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我的冰山美女上司免費閱讀(晴兒柳月喝醉)小說

我的冰山美女上司免費閱讀(晴兒柳月喝醉)小說

時間:2022-04-01 18:02作者:晴兒 標籤: 晴兒 柳月喝醉 現代言情

年輕帥氣的江峰,大學畢業後就職於一家傳媒機構,一次大醉之後,迷上了女上司柳月自此,引發出纏綿悱惻的情感糾結和驚心動魄的利益紛爭……
第4章 把我當姐待

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裡。

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熱的空氣中瀰漫著令人心馳蕩漾的愛昧。愛昧的夜,和心目中的女神單獨在一起,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酒後的我心中充滿了彌亂而懵懂的感覺。

柳月喝醉了,一進家門就坐在沙發上,閉着眼,扶着額頭,表情顯得很痛苦。我急忙給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柳月修長的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我不停心跳加速。

柳月勉強張開眼,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裏直跳,熊性荷爾蒙分泌速度加快。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面,不由就很尷尬,柳月一定是看到這個了。

柳月接着低頭喝水,沒做聲,身體一搖一晃。

我吞咽了一下喉嚨,口是心非地對她說:「柳主任,你休息一會吧。」

柳月兩眼直勾勾地看着地面,默不作聲,一會站起來,搖搖晃晃往卧室走。剛走了幾步,突然噗通一聲歪倒在了地板上。

我急忙架起柳月,扶到沙發上,自己也覺得頭重腳輕,於是順勢在柳月身邊坐了下來。柳月的身體挨着我的身體,我感覺到她的身體很熱,比自己的還熱,不知道為什麼,我攙扶着她肩膀的手一直沒有鬆開。

柳月突然無聲地開始哭泣,當眼淚滴到自己手上的時候我才發現,她哭得很厲害,可以說是熱淚滾滾,好似心中隱藏着巨大的的痛苦和憂鬱。我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美女上司,一個文雅嫻靜高貴端莊的漂亮女人,怎麼突然哭了,哭得叫人心疼,令人心痛。

柳月好像處在迷幻和迷離之中,突然順勢趴在我腿上,彷彿把我當做自己的親人,發出壓抑的哭聲,肩膀劇烈抽搐,渾身抖動。

我全身的血液突然開始迅速奔流,心快要跳出來,不由渾身戰慄,不由自主撫摸起柳月的肩膀,隔着薄薄一層絲緞,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反應地厲害,像要爆炸。

柳月顯然是醉得厲害,哭個不停,聽了叫人撕心裂肺、心痛不已。

我突然膽子大起來,突然就抬起她的頭,摟住她的身體。

柳月顯然還處於大醉眩暈之中,或許還以為是在夢中,眼睛都沒有睜開,任憑我的動作。

我腦子一片混沌,手忙腳亂……

可是,接下來我卻顯得很狼狽。

我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這在現在是無法想像的,但在那個年代,是很正常的事。晴兒是我的初戀,也是從初中到高中的同班同學,又一起考入江海大學,只不過她在外語系,我和晴兒從沒有突破那個界限。雖然我多次想,但晴兒堅持要留到結婚的那一天。

我不由很着急,很尷尬。

就在我手腳忙亂、滿頭大汗的時候,一隻芊芊玉手伸了過來……

命運彷彿造化,很會捉弄人,就這樣,我的第一次沒有給青梅竹馬的晴兒,卻給了剛認識不到一周的美女上司柳月。

那一年,大學畢業後我分配到江海日報社工作。第一天到報社上班見到新聞部主任柳月的那一刻,我驚呆了。

這是一個如此驚人美貌的女人。

見過不少女人,但從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絕對不會相信世上還有如此驚艷美麗的女人。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歲月的痕迹,如果不是因為成熟儒雅的氣質和嫻靜而略帶憂鬱的眼神,怎麼也不會相信她是一個30多歲的已婚女人,她的美麗甚至讓我一直引以為自豪的晴兒也黯然失色。

不由為自己感到幸運,一來幸運自己大學畢業後能直接分配到江海市委機關報工作,能分到這樣的市委直屬事業單位,對於寒門弟子沒有任何社會關係和背景的我來說,是祖上燒了高香。二來,幸運自己能被報社分配到新聞部工作,不然,自己哪裡有機會見到這位超級美女呢?

