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免費閱讀(殷紅竇鳳珍)小說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免費閱讀(殷紅竇鳳珍)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6作者:殷紅 標籤: 容鳳卿 殷紅 現代言情

殺手之王涅槃重生,成了風行大陸上最令人唾棄的容家大小姐封印破除,風雲瞬變,世家之首的容家?和太子之間令無數人艷羨的婚約?在她眼裡也不過爾爾!從此遮容掩面,一身風華,收盡天下至寶,神丹手到擒來,成就萬年難遇的天才少女!罵她廢柴又丑顏?鳳卿款款摘下面具,驚瞎眾人!…
第8章

第8章

「姐姐!」

「小姐!」

容蘇攙扶裝回重傷的容慕來到時,看見的就是少女以瘦弱的身軀,爆發出堅韌有力對抗威壓的力量!

兩人心疼又吃驚。

容蘇心疼之際,不忘緊抓想要衝過去的容慕,「慕少爺!您千萬不要在家主面前露出馬腳,否則,他們會起疑心的。」

一個只剩一口氣的人,短短時間就恢復健康,這對小姐來說,並不是好事!

「太子殿下,您為難一個弱女子,豈是大丈夫所為?」容蘇無法靠近鳳卿,她一靠近,就會被這股威壓壓制彈開,只好扯着喉嚨大喊。

沈傲雲面色沉下。

容婉清玉手放到沈傲雲手上,「殿下,千萬別傷了身子,堂姐決定要解除婚約,這是兩全其美的事情。」

沈傲雲的性子,容婉清吃得死死的。

看出他有鬆動之意,就立刻遞了台階給他。

畢竟沈傲雲今日來的目的,不是來殺廢物的,而是來解除婚約的。

果然,沈傲雲看向嘴角滲血卻死不服輸跪下來的鳳卿,冷哼一聲,收回威壓。

兩張大紅邀請函浮到鳳卿面前。

鳳卿斂去眼底冰冷,隨意擦了擦嘴角血跡,手一伸,將兩張邀請函攬入手中。

另一隻手也取出紅封黑字的婚書。

她咬破手指,滴血上頭,婚書光芒一閃,成了一封退婚書。

「你這廢物,先於孤退婚,孤顏面何存?」沈傲雲火冒三丈。

誰先滴血到婚書上,誰就是退婚的那一個!

他本以為廢物會親手呈給他,卻沒想到,她直接滴了血!

他堂堂太子之尊,竟成為被退婚的那一個!

簡直奇恥大辱!

他要殺了這廢物!

墨發飛揚,殺氣蔓延!

容蘇容慕二人臉色發白,擋在鳳卿面前。

鳳卿穩穩噹噹的立在那兒,鳳眸平靜如水,「太子殿下想背負一個殺未婚妻的罪名,請自便。」

她看起來並不害怕!容慕看到這樣的她,慌亂擔憂的一顆心也沉靜下來。

「殿下,從未有人跟姐姐說過該如何退婚。她只知道滴血上去,還請殿下不要動怒。」

容慕一開口,將容之蘅和容婉清的視線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不是已經被打得重傷昏迷了嗎?怎麼現在看上去,說話還十分流暢?

容婉清心中暗罵一聲,那幫沒用的廢物,手段這般輕,還跟她回稟說活不了了?

「殿下,堂姐行為有失,婉清在此,替她向您賠罪。」

「這廢物的錯,和你有何干係?有婉清在,孤便不跟你這廢物計較。」沈傲雲臉色陰沉,他不能因為這廢物的舉動,就當眾殺了這廢物。

這廢物該不會以為,故作聰明先滴了血,他就不會跟她退婚了吧?

沈傲雲冷哼,在退婚書上滴血。

退婚書頃刻間化為星星點點的碎末,消失在空氣之中,化為虛無。

容之蘅站起來,「容鳳卿,容慕,你們二人可知罪?!」

婚約解除,這廢物最後一點用處也不復存在!一個給容家蒙羞的恥辱,讓他顏面大失的廢物,也該從容家剔除出去!

鳳卿對上容之蘅的視線,唇邊帶上一抹笑,如寒冬臘月,不畏風雪的梅花綻放,動人心魄,「何罪之有?」

「容慕攀咬污衊同行族人,被本家主嚴懲家法後仍冥頑不靈拒不認錯!你挑唆容慕,做這種陰損勾當,更是錯中之錯!今本家主決定,將你二人逐出容家!你們自行離去吧!」容之蘅冷笑着說道。

他在外跟這廢物保證不動她,可離開了容家,誰會關心一個廢物的生死呢?

「這些都是你們編出來的罪名!你們自己心裏清楚!如今風光無限的容家,都是父親一己之力成就的!可現在家主你,竟然要趕父親唯一血脈出府,你良心何安?!」容慕青筋迸裂,字字泣血,他萬萬沒有想到,容之蘅會做得這麼絕!

在場容家人,沒有一個出來阻止的,無一不默認,更令他如墜冰窖。

容之蘅最恨別人提他的兄長容玉郎,風采卓絕天賦出眾的容玉郎,就如同壓在他頭頂的一塊巨石,帶給他的只有陰影。

容玉郎去世多年,至今還有許多人記得他的存在。每當別人看到容之蘅,還是會說「那是容玉郎的弟弟,現在容家的家主。」

他恨極了這種感覺!

