉強東靜瑤)小說

時間:2022-04-02 17:50作者:樓蓉蓉 標籤: 劉強 劉瑤 現代言情

二十一世紀的大學生,竟然穿遇到了看過的一本八十年代的書籍當中,成了裏面的悲催女配渣爹拋妻棄女,後媽惡毒陰險,奶奶和大伯,堂姐弟一家虎視眈眈
第1章

精彩節選

  公雞的叫聲此起彼伏,家家戶戶的煙囪開始冒煙,女人們開始起床做飯,正是冬天農閑的時候,各家的男人們都起的都很晚。只有一些小孩穿着厚厚的棉襖到處亂跑。

  我拿着掃帚站在破敗的院子外面,看着前面房檐上面已經開化的冰凌子發獃,時不時的嘆口氣。

  「翠喜,趕緊把豬餵了吧!」小屋裏面傳來了溫柔的聲音。

  「哦,知道了。」我進門拎着豬食桶子給豬餵食,風卷着雪粒子灌到的脖子裏面,好冷啊!我忍不住又嘆了口氣。我怎麼就來到這個地方了!

  一個星期前,我躺在寢室的床上看一本八十年代背景的小說,結果看得我怒火中燒,書裏面的女主是怎麼樣的我都沒怎麼注意,可是一個女配的故事卻是氣得我要吐血。

  那就是一個皮薄肉多的大包子。

  她的渣爹拋妻棄女,把她們扔到農村不管不顧,和旁人結婚生子了,女配的娘找到城裏面,發現了真相,竟然自殺死在丈夫門前,女配領着妹子回了村子,沒人管,吃着百家飯長大,後來打工辛苦的賺錢,都便宜了老爹和後媽的孩子,好容易碰上一個溫和善良的男朋友,還被那個白富美女主給搶了。原因是女配沒文化,沒有共同語言。

  女配後來被父親嫁了一個混蛋,被哄騙着賣了一個一顆腎給他還債,最後身子虛弱,一個人凄慘的死在醫院,女主和男主結婚後知道這件事很難過,幫着辦的後事,鞠了一把辛酸淚,這個悲催的女配就領了便當了。

  我當時就把書撕了,在寢室狂吼:「這什麼狗屁作者!要是老娘是那個女配的話,絕對不可能活成那樣的,看我如何把那些賤人極品全都幹掉!」

  誰曉得,我一覺睡醒,我竟然真的成了那個悲催的女配,根本回不去原來的世界了。

  女配現在才十四歲啊!一想到接下來二十年要過着書裏面描寫的那樣過日子,就忍不住的又嘆了口氣!

  「姐,你最近是咋了,一天到晚老嘆氣。」一個黑瘦的女孩走過來,她穿着破舊的棉襖,袖子上還有兩個補丁。

  這是女配的妹妹劉瑤,命運一樣不咋地,被渣爹後媽做主嫁給了一個家暴男,年紀輕輕就被逼的喝了火鹼死了。

  我摸摸她的頭:「沒什麼,咱們回去吧。」

  我們倆進了屋,這裏面什麼擺設也沒有,只有一個小炕,炕褥都是補丁羅補丁的。

  女配的媽王霞已經把飯做好了,她穿着一件帶補丁的棉襖,面如菜色,才三十歲就已經非常的衰老了。

  看不出來顏色的小桌子上,放着三大碗地瓜粥,另外還有一盆蘿蔔條的鹹菜。還是因為一會要進城,害怕挺不到時候,不然平時也就是一碗清的見底的玉米糊糊。

  劉瑤舔了舔嘴唇,然後小聲道:「媽,我想吃肉。」

  媽勉強笑道:「一會咱們進城,見到你爹,讓他給買驢肉火燒。」

  「真的?」劉瑤高興得不行,開始大口大口喝粥。

  媽想了想說:「這是這一次咱們是偷着進城,你奶要是知道了該不高興了,要是旁人問起,就說去看舅舅,知道了嗎?」

  劉瑤點點頭,我看了媽一眼,欲言又止。

  這個可憐的女人進了城就會發現,一直不回家的丈夫已經在城裏面有了新歡了。全家都知道,唯獨這娘仨被瞞得死死的。

  十幾天前,老太太做主分了家,而她丈夫的錢一向只給自己親媽寄過去,她們被趕出去的時候,除了這麼一個破屋子,一口豬,什麼也沒有分到。

  要不是實在是活不下去了,女人也不能進城找丈夫去了。

  「翠喜,你不吃飯想啥呢?」媽問道。

  我的嘴角抽了抽,這名字也太土了!主要是這名字是奶奶起的,後面妹妹的名字就是爸爸氣的,文雅了一些。

  我咳嗽了幾聲,決定先給她做一些心裏建設:「要是咱們進城知道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你想過怎麼辦嗎?這麼些年了,畢竟爸對你也不咋樣,結婚證都沒領過。」