想到這些,我就由衷地感到高興,甚至還有些興奮。

而隨之發生的事情讓我更為興奮:報社多年來有以老帶新的優良傳統,我在新聞部的第一個月由柳月親自帶。聞此消息,我豈止是興奮,簡直就是欣喜若狂。

上班第二天,我提前30分鐘來到辦公室,提水、拖地、擦桌子,大家上班後,一致誇我勤快、有眼頭,柳月凝神看了我一眼,然後帶我出去採訪一個活動。第三天,我將自己寫的一篇新聞稿交給柳月審閱,柳月看完稿子,看了我一眼,說,到底是新聞本科畢業的,基本功紮實,文采不錯。第四天,柳月帶我去山區採訪,之間爬一座山,大家氣喘吁吁,我一路輕輕鬆鬆,並在最後100米攙扶柳月爬上山頂,並第一次帶着激動和喜悅的心情觸摸到自己心中女神的手和胳膊。柳月看了我幾眼,帶着讚賞的語氣說:「到底是在大學裏踢過足球、當過軍體部長的,精神勁兒足,身體倍兒棒。」

那時,我才知道柳月已經看過我的檔案,了解我的底細了。

平時在我面前,柳月始終保持着那份嫻靜和幽雅,那種高貴而教養的氣質讓我從不敢有半點越雷池的想法。

轉眼到了周五,柳月帶我採訪市委的一個重要會議。開到下午5點會議結束,秘書長邀請柳月一起參加晚上的會餐,在市委招待所——江海賓館一個豪華的小餐廳里。我和柳月挨在一起坐,這是我最喜歡的時刻,因為從柳月身上可以聞到一種淡淡的梔子花香的味道。

同桌吃飯的是市委辦公室的秘書們,大家對柳月都很客氣熱情,對我也很好,我知道這是因為柳月的緣故,否則,我一個剛從學校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哪裡會放在他們眼裡。

席間,大家喝多了,包括柳月和我。柳月好像心情有些壓抑,大家只要敬她酒她就幹掉,也不推辭,也不多說話,頂多嘴角露出半絲笑意。我怕柳月喝多,站起來,決定主動出擊,給在座的各位每人敬了一杯酒。

柳月看出了我的用意,用感激地眼神看着我,我對視了一眼,感覺那眼神里似乎又帶着幾分寂寥和迷惘。然後柳月對在座的各位說:「江峰是江海大學新聞系畢業的高材生,學生幹部,黨員,今年剛畢業,跟我熟悉工作,各位領導多關照。」

柳月的話讓我心裏一陣溫暖,一陣衝動。大家聽了柳月的這話,立刻對我熱情了不少,喝酒的焦點暫時轉移到了我身上,我一股勁兒地喝多了。但這並沒有阻礙柳月多喝酒,她又去隔壁的酒桌,給市委的幾位領導敬酒。我沒去,不敢去,山溝里出來的我從沒和那麼大的官一起喝酒吃飯過。

散場的時候,柳月明顯喝多了,我也很有醉意,但頭腦還算清醒。我攙扶着柳月的胳膊問她家在哪裡。那會,酒後的柳月顯得很嫵媚,臉色紅暈,兩眼迷離,很動人,我很想叫她一聲「姐」。

可是,我終究沒有敢。

我攙扶着歪歪斜斜的柳月,送她回家。

進了門才知道柳月家裡只有她一個人。

於是就發生了開始的一幕……

那一夜,揭開了我生命中嶄新的一頁,在這個比我大12歲的成熟少婦身上,我從一個懵懂青年變成了一個男人。

那一夜,我幾乎沒有休息,第一次品嘗到女人的巨大幸福感,讓我不知疲倦,這才知道,原來世界上竟然會有如此妙不可言的事情,我陶醉,我不能自拔……直到天快亮時才一頭栽倒在柳月身旁,呼呼睡去。

第二天,當我終於醒過來,發現床上只有我自己,拉得很緊的窗帘透進一絲光亮,天亮了。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

柳月正坐在床邊的單人小沙發上,穿得很整齊,看樣子早就起了,已經洗刷完畢,神色恬靜而淡漠,正凝神怔怔地看着床頭的一幅畫。

看到柳月冷峻的眼神,我突然感覺自己很局促很荒唐,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身份,突然覺得自己很狼狽。

我急忙穿衣起床。

柳月在這過程中一直沒有說話,等我穿好衣服,她才看着我,神色平靜,彷彿昨夜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你是第一次?」她終於說話了。

「是的。」我有些羞愧地回答,彷彿被人嘲笑了一般。

「唉……」柳月微微嘆了口氣,牙根咬得緊緊的,好一會才緩緩說道:「對不起……你回去吧,就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我怔怔地看着柳月,這個帶我趟過女人河的美麗少婦,這個在我生命中注定刻骨銘心的美女上司,昨夜的一幕一幕在腦海里模糊地湧出片段,我不禁心潮澎湃,心緒難平,衝動的叫了一聲:「月兒姐!」

我的心中突然湧出對柳月的無限柔情,對這個迷人的少婦充滿了無限眷戀,那一刻,我忘記了她是我的上司,那一刻,我甚至沒有想起晴兒,我青梅竹馬的女友。

柳月皺皺眉頭,看着我,咬了咬嘴唇:「江峰,不要多想,昨晚,我們都喝多了……你回去吧……」

「我……」我心裏突然很痛,我雖然醉酒,但是我的大腦並沒有全部麻醉,我知道自己昨夜做了什麼,我知道昨夜的那一幕幕柔情萬段和激晴火熱都是真實的,我沒有做夢,我突然想對柳月說:「我愛你!」

男人的愛就是來得這麼快,我不知道自己心中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我覺得自己很無恥和荒唐,可是,又無法遏制內心的想法,和晴兒一起這麼久,我從沒有內心裏產生過如此衝動的愛意和感情,從沒有這種刻骨的發自心底的痛。

難道,這真的是愛?

