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今天皇后算命了嗎免費閱讀(女主叫白鳳玄)小說

今天皇后算命了嗎免費閱讀(女主叫白鳳玄)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6作者:魚兒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玄音 蕭鳳岐

原本木訥陰沉的白府大小姐落了一回水,醒來就開了靈智,能掐會算,天天在門口擺個卦攤給人算命白玄音說:「這位兄台,你走十丈必有水災」那人嗤笑:「這裡沒湖沒海,連護城河都沒有,有個屁的水災!騙子!」剛剛走出十丈,「嘩」,一盆洗腳水當頭潑下,將他澆成了落湯雞白玄音說:…
第3章

第3章

「什麼?」陸長安驚叫出聲,「你連這種事都能算到啊?」

白玄音笑道:「雕蟲小技而已,要不然怎麼敢稱『鐵口直斷』?我還敢斷言,承恩侯世子那位懷孕的妾室動了胎氣,世子還是趕緊回去瞧瞧吧。」

蕭鳳岐的眉頭微蹙,眸光深沉的看向白玄音,白玄音看清了裏面的擔憂之意,微不可查的沖他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有把握。

蕭鳳岐眯了眯眼眸,轉頭對盧盛光道:「承恩侯世子聽到了?今天你的妾室是不是動了胎氣,五日後孩子是否降生、是男是女,很快即可見分曉。你若生了兒子,自然就能證明白姑娘是在信口開河詛咒你,到時候你上朝告御狀,本王也不攔你,父皇絕對會還你一個公道!」

盧盛光看這兩個人都幫着白玄音,知道今天是討不了好了,只能留下一句「你們給我等着!」然後恨恨地轉身便走。

白玄音似乎還嫌氣的不夠,在他身後揚聲喊道:「世子,路上小心,我剛才忘了說,你走出十丈之內必有水災!」

盧盛光真的怒了,停下腳步回頭衝著她吼道:「這裡是大街上,沒湖沒海,連護城河都離着老遠,水災你個頭!」

話音未落,旁邊的茶樓上一扇敞開的窗戶里「嘩」地飛出一盆水憑空落下,精準無比地落在了盧盛光頭上,將他澆成了一隻落湯雞!

眾人驚愕地看着這一幕,目瞪口呆。

陸長安喃喃:「十丈之內,必有水災,好准啊!」

盧盛光的臉色黑成了鍋底,擼起袖子就要上茶樓找人算賬,卻被小廝拉住。

小廝戰戰兢兢地說:「世子爺,小的看那白小姐真的有點邪性,未免也太准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去算賬,而是回去看着梅姨娘,白小姐說她會動胎氣!」

他這麼一說,盧盛光的心裏也是又驚又怕,連忙趕回了家裡。

他回去正好碰到愛妾梅姨娘請了大夫,一問之下果然是動了胎氣,想起白玄音的話,不由得更加惴惴不安起來。

這邊看他走了,又遣散了圍觀的眾人,白玄音便對蕭鳳岐和陸長安行了一禮,笑道:「多謝昭王殿下和侯爺仗義相助,小女子無以為報……」

她話還沒說完,陸長安已經先一步嚷嚷起來:「哎哎,你別說你要以身相許啊,這樣我跟殿下都會後悔幫你的!」

白玄音被噎了一下,笑容險些掛不住。

她無語片刻,從懷裡摸出一枚小小的、疊成三角形的黃符遞給陸長安,磨着牙說道:「我的意思是,我用這枚護身符,作為報答!」

陸長安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從來用不着這個!」

白玄音卻強硬地塞給他,面無表情地說道:「相信我,你會用到的!」

見她這麼堅決,陸長安也不好跟一個姑娘拉拉扯扯,便沒再推辭,接了過來,但看着手裡的護身符,他差異道:

「怎麼只有一枚?論起幫忙,昭王殿下出面的作用可比我大得多!」

白玄音搖頭:「昭王殿下才是真的用不着這個的人。」

這位殿下乃是極貴之相,又有皇室的龍氣纏身,應該是諸邪退散、百惡不侵才對。

但是隱隱又有些違和,似乎這龍氣太單薄,還隱隱纏繞着縷縷灰色的霧氣,詭異地很,配不上他這副極貴的面相……

白玄音還打算細看,就聽旁邊陸長安好不給面子地哈哈大笑起來:

「噗,我們天天在一起,你是說我會倒霉,但是他卻安然無恙?哈哈哈,這簡直是我今年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

白玄音的思路被打斷,剛才的一絲異樣瞬間消失無蹤。

她有些無奈,沒有搭理抽風一樣的陸長安,抬起頭認真地對蕭鳳岐說道:

「殿下用不到護身符,我就送殿下一個忠告作為答謝吧,殿下正在談的這門親事不合適,推了吧。」

蕭鳳岐的眸光倏地一凝。

陸長安詫異地看向蕭鳳岐:「表哥,陛下又給你相看王妃了?我怎麼不知道?」

蕭鳳岐依舊沉沉地看着白玄音,嘴裏說道:「前幾天魏國公進宮對父皇說有意將嫡孫女嫁給我,父皇只是給我透了個口風,這事兒連皇后都不知道。」

皇后都不知道,眼前的白玄音卻知道,這要麼是白玄音別有用心,要麼就是她真的能掐會算,身懷異術。

「魏國公的嫡孫女?家世不錯啊,聽說長得也挺漂亮,再合適不過了啊!」他不悅地轉頭對白玄音道,「喂,你這丫頭胡說什麼呢?你知不知道我表哥要議個親事有多難?難得碰上這麼好的姑娘,你居然讓他推了?這是什麼居心啊?」

蕭鳳岐也看着她,似乎想讓她給個解釋。

白玄音嘆口氣,靠近了他們一點,低聲說道:「我從昭王殿下的面相上推算,這姑娘不是您的正桃花,您也不是她的,要是強行綁在一起,怕是一樁孽緣,而且,昭王殿下的頭上怕是會……有點綠。」

最後幾個字她說的又急又快,但蕭鳳岐和陸長安還是聽清了。

陸長安差點蹦起來:「我……」

蕭鳳岐一把把他按下捂住了嘴,用眼神瞪他:你是想嚷嚷地滿京城都知道嗎?

白玄音也知道這事兒對男人的尊嚴傷害有多大,更何況還是一位皇子,便呵呵乾笑道:

「這不是還沒定下來么,我只是按照推算隨口一說罷了,昭王殿下信不信都可以,您自己決斷吧!時間不早,我爹快下衙回來了,兩位再見!」

她說著手腳麻利地收好自己的卦攤,一溜煙跑回了白府去了。

見她走了,蕭鳳岐和陸長安自然也重新回到了車上,馬車重新行走起來,向著京外的莊子駛去。

陸長安手裡拿着那張護身符,翻來覆去的打量,一邊問蕭鳳岐:「表哥,你說這玩意兒有用嗎?白玄音是真的會算命還是故弄玄虛?」

蕭鳳岐正在閉目思索,聞言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問道:「你覺得呢?」

今天皇后算命了嗎

今天皇后算命了嗎

作者:魚兒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原本木訥陰沉的白府大小姐落了一回水,醒來就開了靈智,能掐會算,天天在門口擺個卦攤給人算命
白玄音說:「這位兄台,你走十丈必有水災
」那人嗤笑:「這裡沒湖沒海,連護城河都沒有,有個屁的水災!騙子!」剛剛走出十丈,「嘩」,一盆洗腳水當頭潑下,將他澆成了落湯雞
白玄音說:「這位兄台,你命中注定只有一女,沒有子嗣運
」那人暴怒:「胡說八道,我小妾才給我生了個大胖兒子!」沒過幾天就傳來消息,小妾的兒子不是他的,頭頂綠成了一道光
白玄音幽幽一笑:「當年本小姐號稱天師師祖,你們以為是靠吹牛的嗎?等等,這位兄台,我看你命相極貴,定然前途不可限量!」蕭鳳岐回頭:「你在說我?」眾人哈哈大笑,滿京城誰不知道昭王殿下煞氣附體,天生倒霉?這下白小姐是真的瞎了眼了!後來當蕭鳳岐登基為帝,江山為聘迎娶白玄音入宮為後,眾人一邊打臉一邊哭:「瞎了眼的是我!皇后娘娘您今天還算命嗎?求一卦!」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