  「你爸是好人,不會不管我們的,你不懂,辦婚禮的時候年歲小,村裡領結婚證的也沒有幾個。」她的手摸摸我的臉,上面一層厚厚的老繭。

  我由不得心疼,這女人被當成是牲口一樣磋磨了十幾年,要不是因為原主的爹要把新媳婦領進門探親,她婆婆也不可能把她趕出去的,還記得繼續被欺騙幹活。

  我把筷子放下來了:「媽,不管怎麼樣,你答應我,不管遇到什麼事情,絕對不能尋死覓活的,你還有我和妹子呢。」

  媽一臉疑惑的看着我,然後點點頭。

  我沒再多說,書裏面的女主的媽知道了丈夫已經和旁人結婚後就上了吊,死在了丈夫的家門口,雖然當時議論紛紛,可是原主的爹搬了家,沒過幾個月,也就沒有人記得怎麼回事了。渣爹一輩子過的舒舒服服的。

  我既然跑到書裏面了,就絕對不能允許發生這樣的事!

  也沒有什麼好帶的,媽收拾好了東西放在一個包袱裏面,就帶着我們出發了。

  我們穿着破棉襖,裏面套了好幾個毛衣,可還是忍不住凍得瑟瑟發抖,我把脖子上面的圍巾用力的裹起來,八十年代的冬天還真冷!

  坐了村裡進城的馬車,顛簸了幾個小時才到的城裏面。

  快過年了,街道上的人多,很多的小商販拿着東西在街邊賣,大部分是一些吃食,餅子,饅頭茶葉蛋什麼的。另外還賣一些盆子暖壺,剪子還有圍巾、襪子之類的日用百貨。

  劉瑤一直盯着小吃攤的雪白暄騰的肉包子看,直咽口水。

  媽摸了摸空蕩蕩的口袋,揉着劉瑤的頭髮:「堅持一下,找到你爹了,就能吃包子了。」

  「好!」劉瑤咧開嘴笑了笑,大步的往前走。

  媽偏過頭去擦了擦眼淚,我只當沒看到她的心酸。

  我們一路走一路打聽着,中午之前到了爸的單位,鋼鐵廠文員,坐辦公室的。

  是我們村子全都羨慕的公家人。我奶奶可得意了,在村裏面都能橫着走,也愈發的看不上一個大字不識的我媽。這些年竟一次都沒來過這邊找爸的丈夫。

  廠子外面有人給大鐵門刷油漆,還有人拿着幾個大紅燈籠在那邊比划著,估計是為過元旦做準備呢。

  媽領着我們局促不安的站在那,有點不敢過去。

  這時候一個帶着狗皮帽子的老頭走過來了:「你們找誰啊?」

  媽說道:「我們要找劉強。他在不?」

  老頭詫異的看着我們:「你們是他的是什麼人啊?」

  媽說道:「我是他的媳婦,這是他的孩子。我們是第一次來這邊,麻煩你給叫一聲。」

  那人臉色一變:「不能吧?你們……」

  「是啊,他不在嗎?」

  那人吱唔了幾句就走了,根本沒回答。

  劉瑤道:「媽,我爹咋了?」

  媽搖頭道:「沒事兒,可能是太忙了。我們再問問。」

  這時候我們看到裏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多工人都出來了。午休時間到了。他們都穿着嶄新的工作服,每個人的手上捧着一箱子的國光蘋果,說說笑笑的。

  不愧是國企的職工,過節的待遇就是好。

  劉瑤指着前面驚喜的喊了一聲:「是爸爸!」

  媽也很高興,牽着劉瑤往前面走,我抱着胳膊嘆息着搖搖頭,悲劇啊!

  渣爹劉強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長的倒是不錯,濃眉大眼,個子很高,手裡抱着兩箱子蘋果和旁邊的一個穿紅色棉襖的女人說話。

穿書女配的奮鬥日常

穿書女配的奮鬥日常

作者:樓蓉蓉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二十一世紀的大學生,竟然穿遇到了看過的一本八十年代的書籍當中,成了裏面的悲催女配
渣爹拋妻棄女,後媽惡毒陰險,奶奶和大伯,堂姐弟一家虎視眈眈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