可是,我終究沒有說,因為我看到柳月的眼神里充滿了不容置疑和果斷,那是只有在工作時才看到的神色。

我心有不甘,卻也不敢多說什麼,我像犯了錯的孩子一樣,帶着第一次濕身後的迷惘衝動和激烈情懷,乖乖從柳月身邊走過,低頭從柳月家走出來。

從柳月家出來,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柳月家裡沒有男人,只有她自己。

為什麼?

那個周末,我沒有去江海大學找留校工作的晴兒,推說工作忙,沒時間。

這是很久以來,我們第一次沒有周末在一起,以前每個周末我都要去陪晴兒逛街散步或者打羽毛球。

我不知道經歷了這酒後唐突的一夜會改變我什麼?我不知道自己心裏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我在宿舍里躺了2天,卻並沒有睡好。

我突然感覺到自己不可遏制地愛上了柳月,這個比我大12歲的迷人少婦,這個帶我進入生命之源的嫵媚少婦,這個讓我迷醉在溫柔鄉里的成熟少婦。

和晴兒這許久的感情,竟然會讓我在和柳月的一夜柔情後突然覺得很淡,覺得好像是喝了許久的白開水。

我從沒有經歷過這種性和愛,這種突然湧出來的性,我不知道這隨之而來的感覺是不是愛,但是我心裏頭的一種感覺特別濃烈,彷彿過去從未感覺!

我覺得這就是愛,雖然來得是這麼突然而又荒誕!

可是,我覺得自己荒唐之極,柳月是已婚女人,我都不知道她老公是幹嘛的,有沒有孩子,就這麼突如其來地愛上一個少婦,太荒誕。

我躺在床上,忽喜忽憂,忽而興奮,忽而痛苦,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自制力很強的人,我有堅強的意志和堅定的信念,可是,為什麼會在這個女人面前分崩離析,灰飛煙滅。

我知道這一切很不可能,太不現實,可是我無法去說服自己,柳月的影子在我腦海里徘徊了整整兩天,揮之不去。

如果這是愛,那麼,我和晴兒之間是什麼呢?

我很矛盾,我很痛苦,我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周一上班,我不敢看柳月的眼神,彷彿自己做了傷天害理、見不得人的事情,但是心裏特別渴望和她在一起。

畢竟,我才來單位上班4天,我不了解我的領導,柳月呢,對我的了解也僅限於有限的檔案資料和這4天的接觸。

柳月看着我的眼神依然是那麼平靜和淡然,那麼嫻靜和舒雅,彷彿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開完部室例會,安排完一周的工作,柳月當著同事的面對我說:「江峰,今天你跟我去南江縣出差,我要了車,一會辦公室的駕駛員在樓下等我們。」

我的心裏一陣激動,能和柳月在一起工作,是我最大的渴望,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去哪裡都好!

20分鐘後,我和柳月坐在了去南江縣的車上。

我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柳月坐在後排。

我靠着后座,從車觀後鏡里看到了柳月,看到了柳月那張白皙俊美的臉,心中陣陣起伏!

我突然覺得自己在柳月面前很齷齪很渺小很微不足道。

我坐在前排,胡思亂想着。

「柳主任,我們要去南江採訪幾天?」駕駛員小王問柳月。

「3天,」柳月簡潔地回答道,又問我:「江峰,你家是南江,是不是?」

「是的,」我連忙回答,柳月對我家在哪裡都能記得這麼清楚:「我家在南江的鄉下,山溝里。」

「嗯……」柳月答應了一聲,然後沒再說話。

小王打開車內的音樂,王傑那滄桑憂鬱的歌聲瀰漫在車裡:」這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在南江的採訪的3天,我跟着柳月學到了不少工作技巧,從選題到擬定採訪提綱,從如何切入提問到引導被採訪者回答問題。

我學東西很快,第二天就能獨立去採訪一個企業家,柳月坐在旁邊聽,不插言。採訪完畢,柳月對我說,你的悟性很強,接受新事物很快,天生做記者的料。

我很高興,因為這是柳月在誇獎我,我看着柳月的眼神都在發光,我仍然不時在回味那一夜,可是柳月卻不看我的眼睛。

我很想找機會單獨和柳月呆在一起,可是很討厭,那駕駛員小王總是形影不離地跟找我們,晚上住宿還和我一個房間。

我覺得柳月身上有一種東西讓我着魔,而這種東西是晴兒所沒有的,具體是什麼東西,我卻說不明白。

和柳月一起出差的3天,我的心中充滿了莫名的幸福感,還有心中的不知所措和興奮,不時又有幾分忐忑。

之所以忐忑,是因為心中不時想起晴兒,在自己有女朋友的同時,卻眷戀着一個比自己大12歲的少婦,這多少讓我感覺心裏有些慚愧和不安,我試圖想讓自己將那一夜忘掉,試了幾次,不但徒勞,反而越發清晰,反而愈發對柳月不能自拔。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不可救藥地戀上這個女人,我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否喜歡我,我利用一切機會觀察柳月對我的言行舉止,試圖得出某種信號,但是,我什麼也看不出來,從柳月哪裡,我得到的信號就是我是她的下屬和徒弟。