「你閉嘴!一個年輕氣盛的毛頭小子,容家崛起時你還沒有出生!你知道什麼?又胡說什麼?」容之蘅疾言厲色呵斥,一雙眼惡狠狠的瞪着容慕,粗喘不停。

「家主你手裡最寶貴的九天塔,是當年父親自玄凌秘境中得到的,父親為你尋九天塔而傷至修為減退,這個,家主總不能否認吧?」

父親待每一個容家人何等好,現在,卻這樣對待姐姐。

「你!」容之蘅面容難看,跟吃了蒼蠅似的,不再多言,直接雙手甩出一道靈力,直逼容慕面門!

自己沒理,就要以大欺小,武力相逼?

鳳卿心中冷笑。

在所有人都以為,容慕要生生吃下容之蘅這一招時,容慕背後的鳳卿手腕一轉,將容慕推到了一旁,而她自己,作出順勢被容慕帶走的模樣。

靈師級別渾厚的靈力,在方才他們站立的地方,砸出巨坑。

大風席捲,濃塵滾滾,嗆得許多人都咳了起來。

容之蘅收回手,重重冷哼道,「容慕大逆不道,已被本家主就地格……殺。」

最後一個字落下之時,濃塵散開,鳳卿三人完好無損的站在那兒。

容之蘅錯愕震驚,就好比有響亮又無形的巴掌扇在他臉上!

怎麼可能?!

一個重傷的人!一個廢物!竟然能躲開他的一擊?

就在他錯愕難信之時,鳳卿說話了。

「從此,我們三人和容家再無瓜葛。希望你們從今往後,嘴臉能一直像現在這樣無恥又高高在上!」

容家容不下她,殊不知,她同樣不屑留!

父親打拚來的尊崇地位,他日,就讓她親手收回!

「我們走!」

鳳卿轉身離開,容慕容蘇急忙跟上她,徒留寂靜無聲的一廳人。

「犯了挑唆的大錯,還能這樣理直氣壯的講話。她是哪裡來的底氣?」容婉清的聲音打破了一室寂靜。

她高傲似天鵝,嗤笑着鳳卿的不自量力。

「婉清說的對,還要兩張邀請函,要了邀請函,難道那廢物還能進學院學習?簡直可笑至極!」沈傲雲也嗤笑。

有兩人開頭,容家的人也哄然大笑,個個都在譏嘲着已離去的鳳卿。

唯有柳雅,她精緻的手搭上容之蘅的肩膀,用僅能兩人聽見的聲音說道,「家主,他們二人恐怕恨上容家了,還須儘快斬草除根。」

容之蘅聞言,立刻招來一人低聲耳語。

走出容家大門,鳳卿發現,容慕在哭。

容慕哭得毫無聲息,白凈的臉上綴着一雙紅如兔子的眼睛,正往下滾着淚珠。

一方手帕遞到他面前,伴隨着鳳卿無奈的聲音響起:「哭什麼?」

容慕耳根可疑地發紅,他粗魯的接過擦淚,頗像欲蓋彌彰,想當作什麼事也沒有。

「姐姐,容家明明是我們的家,我幼時曾聽父親說,容家每一草每一木,都是他精心設計,那是我們永遠的家。」

「乖。」鳳卿微微一笑,鼻翼一點硃砂赤紅妖艷,「早晚會回家的。」

出了帝都,道路四通八達,鳳卿朝身後看了一眼,她對容蘇道,「我想去取些東西,你們往東走,我待會會追上你們。」

「是,小姐。」容蘇應是,容慕想追問,卻被容蘇給拉走了。

鳳卿抬步朝西邊走,一直到了偏僻的山坡邊,她才回頭,「出來。」

路邊兩名黑衣人出現,其中一名詫異,「你知道我們在跟着你?」

一個廢物還會未卜先知不成?不過,就算她會未卜先知,也該算到了今日的死期!

她對殺氣再敏銳不過,何況這兩人絲毫沒有收斂身上殺氣的意思。

鳳卿粗略一看,發現兩名黑衣人是靈徒九段的水平,比她還要低一段。

解決他們小事一樁,但她卻要借這兩個人演一齣戲。

她故意害怕的後退,退至山坡頂端,無路可退才停,「你們是誰派來的?」

「你不必知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黑衣人說完,兩人同時動作,土黃靈氣運出,化成道道雷霆,朝鳳卿劈去!

鳳卿尖叫,往後倒下,滾落山坡。

兩名黑衣人追上去一看,發現鳳卿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只有草木鬱鬱蔥蔥不見底部的陡坡。

「人不見了,我們要不要找屍首?」

「這山坡這麼高,那廢物掉下去不死也重傷。我們剛才應該打中了吧?」

兩人面面相覷,聯手揮出一道廣闊的靈力網,朝底下打去;所到之處,草木皆斷。

等了許久,也沒聽見什麼異樣,兩人這才離去。

鳳卿從姒靈玉中出現,她身手敏捷,躍上山坡頂,一扇白玉面具掩去半邊容顏,精緻下巴恍若被白霧阻隔,朦朦朧朧,隱約可見鮮艷紅唇。

這是她從姒靈玉里找到的面具,可助人遮掩面容。

在容家眼裡,她容鳳卿成了死人,這樣,能避免許多麻煩。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

作者:殷紅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殺手之王涅槃重生,成了風行大陸上最令人唾棄的容家大小姐
封印破除,風雲瞬變,世家之首的容家?和太子之間令無數人艷羨的婚約?在她眼裡也不過爾爾!從此遮容掩面,一身風華,收盡天下至寶,神丹手到擒來,成就萬年難遇的天才少女!罵她廢柴又丑顏?鳳卿款款摘下面具,驚瞎眾人!又有無恥小人嫉她害她?且看她如何手撕惡人皮,腳踩小人頭!統統打包踹走一個不留!鳳女回歸,一朝翻天覆地,一路扶搖直上!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