我不死心,我失望中不肯絕望,我執着而期待。

採訪結束了,晚上,南江縣委宣傳部為我們踐行,明天我們就要回報社了。

送行宴很熱鬧,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包括我和柳月。

我不時看着柳月,柳月裝作看不見,和其他人談笑風生,觥籌交錯。

出於禮節,我逐個給南江縣委宣傳部的人敬酒。

「江記者很年輕有為,前途無量!」縣委宣傳部的韓副部長拍着我的肩膀熱情地說。

「江峰是我們新聞部的新生力量,才來了幾天,進步很快,前途不可限量……」柳月轉過臉,看着大家,又看看我。

我很感動和開心柳月這麼表揚我,韓部長說一萬句比不上柳月一句。

我喝得有些多,傻乎乎地笑着,並同時說了一句俏皮話:「年輕有……前途無……」

大家都被逗笑了,哈哈大笑起來,柳月也是,笑得很美麗,很華貴,臉色紅撲撲的,眼神瞟了我幾眼。

我有些心跳,酒精的作用開始發揮,渾身燥熱起來。

飯後,回到房間,小王在那裡看電視,我醉醺醺地整理採訪資料,收拾行李。正在這時,房間的電話響了,我一接,是柳月打過來的,她就住在我隔壁。

「江峰,你到我房間里來一趟。」柳月電話里的聲音有些醉意。

我的心猛烈跳動起來,急忙答應着放了電話,給小王說我要出去見個朋友,腳步忙亂地去了隔壁柳月的房間。

柳月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我進來,沖我笑了一下,很美。

我的心中一熱,反手關上門,,然後進來坐到她對面,心裏茫然而又激動,還有些局促。

柳月站起來給我倒了一杯水,放上茶葉,端給我:「晚上你喝了不少,喝點水,解酒。」

我接過來,緊張地咽了一下唾沫,然後又看着柳月,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我們聊會天吧。」柳月和氣地又沖我笑了一下,很友善,臉色紅撲撲的,眼神很水靈。

「好。」我默默地點了點頭。

「你覺得我老不老?」

「不,你不老,你很年輕,你在我眼裡是最好看的女人……」我脫口而出,心砰砰亂跳。。

柳月沉默了一會,輕輕說:「我比你整整大了12歲,我們是兩代人……」

「可是,愛情是沒有年齡界限的!」我又是一個驚世駭俗的脫口而出,嚇了自己一大跳。

我太荒唐了,僅僅因為一個酒後的一夜晴就要和一個大我12歲的少婦談愛情,而且,對她的個人情況還一無所知。

可是,當時我的心裏沒想別的,只有一種不可思議不可遏制的愛意急速上涌,然後通過我的口頭表達了出來。

柳月顯然也嚇了一大跳,眼神怪怪地看着我:「江峰,你喝多了……」

「我沒喝多,我說的是心裏話。」我鼓足勇氣,固執地繼續說道,此刻,在我眼裡,柳月不是我的柳主任,是我的月兒姐,那晚的激烈情懷在我心裏又開始洶湧。

「我說了,你喝多了……」柳月臉色有些慌亂,眼神有些迷離,手有些發抖地端起水杯喝水,語言有些無倫次:「對不起,我誤導了你……我傷害了你……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對不起……請不要想多了……」

柳月邊說表情邊變得痛苦起來,眼裡充滿了心痛和愧疚,一會雙手捂住臉,埋下頭去。

看到柳月這麼痛苦,我的心裏突然很難受,湧出一陣悲意,鼻子有些發酸,我突然覺得這個女人是那麼脆弱,這麼柔弱,這麼需要男人的呵護。

「我沒有想多……我想的就是一點……我愛你!」我斷斷續續地說著,哽咽着,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柳月大吃一驚,抬起頭,邊找紙巾給我邊說:「你幹嘛哭了?你是男人,男人是不能哭的……」

我被柳月說的很羞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媽的眼淚這麼不爭氣就流了出來,以前踢足球骨折了我都沒掉過一滴眼淚。那一刻,我覺得好丟人。

「你今天真的喝多了,回去休息吧,別胡思亂想,好好工作,努力學習,做一個合格的黨報記者,呵……」柳月顯得有些冷靜,說起了大話,但是語氣對我很溫柔,彷彿是一個大姐姐在勸慰小弟弟。

我急忙擦乾眼淚,看着柳月嬌美的面容,還有一雙白嫩的玉手,想起那晚是這玉手在我迷惘無知的時候帶我找到了生命之源。

我的心裏一陣衝動,突然就伸手握住了柳月的手。

柳月吃了一驚,有些慌亂,急忙想把手抽回去,我握地很緊,沒抽動。

「你——你放開手!」柳月的臉霎時通紅。

「我愛你!」我沒放開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胡鬧。」柳月小聲地叫嚷道:「你放開手,你弄疼我了……」

「月兒姐……」我稍微鬆了下手,沒有放開,動晴地叫了一聲,鼻子突然又有些發酸。

柳月身體突然頓了一下,然後將手慢慢從我手裡抽回來,輕輕地揉了一會,緊緊咬着嘴唇,半天說道:「我說了,我們是兩代人,面對現實吧……不要想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如果你願意,私下就叫我姐吧,在我眼裡,你應該是個小弟弟,別的,是不應該多想的……」

「月兒姐……」我心中百感交集,又深情地叫了一聲。

「叫我柳姐吧,」柳月輕輕嘆息了一聲:「大家都是這麼叫的。」

「我不,我除了公開場合叫你柳主任,私下我就叫你月兒姐……」我固執地又一連叫了幾聲。

「你真倔強……」柳月有些無奈,說了這麼半句,算是默認了我的堅持。

我心裏很高興,畢竟,這前進了一大步。

我想不清楚這一大步是什麼一大步,是要幹嘛,是要走向何處的一大步,我只是在冥冥之中下意識地往前走,我不知將走向何處……

那一刻,我的心中將晴兒忘得一乾二淨,眼裡只有我的月兒姐。

難道,這是愛情?還是戀母情結?我想不明白,也不想多想,我只是覺得對月兒姐充滿無限的嚮往和眷戀。

「時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還得趕路。」柳月沉默了一會,看着我,微微一笑:「明天即將來臨,好好工作,男人,是不能沉湎於兒女情長的,男人,是要做事業的。」

我站起來,認真地點點頭:「月兒姐,我知道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柳月欣慰地笑了:「我堅信你是一支績優股!」

我用痴痴的目光看着柳月,心裏湧起一股別樣的情感,暖暖的感覺。

在跟着柳月鍛煉的隨後3個星期里,我刻苦學習,勤於觀察,多方借鑒,在柳月的諄諄教導下,很快進入角色,掌握了基本的業務能力,一般的新聞稿件都能熟練撰寫,而且,在月兒的親自指導下,還獨自寫了一篇人物通訊,被報社編委會評為當月最佳新聞稿。

我的進步讓柳月很高興,經常在部室全體人員會上表揚我,表揚我的學習態度和勤奮執着,惹得幾個男同事老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視我。

這短時間,我借口工作忙,一直沒去看晴兒,倒是晴兒每個周末來我的單身宿舍幫我洗衣服收拾房間打掃衛生,然後下午再回去。

晴兒一來,我就埋頭看書,不再像以前那樣主動和她擁抱,更別說再糾纏着想上chuang。晴兒沒有任何覺察,經常提醒我要多注意休息,別累着腦子。

有時候我靠在床頭,看着青春活潑靚麗的晴兒,心中會突然很愧疚,畢竟,雙方父母都認可了我們的事情,畢竟,我父母一直在催促我們結婚……

可是,我不能欺騙自己,我無法掩蓋自己內心的感受,我無法去裝作親熱,我心中突然對晴兒產生了一種可怕的陌生。

我知道我很壞,我對不住晴兒對我的一片真情,我甚至都無法和晴兒去說我心裏的想法,去告訴她我心裏有了別的女人,一個大我12歲的少婦。

和晴兒在一起,是我的內心最痛苦的時候,不是因為晴兒不好,而是因為我他媽的是一個混蛋,我覺得自己褻瀆了晴兒純潔的心靈。

可以,只要一看見柳月,彷彿春風化雨,我的心中就充滿了甜蜜和愜意,充滿了陽光和舒暢,充滿了希望和理想……

又是一個周末,下班前柳月把我叫到了她的辦公室,她的主任辦公室是一個單間。

我進去坐下,柳月微笑着看着我:「江峰,祝賀你,你的鍛煉期結束了,這一個月,你表現得很好,可以說是優秀……下周一開始,你就單飛了,小鳥出籠了……」

我心裏湧起巨大的失望,我習慣了每天和月兒姐一起工作的日子,我不想這麼快離開月兒姐,我單飛之後就不能天天和月兒姐一起工作,不能天天見不到月兒姐了。

我的表情一剎間有些失落,甚至很難過,默默地點了點頭,沒做聲,站起來就要出去。

「等等……」柳月看出我的情緒不好,叫住我:「嗯……這樣吧,晚上你有時間嗎?如果有時間,我請你到我家來吃飯,我做幾個菜,給你祝賀一下……」

「有,我有時間。」我急忙回答,心情好多了。

下班後,我急不可待地直奔柳月家。柳月提前1小時下班回家了。

一口氣爬到3樓,喘口氣,按門鈴,幾秒鐘之後,柳月開門了。

柳月穿了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頭髮挽成一個髮髻,身上那種好聞的茉莉香味沁入我的鼻孔。

我不敢再細看了,心直跳,叫了一聲「月兒姐」就進了房間,坐在沙發上。

柳月已經習慣了我叫她「月兒姐」,這叫我頗為安慰。

柳月已經做好了4個菜,弄了一瓶紅酒,叫我來餐廳就座。餐廳的燈光很溫馨,橘黃色的朦朧光線很柔和,我和柳月面對面坐着。

柳月開酒倒酒,然後看着我,溫和的笑了,舉起酒杯:「江峰,為你順利出師,干一杯。」

「謝謝你,月兒姐。」我看着柳月柔柔的眼睛,笑了笑,舉杯喝了。

幾杯紅酒下去,柳月的臉色開始紅暈,燈光下的柳月好美,像夢中的女神維納斯。

我恍然如在夢境,痴痴地看着柳月,心中湧起莫名的感動和溫情。

柳月看着我,隨意的笑起來,很輕鬆,沒有了平時在辦公室的嚴謹和素雅,我的心裏也輕鬆了起來。

「江峰,你怎麼還沒有找女朋友呢?沒有合適的?」柳月托着腮,歪着腦袋看着我。

那一刻,柳月像一個好奇的女孩,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柳月一定是從我的第一次做出了錯誤的判斷,想當然以為我沒有女朋友。

我不可置否,吃着東西,想撒謊又不敢,不撒謊又不甘,囫圇地「嗯」了一聲,隨即反問說:「月兒姐,你家裡就你自己一個人?」

「嗯……是啊,就我一個人。」柳月點點頭,看着我:「很奇怪,是不是?」

「是的,」我老老實實回答,又傻傻地問:「月兒姐,你家裡的人呢?」

柳月又輕笑起來,胸鋪微微顫抖:「你這個問題問得好傻,你說呢?」

「我?」我有些摸不着頭腦,卻看見柳月的眼睛裏已經蒙上了一層迷霧,眼神變得有幾分憂鬱和寂寥,然後就突然輕輕嘆息了一聲。

我不敢再說話。

柳月端起一杯紅酒,一飲而盡,然後就又笑起來:「不說這個了,來,喝酒,你這一個月進步很快,說實在的,你的能力和素質出乎我的意料,當然,或許也可能是最初我低估了你……」

「其實,月兒姐,這都是你指導和教導的結果,」我動晴地看着柳月,口舌發乾:「其實,月兒姐,我……我不想結束鍛煉,我……我還想繼續跟着你……」

「傻孩子……」柳月似乎有些開心,笑着說了我一句,我的心一陣暖流,這一聲「傻孩子」讓我感覺柳月渾身充滿了母性的光輝。

「傻孩子……你總是要獨立去工作的,再說,獨立工作了,也還是屬於我的兵,也還是繼續跟着我干哪……」柳月又端起了酒杯,喝完之後,又說:「當然,或許很快我就要……」

說到這裡,柳月突然停止了。

「就要什麼?月兒姐。」我無知地瞪着眼睛,看着柳月。

「沒什麼,」柳月搖了搖頭,神秘笑笑:「還沒定下來,等定下來再說吧……」

我對官場職場那時基本是一竅不通,對柳月的話自然是無法理解,對柳月在官場打拚的本領,自然更是一無所知。

又喝了幾杯酒,柳月的臉更紅了,我的身體也開始發熱,紅酒有後勁啊。

「江峰,你會不會跳舞?」柳月突然看着我問,眼神里有幾分放肆和野性。

「會。」我毫不猶豫地回答,那個年代,大學裏周末的主要活動就是舉辦舞會,我不但會,跳得還相當不錯,當然主要是和晴兒搭檔。

「那好,我們到客廳跳舞。」柳月說著站起來,來到客廳,打開音樂,隨即,一曲舒緩的慢三《恰似你的溫柔》流淌在客廳里。

柳月將客廳的大燈關掉,燈光變得溫暖而柔和,然後柳月拉起我的手,將手放到我的肩膀上,平靜地注視着我,我的手輕輕摟着柳月的婀娜細腰,我們開始隨着音樂在客廳里晴兒地跳舞。

我的心中洋溢着激動和幸福。

我們在昏暗的燈光下搖擺着,隨着鄧麗君幽幽的歌聲,還有舒緩的音樂。

摟着柳月的腰,觸摸着她肌膚彈性的肌體,我身體有一股暖流往上涌,情不自禁握緊了柳月的手,摟着她腰的手臂也在慢慢收縮。

柳月抬起頭,眼睛肆無忌憚地看着我,突然就笑了,隨即搖搖頭:「不可以!」

我不甘心,我從柳月哪裡嘗過了女人的味道,我一直在懷念這種感覺,我一直還想再有這種感覺,我無比渴望這種感覺,我無法自己地想擁有這種感覺。

我稍微放鬆了一下身體,一會又一次進行嘗試。

柳月搖搖頭,笑了:「傻孩子,別胡思亂想,把我當姐對待。」

我毛手毛腳的樣子一定讓柳月覺得很好玩,因為柳月在我面前表現地很隨意,甚至有些肆意,全然沒有了白天的舒雅和冷峻。

「月兒姐……我……」我再一次感到口舌發乾。

柳月鬆開我的手,拉着我來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換了一首優美的鋼琴曲,打開客廳的燈光,端給我一杯綠茶,然後在我對面坐下來,從茶几上摸起一盒三五牌香煙,點着一顆煙,晴兒地吐出一口煙霧,然後淡淡地說:「我們聊會天吧,跟我講講你的故事,好不好?」

我看着柳月坐在沙發上抽煙的姿勢,很難想像這是我白天見到的柳月,此刻的柳月顯得很放鬆很隨意很抒懷,只是眼睛裏的憂鬱更加濃郁。

我第一次見到女人抽煙,特別是我心中的女神竟然抽煙,這讓我感覺到了極大的刺激和新鮮,心裏產生了幾分莫名的興奮。

然後,我們邊聽着音樂,邊喝茶聊天。

柳月對我的成長史很感興趣,聽我講從小到大的各種故事,聽我講大學裏的各種趣事,聽我表達自己的各種對人生和愛情的觀點,聽我暢想對理想和事業的各種憧憬……

我那晚似乎滔滔不絕,口若懸河、引經據典、直抒胸臆,談興越來越濃,語言幽默風趣,不時逗得柳月開心大笑,又不時讓她頷首讚揚……

我很注意不讓晴兒出現在我的故事裏,小心翼翼避開所有和晴兒的有關故事和細節,雖然心裏不時閃過一絲歉意,然而,很快就被柳月那明亮的眼睛所驅散……

在我的故事裏,只有學習、朋友、生活,還有理想、事業,唯獨沒有愛情。

夜深了,柳月看着我的眼睛越來越明亮,很專註地看着我,眼神里充滿喜愛和溫柔。

我很興奮,很激晴,很熱烈,我毫無倦意。

「知道嗎,江峰,聽了你的經歷和思想路程,結合我這一個月對你的印象,我總體感覺你是一個悟性和素質很高的人,你的基本素質和能力在同齡人中屬於佼佼者,只要你好好努力,你會很有前途,你的明天會很燦爛……總歸,你是一個優秀的男孩子……」在我的嘴巴中場休息的時候,柳月看着我,點點頭。

每一次聽到柳月誇我都會讓我很開心,這次也不例外,我看着柳月:「月兒姐,好高興聽到你表揚我,我好喜歡你表揚我,這會,我感覺你不是我的領導,我感覺你是我的好姐姐……」

「呵呵……」柳月笑起來:「我比你大1旬,我們是兩代人……不是感覺,我本來就是你的姐姐,其實……其實我現在蠻喜歡這個弟弟……」

柳月的話讓我心裏一陣激動,我忍不住抓住了柳月的手:「月兒姐,我……」

我突然卡殼了。

我真恨自己,剛才那麼能說,這會一到關鍵時刻,嘴巴卻卡住了,只是抓住柳月的胳膊和手臂:「我……」

「傻孩子,你什麼你?」柳月含笑着看着我,胸鋪微微起伏。

「月兒姐……我……」我還是說不出話來,突然就一把把柳月拉到了我的懷裡。

柳月的身體在我的懷裡突然變得滾燙和柔軟,我把她摟過來的時候,感覺她的心其實跳得很厲害,呼吸也開始急促……

我知道柳月和我一樣,內心充滿了渴望和希望。

柳月很主動,我得到鼓勵,想進一步,可是,我卻不知道怎麼解,手伸到後面裙子裏面,半天也無法達到目的,我不禁有些着急。

「撲哧!」柳月笑起來,從我的懷裡出來,站起身,充滿疼愛地摸了摸我的頭髮,拉着我的手,輕輕說了一句:「傻孩子,跟我來……」

柳月領我進了卧室。

進了卧室,後面的事情就順理成章。和上次的懵懂、無知和麻醉不同,這次,我沒有醉意,我頭腦清醒,柳月也是。

我不停地叫着「月兒姐」,她閉着眼睛不停地答應着。

我不停地說著「我愛你」,她的表情舒緩而又緊張,沒有答應,只是緊緊摟住我,彷彿怕我忽然消失……

當最後的時刻來臨,柳月突然淚流滿面,嘴裏叫着:「我要死了……」,渾身劇烈顫抖着,臉上的表情突然很緊張……

我嚇了一跳,我理解柳月為什麼淚流滿面,那是幸福的淚花,那是激動的情懷,那是享受的舒暢,可是,柳月為什麼說她要死了,我那時性竇初開,不懂裏面的道道,所以嚇了一跳,心裏吃了一驚,渾身一頓,驚懼地看着她……

柳月過了一小會睜開眼,看到我的表情,放肆的笑了:「傻孩子,幹嘛?被我嚇着了?」

我點點頭,上一次我們都在大醉中,都忘卻了很多細節和感受,這次我認真感受,卻嚇了一跳。

柳月伸手摸着我的臉,開心地笑了:「傻孩子,有時候死是一種幸福,一種享受,一種痛苦的享受,一種極致的境界……」

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當天色開始放亮,我們終於偃旗息鼓,沉沉睡去,直到下午3點才醒過來。

我醒過來第一句話就是:「月兒姐,我愛你!」

柳月沒有馬上說話,只是微笑着看了我半天,然後輕輕地說:「別說愛,愛太神聖,太沉重,太嚴肅,太累……說喜歡吧……」

我窘了一下,隨即笑了:「好的,月兒姐,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

和晴兒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不這麼這麼說,感覺太肉麻太酸,可是,此刻,我竟然自然而然說出了這話,感覺沒有一點彆扭,感覺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

柳月點點頭:「傻孩子,記住,不要隨便對一個女人說愛,愛不是隨便就可以說出口的,是要用心靈和靈魂來領悟的……」

「嗯……」我很乖地答應着,像一個孩子蜷伏在柳月的胸前,不時吮吸着生命的甘甜。

「我們現在這樣了,等到了辦公室,我該如何領導你呢?呵呵……」柳月突然輕輕地笑起來,拍着我的肩膀:「我怎麼感覺很好玩呢……」

「到了辦公室,我保證還是規規矩矩地叫你『柳主任』,保證板板正正地服從你的領導……」我認真地說。

「嗯……那很好,不過我覺得很有趣,很有意思……」柳月撫摸着我的頭髮,笑得很開心。

此刻,我很滿足,我腦子裡只有柳月,我不想想得更多,只想抓住現在,享受這珍貴的一分一秒。

我想柳月也是這麼想的,因為她也和我一樣,沒有談得跟多更深入。

快晚飯時,柳月家的電話響了,柳月在外面客廳接電話,我在卧室聽到了隻言片語:「嗯……這個事情你多費心……屬於我的……我一定要得到……晚上我沒事,我過去找你……好,就在那地方……」

柳月的聲音很低,好像不願意被我聽到,但是我還是聽到了一部分。我有些不開心,我覺得那邊一定是個男的,柳月好像是要出去和她約會。但是我什麼都不能說,更不能干涉她,也無權干涉她,因為我現在和她除了是肉體關係,好像感情還沒有升格到可以干涉她個人自由的地步。我心裏湧起一陣強烈的嫉妒。

我索性裝作睡著了,閉上眼,其實心裏很難受,因為我突然覺得自己有一種被拋棄被冷落的感覺,那一刻,我又想起了晴兒,想起了對我一往情深的晴兒。但是,一想起和柳月的纏棉,一想起柳月的溫存,我心中剛剛升起的一絲歉疚頃刻之間蕩然無存。我和晴兒這麼多年的感情竟然在柳月面前頃刻瓦解,分崩離析,潰不成軍,我感覺自己很迷惘,因為我在柳月身上找到了從未有過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一隻蟲子爬進了靈魂,深入了腦髓,欲罷不能,無法解脫。

我邊睡邊想,心裏一會幸福着柳月的萬般柔情,一會妒忌着外面長長而愛昧的電話,一會竟真的睡著了。

柳月好半天才回到卧室,將我搖醒:「起床,我晚上有飯局……」

我一言不發,一骨碌爬起來穿衣起床,簡單洗刷完畢之後開門要走。

「等等,」柳月過來抱住我,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柔聲說道:「辛苦了,乖孩子,回去好好休息……」

我他媽就是犯賤,柳月一句話就讓我又開心起來,我的不快一掃而光,烏雲散去,心中充滿了陽光,抱着纏棉了一會,在她的一再催促下,才開門離去。

回到宿舍門口,天色已經黃昏,我一眼看到晴兒正蜷坐在宿舍門口等我。

「我一大早就來了,在你門口等了你一整天。」晴兒看我回來,急忙站起來,委屈地說。

看着晴兒可憐巴巴的樣子,我的心中突然一痛。

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晴兒,看到晴兒的樣子,我突然很慚愧,我急忙打開門讓晴兒進屋。

說實話,晴兒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初中到高中我們一直在一個班,初中是同位,高中是前後位,關係一直很好。高三那年我們情竇初開,相約一起考入江海大學,之後明確了關係,雙方父母也都很滿意。晴兒比我小一歲,青春靚麗,性格活潑,走到哪裡都很惹眼,在學校里也是他們外語系的系花,周圍經常一大幫男生暗地寫情書、遞條子。不過我很得意,也很自信,因為我知道,在晴兒的眼裡,只有我,她對別的男孩子的追求從來都是一概不予理睬,她痴迷地愛着我,深情地迷戀我,將自己的心全部交給了我。

晴兒看着我倦怠的眼神,關切地問:「你是不是昨晚沒回來睡,又去打『夠級』了?」

我的冰山美女上司

我的冰山美女上司

作者:晴兒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年輕帥氣的江峰,大學畢業後就職於一家傳媒機構,一次大醉之後,迷上了女上司柳月
自此,引發出纏綿悱惻的情感糾結和驚心動魄的利益紛爭……

小說詳情